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

第二十九章 方舟计划(三)

这是朱云雅的一段自白:

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伯里克安排我去疗养是另有目的。那段时间,我实际上是被软禁在夏威夷,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时候结束疗养返回伊甸岛。而这段时间,他们却把生米煮成了熟饭。

第37号制品已经完成,她降生了。我知道,小家伙初期的发育会以高于常人几十倍的速度成长,几乎是一天一个样。按最初的基因组合设计,半年之后,她就长成一个妙龄少女,这期间,她的心理和生理基本上到了趋向成熟的阶段。成年之后,身心的衰退、老化过程则刚好与常人相反,变得缓慢,因而她的理论寿命是常人的几倍。由于完美的基因组合,她的免疫系统是超常的,地球现存的任何一种病毒都不可能对她构成威胁,她从不生病,总是生机勃勃充满活力……。

这不是我期待的结果,但却是不可改变的现实。一个异乎寻常的小生命来到了我们中间,她在婴幼期纯真、迷人的样子我几乎能想象得到,长大以后会是什么样,我不敢想,那段还没有弄清的遗传密码会出现什么结果,我真是提心吊胆,我只能默默地祈祷上苍。

伊甸岛的一段画面:

这天早晨,伯里克刚一走出卧室,就被这个可爱的小精灵给缠住了。她的精力显得异常充沛,每天只需睡一个半小时,即可满足身体的需要。因此,她成天在岛上乱串,对岛上的一切都充满好奇。

“伯里克先生,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三个人吗?”她说话很象大人,逻辑思维的能力特别强。那双蓝汪汪的大眼睛纯真无邪地望着伯里克,长长的睫毛翻卷着,像两只毛茸茸的花蕊,可爱极了。

伯里克把她抱起来,在那嫩白红润的脸蛋上亲了一下:“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海德教授,宝贝儿。”

“我问过了,他不肯告诉我。”小家伙在伯里克的怀里扭动着身体撒娇,还用力揪他的大鼻子。

伯里克开心地大笑起来:“是吗,看来这个问题我非回答不可啦?”他把小家伙放下来,想了想说:“这个世界上有许多许多人,住在许多许多的高楼大厦里。”

孩子眨着眼睛四处看了半天,说:“他们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是视力方面的障碍吗?”

伯里克连忙否认:“不是视力障碍,他们住的地方很远,等你长大了……。”

没等伯里克把话说完,另一个问题又甩了过来:“那些人都和我们长得一样吗?”

“一样,完全一样。”伯里克用手捏了捏小家伙可爱的小鼻子:“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两只胳膊,两只脚。噢,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人的性别分为两类:男人和女人。”

“我是男人还是女人。”

“女人。”

“那你呢?”

“男人。”

“海德教授呢?”

“当然也是男人。”

“女人没有用,是吗?”

“谁说的?”

“那我们这里除了我,为什么没有别的女人呢?”

一句无意间的问话,倒提醒了伯里克:该让朱云雅回来了。他赶紧说:“啊,快了,我们这里很快会来一个女人。”

“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吗?”

“有一样的地方,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伯里克尽量想回答得模糊一些,哪知小家伙的思维非常严密、敏锐:“哪些地方一样,哪些地方不一样呢?”

这个问题很让伯里克为难,他斟酌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答道:“女人不长胡子,头发长,胸脯比较高,会生小孩子,还有,穿的衣服比男人漂亮。”

小家伙皱起了眉头,一副思考状:“我为什么是女人呢?”

看着小家伙眼睛滴溜溜地转,伯里克却憋出了一身汗,真不知小家伙又要冒出什么怪问题。幸好这时海德教授迎面走来,老远就同他们打招呼:“早晨好!小家伙、伯里克先生。”

“你好!教授。”小家伙显得很有礼貌。

“是早餐的时间咯,快跟着博比去吧。”

“祝你们胃口好。”小家伙调皮地做了一个怪相,跟着机器人博比离去。

海德和伯里克目送小家伙远去后,一同走进餐厅,机器人送上两分早已订好的早餐。海德喝了一口果奶,然后用餐刀往面包片上抹黄油和果酱,每一个动作都很认真,规范有序,这是长期在实验室工作养成的习惯。

伯里克可没这么讲究,他用面包夹了一根香肠,一口咬去一多半,边嚼边对海德说:“教授,我看该让朱云雅教授回来了,这小家伙需要她,有些问题咱们对付不了啦。”

海德的刀子稍微在面包上停顿了一下,顾左右而言他:“上校先生,就餐时说话容易得胃病。”

伯里克知道海德对朱云雅回岛没有心理准备,笑了笑说:“这样吧,我再请示一下贝朗先生,您说呢?”

海德不好再回避,勉强点点头,依旧是那么慢悠悠的:“你看着办吧。”

餐厅的一面墙壁是用透明材料制成的,海底景色一览无余。长长的海藻像一丛丛绿色的火焰,其间游动着各种各样的鱼。突然,一头饥饿的虎头鲨冲了过来,惊得其它鱼儿四下逃窜,动作慢一点的,就成了鲨鱼嘴里的美味佳肴,水中泛起一片血红。望着这残忍的一幕,伯里克注意到有一丝忧郁、恶毒的笑意在海德教授的眼底稍闪即逝。

海德对准抹满黄油、果酱的面包片,上下腭骨轻轻一动,很有风度地咬了一口。

画面切换:

随着蜂鸟飞行器的降落,朱云雅再一次踏上了伊甸岛的土地。

“太让人高兴了,你的气色调养得相当不错,简直是光彩照人!”海德从伊甸岛入口走上前来同朱云雅握手、拥抱。

伯里克不太习惯恭维人,但也尽量使自己表现出有修养,面带着微笑地和朱云雅握手,然后说:“这次回来,你会发现伊甸岛不同从前了,我得向你表示敬意和祝贺。”

“我?”朱云雅不知伯里克在开什么玩笑,但她发现伯里克不像从前那么不苟言笑。

三人沿着通道来到了中心控制室,朱云雅停住脚步,四下打量了一番,说:“我看还是老样子,对吗?”

伯里克看了看海德,耸耸肩膀,一副“你看着办”的表情。海德灵机一动,接过朱云雅的话说:“是的,这些都还是原样,不过,游泳池也许有些变化,走吧,咱们上那儿瞧瞧。”

朱云雅不明白海德指的是什么,但她肯定海德不是在开玩笑,便心里打着鼓朝生活区走去。三人来到游泳池,只见碧蓝的池水激荡着水波,从那头游过一个妙龄少女,身长差不多有1米3、4,她的姿态潇洒而优美,动作有力而舒展。蝶泳的速度快得惊人,转眼功夫游过了约70米,碰到了这面的池壁,接着一个蛟龙回首,箭一般窜出,高频率摆臂,换成自由泳,速度更快。

“这……这小家伙是谁?”朱云雅看傻眼了。

“她就是37号。”海德平静地说。

“这是……37号?!”朱云雅转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海德和伯里克。

空气仿佛凝固了,海德和伯里克屏住呼吸,等待着朱云雅发作。事先两个人估计朱云雅看到37号时,可能有三种反应:一是喜出望外,这样的话那就什么事儿也不会发生;二是愤怒加埋怨,这种情况一般发作过了也就没事了;最可怕的是耿耿于怀,一句话不说,扭头就走,这样可能就合作不下去了。当然,两人觉得最大的可能是第二种,所以眼下只好准备扮演出气筒的角色了。

“咦!您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你?”37号游到三人跟前,站在水池里昂着头喊叫起来。

“小姑娘,你是在问我吗?”朱云雅一下子被那张稚嫩乖巧的小脸蛋儿给逗笑了。

伯里克一见有机可乘,便抢着说:“她是朱云雅教授,她要在这里和你待很长时间,我想你会喜欢她的。”

“很高兴认识您,我是37号,他们都叫我小家伙,您也叫我小家伙好啦,您能和我一起玩吗?”

“噢,我的天使,我当然乐意和你玩。”朱云雅蹲在池边,伸手拍了拍37号圆圆的脸蛋儿。显然,她已已经被这个小精灵给迷住了,心底涌起一股沉积已久的母爱,它是如此炽热、宽容、博大,冲掉了一切怨恨和苦恼,使她不由自主地要全身心面对这个天真无瑕、乖巧可爱的小生灵。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37号也歪着头久久地看着这位突然出现的陌生人。

“好了,小家伙,再游一会儿,我们先让朱云雅教授住下了再玩儿,好吗?”伯里克说。

“好的,待会儿见!”37号说完,一头钻进水里,摆动双腿,在水底潜泳。

“她太可爱了,发育非常好,真是没想到会如此完美。”朱云雅边走边感叹道。

“这应该归功于你,没有理想的基因组合,她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海德说。

朱云雅突然关切地问:“后期组合,你是怎么处理第39段基因组合比例的呢?”

“你知道,我不可能具体分析39段基因的性质,因而没有单独处理这段组合比例,国防部催得太急,我就采用了一种弱化办法,将各段基因成分都乘以0.618的优选系数,就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不过……。”朱云雅本想说自己曾在夏威夷考虑出的一个方案,但一想到37号那可爱的模样,又觉得没有再讨论的必要了,于是转了话题:“她现在的状态似乎还可以。”

“是的,理论上的优越性都逐步正常地表现出来了。”

“她应该有一个漂亮的名字”朱云雅说。

伯里克解释说:“我和海德教授商量过,她的名字你来取最合适。”

“我?”朱云雅有些意想不到,转而笑着说:“如果我没猜错,这是一种补偿,而不是什么尊重,对吗?”

伯里克和海德会意地笑了。

这一夜,朱云雅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她要为37号取名,这不是一件小事。她脑海里不断出现那个小家伙的形象,这可是她花了近半辈子的心血所追求的成果啊!她的降临标志人类遗传工程一个崭新时代的到来!她的诞生意义深远,她的形象更让人心醉,超凡脱俗,完美无瑕,她的名字当然不能随便对付,一定得不同凡响。她搜肠刮肚把自己知道的最美好的词汇全都翻出来,慢慢地在头脑中组合,想了一大堆,却没有一个满意的。她从床上爬起来,穿着睡衣在房间里踱步,她没想到取名字比组合基因还难。

她无奈地坐在床头,痴愣愣地望着那盏乳白色的床头灯。她是个完美主义者,没有满意的名字,就宁可还叫37号。

名字的事情就这么一直搁置在一边,37号渐渐也被大家叫习惯了。

画面切换:

“我看了你制订的训练计划,非常出色,我代表美国政府向你致敬朱教授,我想你会获得一枚紫晶勋章的。”伯里克正在自己的办公室同朱云雅交谈,桌子上摆着朱云雅呈递的那份关于培训37号的计划。

“根据脑电波监测仪的分析结果,37号的脑细胞已全部发育全,马上就可以着手进行理化开发,这是训练37号工作的基础。但是,重要的数据却不知为会么被从资料储存卡上抹掉了。我问过海德,他说大概是操作电脑时偶然失误造成的。我想……,”说到这里,朱云雅稍稍犹豫了一下,看用什么样的词比较合适:“我想这种失误,对一名有经验的科学家说是不应该出现的,不可能出现的。”

“我懂了,你是说这里面有人为的因素,是这个意思吗?”这个问题引起了伯里克的注意。

“但是,我并不是确定地指某一个人,也完全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谈谈自己的一种感觉。”

“好吧,朱教授,这个问题由我来处理。你明天就可以对37号进行……什么开发来着?”

“理化开发。”

“很好,要抓紧,时间对我们来说已经非常宝贵了。”目送朱云雅走出办公室,伯里克陷入了深思之中。

第二天,37号被带进了4号试验室。朱云雅让他服用了30毫克的复合活性脑激素,然后安排她躺在一张平台上,说:“37号,不要紧张,呼吸平稳,全身放松。”

37号觉得一阵睡意袭来,耳边响起节奏舒缓优美古典音乐,她慢慢合上了眼皮,身体飘飘欲飞……。

朱云雅用一个透明的面具轻轻扣住了37号的头部,顶端牵出二三十根导线,与平台旁一架布满各类仪表的仪器和12台大小不等的终端显示器相连。做完这一切,朱云雅按动开关,12台显示器的屏幕都亮了,除第一台的画面中央有一条绿色的线条在波动外,其它显示器的屏幕全是空白。

伯里克跟朱云雅一样,除了两只眼睛,全身都被隔离服包裹得严严实实,他们之间的交谈要通过帽子里的微型通话器进行。

朱云雅指着工作台上的表:“活性激素还要几分钟才能完全起作用,利用这段时间我想简单向你介绍一下叫脑细胞的理化开发。”

“谢谢,我对这个问题非常感兴趣。”

“人的大脑,约有150亿个神经元,但真正使用的不到百分之十五。”

朱云雅用手指了一下那12台终端显示器,“你看,我们现在把大脑分为12个区域,叫做脑细胞群。每一个脑细胞群大约包含了10至15亿个神经元,但是,目前只有这一块在工作。”朱云雅用手指了指那台画面上有一条绿线的显示器。

“而其他11块脑细胞群全处于一种睡眠状态,所谓理化开发是通过物理、化学的手段,把那些百分之八十五的处于沉睡中的脑细胞激活,让它们也参与人的思维活动。”

“也就是说,经过开发的大脑抵得上12个普通的脑袋瓜,是吗?”伯里克听得很认真。

“这不是加法那么简单,同样区域的脑细胞相加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一群绵羊永远也变不成一头狮子。但不同区域的脑细胞每开发百分之一,这个人都会获得超常的能力,由此可见,人体具有多么大的开发潜力。”

伯里克完全被朱云雅的介绍迷住了:“那普通的人也能进行这种开发吗?比如说我。”

朱云雅笑了笑,因为隔着面罩,伯里克看不出来。

“理论上可以,但实际操作至少目前还不行。37号的优势就于天生他就是一个人工制造的,这样,在制造的过程中,可以对他的脑细胞遗传基因进行一种全新的排列组合,为今后的理化开发创造必要的物质条件。”

伯里克眼里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

“时间到了。”朱云雅低声说了一句,立即坐到工作台前,有条不乱的按动大大小小的键钮,并随时注意观察37号身体各个部位的变化。

一些仪表上的指针开如摆动,各色指示灯不断地闪烁,试验室响起轻微的的机器启动的“嗡嗡”声。

隔着面具,可以清楚地看到七八条浅蓝色的光束在37号的头上碰撞、交叉、缠绕,时不时爆出几朵明亮的小火花。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了。

“快看!”这是朱云雅惊喜的声音。

伯里克顺着朱云雅的手,凑近第二台显示器。屏幕上,隐约又见淡淡的、细细的光在不稳定的波动,并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人的脑细胞是分层排列的,就像原子核外面的电子层一样。最外层的相对要活泼一些,比较容易激发,越靠近里层,惰性越大,开发难度也相应大得多。”

朱云雅正说着,第三、第四台显示器上也出现了波动的光束。

朱云雅迈动着轻盈的脚步,不停地巡视美一台显示器的画面偶尔整一下个别的仪表。陆陆续续,其余几台显示器的荧光屏上也都或明或暗地闪动起来了绿色的光带。

150亿人神经元!人可真是一种神奇的动物,这是比什么都宝贵的财富!看着发生在眼前的奇迹,伯里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会是做梦吧?”他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画面切换:

“遗传基因在实验室被自然污染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朱云雅的这句话几天来一直在伯里克脑子里转个不停。事情是由那份“关天37号脑细胞理化开发的报告”引起的。

报告称:在37号的所有12个脑细胞区VSP的曲线峰值都趋于偏高。

在VSP曲线峰值结论一栏里,这样定义道:“VSP曲线峰值病态偏高,将导致整个性格组合模块的失衡,使制品的某些行为具有危险的、极端的扩张性和攻击性。”

看完报告,伯里克顺便问了一下引起VSP曲线峰值偏高的原因。

朱云雅以不庸置疑的口吻回答说,是遗传基因受到了污染,补充了一句:“遗传基因在试验室里被自然污染的可能性风乎等于零。”

前段时间朱云雅去夏威夷疗养,一直是海德教授在主持整个研究工作,如果不是自然污染,就是有人从中做了的脚。朱云雅讲的有关重要数据失踪的事,伯里克只觉得脊梁骨直冒冷汗,不会吧?他努力想排除这种看起来荒唐透顶的念头。

画面切换:

站在鲨鱼池旁边的37号,穿着了一身淡黄色的比基尼,女性柔美的曲线和细润的肌肤生动地呈现在眼前,无缺陷的美感,充盈的性感让人两眼抽筋。伯里克站在一旁,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竭力保持着教官端庄与威严。

按照分工,他负责37号的搏击、生存和所有特战技能的训练。

优选优配的遗传基因,使37号天生具有超常的体能和力量,掌握训练内容的速度也异常迅速。一个多月下来,37号已经熟练地掌握了东、西方主要的拳法,而且出手迅猛凶狠,力量强劲。伯里克所要做的主要就是向她讲解人体结构,告诉她哪些是最有效的击打部位。另外,伯里克还教会了37号如何正确使用包括冷兵器在内的各种兵器和现代化的交通工具。

今天的训练科目是:人鲨搏斗。

伯里克拍拍37号的肩膀:“为了你的安全,必须穿上防护衣。”

“不需要,我不相信鲨鱼的牙齿能咬穿我的身体。”

如果是特种突击队中的任何一个人敢这样和他说话,包括曼森,他都会狠狠地给对方一拳。但是这是37号,他相信,这是一个能够创造奇迹的人。

专门喂养鲨鱼的铁笼打开了,两条5米长六七百公斤的雄性虎鲨猛地窜进了水池,它们已经整整72小时没有进食,饥饿像一条鞭子,驱赶着它们的碧波中翻滚腾跃,凶狠的小眼睛透出贪婪,两排尖利无比的钢牙闪动着白森森的光。

伯里克把几块充作饵食的金枪鱼肉扔进池子里,两条黑鲨立即凶猛地扑了过来,撕咬在一起。片刻功夫,几块鱼肉被撕烂,吞食,水面上冒起一股股的血花,鲜艳的血水和腥味极大地刺激了鲨鱼的胃口,它们在水中东冲西撞,搅得满池海水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恨不得能把池壁也撞个洞。

37号微笑着向伯里克招招手,一头扎进鲨鱼池。伯里克双臂抱在胸前,冷漠地看着37号的身体在空中划了个半弧后,优美地没入碧蓝的水中。

发现了猎物,两头虎鲨兴奋异常,它们“呼”地钻出水面,尾巴一摆,旋即扑向37号。

37号的动作快如闪电,见鲨鱼迎面冲来。一个变向,游到池边,然后潜入水里,沿着池壁飞快地滑行,两只鲨鱼的动作稍微慢了点,粗壮的上腭撞在池壁上,发出“咚咚”的声音。37号迅速折身,趁机从鲨鱼的肚皮底下钻了过去。

扑空的鲨鱼被激怒了,它们狂暴地甩动着尾鳍,海水翻涌,漩涡环生,紧接着,脑袋朝上一拱,张开大嘴,箭一般朝37号再次扑过来。

眼看一头鲨鱼的嘴就要触到自己的胸脯,37号一个后仰,同时绷直身体,紧急下潜,一团巨大的黑影扑面而来,鲨鱼与她贴腹而过。说过迟,那时快,37号竖掌为剑,猛地插入鲨鱼柔软的腹腔,借着鲨鱼的冲劲,用力一切,鲨鱼的肚子被划开一条3尺多长的大口子。顿时,鲜血染红了池水,肠肠肚肚飘满水面,热烘烘的腥臭味让伯里克感到一阵恶心。

做完这些动作,37号双脚触到了池底,略屈膝猛然一蹬,竖直的身体带着水花,一下子窜出水面两三米。落下时,正好骑跨在另一头鲨鱼光溜溜的脊背上。鲨鱼使劲扭动着身体,想把37号从背上甩下来。37号紧紧夹住那滑溜的背脊,像贴在鲨鱼背上的一块橡皮膏药,并拢食指和中指,猛地刺进了鲨鱼的眼睛。

剧烈的疼痛使鲨鱼突然暴发出一股蛮力,将37号甩落水中,凭着灵敏的嗅觉,鲨鱼准确无误地张嘴咬住37号的下肢。

伯里克的心一阵收缩,“完了!”他冒出一句绝望的叫声。

就在被鲨鱼咬住的一刹那间,37号用两只手死死的扳住鲨鱼强有力的上腭和短小的下腭,鲨鱼的口腔里像被撑了一根棍咬合不拢。37号慢慢从两排利齿间挪出自己的下肢,鲨鱼在池子里疯狂的转圈……。

伯里克急忙拔出激光手枪想助37号一臂之力。

只听“啊——!”的一声狂叫,37号扳着鲨鱼上下腭的手猛用力,这条几百公斤重的鲨鱼竟被生生撕成了两片!

水池里恢复了平静,殷红的水面浮现着那两条鲨鱼灰白的尸体。37号爬出鲨鱼池,伯里克递给他一条浴巾,并发出由衷的赞叹:“你今天的成绩是优秀,37号。”

“不,我要把这些可恶的东西全部杀掉!”37号的眼光变得有些神经质,浑身颤抖,手中的浴巾一眨眼变成了碎片。

伯里克明白了,这就是朱云雅报告里提到了VSP曲线峰偏高的表现。报告里是怎么说的?“……使某些行为具有危险的攻击性。”太正确了,博比就是这种危险性格的牺牲品。

望着污秽的鲨鱼池,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伯里克的心头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