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次修改稿 第二十三章 续62、63、64

中悦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URL] 第二十三章 续62 1个半联队的兵力把防务省守军围的铁桶也似,以成大队的兵力从多个方向疯狂围攻,鬼子主力8个大队从国会公园西南角向台湾号方向尖锐突进,后面,西部方面队主力10个联队滚滚而来,从西面进入署桥突破口,西部方面队仍携有大量重武器,把防务省建筑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第二十三章 续62


1个半联队的兵力把防务省守军围的铁桶也似,以成大队的兵力从多个方向疯狂围攻,鬼子主力8个大队从国会公园西南角向台湾号方向尖锐突进,后面,西部方面队主力10个联队滚滚而来,从西面进入署桥突破口,西部方面队仍携有大量重武器,把防务省建筑群轰成一片火海,已突进来的十几门105牵引炮宽散放列,开始对着台湾号急促射击,西部方面队还有大量的重武器没跟上来,被破坏的道路桥梁迟滞,正在工兵的疯狂抢修中挣扎前行,这些重武器中通过性最好的是可用吉普车牵引的105炮,最快一个小时,数十门105榴弹炮将在横田突破口一带加入对台湾号的轰击。

这回轮到刘朋的牙齿深深咬进嘴唇。台湾号主副炮仍未恢复到打击30千米以远,又遭到十几门105炮的轰击,恢复更慢,一旦西部方面队炮兵主力够上射程,台湾号可能突然崩溃。

刘朋还能沉住气,是因为南京团的主力到了。5个合成步兵连和成组坦克2连已在国会公园展开,鬼子冲进去的8个大队还不够这帮家伙打的。垂直突击1、3连已飞抵沈湘部阵地,团长把这2个连也交给刘朋,说:“国会公园我负责。你只管把鬼子的炮群打掉。”

从沈湘阵地,以2个垂直突击连携带的动力辅行迫击炮可以打到已逼近横田南的西部方面队炮群。刘朋明白团长的意思,立即与沈湘通话,说明意图,调整垂直突击部队的指挥关系。至于当面敌军的疯狂围攻,刘朋倒没看在眼里。手里还有12辆155炮、三分之一弹药,命令先打掉对台湾号威胁最大的那十几门105牵引,定了定神,审视一下防务省阵地,掂量出手里的2个连尽可以守住这个坚固建筑群,鬼子还是缺乏大炮,只靠步兵攻击,不管你有多少倍的兵力优势,能展开在环形阵地周围的还是那么多,多出来的用不上劲,你以兵力密度攻我的火力密度的话,那是找俺帮你裁员了。守住防务省阵地3个小时没什么问题。3小时后,第二个增援的团就到了。

刚和沈湘交接好垂直突击部队的指挥关系,还没顾上看西部方面队炮群到哪里了,旁边参谋就急匆匆报告:“刘大队,横田西105炮群打的是练马台大厦!”

嗯?练马台比台湾号重要吗?刘朋心头一轻,随即又是一紧,这下子大钉子老曹够呛了。


被我军各部称为“大钉子”的老曹的确够呛了。西北废墟带上安全区一个中队是一触即溃。叛军2个中队像撵鸭子一样把乱哄哄的一群溃兵撵了过来,撤退掩护就没组织起来,谁跑后面谁挨枪子,不断有人躺下,剩下的玩命往练马台大厦跑,不由分说,乱哄哄涌进大厦。

老曹心下暗惊。这帮溃兵涌进大厦,必然触发一二楼的感应炸弹,那些50榴弹和易拉罐一旦发作完毕,这帮子溃兵所剩无几不说,后面接踵而至的鬼子可就享了现成了。

必须隔断后面的追兵,留出一个空档,我方才能扔易拉罐封锁住大厦周缘。

命令二班长组织人顶住西面2个中队鬼子的进攻,3班长挡住东北方2个中队鬼子的攻击,老曹自己没别的,带着一名枪榴弹手以最大射速打起隔断射击,

一梭子一推二打在300米开外,逼得一群鬼子找了隐蔽,老曹急匆匆与避入的安全区溃兵通话,要他们不进入大厦,怎奈话机只能通到队长中尉,而这位中尉在方才溃退中试图组织掩护,带着几名军官断后,此刻已渺无音信。

两句话喊不通,老曹心叫不妙,多一句话的时间没有,溃兵先头已蜂拥冲进大厦,

轰轰轰,猛烈的爆炸气浪把先头一群人像吹稻草人一样吹了出来,

溃兵大惊,待要返身寻路,叛军已如跗骨之蛆杀到,密集的枪弹把溃兵成片扫倒,

同样密集的子弹兜头罩下,叛军也成片翻倒,


叛军前线总指挥杵村少将在此关键时刻竟然下令刚抵达横田西的西部方面队炮群转换射击目标到练马台大厦!炮群指挥官亢声质问:“为什么?弟兄们千辛万苦到了这里,为什么不打中国军的战列舰?!”

杵村少将心知夺取安全区的政治意义不是这些莽夫一时半时可以理解的,压低了声音命令:“开炮!违抗命令我枪毙了你!”


大群的105炮弹落到练马台大厦楼顶,老曹听到炮弹啸声不对,即招呼被烟熏上楼顶的二班三班重新下到废墟下楼层,

火力间歇,大群的鬼子从3个方向涌入练马台大厦。




第二十三章 续63


练马台大厦最初楼顶防火大水罐炸坏的时候,大水汹涌灌了下去,使得6楼以上的一大块楼层一直没怎么烧起来,这会儿,烟也相对较小。众人沿着烟少的通道七扭八拐走了一段,从一处处破洞下到老曹早让人看好一处地方——8层的东北角一个厅,朝北、东两面有大窗、大洞,强烈的穿流风把烟雾带走,里面进烟的2处门都拿东西堵死了,头顶上还有三十几米高的废墟,里面有不少空档夹层,防弹效果是不错滴。老曹鼓励大伙说,当初孙悟空给太上老君关到八卦炉里炼,就是躲在风眼里逃过了一劫,咱这地方就是风眼。

检点一下人员装备,二班三班原来的老兵还剩3人,2班长左臂贯穿伤吊起了三角带,安全区空中志愿队开着直升机给楼顶上送来新兵连3个班和不少弹药,现在统算起来一共还剩18个人,分一下,老曹还是带一名枪榴弹手,2、3班各8个人。2挺机枪,2、3班各一挺,50枪榴弹特别是易拉罐大大地有,风眼里码着二十几箱,楼顶上分几处还藏着一些。

还有6个侦制通单元没打坏,所以大家都明白下一步的走向。刘朋部还有12辆155炮,眼下正在打鬼子的105牵引,鬼子一门炮打不了几发就完蛋,过一会儿鬼子的炮消停了就上楼顶。

105榴弹沉重的爆炸声渐渐听不到了。只剩下60迫击炮弹密集的砰砰爆炸声传下来,老曹觉出不对,鬼子以60炮封锁楼顶,步兵可以绕过去攻后面?给后面南废墟带上充当预备队的安全区中队少尉队长打电话,耳机里枪声大作,少尉大喊着说攻他的至少有1个大队,援军太少了,

援军是南京团垂突2连的一个分队,按老曹的命令在练马台南800米也就是南废墟带安全区中队南侧一溜半塌房屋里建立了第二道狙击阵地,分队有25人,一部动力辅行155迫击炮,一部50榴弹发射机,3挺中岳级机枪,送他们来的3桨变轴机立刻返回又送来安全区我方掌握的新兵连2个班加一部弹药,正是靠第二道阵地的火力支援,安全区中队才守住了阵地,虽然少尉中队长还抱怨说“援军太少”。

老曹跟各位班长开了个小会。大家一致意见是练马台大厦还得守下去。当然,可选择的另一个方案是利用敌军炮火间歇乘直升机撤走,加强南面二道阵地的防御,然后以155钻地爆破弹炸掉练马台大厦这个制高点。但是这样打要炮。南面的垂突分队以侦制通上的通讯/制导/测距激光测量,十几门105炮打大厦楼顶五六十发炮弹,尽管不是钻地弹,也只把大厦高度削掉几米,顶部废墟太厚了。155钻地弹钻透顶部废墟没问题,再钻下来几层爆炸,出了一个洞,在空中无人平台指引下,后续钻地弹精确连贯地从这个洞打下去,最后几发是在大厦底部爆炸的,用高爆弹,这样一串作业要十几发155弹,百多米长的大厦至少要3个洞才可能打塌,这个炮兵兵力使用在以往不算什么,现在是一句话:用不起。

炸不掉这个制高点,就得守。不然让鬼子占据了居高临下射击,南面千米内的阵地是守不住的,练马台据点就得弃守。

老曹让3班长带2个人上楼顶观察情况。必须压制敌60炮火力,一靠南面垂突分队那部宝贵的动力辅行155,二靠抢上楼顶的枪榴弹手。鬼子有几十部60炮玩命压制楼顶,一串串炮弹落得不分点了,这样我们的枪榴弹手上不去,只要打掉它一半60迫击炮,我方枪榴弹手就有望占住位置,彼消此长,付出代价后可以消灭这一批60炮。3班长先带人上去看看,这个任务很危险。

二班长奉命带人去撒布易拉罐。听动静,撤进来的那个安全区中队差不多了。溃退时丢了一半,进楼趟雷去了一批,返身在楼口跟叛军争夺去了一批,枪声爆炸稀落下来,应该没几个了。鬼子进村,二三楼还得挨炸,上到5楼以上不光炸,烟熏的也呆不住人。除非鬼子戴呼吸面具一层层打上来。这个可能性很大,数据库资料显示战前鬼子都配有一定数量的三防面具,性能不亚于我方配备的中岳级头盔三防面具(头盔夹里兼),前面钻地沟进来的不知什么原因没用,这批是东部地方队从地面突进来的,应该有。

老曹让把好头盔都换给2班,不少人的头盔打坏了,包括老曹的,还有人的头盔打飞了,一共凑出来10个好的,老曹让2班长就带9个人进去。把这10箱易拉罐布下去,又能撑一阵子。

2班长临走时低声向老曹建议:请示上级。老曹默默地点了点头。老兵的想法总是相近的。练马台据点的防御,意义已不在安全区——我军增援部队从羽田机场着陆都从那里过,鬼子想夺取安全区是没有可能的。守练马台的意义在于不要“西柏林”。只要沈湘阵地存在,横田美军就成不了“西柏林”,只要练马台据点在,沈湘的补给线路还通,他就应该能守住阵地。老曹在沈湘手下当了几年兵,相信沈湘做得到。

请示上级的意思其实是要增援。兹事体大,不是逞英雄的时候,该要增援就得伸手要。

上级很快回电:J10将直接降落台湾号装重型钻地弹,约于一个小时后炸平练马台大厦。此前将以安全区志愿航空队直升机接出你部。作为备用方案,我军一个工兵小分队将准备2卡车民用爆破炸药驶往练马台,必要时以10吨工程炸药炸掉大厦。并且,南京团一个合成步兵连带安全区我方掌握的一个连正赶往你处。

轻舒了一口气。老曹立即把上级安排通知到大厦的其他15个人,相信南面垂突分队同步得到通知。老曹笑着鼓励大家说:“坚守最后一小时,留在东京当地主!”




第二十三章 续64



沈湘原有的兵力是东京旅第一、第二机步营骨干为主缩编的大约3个排,清晨格子两个排加入沈湘部,使战斗力有力大幅提升,中午时分,嗣谷指挥所罗旅长抽调本部不多的兵力,以装甲团军官带勤杂人员百余人组成一个“勤杂连”支援沈湘,午后,刚上去的安全区我方掌握的老兵连归入沈湘部编制,沈湘把原有剩余部队编成一个本部连,防守立川东-嗣谷南位于所尺-三方町-清远-鹤岛间的主阵地,勤杂连在嗣谷南-新座西占领阵地,在所尺与主阵地衔接,主力2个排在嗣谷阵地对面,用意是随时支援嗣谷指挥所,格子两个排6辆炮车还剩3辆,在阵地后广大地域游动,宝贵的格子数字化单兵分到各个基层单位协调组织战斗,本部连是每班分一个,勤杂连是每排分一个。新上来的老兵连按沈湘命令衔接主阵地东面-补给通道西段,在和光-大泉与练马阵地衔接。整个阵地有3处关键:一是西北端的三方町,这里逼近川越汇交,三方町-川越汇交一线深深楔入横田阵地,由于美军已收缩兵力放弃了基地西南部大部分阵地,中国军队进一步增援到达后,从这里发起攻击可以逐出美军横田阵地内的叛军,把横田地带截为两段,如果这一线掌握在中国军队手里,那么“西柏林”是建不起来的。第二处关键阵地在东北端的所尺,这里与嗣谷指挥所遥相呼应,如一把铁钳钳住了叛军主攻甬道的入口;第三处是补给线路的关键节点,目前受到叛军重点攻击的是两处,一是和光-大泉阵地,另一处是大钉子老曹的练马台阵地。

战至午后1时,川越汇交前哨阵地失守,本部连二排剩余人员退至三方町与一排会合,加入三方町立交阻击阵地,叛军一个大队銜尾而至,不停顿地向三方町立交发起攻击,格子两个排所剩3辆炮车一辆打坏,一辆没炮弹了,只剩133号车还剩十几发高爆弹,奉沈湘命令一股脑砸给三方町攻击叛军,逼迫炸掉近百人的叛军就地找隐蔽,暂时延缓一下,也只是没让鬼子行进间攻下三方町,

攻击叛军为东京卫戍区残部一个联队,建制也已不完整,只有2个半大队的轻步兵,重武器也打光了,只不过鬼子联队长打了一天一夜,观察前后作战经过,已有了一些心得,再看到本次炮击落弹异常准确,更加印证了心中关于中国军有一个战场信息网的猜测,拿出保留下来的最后2部大口径迫击炮射出最后几发电磁脉冲弹,一瞬间把三方町上空中方空中平台悉数烧毁,接着立即集中所有炮火猛轰三方町大型立交桥中方阵地,使用大口径迫击炮发射了燃烧弹,桥墩下炸起的火团燃烧热浪猛烈上升吞没了上面各层桥面,逼迫人员无法存留,就在守军一排长匆忙调整几处机枪阵地的时候,3个步兵中队的鬼子已蜂拥而至,

关键时刻,南隔绝线指挥刘昌平大胆撤防抽出的首批援军赶到,3个格子排全部增援沈湘,人还没到,炮火射程先接上了,一顿大口径钢珠弹按一排长语音报告方位把3个中队的鬼子放平了一地,接着射出多发悬浮单元重新建立三方町地网,

地网信息刚一显现,8辆炮车(一辆在中途损坏)就打起了急速射,2分钟之内,300多发炮弹炸掉了鬼子全部迫击炮、3个大队部和各个使用过高频电话的中队部,联队部也被2发高温气团蒸发,所有暴露在空地上的小队级兵力都受到2、3发钢珠弹的照顾,直到战情视屏上显示“有价值目标均已消灭”。

喘息之机,沈湘对格子部队派来的联络官圆脸中尉说:“莫中尉,三方町必须增援呀!”

是必须增援。新到格子8辆炮车一顿猛轰打掉半数剩余弹药,从台湾号向中野以南地区补给弹药困难,弹药补不上的话,这样的攻击再来2次,三方町就顶不住了。

连番的苦战恶战,沈湘已跟圆脸中尉莫如松建起了充分信任,这是一种战场情谊,不知什么时候起已不喊代号,称名道姓喊起了莫中尉。

莫如松身负重任。不仅要给沈湘当好“参谋长”,掌握战区地网与沈湘部的信息衔接,还要协调各辆格子炮车与沈湘步兵各部的配合作战,沈湘的兵还没有普遍配发侦制通单元,许多计算机的活儿得靠人来协调,这副担子非得沈湘身边的老莫来挑不可。

从哪里抽调兵力呢?老兵连2个排防守补给线支撑点甚为吃力,所尺主阵地是勤杂连主力加营部在守,勤杂连2个排只剩30余人,营部还是营部班剩下的6个人加一辆缴获的日军主战坦克,再就是沈湘、老莫和一名参谋,这点兵力靠着格子炮火的有力支撑才勉强顶住了叛军2个大队的多次攻击。其余部队分守其它据点,都需要增援。能动的部队是唯一的预备队——安全区航空志愿队运送来的一个新兵连。新兵连基本由中方人员构成,有战斗经验的人很少,大部分是华侨青年和中国赴日务工人员,这些人平时领受低工资干着繁重劳动,到了关键时刻,又响应日本临时政府危急之中的求救号召,默默地起来加入抵御日本叛乱的队伍。这样的新兵,政治素质是可以信赖的,军事技能当然不足——不足到许多人几个钟头刚学会打枪,一搂扳机就是一长梭子,枪口还上抬,结果一大串子弹什么也没打着,还有些人干脆只学会了扔易拉罐。这样的军事素质不设法弥补一下是不行的。

老莫很快拿出了方案:“把新兵连2个排填进格子拿上去。南京团已到垂突2连6架三桨变轴机,以其中2架到中野接格子的数字化单兵并送去弹药,到我部核心阵地降落,与新兵连2个排完成编组,一名数字化兵带2名新兵,再飞赴三方町增援。”

沈湘立即同意,让老莫带队完成编组并统一指挥三方町阵地各部。

老莫诚恳地对沈湘说,编组我来完成。但三方町的阵地指挥还是让2位排长之一担任,他们对那里情况熟。而且,一个部队打这样的恶仗,应该打光多少补多少。

沈湘立刻听懂了老莫的意思。虽然大家都穿着中岳集团的迷彩“工作服”,老莫可不是东京旅的,是集团格子部队的,也就是解放军。老莫是在集团久了,对国军有更深的了解。一支部队打死仗硬仗拼光了,如果你跟着就把这支部队编散撤编、原部队长调职降职,那是会影响部队战斗力的,以前的国军将领顾虑这个,不愿意拼力死战把实力拼光,都想着保存实力,许多该赢的仗没打赢。今天的国军与过去情形大不一样了,但是传统和耽心还是存在。一支部队如果拼光就得由解放军派员接管,那谁还拼力死战。昨晚在营连级军官大部伤亡的混乱中,罗旅长提拔自己一个小排长到第一机步营营长位置,并且后续增援部队都填进本营加强,交给自己指挥,这里面的带兵哲学意味深长。以小见大,自己对下面的连排长,也不能打光就撤编。

深深点了点头,沈湘电话任命三方町原任连职的一排上尉排长任本部连连长,中尉三排长任本部连副连长,新编成的混编一、二、三排约一百五十余人编入本部连。

老莫衔命去了。望着老莫的背影,沈湘盘算着怎样独力组织好所尺防御战,不足一个连的兵力对付鬼子几个大队的轮番攻击,依凭的是手中这具侦制通指挥仪,老莫教会了几个基本功能,已能够指挥隶属本部的9辆格子炮车,还能协调刘朋部的火力支援。就像手机,所有功能一时半会是学不会的,基本的会打电话就行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