90年代初CCTV曾播放过的英国故事片,至今还记得第一次看到《逃离索比堡》这部电影时的震撼


我简直无法形容当时的震撼,一部电影的影响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观念,我不能肯定,它是否是一部“最”让人战栗的电影,但我可以肯定,就是这部影片奠定了我对二战体裁的影视、文学作品的喜好。


《逃离索比堡》Escape from Sobibor 影片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是成功的,我几乎可以把里面的演员当成真人来看,投入地为他们的不幸、隐忍、反抗而真心地慨叹、揪心、激动。


一方面,《逃》片是根据真实的事件拍摄的,在二战的集中营历史上这是犹太人惟一一次成功的逃亡。


在《逃》片最后的高潮部分,一直被侮辱迫害的犹太人终于在集中营里的一个苏联红军中尉的组织带领下,先将可以诱骗到的德国看守们个个杀死,然后冲破铁丝网,奔向丛林中的自由世界。影片用一组很长的镜头表现犹太人在后有激枪扫射,前有雷区的情况下,怎样毅然决然地趟雷逃命,不断地有人倒下去了,但人们还是不停地向前向前……记得当年电影演到这一段时,我特别热血沸腾,有一种想成为他们当中一员的冲动,不为别的,只为体会一下逃命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通常欧美拍的二战片都不会特别美化苏联人,但《逃》片让正面男一号是一个苏联军人实在是因为他在这次逃亡中功不可抹,当年的犹太幸存者们也都一口同声地肯定,没有苏联人绝对不会有这次逃亡,因为犹太人在面对迫害的时候,除了忍耐,想不出太好的主意。难怪片中的犹太姑娘会爱上苏联军人,哪有弱者不爱英雄的呢?特别是这个英雄还能因为家里有妻子儿女而拒绝了犹太姑娘,形象顿时又伟大了几圈。


影片尾声还交代了苏联军人和犹太姑娘都成功逃出了集中营,战后苏联军人还带着妻子到波兰去寻找那位当年给过他很多帮助和爱慕的犹太姑娘,但没有找到(战后犹太人移民得很厉害)。而在逃亡前一天,犹太姑娘亲手为苏联军人缝制的一件衬衫,一直被陈列在苏联革命博物馆,我非常喜欢这一细节。

在这集中营里,一群囚犯在劳动过程中逃跑未成。狠毒的纳粹分子在把这些可怜的囚犯抓回来后,给他们实施的是更加严酷的刑罚。纳粹头目对囚犯们说,试图越狱的13人必处死,还要再处死13人,再处死的13人由试图越狱的13人到囚犯群中去挑选。否则,将会处死更多的人。多么的狠毒的一招。该挑谁?这是比被枪毙还痛苦的事。但没办法,必须做出抉择。


短暂的沉默后,纳粹分子开始催促,终于有人出列,艰难的迈开步子向无辜的人群走去,接着是第二位,第三位,一个接一个。人群开始躁动,心里默默祈祷,祈祷灾难别降临在自己身上。最后是一位年老的父亲。头发已是花白的父亲,迈开了步子向人群走去,这是最后一个人选了,所有的可怜的人们再次闭上眼,等待厄运的降临。只有儿子满眼哀伤的看着父亲。父亲在儿子身边站定了,儿子知道父亲的意思,默默的低下头,父亲抚摩儿子的后脑勺,搂着儿子的肩膀,转身带着儿子回到自己的行列。父亲振臂高呼,为我们报仇!枪声响起,父子二人倒在血泊中。。。。。。


屏幕之外,我已经泪落如雨。其中的爱情故事也很感人,可惜的是集中营热恋中的一对男女,只有男孩成功逃脱了,他也是策划行动者之一,他深爱着这位美丽的犹太女孩,在行动之前女孩还劝他不要去,可惜她在逃跑中被敌人射杀了,这是本片唯一令人遗憾心碎的地方。

背景布白:

索比堡灭绝营,位于波兰的卢布林地区索比堡村附近。建于1942年3月,是“赖因哈德行动”的组成部分。1943年底在一次囚徒起义后关闭。约250,000犹太人在索比堡遇害。


德国人将索比堡的营地建造成长方形,长1969英尺,宽1312英尺。营地四周围环以由带刺铁丝网和树枝相间而成的栅栏。这种设计是为了防止外界窥视营地内部情况。灭绝营分为三部分:办公区、接收区和灭绝区。运送进来的犹太人被直接带到接收区。灭绝区拥有毒气室、掩埋尸体的壕沟以及为在此工作的犹太囚徒准备的住房。毒气室建造的形同浴室,每次可以容纳160到180人,使用一氧化碳气体做燃料。


1942年4月,党卫军第一中尉弗朗茨·施坦格尔被任命为索比堡灭绝营的指挥官。他的职员包括:20到30名党卫军士兵(其中许多人参与过“安乐死计划”)和90到120名乌克兰人。


抵达索比堡的最强壮的犹太人被分配到犹太工作组。他们的工作是服侍营地职员,执行有关处理新来者的任务。前后有大约1000名囚徒在工作组劳动。


然而,大多数被送到索比堡的犹太人立即遇害了。火车一抵达索比堡,犹太人就被告知已抵达一座前往各个劳动营的中转营。在开始下个旅程之前,他们需要淋浴和消毒衣物。接着男女分开,儿童跟母亲走。纳粹命令受害者脱掉衣服,交出贵重物品。然后,犹太人被赶着跑向毒气室。纳粹捶打他们,向他们吼叫,并向他们射弹警告。每次赶进毒气室的犹太人约在450到550人之间。


室内受害者人数一旦达到最满,毒气室便被封闭,毒气随后就沿着管道输送进来。20到30分钟之内,里面的人就全部死亡。犹太工作组——即所谓的“特遣队”——负责搬运尸体,拔掉所有金牙,再掩埋死尸。从抵达到埋葬,整个过程只需两到三个小时。在那段时间内,囚徒被强迫清理火车车厢。清理完毕,火车开走,另外20列车厢又开进营地。


没有立即被送进毒气室的犹太人则要经历一种“拣选”程序,且以后天天要经历。只有为数不多的人能够幸存数月以上。


索比堡灭绝营完工前,对犹太人的谋杀在索比堡就已经开始了。1942年4月中旬,从克拉科夫劳动营运来了250名犹太人,他们在毒气室中遇害。索比堡一落成,灭绝过程的第一阶段便开始了,这一阶段从1942年5月初持续到7月末。来自捷克斯洛伐克、德国、奥地利和波兰卢布林地区的犹太人被运送进来。约90,000-100,000犹太人遇害。7月底,为了修复从卢布林到海乌姆的铁路线,运输暂时中断。德国人利用这次间歇又建立了三座毒气室,因为他们发现现有的毒气室每次不能毒杀足够多的人,行动效率不高。新毒气室一次容纳的人数是以前的两倍。在此期间,施坦格尔被调往特雷布林卡,索比堡由弗朗茨·赖希施莱特纳接管。


1942年10月,去索比堡的运输重新开始。同年末,德国人为了隐瞒迄今犯下的杀戮,将尸体挖出并焚毁。1943年3月,4000犹太人分四批从法国运抵索比堡。到6月,来自卢布林和东加利西亚地区的70,000-80,000犹太人,以及来自“普通政府”的145,000-150,000犹太人被驱逐到索比堡。在3月至7月间,约35,000名来自荷兰的犹太人抵达这里。他们被迫写信告诉亲属,说他们来到了一座劳动营。但一写完信,他们就遇害了。到1943年10月底,来自斯洛伐克的25,000犹太人在营地遇害。最后一批受害者于1943年9月抵达,共有大约14,000人。他们来自维尔纳、明斯克和利达的隔都。


在索比堡运营的一年半期间,囚徒几次试图逃跑。有些人逃跑成功,但纳粹处决了许多囚徒作为惩罚。1943年7、8月间,囚徒成立了一个地下组织,由莱昂·费尔德亨德勒的领导,他以前是茹乌凯夫的犹太居民委员会领导人。他们计划发动起义,让大批人逃离索比堡。9月底,苏联的犹太战俘被从明斯克带到索比堡。其中就有中尉亚历山大·佩切尔斯基,他加入这个地下组织,成为领导人,费尔德亨德勒则当他的副手。该组织策划杀死党卫军士兵,夺取他们的武器,打出灭绝营。起义于1943年10月14日爆发。囚徒杀死了11名党卫军和几名乌克兰人。大约300名囚徒得以逃脱,但其中大多数人遭到追击和杀害。没有参与逃亡的囚徒也被杀害。约50名逃亡者幸存到战后。


1943年2月,海因里希·希姆莱视察索比堡,观看了灭绝过程。此后,他决定将索比堡改造成集中营。但在10月的起义之后,这些计划有了改变。纳粹决定摧毁索比堡。他们清理了整片土地,再种上庄稼。一队乌克兰营地警卫迁到这里。


1965年,参与索比堡运行的11名党卫军成员被送往西德哈根受审。1人被判终身监禁,5人被判三至八年的有期徒刑,4人宣告无罪,1人自杀。波兰政府将索比堡改建成一个国家纪念场所。



索比堡的奔跑---震撼人心的二战影片《逃离索比堡》


索比堡的奔跑---震撼人心的二战影片《逃离索比堡》


索比堡的奔跑---震撼人心的二战影片《逃离索比堡》


索比堡的奔跑---震撼人心的二战影片《逃离索比堡》


索比堡的奔跑---震撼人心的二战影片《逃离索比堡》


索比堡的奔跑---震撼人心的二战影片《逃离索比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