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明月杯]浅浅的海峡隔不断亲情[参赛]

华东老军迷 收藏 34 495

[明月杯]浅浅的海峡隔不断亲情[参赛]

又是一轮中秋月,

佳节将至情诉说。

少小离别“天国”聚,

浅浅海峡骨肉隔……

“我站在海岸上,把祖国的台湾省遥望。日月潭碧波在我心中荡漾,阿里山林涛在我耳边回响。台湾同胞我骨肉兄弟,我们日日夜夜把你们挂在心上……”

“气球啊气球,银色的气球,你轻轻地飞呀慢慢的走。你见到了台湾好兄弟,说我思亲泪长流。故乡的荔枝已熟透,亲人不尝怎开口?……”

朋友,您是否还记得这两首传唱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前期、后期,脍炙人口、耳熟能详、如泣如诉、催人泪下的优美歌曲呢?如果现在您再一次听到那十分抒情的旋律时,您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可以毫不隐瞒的禀告各位:相对于其他的朋友们来说,我对这两首名字为《台湾同胞,我骨肉兄弟》和《思亲曲》的动人歌曲一直是情有独钟、爱不释手。

我的手机歌曲库里、电脑的硬盘里、家庭音响的MP3碟片中,都始终有这两首歌曲的一席之地。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已经深深地“植根”在了我的心灵深处!说到这里,您一定会感到难以理解:两首思念台湾同胞、呼唤国家统一的歌曲至于如此“刻骨铭心”吗?楼主未免有些太过“煽情”、夸大其辞了吧?其实朋友们有所不知,之所以如此“偏爱”,是因为在那一弯浅浅的海峡对岸,在那块属于中国的土地上,曾经生活着我的亲人—— 至死未曾谋面、骨灰也留在了那个孤岛上的大舅!

在大舅这辈人里,他共有亲兄妹三人。大舅排行老大,我的先母次之,后面还有一位二舅。令人无限感伤的是,大舅兄妹三人,先后于1997年(大舅)、2001年(二舅)和2005年(先母),在“一奶同胞”分别了五十多年后,最终去往了“天国”相聚……。据先母生前回忆,大舅出生于1921年,是属鸡的。所以,如果他老人家目前在世的话,按照我们这里的传统风俗,早在去年就应该庆祝九十大寿了。

在解放前,大舅是我们这里的一名铁路工人,主要是跑津浦线。在离开故土之前,大舅早已经成家立业了。大舅唯一的孩子——我的表姐出生于1942年(或者是1943年)。大舅在外工作挣钱养家,大舅母与孩子和家里的其他人一起生活。在我们这个城市出现巨变的1948年的8月份,大舅本来是要去上班的。可是,几个城门早已被“国军”封锁了,全副武装的守军紧张兮兮、如临大敌;城内的炮兵阵地和四周城墙上来回巡视的装甲车映照了一场血战即将到来的肃杀气息。就这样,大舅被守军呵斥赶了回来。

几天后,一切准备就绪后,解放军开始了猛烈的攻城,雨点般的炮火倾泻在了这座千年古城里。大舅一家人哆哆嗦嗦地藏在家里挖好的地窖里,以躲避着枪炮战火。(注:此战役系由解放军猛将许世友将军亲自坐阵指挥,毛泽东主席为这场战役亲自拟定了作战思想与原则,向三野的指挥机关发了电文。在本人所保留的我们这座城市的地方史志中,对于这场战役,里面有详细的电文照片、攻城照片与文字资料介绍。)

解放军在付出了重大伤亡后,终于攻进了这座由“国军”两位中将师长据守的齐鲁咽喉、战略要地。在经过几天惨烈的巷战后,解放军从西往东、从北往南步步紧逼,而守军则节节败退,一直往东城外逃窜。那几个大员跑到离城约三里路的军用机场,准备乘飞机逃跑时,被解放军密集的炮火拦阻在了机场,后来被俘。(注:至今,在我们市东郊外原“国军”机场的外面,还完好地保存着一座碉堡,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弹痕。现在这座碉堡已被列为省重点保护文物。)

为了彻底消灭城内国民党的残兵败将、游兵散勇,防止他们化装藏到居民家里,解放军开始了挨家按户的搜查、验证。在来到大舅家后,揭开了地窖的上盖,大声命令里面的人爬上来,不然,就……。随即,地窖里面的人由于害怕,出现了一片哭声。大舅第一个上来了,被两个战士死死地摁住了。为什么呀?一个是大舅当时的年龄是27岁,身材魁梧、膀大腰圆;另外一个“最要命”的是,大舅长期戴铁路工人的大盖帽在头发上留下了明显的压痕!于是,解放军战士一口咬定大舅就是国民党当官儿的,任凭怎么解释就是不相信,而且马上就要开枪“就地正法”!直吓得一家老小呼天抢地、磕头如捣蒜。

后来,来了一个干部模样的人,在简单询问了情况后,让大舅来回走了几步,又找来了几个邻居,证实了大舅的确是铁路工人,才让大舅逃过了一劫。但是,就是这次“有惊无险”的经历,让大舅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彻底害怕了,后来没有给家里任何人说,撇下了一家老小,偷偷地出城南下了,从此大舅开始杳无音信……(注:一直到后来两岸关系开始松动,那边的蒋经国先生在临终前允许老兵回来探亲,大舅还对从桃园县中坜市专程前往嘉义劝他回家看看的表妹—— 我的五姨,耿耿于怀、口口声声地说:“我不回家,是××党害得我家破人亡!”)

时间到了七十年代的后期,一天,住在附近的一位亲戚来到了我家,说是从香港来了一封信,里面有我大舅的信息。这是在失散了三十年后,第一次有了大舅的下落。大舅随信寄来了一张黑白照片,在信中,他只是说他一切很好,不要挂念。信件是托朋友从香港寄出的,大舅自始至终没说他身在何处!端详着照片上大舅的模样,与我先母的长相完全一样,都是那样的慈眉善目、“国字形”脸庞。先母触景生情、百感交集,不禁失声痛哭起来。

在那个时候,我们兄弟姐妹没有人见过他,所以对大舅没有什么感情,毕竟是第一次晓得外面竟然还有一个身份十分可疑的大舅!同时也暗自庆幸的是:幸亏“十年浩劫”结束了,不然,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社会大环境下,我二舅家本来就是给划上了地主成分,我的先父在文革中因所谓的历史问题挨斗,如果再加上这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海外大舅的关系,那么肯定是“雪上加霜”,估计早就被无产阶级专政“革命”了!

从那一封信之后,就又断了消息,一直到了1988年的下半年,大舅的信息才逐渐清晰起来。有一天,家里来了街道上的人,说是统战部门通知的,让我先母到××宾馆(星级宾馆,也是政府第一招待所)去,有人指名要见先母。具体什么人、什么事情街道上也不晓得,于是我用自行车带着先母去了。在忐忑不安地被领到一个房间门口时,房门打开后,只见一位身穿红色连衣裙、浓妆艳抹的老妇人站了起来,在看到先母的一刹那,两个人都愣住了!只听那位老妇人对先母声音颤抖地说:“三姐,您好吧?我是五妹呀!”在短暂的凝视、沉默后,姐妹俩抱头痛哭,眼泪如开了闸的江水喷礴而出,旁边的其他亲戚也泪眼婆娑、唏嘘不已……。

从那之后,五姨每次回来探亲,从她那里,我们断断续续知道了大舅的情况。大舅从家里逃出后,先到了安徽的蚌埠,随后又来到了上海。在这里,他与江西来的一位男青年一起加入了“国军”。后来,大舅随部队坐船来到了台湾岛。据五姨介绍,大舅从大陆走后,终生未娶,一直独身一人。而他那位一同参军的战友则娶了一位当地的女子。特别是到了晚年后,大舅住在嘉义市的荣军医院里,他个人的一切事情(包括钱财)均托付给了那个一起当兵的战友和他的孩子们来照顾。

据五姨介绍,来台后,“政府”给每个来自大陆的老兵发了《授田证》,意思就是将来“反攻”回来后,拿这个证件能够领取土地。后来,眼看着“反攻”的希望破灭了,所以,老兵们在退休时均能拿这个证件换取一大笔钱。但是,大舅购置的房产、《授田证》换的钱、每月的退休金都在他那个战友那里“保管”着。大舅唯一的孩子、我的表姐在九十年代前期去台湾探亲和大舅去世后去奔丧时,五姨带着表姐驱车专程前去嘉义。费尽了口舌,才在那个人那里要回了原本属于大舅的一点点钱。后来,那个人恼羞成怒,居然给五姨打电话恶毒地咒骂、威胁她。

为这件事,五姨很难过和无奈:因为大舅有女儿、有妹妹、弟弟。只不过是在大陆而“鞭长莫及”。不但要不回大舅的血汗钱,还要受那个人的“欺负”。我们在得知了这些情况后,连续去信感谢她老人家所做的努力,并且我们明确宽慰五姨:我们的生活水平虽然比不了她们(五姨的先生是军医,退休后开办了医院,收入颇丰,并且在美国购买了房产。),但是最艰难的日子我们已经熬过来了,现在生活比过去好多了。因此对于我们来说,大舅的钱属于他老人家的,如果能够要回,当然很好,能够改善表姐家的生活。如果要不回,也没关系,毕竟是“身外之物”,对我们不是很重要。

由于大舅患有老年痴呆和脑血栓等疾病,因此离不开轮椅。五姨多次“做工作”,请他一起回家看看。五姨把家乡亲人的照片、信件和特产带给了大舅,对他说:大陆与原来不一样了,变化很大。你的妹妹、弟弟一大家子人家过得不错,回家看看吧?坐着轮椅也可以上飞机,我们一同回去也可以照顾你。大舅思索片刻后,还是坚决地摇摇头,显然是对于几十年前的恐怖经历仍然是难以释怀!于是,五姨专门给他录制了一盘录音带带了回来。虽然离开家半个世纪了,但是大舅那一口浓重的山东家乡话让人听了之后,再联想到老人家孑然一身、孤悬海外,令人无比心酸……

五姨最后一次回来是在2005年的中秋节前(她每次回来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在过完中秋节后立即离开,从来不在大陆过“十•一”。记得有一次走时已经是9月30号了)。那个时候我的先母已经去世几个月了。老人家默默无语,神情凝重、哀伤。她在台湾的表兄、在大陆的闺中蜜友(先母)还有其他的的亲人先后都“走”了,家里也无牵无挂了,自己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再也不能舟车劳顿的长途跋涉了(那个时候,两岸之间还没有实现包机直航,往返陆、台需要从香港转机。往往在天不亮时就要起身去桃园的中正机场,从香港转机后直飞济南遥墙国际机场。然后再乘坐我们专程前往接机的面包车,来到家后已经快黑天了。因此,八十多岁的老人已经承受不了来回颠簸了。另外一个原因是,老人家有些反感统战部门迎来送往、吃吃喝喝,觉得政治味道浓厚;再加之当时政府官员们起劲地要求回来探亲的台胞们投资办企业)。所以,五姨就渐渐地远离了大陆亲戚的视线了。

哦,此文写到这里,我不禁深深地长舒了一口气,因为我多年来的夙愿就是要写作一篇这方面内容的文章。写作的目的一个是怀念亲人们的在天之灵,另外一个就是在中秋佳节即将来临之际抒发一下自己的情感!我由衷地相信:“度尽波劫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随着海峡两岸的大交流、大合作逐渐的“常态化”,已经开启的“亲情之门”再也无法关闭,几十年前党派之间的“恩恩怨怨”,亦早就应拥有宽广的胸怀让它烟消云散了!我并且由衷地坚信:那一弯浅浅地海峡永远不能阻隔两岸同胞的浓浓亲情,骨肉同胞欢聚一堂的中华盛世也一定会早日到来!

谨以此文冥祝生活在“天国”之中的亲人们宁静安息!

谨以此文遥祝台湾中坜市的五姨及桃园警局的表兄府上吉祥安康!

谨以此文恭祝生活在赣南的表姐生活美满、健康长寿、万事胜意!

谨以此文衷祝所有的同胞骨肉团圆、家庭和美、幸福生活到永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9/3 17:35:08 被华东老军迷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人间鸿沟堪比当年楚汉,意识形态奈何海峡亲情?!


但愿流向人间都是爱......

 以下是引用dkkzs 在第30楼的发言:
度尽余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每一次的战乱,便会导致妻离子散,有家难回,我们要珍惜每一次的团圆,珍爱和平,祝战友中秋快乐!

谢谢您的关注支持,顺祝节日祝福!

“度尽波劫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支持老兄原创好文!

 以下是引用陈塘关总兵 在第33楼的发言:


人间鸿沟堪比当年楚汉,意识形态奈何海峡亲情?!


但愿流向人间都是爱......

二十世纪形成的问题到现在都无法解决哪!如果抗战胜利后能够休养生息,实现和平与国家建设,还会存在统一的问题吗?

30楼dkkzs

度尽余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每一次的战乱,便会导致妻离子散,有家难回,我们要珍惜每一次的团圆,珍爱和平,祝战友中秋快乐!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