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中的对决 正文 第4节

于建立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size][/URL] 4 苏成惠坐在密码机前工作,余晓波眼睛出神的望着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眉清目秀的姑娘出了神。苏成惠 瞥了他一眼∶“看我干什么?”余晓波一时语塞,尴尬的说∶“你每天就这样破译情报吗?”苏成惠拿起一些文件边仔细翻了翻边说∶“是的,待会儿能和我共用晚餐吗?”余晓波随和的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


4


苏成惠坐在密码机前工作,余晓波眼睛出神的望着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眉清目秀的姑娘出了神。苏成惠 瞥了他一眼∶“看我干什么?”余晓波一时语塞,尴尬的说∶“你每天就这样破译情报吗?”苏成惠拿起一些文件边仔细翻了翻边说∶“是的,待会儿能和我共用晚餐吗?”余晓波随和的说∶“可以。”

余晓波和苏成惠拿着盛饭用的缸子从饭堂取了些饭菜,坐在密码机前津津有味的享用着,苏成惠说∶“这种时候,还能吃到这样的饭菜,已经是上帝对我们的恩赐了。”余晓波问∶“你相信上帝吗?”苏成惠说∶“当然相信,我可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余晓波情绪激动的说∶“如果真有上帝,那么他就应该让日本人都下地狱!那样,就不会有战争,我们也不用天天挨炮轰了。”苏成惠见他认真起来,抿嘴一笑∶“你可真有趣,上帝只是***的宗教信仰罢了,是根本不存在的。我听说日本人派来一个高手要干掉你,你能战胜他吗?”余晓波说∶“我有信心,但他的枪法确实了得,我不能保证我会杀死他,但是,我愿意试试。”苏成惠被余晓波的坦诚和坚定的信心所感动,她说∶“祝你成功,神枪手。” 。

从李海锋办公室出来,李海锋问∶“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余晓波说∶“还能怎么办,既然他是冲我来的,那我到要和他较量一番。”李海锋提醒他说∶“从松田在纺织场的行动分析,他对你还是有所了解的你要多加小心。”余晓波坚定的说∶“放心吧,我一定会干掉他。”

再日军指挥所里,司令官问松田说∶“松田君,佐藤牺牲的事我还没有宣布,这件事的影响太大了,一个杀敌无数刚刚获得嘉奖的士兵被击毙,会对皇军的士气造成不良影响。”松田面无表情的说∶“阁下,我理解您的心情,佐藤的死我有一定的责任,我我会杀死他的。”司令官说∶“我就说嘛松田君你是不会被一个小小的支那狙击手打倒的。那么你下一步怎么做呢?”松田冷冷一笑说∶“我会继续在市政府等着他,守株待兔虽然是一种很愚蠢的行为,但有时也会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司令官说∶“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我只想看到你干掉了他。”


第二天清晨,东方的天空撕开了一道鱼肚白,余晓波整理了一下军装,扛起狙击步枪早早的出发了。

一场狩猎游戏即将开始,在游戏进行中,没有猎物和猎手之分,游戏的双方都有可能成为对方的猎物,这一切,都是由游戏的结局来决定的。也就是说,谁先犯了错误,谁就会成为猎物,谁先发现并且干掉了对方,谁就是这场狩猎游戏的最后赢家,这就是狩猎游戏的规则。对于这些,余晓波和松田都是心知肚明的,他们必须遵守这个规则。

余晓波埋伏在一堵断墙后,瞄准镜后面那双锐利的眼睛仔细搜索着眼前的每一栋房屋,每一个瓦砾堆,每一块钢板,甚至是每一个角落。所有可能掩藏着松田的角落,都被他反反复复的搜索了好多遍。忽然,再他的瞄准镜中出现一道耀眼的光芒,余晓波吃了一惊,连忙拿起望远镜向那里观察。再一块瓦砾堆后边漏出一只黑洞洞的狙击步枪的枪口,虽然对方的头压的很低,但是漏出的帽檐的边沿暴露了他的位置。余晓波的狙击枪瞄准镜的十字线紧紧的压住那道光芒,如弦一样紧绷着的食指猛的扣下扳机,伴随一声枪响,瞄准镜中的那道光芒消失了。

再一辆废弃坦克的被炸歪了的大小负重轮中间,松田的枪口正在紧盯着瓦砾堆上那个假人伪装的狙击手。忽然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打碎了狙击枪的瞄准镜,击穿了假人的头部,假人头部像皮球似的滚落下来。松田敏感的意识到自己寻找的对手就在附近,他根据狙击镜片被击碎的角度来判断子弹射击的位置,是在左边的土木碉堡里吗? 不可能,射孔已经堵上了。是在右边的断墙后边吗? 也不可能,目标过于暴露了。那肯定是在它们中间的纺织厂窗户的后边了。松田没有贸然行动,他在仔细寻找着蛛丝马迹,耐心的等待战机。

见自己准确的命中目标,余晓波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要去确认对方有没有死。他匍匐着从隐蔽部里趴出来,悄悄的朝四周望了望,松田发现了他帽檐的一角,他立刻转过枪口,当他准备开枪时,镜头中的帽檐消失了。再确认没有危险之后,余晓波站起身要跑象对方毙命的瓦砾堆时,突然,一声清脆的枪声一颗子弹从余晓波头皮上划过,惊慌失措的他慌忙躲在一堆废墟后面。

见自己没有击中目标,松田心有不甘的咒骂道:“八嘎。”由于余晓波躲在废墟后面,松田不可能打到他,但是松田的枪口始终没有离开那片废墟,他准备在余晓波露出马脚时,一枪击毙他。

余晓波手足无措的躲在瓦砾堆后面,时间伴随着他的砰砰狂跳的心跳而一点一点的流逝。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遍,终于在上衣口袋中摸到一面小镜子,余晓波用小镜子向自己身后照去,他要看看自己身后的情况,以便找到松田的位置。他发现在自己右侧的一辆废弃坦克的被炸歪了的大小负重轮中间,露出一支黑洞洞的枪口。余晓波仔细观察着这支枪口,这是德国造的毛瑟k98式狙击步枪,这种枪他在熟悉不过了,这是他在德国受训时使用的枪,对方竟然和他使用着同一种武器。而他也知道,一支毛瑟狙击步枪的克星就是另一支毛瑟狙击步枪。

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尸体发出的腐臭味,一群乌鸦从空中飞来,贪婪地啄食着尸体。余晓波拿起枪,再瓦砾堆下面的一块支撑瓦砾堆的钢板上找到一个射击孔,当他把枪插入射击孔准备装弹射击时,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对方一定也在观察着他藏身的瓦砾堆。如果他要锁定对方的话,对方就会提前一步发现他。那么他就会被对方干掉,他必须想到一个完美无缺的办法。怎么办才好呢?要仔细地想一想。因为死神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

松田依旧紧紧地盯住瓦砾堆,食指紧紧地扣在扳机上,枪口死死的叮嘱瓦砾堆,一旦余晓波露出什么破绽,紧绷着的食指就会扣下扳机。

突然,天空中传来一阵炮弹的嘶啸声,一排炮弹落在了地上,吓得正在啄食腐尸的乌鸦群四散而逃。一只乌鸦在惊慌失措中撞到了松田的狙击镜上,挡住了松田的视线。余晓波趁机快速的把子弹压入枪膛,通过钢板上的射击孔,把松田藏身的坦克套入狙击镜中。 啪!这一枪打在了松田的左臂上。这一切动作几乎一气呵成堪称完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