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成章与孙文的恩怨

陶成章是素重笃行之人,他少年时即以排满反清为已任,曾两次赴京刺杀慈禧太后未果,后只身东渡日本学习陆军。翌年回国后,积极参与**活动。他经常以麻绳束腰,脚穿芒鞋,奔走于浙、闽、皖各地,联络反清志士,每日步行一百一十里,不辞劳苦。

1904年10月,他与蔡元培、龚宝铨等人,一道在上海创立矢志“光复汉族,还我山河,以身许国,功成身退”的光复会,推蔡元培任会长,他被众人举为副会长,并担负联络苏、浙、闽、皖、赣5省会党之重任。

1907年1月4日,他在东京加入同盟会,兼同盟会机关报《民报》编辑(主编章炳麟)。当年6月,因《民报》经费问题,他与孙文发生误会,认为对方滥用捐款,一气之下,他把挂在《民报》社墙上的孙文的照片拿了下来,寄给同盟会香港分会,并说“出卖《民报》之孙文,应即撕去”

同年6月17日,因为购买枪械问题,他与孙文发生了更大的分歧。当时,孙中山准备再次在广东起事,准备从日本订购2000支村田式快抢,这种枪在当时的日本已是一种比较落后的武器。这件事被他和章炳麟知道之后,坚决反对。他们认为:“这种枪式子在日本老早不用了,用到中国去不是使同志白白丢了性命吗?可见孙某实在不是个道理,我们必须破坏他”他们主张“宁可少购,购必精良”。但是孙文认为经费有限,购这种“价廉”的枪式比购好枪划算,因为械多则能够尽可能的张大自己一方的声势。

这本来也算正常的策略分歧,但是陶成章他们认为,孙文过于武断,不愿接受别人的意见,于是发动“倒孙”风潮,准备罢免孙文的总理职务,另举黄兴代之。这次风潮因黄兴反对渐渐平息。翌年,陶成章到南洋华侨(孙文募款的主要来源之一)中筹款,这一举动令孙文十分反感。他写信劝阻陶成章无效后,遂指控陶成章是保皇党、清廷侦探,使得陶成章此行完全失败,所得款项不到三千元,缺少了款项,策划中的国内起义也就无法发动。

这一件事情彻底激怒了陶成章及原属光复会的同志,1909年9月,陶成章等发布《七省同盟会员意见书》传单开门见山即指责孙文:

“窃念我同盟会初成立之际,彼固无一分功庸,而我同志贸贸焉直推举之以为总理,不过听其大言,一则以为两广洪门尽属其支配,一则以为南洋各埠多有彼之机关,华侨推崇,巨款可集,天大梦想,如此而已。……。” 接着又列举孙中山所谓“残贼同志”、“蒙蔽同志”、“败坏全体名誉”等三大“罪状”,共十四件事实。文末提出应开除孙中山的总理之名,发布罪状,遍告海内外。这一件事情在海外革命党人中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孙文在同盟会的地位也岌岌可危。当年10月、11月,孙文连续致函同盟会的其他元老吴稚晖等人,极力剖析,以证自己清白。

公平地说,陶成章等人对孙文的许多指控,虽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但因为掺杂了过多的意气之争,不免过分夸张,与事实完全不符。即如孙文自辩称:“所攻者,以我‘得名’、以我‘攫利’为言。而不知我之经营革命在甲午以前,此时固无留学生为我吹嘘也。而乙未广州之事失败,则中国举国之人,无不以我为大逆不道,为乱臣贼子,为匪徒海盗。当时如有陶成章,想亦不欲得此等之名辞也今日风气渐开,留学之士以革命为大光荣之事业,而陶辈始妒人之得名。”

“以我为‘攫利’,而不知我于未革命以前,在社会上所处之经济界中固优胜之地位也。若不革命,则我之地位必不失,而世人所欲图之快乐我无不得之,革命‘攫利’云胡哉?”

并称:“两年前家兄在檀已报穷破产,其原因皆以资助革命运动之用。……今迁居香港,寄人篱下,以耕种为活。而近因租价未完,又将为地主所逐。乃陶更诬以在九龙建洋楼,夫家兄本为地主实业家者,非我从事**以耗折之,则建洋楼亦寻常事,陶等何得多言?”


是故,风潮发生之后,站于中立地位的吴稚晖等人,极力为孙文辩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4楼天吴

花公要不是向炮公递了陶成章这张投名状怎么会这么快入了炮公的法眼呢

在清末,一边倒的西化是很多知识分子和革命者的心态。大部分人急功近利,好大喜功,妄想一朝半夕能够建立一个工业、军事强国。所以有很多人认为西的就一定是好的。


事实证明,革命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只能借鉴。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策略制胜,这符合军事和政治的谋略。


陶在短时间内之所以获得支持是因为很多受西洋文化影响的知识分子在力挺。但是事实证明,孙文是正确的。革命队伍重要的是团结,意见不和,可以内部商量,民主决策。不能动不动就拉帮结派,动不动就搞“倒XX”的风潮,这是革命大忌。

南方乱党自己窝里也都最后自相残杀;北洋之间无大碍绝不互相残杀。

 以下是引用zyzno1 在第5楼的发言:
LS的,陶成章领导的光复会有底定东南之功,他在辛亥革命的贡献岂是炮公所能比的。辛亥百年到了,是到还原历史真相,要给陶成章这位辛亥元勋以相应历史地位的时候了。

你要把炮爷示众三日吗?

革命到底是什么,在政客的眼里,便是一个利益集团的存在阻碍到了其他利益集团的利益,于是大家联合起来,将它打倒然后瓜分了原本属于他(自然,在更早时期,他的利益也是从别人那里强过来的,好听点叫做皇帝轮流做明天到我家,难听点就是乘着前面一个利益者病时要他命)的利益。

清政府的高压与卖国统治即损害了潜力最为巨大的人民大众的利益;宗贵权臣中逐渐兴起的排汉风也将力量仅次于人民大众的汉臣、文人、乡绅、立宪阶级推向了革命者一方。所以满清就被推翻了,革命党只能算得上是压垮了满清的最后一根关键稻草罢了…君未见缘何南北议和之后便是革命势力最强的南方诸省,也大半陷落入了立宪派、汉臣集团的手中…那时的革命党,其实真没多少实力。只能说是满清太孱弱并且压迫和奴役过狠



本文内容于 2011/9/5 23:37:29 被源彘皮爱破坏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