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56.怒发冲冠

周于仲谋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URL] 连夜包车赶到内江,在旅馆安顿下来,心中还是惶惶不安。这提心吊胆的日子可真难受,等安全回去后再作理论,表姐,如果这次不给一个说法,咱不会轻易罢休,大姐大又怎么样?惹急眼,哥一样翻脸。靠在床头,小伙摸出烟,寂寞的味道在鼻腔内游动,很快深入肺腑,慰藉着惊悸中的心灵! 寂静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连夜包车赶到内江,在旅馆安顿下来,心中还是惶惶不安。这提心吊胆的日子可真难受,等安全回去后再作理论,表姐,如果这次不给一个说法,咱不会轻易罢休,大姐大又怎么样?惹急眼,哥一样翻脸。靠在床头,小伙摸出烟,寂寞的味道在鼻腔内游动,很快深入肺腑,慰藉着惊悸中的心灵!

寂静的夜,如浓墨般淹没了无边无际的思恋、惶恐、罪恶,惟留滑过指尖的烟尘,在暮色围合之际,跳跃着飞出窗外,似飞蛾扑火,纷纷融入城市的怀抱,黯然辗转于喧嚣之中,消失在茫茫的天际。

下弦月,清冷,幽暗,孤单。

路上再无险事,三天后的下午,风尘仆仆的仲谋出现在“天上人间”的大门口。

时间尚早,客人稀落,迎宾小姐如霜打过的秋叶,焉塔塔地望着门外。一直到现在,小伙都没有跟任何人联系,龙少的人一直紧盯着“天上人间”,人一出发就被盯梢足以证明这个判断,至于秋蝉姐,只不过把自己当成一个工具,这地方没有谁值得信任。

“副部长好!”站岗的小姑娘职业般地弯腰。

“好,好!”

入大厅,正欲上楼,“谋哥,这几天到哪去了?”李尧正好从楼上下来,“兄弟们可想你,问王队长,他也不知道你到底去哪里?”

冲手下微微点头,没有回答,人快步上楼。只可惜自己不能再手把手指导,小伙子机灵乖巧,领悟能力比王魁要高,假以时日,一定会有所成就。

“谋哥,你这几天不在,发生了很多事···”李尧紧跟在后面,乖巧者就是让人省心。

“哦,说说···”两人边交谈边上楼梯。

“我来替你背···”小伙子在身后试图取下背包。

“不用,不用,你说你的!”

“李梅的父亲病重,急需钱动手术,总经理现在发动全体员工为她捐款···”一手托着背包,李尧吐吐舌头,“谋哥,这下面好像有家伙吧?”

“不该问的不要问,继续说你的···”仲谋耐心点拨,青年人就是好奇,但有些事情即使自己明明清楚,也最好装出糊涂,知道的太多往往意味着危险更大。

“明白了,谋哥···王队长被人打伤,还在医院住院,我们昨天上午集体去看过。”猛料还真一个接着一个,“还有一件事,龙少的首席保镖三哥来找过你···谋哥,你怎么会认识他?三哥在深圳可是威名远扬,有很多小弟跟在他手下混。”

“哦,知道了!”仲谋微微一愣,龙三竟有如此身份,确实有点始料不及。

两人来到五楼的拐弯处,“李尧,你忙你的,我跟总经理去汇报情况。”

拉开房门,女人明显一脸吃惊。大步走到红木桌边,把背包猛的掼在桌上,坐下来冷冷地看着。

吃惊的神情马上转为狂喜,“仲谋,怎么一直都不联系?看把我担心的?”也在旁边坐下,秋蝉姐脸上欣喜异常。

靠,担心的怕只是你的五十万吧?“货我已经安全带到,但···”强忍片刻,“我这辈子最恨被别人当枪使,能合理的解释一下吗?我的总经理?”

感觉到仲谋的愤怒,女人沉思少顷,“仲谋,我不是故意在骗你,你想想,如果不非常信任你,我会放心的让你一个人去办这种事吗?”见小伙沉默,“之所以事先没说清楚,主要怕走漏风声,盯着我行动的人可不止一位。”

“表姐,应该还有一个原因吧?一直不肯告诉,恐怕还是担心怕我知道后,因为害怕而搞砸你的生意,对吗?”索性将心里话全部畅快说出来,憋屈的感觉会好受些。

尴尬的瞥瞥面前小伙,总经理脸上慢慢晴转多云,“仲谋,你是谭君的男朋友,我才高看你三分,不要忘记你的身份?”

起身上前拉开背包,深入底层取出两把手枪,“总经理,我一直敬重你,甚至拼死保护你,也都是因为谭君的这层关系。一路上,死在这两把枪下的超过5个人,我得罪的人不少,不在乎再多一个,想杀我的人多了!”看看脸色微变的女人,“明天我就会离开此地,表姐,希望你保重自己。”

掉头就要去拉门,“慢着,听我把话说完···”女人上前拦住去路,“先坐下,我以表姐的身份要求你!”

“有话就说,我洗耳恭听!”站在门旁,仲谋强自忍耐。

“先坐下,来!”一把抓住小伙的左手,将人拖到红木椅上,按住肩膀,“坐下!”

前倨后恭的举动把人弄得莫名其妙,木木地坐下,眼睛直直地看着走向办公台的表姐。

“你捡的这个皮包一直没有人来认领,我现在做主,把它送给你···”拿着皮包,女人走近木椅,“拿着吧,这是你应该得到的!”

前后变化太大,仲谋很不适应,望着递到眼前的皮包,咽下一口口水,“姐,这钱我不能要!”

“说说理由?”总经理一脸不解。

“它上面有毒气!”这钱摆明是此行的报酬,虽然穷,但沾满污垢的钱财小伙还不稀罕。手伸在半空中,女人怔怔的撇着小伙,少许后,把皮包强行按在男人的手掌中,“你必须收下,表姐还从来没有亏待过任何一个有功的人员!”

钱肯定不能收,怎么办?略微思考片刻,“这样,表姐,小梅是否急需要用钱?”

“是的,她父亲病重,需要钱动手术,我已经要求全体员工为她捐款。”

“行,如果表姐你确实有这份爱心,这笔钱···”摇摇掌心的皮包,“你以公司的名义全部捐给小梅,如何?”

“我很累,先去休息,明天我会自行离开。放心,表姐,我只拿走枪,其余的东西绝对不会带出‘天上人间’。”放下皮包,上前拉开房门,大步下楼而去。

房间内,曾经叱咤风云的大姐大摆摆脑袋,神色中露出少许诡异的暗笑,凑近背包,仔细查验货物。

路过监控室,被部下簇拥着进入房内,“仲谋,这几天去哪办事?怎么连我都保密?”台后的转椅上,战友关切的质询。

“没办法,总经理安排去云南旅游,谁都不让告诉,不要见怪!”

“哦,明白了!”谢豪杰挤挤眼睛,“你们都下去巡逻,我和副部长单独聊聊。”

保安们一涌而出,战友关好房门,“去弄货吧?”

“你怎么知道?”仲谋很吃惊。

“我能不知道吗?老板跟人交易货物全部由我负责安全,难怪秋蝉姐这几天闷闷不乐,敢情在等你回来?”

“不说了,现在人很疲倦,几天几夜都没休息好,先去睡觉···”

“去吧!”

没心思洗澡,径直脱去衣服,倒在床上人就进入梦乡。实在太累,一路上就没睡过一个囫囵觉,紧绷的神经一刻都不敢松懈,唉,现在才知道,睡个安稳觉都是一件多么让人奢望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