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显示:中国每年30万儿童滥用抗生素致聋

扫射你 收藏 5 840
导读:[img]http://img2.itiexue.net/1363/13635758.jpg[/img] 中国同仁医院临床听力学中心主管技师 孙玉兰   哪个耳朵听不见啊,这个耳朵好吗?这个好,咱们先听这个,一会这里面有嘀嘀嘀的声音,听到这里的声音你就举一下手好吗?好,咱们开始。听到响了吗?听到响把手举起来。   中国聋儿康复研究中心的专家向记者透露,我国7岁以下儿童因为不合理使用抗生素造成耳聋的数量多达30万,占总体聋哑儿童的比例高达30%至40%,而一些发达国家只有

调查显示:中国每年30万儿童滥用抗生素致聋

中国同仁医院临床听力学中心主管技师 孙玉兰



哪个耳朵听不见啊,这个耳朵好吗?这个好,咱们先听这个,一会这里面有嘀嘀嘀的声音,听到这里的声音你就举一下手好吗?好,咱们开始。听到响了吗?听到响把手举起来。



中国聋儿康复研究中心的专家向记者透露,我国7岁以下儿童因为不合理使用抗生素造成耳聋的数量多达30万,占总体聋哑儿童的比例高达30%至40%,而一些发达国家只有0.9%的比例。也就是说,1000个聋哑儿童中,我国就有300至400个是抗生素致聋的,而发达国家还不到9人,相差悬殊。

中国聋儿康复研究中心副主任 陈振声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一些西方发达国家抗生素使用控制非常严格,而在我们国家这方面还有一些问题,抗生素的不合理使用现象还相当严重。



据专家介绍,抗菌药物俗称抗生素,像青霉素、红霉素、庆大霉素以及大家熟悉的头孢类药物,都是抗生素,它为人的寿命延长至少贡献了10岁,是人类健康的功臣。然而,抗生素却是一把双刃剑,一旦被滥用,它不仅不利于人的健康,而且还会给人的身体带来严重的伤害。



早在2004年8月,我国就已经颁布实施了《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明确规定不能违规使用抗生素。


肖永红,北京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副所长,《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制订专家组成员



抗生素不合理使用也是抗生素滥用的一种表现。比如说,不该用的时候就别用抗生素,或者说我们该用的时候别用的太多,太长(时间)。



主持人:《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其实就等于给医生使用抗生素划出了一条底线,但跨越底线的情况还是会经常发生。在欧美一些发达国家抗生素的使用量大致占到了所有药品的10%左右,而在我们国家最低的医院占到了30%,有的甚至高达50%。问题还在于被不合理的使用了抗生素之后,大多数患者都不知情。这除了让患者多掏了医疗费用之外,还给他们带来了伤害,甚至危及生命。



画面上这位老人在北京的一家三甲医院做颈椎手术,入院时各种化验及体格检查均正常,手术做得很成功。术后第三天,血液检查也未见感染。可是老人在被连续6天大剂量使用某种广谱抗生素三代头孢菌素后,病情急剧恶化,腹泻得不到控制,突然病危。尽管医院全力抢救,但已经无力回天了。



老人去世后,北京市西城区医学会鉴定,院方“抗生素使用欠合理”,使患者出现菌群失调及肺部感染,最终导致呼吸衰竭、多器官功能衰竭。老人的死亡“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



何绥平,北京市西城区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办公室专家库成员,中华医院管理学会药事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药师,多年来参与了众多医疗纠纷的鉴定工作。



那么在这些医疗纠纷中间,涉及到药品的大约有一半是因为抗菌药物引起的,其中大部分存在一些不合理使用抗菌药物的问题。



据专家介绍,人们日常使用的药品有20多个大类,抗生素只占其一,但是它引发的医疗纠纷却占了一半。显然,抗生素不合理使用如今成了医疗纠纷的一大导火索。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住院患者和重病手术患者会用到抗生素外,医院普通门诊也常常会使用到抗生素。



记者以最常见的感冒为例,对医院门诊抗生素用药情况进行了进一步调查。



北京的漆女士觉得自己得了感冒,决定去医院看病。记者对她求医的过程作了记录。



漆女士验了血,血相正常,她先后去了包括三级甲等医院在内的几家医院,只有一家医院的医生告诉她,不需要吃抗生素。



北京医院内科副主任医师 李燕明



就是一个病毒感染,用消炎药没有用,用消炎药可能还会有副作用,你这个嗓子疼,随着你这个自然病程会慢慢好,然后5到7天就会自动痊愈了。



这位医生告诉漆女士,“全身乏力,流清鼻涕、嗓子不舒服”是病毒性感冒的典型症状,实际上90%的感冒都是病毒性感冒,不需要用抗生素。漆女士听从了这位医生的建议,多喝了些水,没吃任何药,几天后病症自然消失了,身体也好了。



记者注意到,给漆女士开出抗生素药物的这几家医院,医生首选用药都是抗生素,开出的抗生素各不相同,有阿莫西林、菌必治、欧意、新罗达、罗红霉素等。



记者调查发现,漆女士的遭遇并非是特例。有关部门去年专门委托中华医院管理学会药事管理专业委员会,对全国三级甲等医院临床使用抗生素状况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我国住院病人抗生素的使用率和用药量明显偏高。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药事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吴永佩





我们不合理用药还是比较严重的,我们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住院病人现在抗菌药物的使用率超过了60%,抗菌药物在门诊的使用率超过了25%以上,并且抗菌药物的使用量占我们医院总的药品使用量,就是使用金额也超过了40%以上。



而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对抗生素销售情况也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表明,我国80%以上的药品都是通过医院卖给消费者的,因为不合理使用抗生素,抗生素在一些医院药品中所占的比例长期居高不下。


中国医药商业协会秘书长 王锦霞



目前,有些大医院销售量排在前15位的都是抗生素。



主持人:在调查当中,我们发现除了一些医生的不合理使用原因之外。人们对抗生素认识的误区,药品销售环节的违章操作,也加剧了抗生素的滥用和不合理使用。



郑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医学博士,从事抗感染临床研究和细菌研究。记者在这位医学博士的配合下,随机选择北京的一些小区,入户对市民接触抗生素的行为方式进行调查。这户人家的小药箱中,30多种药,有一半是抗生素。


而这位老人,家里也常备了抗生素,一有感冒就要吃头孢类的抗生素。



市民



我就是吃感冒以外,还得加两片先锋六号。



郑波:那是大夫让你加的?



他不是让我加,是我自己,有现成的。在家有的我就加了,吃了就好了。



这个很不合理的,因为感冒绝大多数是病毒感染,这个抗生素是杀病菌的,不杀病毒。



调查发现,接受调查的30户普通家庭中,70% 的调查者家中一直或曾经常备抗生素,九成以上的家庭都知道抗生素,但有将近一半的家庭并不真正了解抗生素的用途,其中部分家庭甚至错误地认为“抗生素是万能药,可治百病;越新越贵效果越好。近一半的家庭都有直接从药店购买抗生素并根据说明书吃抗生素的习惯。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医学博士 郑波



抗生素是个非常专业的药物,说明书上的内容是非常有限的,非专业人士仅凭说明书是无法正确合理运用抗生素的,这样非常危险。



按照国家要求, 2004年7月1日起,抗生素必须凭处方购买。但是一些市民告诉记者,她们没有任何处方也能在一些药店买到抗生素。


市民



那个叫头孢氨苄吧,我自己买了一堆,买了吃了四盒,反正(感冒)也没见好就放弃了。



记者:买了多少盒?



买了10盒 、10瓶。



记者:在哪里买的?



在药店啊。



记者:不要处方?



不要。



记者对北京、福州等地的一些药店进行采访后发现,许多店内醒目位置都张贴着“处方药必须凭处方购买”的标志,售货员对这一规定也很熟悉,但是记者没有处方,在这些药店都买到了抗生素。



消费者在药店能随意买到抗生素,又往往以为抗生素能包治百病,越贵越好、越高级越好,便随意服用,结果却适得其反:不但治不了病防不了病,还带来了意想不到严重的后果。



北京的一家知名医院曾经救治过一位年轻的患者,尽管医生竭尽全力为这位患者试用了多种类型的抗生素,都遏制不了病情的发展,即便药效最强的万古霉素抗生素,对这个患者也没有效果。患者最终死亡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患者快速死亡的呢?在死者家属的同意下,专家们对尸体进行了医学解剖研究,然而检查结果却出人意料!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任 王广发



尸体解剖就发现他的体内存在着大量的耐药菌的感染,而且这些耐药菌是对目前使用的这些抗生素是没效的!



那么死者体内的那种致人死命的耐药菌又从何得来的呢?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任 王广发



他是每天在单位食堂吃饭,他呢,特别顾虑什么呢?顾虑单位食堂不干净。可能会有一些细菌在里面,所以呢,他每次吃完饭以后都要吃两粒抗生素。天天吃,所以日积月累,最后就出了问题。



结果(一年以后)有一天,就突然发烧、咳嗽、咳痰,然后就收住院了。



医生调查的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这种能耐多种抗生素的细菌竟然是死者自己买抗生素吃出来的。



卫生部细菌耐药监测机构的专家告诉记者,夺去死者年轻生命的这种多重耐药肠球菌,实际上就是一种超级耐药菌。



主持人:自从1941年抗生素真正用于临床那天开始,它就是一些细菌、病毒、真菌的天敌,被公认为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医学发现之一。但是抗生素不同于其他药物,它会产生耐药性,目前我们正面临这样的问题,因为使用不当,使“细菌越来越耐药,抗生素越来越失效。”尽管我们可以不断使药品升级换代、推陈出新,但是细菌产生的耐药速度比新药开发速度要快的多了。如果这样下去,我们就有可能会失去抗生素这个有力的治疗武器,有很多感染性疾病我们将再一次无药可治。


这位长期研究细菌耐药问题的专家介绍说,细菌也是生命体,在抵抗抗生素的杀灭作用时,会产生耐药性。在不合理使用抗生素的情况下,抗生素频繁刺激细菌,使细菌迅速耐药,甚至任何一种耐药菌都有可能发展成为超级耐药菌。



那些超级耐药菌就像一流的武林高手,几乎没有什么抗生素能打倒它,往往令医生束手无策,人一旦感染那些超级耐药菌就意味着一只脚跨进了鬼门关。



专家首次向记者透露,现在超级耐药菌菌株数在逐年增多。他向记者展示了从北京等地的一些医院监测到的超级耐药细菌。



北京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副所长



这个就是我们现在分离出来的一些对很多药物都耐药的,特别是我们现在说的万古霉素也是耐药的肠球菌,这种,如果感染的话,我们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选用的药物。



超级耐药菌的出现是抗生素不合理使用的必然。由于从医院到家庭普遍存在不合理使用抗生素的现象,已经引起了有关专家和管理部门的重视。



北京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副所长 肖永红



青霉素使用从40年代到70年代,基本上耐药的话,经历了30年的时间。但是,现在抗菌药物上临床以后,隔两三年以后,就有明显的细菌耐药的发生。除了细菌耐药发生的速度增加以外,细菌耐药的水平,在我们国家也是相当高的。比如说在临床上面,肺炎球菌对于红霉素等大环类脂药物的耐药率,在我们国家是高达60%以上,但在发达国家,它的水平是比较低的,欧洲国家就更低,百分之十几。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看到我们国家的耐药水平很高、耐药的发展速度也很快。



由于细菌快速耐药,给许多医院临床用药带来了困难。北京同仁医院对临床发现的细菌进行研究比较后发现,像可以引起皮肤、肺部等感染的耐甲氧西林金葡菌在2003年的时候,91%都很怕复方新诺明这种抗生素,但是到2005年,再用复方新诺明抗生素来杀灭耐甲氧西林金葡菌时,80%以上都没有效果。



北京同仁医院临床检验中心主任 鲁辛辛



抗生素几乎我们天天都在吃,如果要是不遏制的话,这么多人口的国家里头,有大量的耐药的细菌在流行在传播,你想想这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在福州市儿童医院,记者注意到,7成以上的低龄儿童在输液使用强效抗生素。由于他们在入院前已经用过许多抗生素,体内已经有了大量的耐药菌,给治疗带来很大的困难。



福州儿童医院主任医师 郭依华



像很多的疾病一般看上去无法控制,都要用到很高级的抗菌素,甚至进口的抗菌素,确实我们还是承受不了,长期这样下去,细菌的耐药菌株不断产生,以后变成严重的感染,变成无药可治了!



那么小的婴儿体内已经出现多种耐药菌,那么明天他再次生病时又还能吃什么药呢?


小狗在哪里?



小狗在篮子里面



刘畅,你来说一说。小狗在哪里?



篮子。



篮子。



里面。



里面。



在北京市聋儿康复中心里,当别的同龄人正在愉快地接受小学教育的时候,因抗生素不合理使用致聋的孩子们,只有经过漫长而艰难的听力语言康复训练,才有可能恢复一些听力和语言能力,过上正常的生活。



主持人:共同打造有质量的生活,这里是每周质量报告,大家好。在今天调查的开头,我们首先会见到一些活泼可爱的孩子,刚看到他们的时候,您可能感受不到他们和正常的孩子有什么不同,其实,在这个春天里他们已经听不到鸟叫,说不出春天能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快乐,他们都是聋哑孩子。可就在几年前,甚至半年前,绝大多数孩子都能说会道,能听见所有美妙的声音。那么为什么这些孩子突然从有声世界跌落到黑暗的无声世界,是什么,残酷地改变了他们的生命轨迹呢?


老师:小狗放在哪里呀?



篮子。篮子。里面。里面。



这是北京市聋儿康复中心的聋哑孩子正在上听力语言康复课。这里的120多个聋哑孩子,有一半多是在几年前甚至半年前突然变聋的。这些突然变聋的孩子来自不同的地方,却有着相同的经历:耳聋前,都曾经打过针输过液,用过同一类药物。



北京市聋儿康复中心主任 陈淑云



他们这些孩子,原本是无辜的,其实就得了一点点小病。但是大概得有一半以上的孩子跟滥用抗生素有关系,导致他们耳聋。



记者调查发现,这种不幸还在接二连三地发生。不久前,一个8个月大的新疆小男孩在北京同仁医院被专家确诊为抗生素致聋。令人遗憾的是,小男孩4岁的哥哥,2年前因为同一种病而使用同一种抗生素致聋。



北京同仁医院临床听力学中心主任医师 陈秀伍



她带他到医院去看病,大夫说,那给他喝点庆大霉素吧。然后她就说,我们家老大就因为喝庆大霉素耳聋了。当地的大夫说的,不可能!没听说过这种现象。给他喝吧,结果喝了没几天,就发现这个老二对声音没有反应了,别人讲话他都没有反应了,第二个孩子又聋了!



专家介绍,抗生素不合理使用很容易伤害儿童的听觉神经造成永久性耳聋。



北京同仁医院临床听力学中心主任医师 陈秀伍





这个耳蜗和蜗神经,就是声音从耳膜传到大脑的一座必经的桥梁,滥用耳聋性药物的结果就是使得这个通路中断了,就相当于我们这个耳蜗受到了损伤,桥梁中断了,患者听力也就下降了。


抗生素导致儿童耳聋,不但改变了孩子的一生,还给家庭和社会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北京市聋儿康复中心主任 陈淑云



听力损失更严重,那么助听器补偿是没有效果的,所以只能进行人工电子耳蜗的植入,那么这样的孩子,他们的消费水平会更高,大概得五六十万人民币,这一生之中。所以这些给家庭给社会都带来了很沉重的负担。






主持人:在这里我们希望这些孩子有一天真的能听到这人世间最美妙的声音。抗生素的发明曾经是人类健康的福音。但是有关专家提醒说,如果不合理使用,不对症下药。即使它是灵丹妙药,最终它给患者带来的是可能超过疾病本身的伤害。



那么在上一周我们播出了金丝美容陷阱这个栏目,播出之后,广州、深圳、江苏、江西、海南等地的执法部门,对市场上的金丝植入美容业务进行了专项清查,有关执法部门再次提醒广大消费者,目前市场上出现的所有金丝美容项目都没有经过国家有关部门的批准,属于非法,谨防上当受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