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曾想搬洋兵:秘密提议美国武装镇压中国军阀

怀君属秋夜 收藏 3 20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导读]孙中山想法是外国可武装镇压军阀及土匪,中国便可在和平与秩序中真正获得生命。他提议至保护期的第五年初,中国必须举行全国及各省的选举,然后将权利逐步移交给中国人民自己选出的领导人。


孙中山曾想搬洋兵:秘密提议美国武装镇压中国军阀


孙中山


本文摘自《民国采访战——驻华首席记者回忆录》,哈雷特·阿班 著


我在广州的那些日子里,有种古怪的印象,觉得一切法理都荡然无存,全凭手中的武力说话。政变一场接一场,快得让人透不过气来。显赫的人物接踵逃往香港避难,经过密谈与妥协,又怡然归来,而一切忙乱尽是徒劳。从一开始,连我这种对中国事务一无所知的外国人,都能看出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正在酝酿中。而在上海,情况却截然相反,除了索克思外,凡与我交谈的人,都把广州的情况看成是一场玩笑。


“广东总是在搞叛乱。他们总在那儿瞎折腾,多少年了,老是那样。不过说实在的,成不了什么事。”


这是1926春上海对国民革命运动的估计。到了同年9月,被人嗤之以鼻的国民党人攻下了长沙、岳州、武昌和汉口。1927年春,他们拿下了南京和上海。到1928年6月,北京和整个中国北方都归他们统治了。


三年后,南京政府连续两年作出努力,要将我驱逐出境。那帮狂热的国民党人居然指责我“从抵达广州的第一天起便造谣中伤国民革命运动”。


为此,我一张张翻阅了日久发黄的成堆采访笔记,翻阅了《广州英文日报》和香港报纸上我的文章剪报,翻阅了我寄往香港、美国的新闻故事的复写纸,想知道自己究竟错了多少。


每个外国人,无论用心多么良好,总会犯下错误。但是,尽管我不会说本地话,看不懂本地文字,因而在采访时困难重重,尽管敌对的集团及其领袖人物观点迥异,尽管领袖人物个个都对事实讳莫如深,以至真伪难辨,我都坚信,广州发生的事情,是一场巨变的开端,必将成为我一生中采写的最大新闻故事之一。


抵达广州后不久,我就前往香港,把跨太平洋的回程船票打八折退了,那时离六个月的作废日期还很远。从那时起,我便认定“中国故事”是我产下的一只蛋。我已铁了心,要安坐在这只鸡蛋上,直到小鸡破壳而出。


若没有俄国帮助,国民党军队1926年从广东开始发动的北伐能否成功,令人怀疑。但中国最终却为这种帮助付出高昂代价,包括无数国人的生命、巨量的财产损失、连年的武装冲突,以及对各个外国政府的长期不信任,而这些国家的友谊和帮助却是中国急需的。


俄国人的卷入跟蒋介石无关。那是中国革命领导人孙逸仙医生留下的遗产。孙逸仙1925年在北京过世。他在世时,由于美国及自由欧洲各国拒绝向他施以援手,他只得转向莫斯科求助。有一阵子,他以为日本或许能成为中国的挚友,但看清了日本的野心及用意后,他的幻想破灭了。最后,不得已之下,他向华盛顿提出了一个秘密建议,若真被接受了,世界历史必将被改写。


这条消息,是我在广东那几个月里挖到的最大独家新闻。它先在费城的旧版《公共记录报》及波特兰的《俄勒冈人报》发表,却未在美国引起丝毫兴趣。消息传回广州后,随即引来充满敌意的否认,不久却又沉默了。原来,指责报道为“捏造”的官员们发现,孙中山的提议早已进了官方档案,分别存放在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和华盛顿的美国国务院里。


头一次接触这些秘密的国际动向,是从一个被排挤的广州官员那里听来的。此人待在香港,正牢骚满腹。他骂国民党的现任领导是“一群该死的中国赤党”,说到火冒三丈时,一时口快,提到孙中山已经对“跟俄国人的交易”感到后悔。根据这项交易,中国共产党人可以加入国民党。他说,孙中山已经请求美国出面挑头,组织武装干涉,从俄国人及日本人手中解救中国。


他警告:“不能引述我的话。不过,这都是事实,全在你们领事馆的档案里。问问詹金斯就知道了。”此人今天(1943年)还健在,我从未透露他的名字。


我找到美国驻广州总领事詹金斯,提出我的问题。他一听,惊呆了,绝口不提此事。于是,我把如何获得消息的过程详细告诉他,只是没提消息来源的名字。


最后他说:“我不能给你看文件,不过,如果你把听到的内容复述一遍,我可以告诉你哪些部分是真实的,并纠正错误部分。”以下是经过确证的故事:


一开始,孙中山便希望美国及英国承认他的政府是中国的合法政府,并援以资金及武备,助他以武力统一中国。但每次与两国打交道,都遭到断然拒绝。于是他转向俄国求助,马上得到响应。


到1923年年底,孙医生开始警觉了。经国民党内中国共产党员的推动,国民党被全力推向极左。莫斯科中山大学的数百名中国籍毕业生,试图将中国的这场革命,融入世界范围的共产主义革命计划。孙中山由此感到,中国的未来地位和福祉,可能要服从莫斯科的反帝总体构想了。


适逢美国驻华公使雅各布·古尔德·舒尔曼(Jacob Gould Schurman)博士于1923年末访问广州。孙中山绝望之下,要求与他会面,并举行了秘密晤谈。孙中山要求舒尔曼博士请华盛顿出面,与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及其他较小的条约国沟通,看各国是否愿对中国作联合干预,为期五年。


孙中山提出,他可以发表正式倡议,邀请此项干预,并愿意尽余生之力,投身宣传工作,劝导中国人民与这场干预合作。


他预先对计划作了详尽设计,考虑了所有细节。他要求被请的国家联合出兵占据各省首府,并对铁路、河流、港口、电报实施军管。他要求美欧各国派出大量军事专家、铁路专家、金融专家、水利工程师、公共健康行政人员、教育专家及其他培训顾问,来华工作五年。他要求行政专家们不仅要帮助组建一个可运作的中央政府,还要在中国的十八个省组建高效的地方政府。


他的想法是,五年里,外国军事力量可帮助镇压军阀及土匪,中国便可在和平与秩序中真正获得生命。他提议,至保护期的第五年初,中国必须举行全国及各省的选举,然后将权利逐步移交给中国人民自己选出的领导人。


对这项提议,华盛顿并不热情,不过确实与欧洲的几个大国作了沟通。同样的,欧洲各国无一对此做过严肃考虑。一次大战结束时,各国曾在西伯利亚地区作过联合干预,遇到过极大的艰难险阻。显然,这使各国一听到类似的计划便胆寒。而且,即使政府有兴趣,当时的美国国会和英国议会看到任务如此庞大,也绝不可能批准。


在1923年,面对各国如此扶持中国的举动,日本最多只会发出无力的口头抗议。假如这一保护计划成功,“九一八事变”肯定不会发生。远东的历史,甚或世界的历史,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1925年1月,在死前两个月,孙中山再次作出同样的恳求,还是徒劳。


在1926年的时候,国际事务报道很难遇到此种级别的事件,而广东一地的情形,却随时随地都能制造出世界性的头条新闻来。外国人盘踞的沙面时刻受到威胁,美、英、法领事馆发出的“警告通知”直如家常便饭。每当收到警告,岛上的每个外国人都要收拾好一个小包,装着盥洗用品和换洗衣服,随时准备登上泊在沙面码头外的外国军舰逃生。


如果中国人在那个夏天攻入沙面,岛上驻军只会作有限抵抗,以争取时间,让非军事人员集体撤往军舰,然后驶往香港。必要时,要一边沿江而下,一边抵抗。至于美、英、法、意在远东的海军力量会不会逆水开上来,将攻入沙面的中国人轰出去,则是政治与海军事务上的一个机密,至今密不示人。


回顾这段历史,很清楚,广州的领袖人物们那时都在忙于抓权,确实想避免与任何外国势力发生冲突。但他们背后有两股力量,则努力把他们推向这种冲突。一股力量是苏联策划者,他们想在整个远东地区燃起熊熊烈焰,毁灭所有帝国主义国家;另一股力量是香港的罢工工人。他们强大得危险,又无知得可怕,至今仍然激烈反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