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四章 万里寒空狼烟烈 第三十四节 阻击 (四)

朱凯明 收藏 0 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URL] “这次战斗的目的是让天牛洞的义勇军充当主角,我们充当配角。”上午在侦察完地形后,飞鹰队在裂谷入口的地方坐下来休息,熊再峰首先给这次战斗定下来了基调。 “这两天我们的动作有些过头了,日军肯定会有所怀疑,甚至会动用大部队赶过来围剿,这对我们来说会非常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这次战斗的目的是让天牛洞的义勇军充当主角,我们充当配角。”上午在侦察完地形后,飞鹰队在裂谷入口的地方坐下来休息,熊再峰首先给这次战斗定下来了基调。

“这两天我们的动作有些过头了,日军肯定会有所怀疑,甚至会动用大部队赶过来围剿,这对我们来说会非常不利。而我们的存在是一个秘密,不能被鬼子扑捉到任何影子。借此机会让日本人的注意力关注到义勇军身上,我们趁隙直奔建昌。所以这次针对驰援而来的鬼子中队,我看就舍头打尾,比较适合杜鹃他们的实际战斗力。”

飞鹰队员们看着熊再峰,没人说话,他们已经习惯了老大的指挥方式和智慧。

“这里的山地不适合鬼子的机械车辆行驶,而他们携带的重武器必然是使用驮马来运输。这样的话,鬼子的驮马队必然要走到队列的后面。我们就让过步兵,专打他的驮马队。这一来打他的辎重后勤,断他的弹药粮糈,二来还可以顺路搂草打兔子,抢夺鬼子的弹药,弥补一下义勇军的弹药不足问题。”

“裂谷的地势在外观上很唬人,任何队伍走到这里都会担心被人伏击。可是我仔细看过了,两侧的山壁太直了,上面不易埋伏人,而我们手中的家伙事儿太少,也不易在地面上做文章。既然如此,我们就利用鬼子的防范警惕心理,干脆让出这条裂谷,让鬼子白白担惊受怕,等到鬼子认识到这条裂谷是一条安全通道后,必然会欣喜的长驱直入,可是出口处暴涨的河水又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这样他们必然会停顿下来想办法。我们就打他个措手不及。在他们意想不到的地点,打他们意想不到的部位,然后只需封锁住入口,我们就可以从容撤退,完成这次义勇军的亮相目的。”熊再峰说完,看着众队员。

“有什么补充的?”

“鬼子的后卫如果兵力过多怎么办?”

“那也得打,突然袭击,打一阵看情况,顶不住就撤,我们掩护,就是让鬼子知道是义勇军干的。”

“在哪里打伏击?就是这里吗?”

“对,这里的山路两侧都是丘陵坡地,不过在鬼斧神工的裂谷面前,人会忽略这些的小坡地的,人在惯性思维下,注意力都会被眼前的天险所吸引。”

“行,老大,就听你的,咱今天就当一回教官了,教一教那些义勇军怎么打伏击,怎么撤退,怎么在运动撤退中杀敌。”

“我算了一下时间,我们的时间很充足,完全可以构筑结实隐蔽的伏击阵地。一会儿,那些义勇军来了后,立即动手。”

战争中有时很凸显因果关系。当三浦信斋在坡地上拿着望远镜忐忑不宁的搜索着裂谷中的不安全因素时,实际上他已经陷入了惯性思维的定式里。

关注力一旦被锁定在幽深可怖的裂谷上,那么他的兵学素养都会在短时间里迅速的以此为重心开始了不停地固化思考。

事实上,当三浦信斋的战术目光点一落在裂谷上时,这一场伏击战的结局就已经判定成局了。

等到杜鹃和曹柱国率领七八十号义勇军来到预设的阵地前,熊再峰只三言两语就解释清了这次伏击作战的特点。而后一声令下,义勇军在飞鹰队的指点下作业开来。当年飞鹰队的筑城土木课目可不是吹的,在那帮打过仗的老兵的指点下,立、跪、卧式散兵坑、班阵地、排连阵地的构筑那可是一锹一锹的挖出来的,基本功堪称过硬。如今指导义勇军战士如烹小鲜。

曹柱国带来了鬼子留下的两挺重机枪,六挺班用机枪。根据伏击阵地的位置、射击界面、角度和延长距离,飞鹰队迅速设计完成了火网编成。

九寨十八洞的义勇军俱都是玩儿枪的老手,很多人枪感极好。略微讲解调教一番,日式的轻重机枪手就现场批发毕业了一批。

自古兵无强弱,将有巧拙。八个从小浸淫兵学知识的年轻爷们在阵地上无论是讲解还是动作示范,七八十号人都鸦雀无声的听着、看着。刚刚过去的一夜,留给他们的印象深刻得这辈子都忘不了。眼前这八个人如同神一样的存在,令义勇军战士们心里异常踏实,没有人怀疑接下来的战斗结果。

一支队伍的自信力首先来源于首领集团的能力和战绩。此时,飞鹰队的杀敌技能和兵学素养在这些个农民出身的战士心中已然是神一样的高度。

纪律是在信服的基础上衍生的一种道德意识行为。在战前短暂的相溶相处中,这支队伍的灵魂就已经紧紧地依附在了飞鹰队的身上。

当三浦信斋得意洋洋的走进裂谷里时,负责瞭望侦察和指挥的熊再峰又稳稳地静候了十分钟。等到传令兵传回了三浦信斋已经到达出口的信息,那个留守的副手暗自长嘘一口气之时,才猛地大喝一声:“打。”

一声暴喝如雷鸣电击,瞬间将鬼子震在当场。

就见山路左侧的丘陵山地上一排灌木唰的一声歪倒向坡下滚去,露出了下面披着草皮的散兵坑。每个散兵坑里都冒出来一个带着青草绿叶伪装帽的脑袋,经过伪装的枪械那黑洞洞的枪口几乎同时喷出了火舌。

电光石火的突然伏击,驮运队里立刻喷射出蓬蓬的血柱,好无防备的鬼子第一时间内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第一排枪打得比较仓促,有的鬼子身中数枪。第二排枪打得比较平均、到位,刚刚有反应意识的鬼子被近距离密集的弹雨打得脑浆迸裂,肢体碎块、碎肉横飞。等到第三排枪时,一个多小队的鬼子已经所剩无几了。

前后不到10秒的时间,结局已定。

不只是鬼子震惊灭亡的速度,就是义勇军也震惊战斗结束的速度。以往和鬼子打仗时,哪有这么痛快、这么一边倒的打击力度。很多人的步枪刚刚打出去两发子弹,再想开第三枪时,发觉没有目标了,除了驮载弹药的军马,站着的鬼子已经看不到了。

一场大胆的伏击战因为诸多客观有利因素包括运气粘身而一蹴而就。

靠近裂谷入口的熊再峰在暴喝的同时,一掀枪身上的伪装草,伯格曼的点射就脱膛而出,眼前鬼子的副手和几个曹长的身上顿时被撕裂开几个血洞。伯格曼的近距离射击,杀伤力可不是一般般。

随后熊再峰抬手就打眼皮子底下的重机枪手。两挺九二式没能打出一发子弹,主人就被来自身侧的子弹钉在了坡地上。迅速更换了一个弹夹,熊再峰的目光一扫,战斗已近尾声。

与熊再峰斜对角的靳天,在枪响后,四枪撂倒了四名裂谷入口处成散兵线警戒的哨兵,回转身想找一找下一个目标,他发现山路上已经没有站着的鬼子了。

没法不快,近九十个人对付六七十个鬼子,打得还是突然伏击,而且还是近距离的射击,这对于玩枪的老手来说,就是抬手射击的简单事儿,连瞄准都省了。就连想多玩儿一会的胡硕和那人兄弟俩,各搂着一挺九二重机枪,本想开开荤,好好过过瘾,结果,鬼子剩下的人数实在是有限。不过胡硕还是打出了两个经典点杀。

战争有时拼的是勇气和胆量,有时赌的却是运气。

熊再峰他们没想到鬼子的那个叫三浦信斋的中队长一时得意,放过去三个小队,就剩下六七十人的驮运后卫队。而鬼子更没想到对手居然敢在三十多米远的近距离埋伏,更没有想到飞鹰队高超的土木工事构筑技术和顶级的伪装技能。鬼子的斥候尖兵曾经就在丘陵山坡上走过,就是没有发现脚下的秘密。

要说运气,胡硕这回运气罩身,好的不得了。

战前休息时飞鹰队哥几个还探讨了一会儿鬼子电报上提及的那八个客人是干什么的,最后不了了之。等到鬼子的大队人马开进了裂谷,慢慢跟上来的驮运队停在了眼前。胡硕眯着眼睛看见了那几个身穿雨衣的怪人。有几个还往他这里看了两眼,吓得胡硕赶紧闭上了眼睛,怕自己的眼睛暴露出兴奋的杀气被对方发觉。等到熊再峰一声暴喝开打,他一把掀掉了机枪身上的伪装衣和灌木,双手搂火就造。枪口下站着的就是那四个身穿雨衣的怪人。

当鬼子听到一声惊雷暴喝,随后看到身边不远的灌木齐齐倒下,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时,全都在瞬间进入了惊呆状态。可是四个怪人却已经从震惊进入到动作反应期了。

四个人的身形刚要展开,手里的武器刚要扬起,九二式重机枪那7.7毫米的半凸缘弹呼啸着钻入了他们的雨衣里,轻易的撕裂了他们的肢体。没有人能在重机枪的扫射下去和子弹比拼速度的。

他们到死也没看清楚能令他们不能发出生命最后一击的人是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