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十大经典战役

一门忠烈杨家将 收藏 0 187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长沙会战

抗战十大经典战役

第三次长沙会战中的中国士兵

抗战十大经典战役

中国军队与日军在长沙展开激烈巷战。


在二次世界大战中,长沙是举世罕有的受灾最严重城市之一,整个城市被大火连续烧了两天两夜。在这场大火的背后,正是持续6年的四次长沙会战。


1938年至1944年,腥风血雨的四次“长沙大会战”,是八年全国抗战中中日双方出动兵力最多(日军66万人次,中国军队100余万人次)、规模最大、历时最长的一次大会战。这场震惊世界的会战前三次以中国军队的大获全胜而告结束,日军受到中国军队的沉重打击,日军共伤亡10.7万人,中国军队共伤亡13万人。


1939年9月14日,第一次长沙会战拉开战幕,冈村宁次指挥10万兵力,从赣北、鄂南、湘北进犯长沙,国民党第九战区代理司令长官薛岳动员战区所属部队约24万兵力迎战。10月15日,30集团军克复三都并继续追击,日军伤亡达2万余人,中国军队伤亡3万余人。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后,日军10余万大军,配备强大的火力和大量骑兵,于9月中旬发动了对长沙的第二次大规模进攻。中国第9战区所辖兵力为11 个军30个师。日军9月27日攻入长沙后仅3天就被迫撤退。10月8日敌我双方恢复到战前状态,日军伤亡达2万余人,我军损失近7万人。


1941年12月8日,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驻华中的日军出动12万兵力,于12月23日再度进犯长沙。中国军队第9战区决定集中兵力将敌人诱至浏阳河、捞刀河间地区予以包围歼灭。会战一开始,湖南民众以“焦土抗战”、“与日俱亡”的悲壮气概,一夜之间便使日军无法在战区内获得一粒米一根草,所有大小公路也沟堑纵横,日军的坦克、牵引车、野炮、重炮均不能通行。守卫长沙城的第十军将士从军长到士兵,均抱定与长沙共存亡的决心拼死抵抗。1942年1月 16日,恢复战前原态势。此役共毙伤日军5万余人,俘日军139人。


第三次长沙会战的胜利,是珍珠港事变以来盟国在亚洲战区中唯一的胜利。此前日本南方军在百日之内,横扫盟国在东南亚的大部分据点与要塞。长沙之战,令西方对中国刮目相看。此后,美国政府以最快速度通过法案,拨给中国5 亿美元的信用贷款;英国政府也立刻通过决议给中国5000万英镑,作为法币的平准基金。中国艰苦抗战多年后,终于跻身成为抵抗法西斯轴心的主要盟国。


第四次长沙会战是长衡会战的第一阶段,6月18日,日军用优势兵力自背后攻破岳麓山阵地,城内守军被迫突围,长沙沦陷。四次会战中,中国军队给敌以重创,虽然最终未能阻止住敌人占领长沙,但为夺取抗战的最后胜利做出了贡献。






中条山作战

抗战十大经典战役

1941年5月,国民党第一战区部队在中条山作战。



1941年5月7日至月底,日军华北方面军集中了10万余人的部队,包括从华中中国派遣军和关东军中抽调部队和飞行团,进攻晋南中条山地区中国第1战区的近18万部队,结果日军以1比20 的极小伤亡代价打败了中条山地区的国民党军,蒋介石称此役为“抗战史上最大之耻辱”。自太原会战后以来,日军一方面重点对八路军抗日根据地大举“扫荡”,一方面也多次攻击中条山国民党军队,但始终没有大的进展。进入1941年后,日军鉴于百团大战后八路军消耗很大尚未恢复,遂决定先打击中条山的国民党军。然而,中条山国民党庞大部队竟然不堪一击。从5月7日日军发起攻击开始,中国军队“一经中间(被日军)突破,各部皆陷于包围零乱之中竟至不可收拾”。





衡阳保卫战

抗战十大经典战役

衡阳保卫战雨母山战场


走进湖南省衡阳市岳屏公园,登上岳屏峰顶,只见一块高大的纪念碑巍然屹立在蓝天白云之下,上面赫然刻着“中国抗战纪念城”七个大字;纪念牌周围,整齐地摆放着一些写满“抗战英雄永垂不朽”的花圈,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60多年前那悲壮而惨烈的一幕……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古城衡阳因它独特而重要的地理位置成为中国抗日战场的大后方,为世人瞩目。


衡阳位于粤汉铁路和湘桂铁路的交叉点上,它就像一个巨大的塞子,塞住了日军南进的道路。1944年,衡阳由战略大后方转为中日双方博弈争夺的焦点。对于日军而言,能否攻占衡阳,从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日寇侵华战争的进程;而对于我方,守住衡阳,则可拖住日军,为赢得抗战的最后胜利创造有利条件。


这场战斗注定空前惨烈!


20世纪40年代的衡阳,城区东西宽不过500多米,南北长约1600多米,紧靠湘江西岸,南城外有约10000米的丘陵地带。中方守军是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0军,军长名叫方先觉。该军由于前段作战消耗过大,人员装备只达到七成,总兵力只有17000多人。而气势汹汹杀往衡阳的日军则是由横山勇中将率领的日军第11军,该军下辖5个师团,共计11万余人。


1944年6月22日,日军前锋抵达衡阳外围,并派飞机对衡阳城进行狂轰滥炸,一场残酷的战斗拉开了序幕。战火纷飞,浓烟滚滚,衡阳一夜之间变成了主战场,骄横的日军一开始就选择西南方向作为主攻方向。在他们看来,中国军队不堪一击,横山勇甚至狂妄地叫嚣:“只要1天时间便可拿下衡阳!”


1944年6月26日,太阳落山之时,日军两个师团对衡阳城西南及正南方各个阵地发动猛烈攻击。他们原以为从此可以长驱直入,却万万没有料到在这座人口仅有20余万的南方小城遭到了猛烈的阻击。


原来,方先觉将军命令将建在山头的工事对敌正面全部削成90度的陡峭绝壁,日军只能借助云梯向上攀登。在此基础上,官兵们还恪守三不打原则,即看不见不打、瞄不准不打、打不死不打。当敌人潜至阵地前攀登时则一阵猛打,再投手榴弹。就这样,一直打到天亮,日军的攻势才逐渐停止,在守军各阵地前,日军遗留下的尸体不下千具。


第一次进攻受挫,日军恼羞成怒,于第二天下午2点多集结各类火炮对守军各阵地猛轰,随后步兵发动了更大规模的攻击。一时间硝烟弹雨笼罩了阵地,而守军官兵誓死奋战,以刺刀与敌人肉搏,寸土必争。在停兵山据点,守军30团第7连官兵全部阵亡,阵地失守,而日军攻占这个据点所付出的代价则是衡阳守军的10倍!


6月28日天明时分,日军第68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召集各部队长协商行动方案,忽然有几颗迫击炮弹飞了过来。佐久间为人在运送途中死亡,其他重要部队长均负重伤,致使日军第68师团的战斗力暂时瘫痪。当时,衡阳守军28团迫击炮连连长白天霖正是在阵地里观察时发现了日军,当即命令全连8门炮一齐开火,全部命中目标。


日军对衡阳的攻击已进行20多天了,仍然没有太大的进展,经过几番激战,日军的尸体填满了守军阵地前的山体峭壁,工事上的射击孔几乎被日军尸体堵住,想要继续作战,得先把敌人的尸体推开才能看清前面的情况。此时,漫山遍野的日军再次卷土重来,这回他们不用再架云梯了,而是踩着同伴的尸体一步步向守军阵地逼近……


衡阳保卫战打响后,方先觉面临着极大的压力。虽然重创了日军,但自己部队的伤亡也非常惨重。衡阳已是一座孤城,兵员、弹药、粮食无法得到补充;而远在长沙的日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的日子也不好过,他遭到了上级的痛骂。气急败坏的横山勇亲自率领另外的3个师团迅速向衡阳靠拢。日军集结了5个师团、各种火炮100余门、炮弹4万余发,于1944年8月4日开始了第3次总攻击。此时,双方已经血战44天了,战斗悲壮而惨烈。


1944年8月8日,衡阳保卫战持续到第48天,方先觉给蒋介石发去最后一封电报,末尾写道:“来生再见!”接着拔枪准备自尽,但被身边副官拉住。最终,方先觉和身边官兵被日军俘获。


历时48天的衡阳保卫战终因寡不敌众而以衡阳的陷落宣告结束。但它却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战士气。据美国国会图书馆记载:衡阳保卫战,10万以上的日军包围了1.7万名中国军人。当中国军队在衡阳击败日本的第二波进攻并击毙2.5万日军之后,日本首相东条英机倒台。经48天血战之后,衡阳于8月8日陷落。日军死伤超过7万人,其中4.8万人被击毙;中国死伤1.5万人,其中7400人捐躯……


衡阳守军和衡阳人民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极其悲壮、惨烈的豪歌,赢得了中外人士的高度赞誉。毛泽东亲自为延安《解放日报》起草的社论高度评价“守衡阳的战士们是英勇的”;《大公报》以“感谢衡阳守军”、“衡阳战绩永存”为题连续发表社论,赞扬衡阳保卫战。当时的国民党政府也因此授予古城衡阳“中国抗战纪念城”的称号,并建塔纪念。




常德会战

抗战十大经典战役

日军大炮猛轰常德十余日 中国守军在炮火中冲锋

1943年11月2日,日军10多万人兵分四路,动用空军、毒气瓦斯部队等向常德发起攻击。中国军队20万将士奋起反击,以劣势装备和血肉之躯与日军展开生死决战。至12月20日,日军伤亡40000余人后败退,中国军队用伤亡50000余人的代价换来了胜利。常德会战因战事惨烈,而被称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62年后,记者寻访到了当年参战的勇士。


“殉国士兵死了仍和鬼子死死地掐成一团”


82岁的李超是当年驻防常德的国民党第七十四军第五十七师的机枪手。


“大约是11月下旬的一天,我们奉命进入碉堡阵地和散兵壕防御工事阻击敌人。只听班长冲我喊了一声‘打!’机枪喷出火舌,冲在前面的几个鬼子顿时倒下了。鬼子疯狂反扑,我握机枪的手都震麻了,后来觉得手掌黏糊糊的,一看是血──是跳动的枪身把我的手掌震裂了。”


“11月24日晨6时,日军向刘家桥进发。一营副营长李少轩带一个班,前去增援守军。弹药耗尽后,大家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李少轩在肉搏中与敌同归于尽,全班只有3人生还。我们后撤时看到那些殉国士兵,死了仍和鬼子死死地掐成一团。”


李超说:“28日中午,一股日寇从马木桥方向攻入常德城,我们在大街小巷和鬼子拼开了刺刀。师部除师长留下负责指挥和联络,其他40多人全部与敌肉搏。这次战斗,我们杀死了100多个日军……”


“月光下,鬼子白晃晃的刺刀近在眼前”


79岁的刘志青,当时在七十四军五十一师一五二团迫击炮连任观测员。“当时我们在阵地坚守了7天7夜,与敌人展开拉锯战,鬼子就是没能攻上来。”


刘志青说,在经历多日反复的拉锯战后,大家都非常疲惫。“一天拂晓,人困马乏,大家都在阵地上睡着了。我突然听到前面20米处有一阵‘呼、呼’的声音,抬头一看,月光下,一片白晃晃的刺刀近在眼前,一群鬼子弓着腰正悄悄向我们阵地摸过来。”


“我想完了,因为我们在二线,敌人肯定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了。我便抓起身旁的手榴弹,向敌群连续扔出了好几颗,10多名鬼子被炸死。爆炸声惊醒了沉睡中的步兵,他们一跃而起,与敌展开激战。”至今仍然让刘志青自豪的是,“从我们进入阵地到常德会战结束,鬼子也未能攻下我们的阵地!”


“我们用竹标枪连续刺死12个鬼子”


79岁的顾华江,曾任国民党军七十四军五十七师一七○团卫生员。“11月18日晨,常德临澧县郊的河滩打响了第一枪,师长发出命令,誓与阵地同存亡。当时,我和几个勤务小兵被抽调出来,集中到卫生队学看护。战斗开始后,不断有伤员送来。”


“11月28日,日军向北门阵地发射了两枚窒息性毒气弹,防守阵地的两个排官兵窒息而死。11月29日上午,一架飞机向我们包扎所投下一大包东西。


我们以为是炸弹,但很久不见爆炸,就冒险打开,大伙儿一看都乐了,原来是4大包子弹。真是雪中送炭,师长开玩笑说:这可比十万大洋都重要啊!”


“从29日开始,全城转入激烈的巷道战,我一七○团坚守上下南门,弟兄们整整一天都没来得及吃饭。我上去给他们送水时,一个兄弟还没喝完水,就看见敌人往上冲,他手里只有手榴弹,就等敌人离我们约20米左右时,拉断两根导火线冲了上去,与四五个鬼子同归于尽。”


“12月1日,我军终因力量悬殊,防区越来越小。从那天起,我们白天护理伤兵,晚上防守城垛。当时手无寸铁,大家灵机一动,拆出担架竹竿,将一头削尖,制成竹标枪。一天深夜,我们发现敌人顺着3架云梯爬城,我们几个人守在城垛上,来一个就用竹标枪刺一个,鬼子们哇哇叫着跌落下去,大多摔死。结果我们连续刺死了12个鬼子。”


“由于寡不敌众,许多士兵被鬼子的刺刀刺得浑身是洞”


83岁的吴荣凯,常德会战时在国民党第七十四军五十七师一六九团任书记,负责接收情报和电话,收集整理战报、战况,传达团部下达的命令和指示。


“11月23日,日军从马木桥一带集中了40门重炮轰打东门城墙。那一仗打得惨烈无比,我们不少士兵连人带枪被埋进了断墙里。”


“经过10多个昼夜的激战,守城部队士兵子弹打光了,就与敌人拼刺刀,都是一个对敌人三四个。由于寡不敌众,许多士兵被鬼子刺得浑身是洞。”


“11月30日凌晨,师长到一六九团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组织部分人突围,向从德山方向赶来的援军求援。几天后,我随援军进入常德城,才得知团长柴意新已经阵亡。他身边的士兵说,他身中4弹,全身衣服被鲜血浸透,死时紧抱着枪不松手。那时,柴意新刚结婚不久,他扔下新婚妻子奔赴前线,这一别竟成永诀。”







仁安羌之战

抗战十大经典战役

1942年3月,中国10万远征军入缅作战。4月17日,中国远征军前往解救被日军围困在仁安羌的英军。经过激烈战斗,中国军队收复仁安羌,解救了7000余被围被俘英军及500余名美国传教士、新闻记者。仁安羌大捷是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第一次主动进攻日军取得的重大胜利,英军脱险被称为是“亚洲的敦刻尔克奇迹”。图为1944年9月,中国远征军攻打滇西腾冲。


仁安羌大捷,是一个闻名世界的战役,是近代史上中国军队第一次和盟军并肩作战所得的荣誉,是盟军在第一次缅战中惟一的大胜仗,同时更是一个奇迹。因为新 38师113团在劣势情况下,竟以800多人的兵力,击败十倍于我军的敌人,救出十倍于我军的友军,这十足表现出中国军人作战精神的英勇与坚强。


东西策应


当时缅甸整个战斗形势,就盟军方面来说:左翼为国军第6军,当面之敌为敌第18师团;正面为国军第5军,当面之敌为敌第33师团。新38师在曼德勒,无形中有东西策应的任务。


4月14日,由于英军第1师放弃马格威(Megwe),引起盟军右翼的严重局面。新38师的112团和113团先后奉命开往纳特曼克 (Natmauk)与巧克柏当(Kyaukpadaung)两地布防,负责支援英军的掩护正面国军的侧背,曼德勒卫戍的任务,只留下114团的两个营担 任。至于114团的第1营仍然留在腊戍,担任飞机场的警戒任务。


敌军探听到英军退守仁安羌的确息,马上就分出两个联队兵力,绕到英军后方,占领仁安羌油田,切断英军归路,将英军第1师和战车营的1部,包围在仁安羌 北面一带地区。敌军又用一个大队的兵力飞快占据拼墙河(Pinchong R.)北岸渡口附近,阻截英军的增援,当时在拼墙河北岸和敌作战的英军,不过只是少数步兵和装甲旅战车山炮的一部分,自身都已难保,更无力分兵去救援在南 岸被围的部队了。


4月16日,在仁安羌北面的英军第1师已经被包围两个昼夜,粮尽弹缺,水源断绝,危急万分,英军统帅斯利姆将军一到巧克柏当的113团驻地,便签下手令,让刘放吾团长立即驰援英军。


救兵出围


第一次赴缅作战的中国远征军,当时还没接收多少美英装备,主要以原有装备为主。


救兵如救火,113团在团长刘放吾带领下连夜奔赶,在17日的黄昏时分,到达拼墙河北岸,在距河5英里的地方,进入准备攻击的位置,当晚就展开了猛烈 的战斗。18日拂晓起,战斗更烈,孙立人将军亲自从曼德勒赶往前线指挥,正午12时,拼墙河北岸敌军肃清,英方催请我军立刻渡河攻击,当时我以兵力太少, 而且南岸地形暴露,敌军又是居高临下,我军站在仰攻的地位,如果攻势稍一顿挫,敌人可能立即窥破我军实力,这样一来,不但不能达成解救英军的任务,并且可能把113团陷入危险境地。


因此,孙将军决心暂时停止进击,令113团在黄昏以前用尽各种方法把当前的敌情和地形侦察清楚,再利用夜间去周密布署,准备在第二天拂晓进行攻击。


英第1军团长斯利姆将军(Lt-Gen.W.J.Slim)对于孙将军这样计出万全的筹划,虽然表示十分钦佩,但怎样才能使他的被围部队立刻解救出 来,却是他更焦急的一个问题,因为他接到被围的第1师长斯高特将军(Maj-Gen.scott)的告急无线电话,报告被围官兵已经断绝了两天的水粮,无 法继续维持下去,若是今天再不能解围,便有瓦解的可能。所以斯利姆将军要求孙将军无论如何要立即渡河攻击援救,不能等到明天。后来孙将军一再的解释利害,并且请他打电话通知斯高特师长务须再忍耐一天。


斯利姆将军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斯高特师长又打来了第2次告急的无线电话,说是被围的部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再也不能忍耐一刻了。斯利姆将军脸上显然 是变了颜色,他凝视着孙立人将军,目光慌乱,神情紧张,但孙将军的态度却依旧是一样的平静,并再请斯利姆将军转告斯高特师长说:“贵师既以忍耐了两天,无 论如何还要坚持最后一日,中国军队一定负责在明天下午6点以前,将贵师完全解救出围。”


“君子协定”


无线电话中又以焦急而怀疑的语气传来“有无把握”的询问,孙将军截钉截铁的回答他说:“中国军队,连我在内,纵使战到最后一个人,也一定要把贵军解救出险!”这句话使斯利姆将军大为感动,和孙将军郑重地紧握着手,认为这是一种“君子协定”。


由于担心负责具体指挥部署的团长刘放吾会抗英国人的命令,斯利姆心有犹豫,刘放吾立即带其前往营部、连部涉水视察,炮火隆隆中刘团长镇定自若,露齿而 笑。斯利姆在回忆录《Defeat into victory》一书中说到:“只有优秀及精明干练的军人,才能在枪林弹雨中面无惧色。”遂放心其部署安排。


19日,东方鱼肚白色还没有出现,攻击便开始了,破晓时,左翼部队将敌军第一线阵地完全攻占,战斗转进到山地里,敌军不顾一切猛烈反扑,113团已得 的阵地,三失三得。在敌军优势兵力的压迫下,我军必须要处处防备敌人侦知我军实力,所以用种种方法,设置疑兵,虚张声势,又用小部队进行扰乱突击,更教敌 人无从判断我军的虚实,主攻部队利用山炮,轻重迫击炮及轻重机关枪的掩护,反复肉搏冲杀,第3营长张琦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还拼出“弟兄们,杀呀!”的呼 声!弟兄们眼看着自己的长官壮烈地倒了下去,心头热辣辣的默念着他最后所发出的口令,含着眼泪,前仆后继地拼死冲杀上去,一直冲上了油田,山凹里,油田 边,都积起了一堆一堆的尸丘,这一场火网中夹着白刃肉搏的大战,从午前4时继续到午后3时,敌人的第33师团完全被击溃了,他们丢下了1200多具死尸, 退出阵地,113团800多战斗士兵中也伤亡了过半。这不但是一个冒险的攻击战,简直是一个空城计,现在回想起来,还毛骨悚然!


下午五时,113团克复了仁安羌油田全部区域,枪炮声渐渐地稀远,敌人显然是在加速往后撤退。我军首先将被俘的英军、美传教士和新闻记者500余人解 救出险,并将夺回被敌人抢去的英方辎重汽车100多辆,交还英方。接着英军第1师的步兵、骑兵、炮兵、战车部队等7千余人和1千多头马匹都在我军的安全掩 护下,从左翼向拼墙河北岸退出,三天的苦熬已使他们狼狈不堪,一路对着我们的官兵、个个都竖起大拇指高呼“中国万岁”,更有许多军官压制不住感激的热情, 抱着我们的军官跳了起来,友情的高扬已经到达了顶点,可惜当时没有摄影师在场,要不然倒确是一幕动人的镜头。


军事奇迹


仁安羌之役,在军事上来说是一个奇迹,国军是以少胜多,以客胜主,以寡救众,这一仗,不但表现出中国军队是有严格的训练和旺盛的士气,更表现出中国的指挥官有卓越的将才,有优高的判断能力,有超人的战术眼光,有胆大心细的断然处置。充分发扬了中国军人舍己救人和不背盟信的美德。


后来新38师转进到英法尔(Inphal)时,又和英军第1师碰在一起,彼此言语不通,相互以目光表达情感,有些英军官兵见了我军,眼眶中竟都含有感 激的晶晶泪水,这种表情不只是在羡慕新38师的战功,也不只是感谢中国军队当日解救他们出险的好处,而是他们被中国军队舍己为人的精神所感动了,对于这种 亲挚的友情协助,他们当会终身感念不忘的。


仁安羌胜利后,英军逐步向印度转移,新38师由仁安羌转移到乔克柏当附近,掩护英军撤退。仁安羌的捷报,惊动英伦三岛,迅速传遍世界各地,受到各同盟 国的赞誉,孙立人将军成为中国远征军的英雄。孙立人将军后来得到美国总统罗斯福授予“国会勋章”,在颁发颂词中写道:“中国孙立人中将,于1942年缅甸 战役,在艰苦环境中,建立辉煌战绩,仁安羌一役,孙将军以卓越的指挥歼灭强敌,解救英军第1师之围,免被歼灭,后复掩护盟军转移,于千辛万苦之中,转战经 月,从容殿后,其智勇兼备,将略超人之处,实足为盟军楷模”。英皇乔治六世授予“丰功勋章”。中国政府奖给“四等云麾勋章”。副师长齐学启、113团团长 刘放吾和各营营长,分别获得中、英政府的嘉奖。


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在1992年4月访问美国时,特向当年率团具体指挥部署解救英军、定居在美国的93岁的刘放吾团长致以亲切慰问,感谢他50年前在仁安羌战役中,拯救英军的功绩。






百团大战

抗战十大经典战役


1940年8月,我军在华北敌后发动百团大战,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亲临前线指挥

百团大战是抗日战争中八路军发动的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带有战略性的进攻战役。


日军在遭受打击后惊呼:“对华北应有再认识!”从这以后,日军开始真正研究中国的敌后抗日武装,并从正面战场抽调大批部队对华北各抗日根据地反复扫荡、清乡。当然,日军想“ 肃清后方”的愿望并没有最终实现,“地雷战”、“地道战”、“大生产运动”等一系列新概念,从这一时期开始出现在战争辞典里。


1940年8月开始的百团大战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8月20日~9月20日),以正太铁路为重点,进行交通总破击战;第二阶段(9月20日~10月上旬),继续破击日军交通线,重点攻占交通线两侧和深入根据地内的日军据点;第三阶段(1940年10月6日~1941年1月24日),反击日军的报复“扫荡”。


百团大战的总指挥彭德怀,10多年后在朝鲜半岛指挥千军万马又打了另外一场抗击侵略的战争,依然取得了重大胜利。





淞沪会战

抗战十大经典战役

1937年8月13日,叫嚣“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日军开始进攻上海。日军先后投入30万兵力,动用了300多架飞机、几十艘军舰。中国军队将70多万兵力调往淞沪战场。随着日军不断增援,中国军队逐渐处于劣势。11月12日,上海沦陷。中国军队共毙伤日军4万多人,粉碎了日军“速战速决”的战略企图。图为中国军队88师在闸北的环形工事里同日军巷战。

1937年8月13日淞沪抗战爆发。开始,中国中央军精锐第八十七师、第八十八师、第三十六师等部,在京沪警备总司令张治中指挥下,主动进攻,企图一举扫荡驻上海之日本海军陆战队,但因指挥不当,竟未能奏功。8月22日深夜至8月23日晨,日本援军第三师团、第十一师团等,在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官、陆军大将松井石根的指挥下,在长江口南岸川沙口、狮子林直至吴淞口、张华浜等地强行登陆成功。日本援军在日海、空军的强大支持下,向宝山城、月浦、罗店、浏河镇一线发动猛烈进攻,企图包抄中国上海守军的后路,重施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变故技。





平型关大捷

抗战十大经典战役

1937年9月23日,企图攻占太原的日军先头部队进抵平型关附近,八路军115师决定在平型关东北公路两侧设伏。25日8时30分,日军坂垣师团21旅团的两个联队进入伏击圈,八路军设伏部队居高临下,向敌猛烈射击,将其分成几段,各个歼灭。战至下午1时,日军主力基本被消灭。平型关战役是八路军开赴抗日前线后的首次胜利,共歼灭日军1000多人,击毁汽车100余辆,缴获轻重机枪20余挺、长短枪1000多支。图为1937年平型关大捷后,我军通过平型关。


1937年9月25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取得抗战以来第一个重要胜利——平型关大捷。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在山西省灵丘县西南的平型关附近伏击日军坂垣征四郎第五师团21旅团一部,击毙日军1000余人,击毁其全部辎重车辆,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当枪声响起,日军惊慌失措,队伍顿时乱了阵脚。


经过一天激战,八路军歼敌1000余人,击毁汽车100余辆、马车200余辆,缴获火炮1门、炮弹2000余发、机枪20余挺、掷弹筒20个、步枪千余支及大批军用物资。


聂荣臻元帅后来在总结平型关战斗经验时指出,从根本上讲,这胜利是由于我们党坚决抗日的政治路线所决定的。八路军东渡以来,官兵士气高涨……另外,从指挥上讲,八路军选择了有利地形,居高临下,两面夹击,在狭窄的山谷给敌人以突然袭击,使它的装备优势无法发挥……


天时,地利,人和,使八路军在平型关取得了关键性的胜利。这次胜利,不仅打破了日本“皇军”所谓不可战胜的神话,更为全国抗战增添了勇气和力量。





台儿庄战役

抗战十大经典战役


1938年3月中旬,日军坂垣和矶谷两个师团,分东西两路向南进攻,企图会师台儿庄,进而攻占徐州。3月23日,矶谷师团进攻台儿庄,大战打响。持续近半个月的战斗由守城战发展为巷战,中国守军伤亡惨重,但将日军牢牢地拖在了台儿庄。中国军队主力按原定计划迂回到敌后,将坂垣、矶谷两部敌军分割包围,经过激烈战斗,歼敌两万余人,取得抗战以来正面战场的第一次大胜利。图为在台儿庄战斗中的中国将士。


全面侵华战争打响后,日军狂妄地叫嚣“三个月灭亡中国”,在战略上力求“速战速决”。南京陷落后,国民政府一部分机关迁到武汉。徐州位于津浦、陇海两线的交会处,日军欲夺武汉,必先占领徐州。由此,徐州之战,对于日后战局的发展将产生重要影响。


中日双方均对其作战与军队部署作出调整。中国方面确定了以确保武汉为核心的作战方针,任命李宗仁为第五战区司令长官。1938年1月到3月,中国军队成功组织淮河阻击战、临沂阻击战、滕县保卫战三大序幕战,为台儿庄战役赢得歼敌之机。3月24日,晖矶谷师团孤军进攻台儿庄,大战打响。近半个月的战斗由守城战发展为巷战,日军一度占领台儿庄三分之二的土地。4月5日,汤恩伯部南下,与第二集团军形成夹击之势,日军溃败,中国军队全线反击,激战至4月7日取得彻底胜利。







武汉会战

抗战十大经典战役

向日军射击的空军机枪手


1938年6月至10月,抗日战争中最大规模的战役之一———武汉会战爆发。凶顽的日军企图以一役之功,击溃中国军队的主力,逼迫中国投降。纵横千里的战线上,中日两军激战4个多月。中国军队动员了129个师、30余艘舰艇、约200多架飞机、近100万人参战;日军共14个师团、120余艘舰艇、300 余架飞机,计25万人参战。最终武汉沦陷,日军伤亡在4万以上,中国军队伤亡20万人。


这次会战虽以放弃武汉告终,但使日军力量受到很大消耗,而后无力进行大规模的战略进攻。日军歼灭中国军队主力、迫使中国投降的战略企图破产,抗日战争从此进入相持阶段。不仅如此,武汉会战有力地牵制了日本陆军的主力,使其无法抽调兵力和战略资源支援当时日本关东军和苏联红军在张鼓峰的战役,最终使日本不得不放弃武力进攻苏联的所谓“北进”计划,这对于整个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进程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