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工军团的血色浪漫(转大众网滴)

痴童 收藏 0 810
导读:为华工服务的蒋廷黻 [img]http://img5.itiexue.net/1362/13626533.jpg[/img] 1918年2月在法国一处营地华工准备过中国春节 [img]http://img6.itiexue.net/1362/13626534.jpg[/img] 华工展示身份证 [img]http://img7.itiexue.net/1362/13626535.jpg[/img] 据不完全统计,在为期4年的第一次世

为华工服务的蒋廷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18年2月在法国一处营地华工准备过中国春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华工展示身份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据不完全统计,在为期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由至少14.5万名中国人组建的“ 华工军团”,远涉重洋,赶赴欧洲战场加入协约国一方,参与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惨烈战争… …


但在这世界大战的血肉钢铁中,不经意间却突然被插上了一支东方西方的并蒂莲花——


—大概有3000名法国女性,突破当时白种人不与有色人种通婚的劣习,与华工结婚,并使这些中国人得以合法定居。


□从1916年到1918年,一支至少由14.5万名来自山东、河北、浙江等省份的中国人组成的非武装后勤组织——华工军团,以民事合约的方式,被派往法国分别配属到法军、英国和美国远征军中。


1917年2月24日,运送中国劳工的法国“亚瑟”号轮船,在地中海被德国潜艇鱼雷击中,543名华工不幸葬身海底;


半年之后的9月5日凌晨,德国战机轰炸法国港口敦刻尔克,21名华工重伤,15名华工尸骨无存;


第二年5月12日,原籍山东寿光县的华工姜延池战死在法国战场,编号56737;


17天后,在法国清理战场的12名华工触雷身亡,姓名编号不详……


据统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有近两万名华工被战火吞噬。


他们用汗水、鲜血和生命,使中国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


他们用爱国热诚和政治智慧,使得北洋政府屈从日本的妥协方案曝光;


他们和国内民众遥相呼应,迫使中国代表团拒绝签署巴黎和约;


他们和北京、上海的青年们,同样是“五四”运动的先驱者。


□中国华工即使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中也能够自立、勤俭,普遍具有照顾家庭的责任感,受到不少法国女子的青睐。


但在华工与法国女子交往的问题上,法国男子表现得十分敏感。


1917年5月,一份来自勒阿弗尔的治安报告指出:当地部分法国人,开始对华工极不友好,甚至聚众抗议当地华工。他们抱怨说:“如果法军继续伤亡的话,法国就没有男人了。因此,我们继续打仗还有什么意义?最终结果只会使中国人、阿拉伯人和西班牙人,娶走我们的妻子和女儿,并且迟早瓜分我们在前线为之献身的法国领土。”


战争状况确实令人堪忧。


一战期间,作为主要参战国之一的法国,男性伤亡数目令人震惊:每3个年龄在 13~30岁之间的法国男子中,便有1人死于战火;15~49岁之间的法国男子死亡率也高达13.3%。对于当时只有4000万人口的法国来说,这样的损失极为可怕。


实际上不单是法国,整个欧洲都存在这个问题,因为伤亡惨重,男女的性别就严重地失调。法国社会对这个问题非常关注,包括欧洲一些国家。他们有很多想法提出来,比如说辅助伤兵结婚,成立伤兵结婚协会,帮助这些伤兵去成家。


协约国联军总司令、法国元帅福熙,也非常地关注这个事,甚至当时欧洲社会还提出了一个说法,鼓励一夫多妻来解决人口的问题,再就是解决性别比例的问题。


残酷的战争导致男性劳动力严重短缺,像司机、建筑工、枪械修理师这些男性的职业,逐渐由女性代替,尤其在华工相对集中的机械厂、坦克厂这样的军工企业里,女工人数更多。她们随时都能与华工接触。


另一方面,华工应募时都接受过严格筛选,年龄多数在 18到40岁之间,不但身强力壮,而且吃苦耐劳。法国军械部和国防部都不断征召华工,因为他们相信华工的劳动效率最高。


不论在后方的港口、车站、仓库,还是战地,只要看到起重机,几乎都是由华人操作;法国海军声明只需要中国工人。


就连协约国联军总司令、法国元帅福熙,也盛赞华工“既是第一流的工人,又是出色士兵的材料”。


中国华工会把每月工资中的大部分按时寄回家,也不会把余下的生活费统统送进酒吧和咖啡馆。中国人这种坚毅、质朴和自制的东方生活方式,颇受法国女子青睐。


□1918年7月的一天,一位法国姑娘跑进华工服务中心,急切地恳请工作人员为她保媒。耐人寻味的是,类似的浪漫故事,竟然不是个别现象。


1918年7月,中国青年蒋廷黻,在巴黎的***青年会华工服务中心担任干事。有一天,一位年轻的法国姑娘,匆匆跑进华工服务中心,向他详细陈述了一个杨先生,在她眼里看来所具有的诸多优点,急切地恳求蒋廷黻按照中国习惯为她作媒,无论如何都要促成她与那位杨先生的婚姻。


蒋廷黻当时就提醒她,说中法两国的生活习惯不一样,结婚后肯定有许多不方便,所以请她一定要慎重。这个法国女人坚定地说:“这个我早就想好了,甚至打算结婚以后,要回到中国去定居,而且她还说,如果我失去这次机会,很可能我就没有结婚的机会。如果说能有幸嫁个人,也有可能嫁给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他挣一点钱就会喝酒,醉了回家就要打我骂我,我跟这个杨接触一年多,从来没发现他喝酒,我相信我们结婚后,他会对我很好。”


越来越多的法国女子希望嫁给中国工人。这一现象,一度成为中法两国政府高度关注的焦点。


1918年 11月10日,法国内务总长鲍慕司发布通告说:“华工多数是家境贫寒的苦力……我们大法国的妇女,为什么不嫁给那些凯旋的法国士兵,而偏偏打算与黄皮肤的苦力联姻呢?岂不有失我们强国的风范,希望广大法国女子迅速觉醒。”


作为回应,北洋政府责成素有“民国第一外交家”美誉的顾维钧,发表声明:中国政府可代负相关责任。


1918年11月11日,德国投降,4 年零3个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欧洲、整个世界终于得到喘息。


然而,英法两国发现,除了挖掘尸体、掩埋战壕、排爆地雷,华工军团已经不再具有任何利用价值,就开始以“妨碍地方治安”为借口,计划陆续将他们遣返回国。


那些正在与华工热恋的法国女子,热切希望华工在法国长期定居,并跟她们结婚;而被遣返的某些华工,则千方百计打算把法国女友带回中国。


□由于法国政府的干涉与各种条件的制约,华工与法国女子终成眷属的少而又少。据战后统计,大约有3000名华工因收到新的雇佣合同,或者与法国妇女结婚,最终定居在了法国,成为中法关系史上第一批移居法国的中国人。


其中,华工张长松与法国姑娘路易丝的跨国婚恋,最富传奇色彩。


1917 年,江苏清江浦,20岁的张长松看见了大街上张贴的诱人广告,上面写道:“带着至少5年的合同去法国吧,您的年收入将达到2000法郎,您回来时毫无疑问将成为富翁。”


经不住诱惑的张长松,踏上了开往法国的轮船。


张长松先在巴黎的河运港口做了8个月的码头工人,然后在战场上搬运了几个月尸体。1920年,他被派到一个军工厂做锻工。在那里,他邂逅了未来的法国妻子路易丝。


刚到不久,一位华工因为被法方会计少算了薪水,请求已经操着一口流利法语、充当联络人的张长松帮助解决。张长松二话没说便直奔会计室。法国会计两条腿撑在办公桌上听完陈述,慢条斯理地敷衍道:只能到月底再修正薪水簿了。


张长松坚决要求立即修正。争执到无法解决,他竟然一把抓住会计,连拖带拽地拉着找总经理讨个说法。这个勇敢甚至有些莽撞的中国人引起了在场法国人的注意,也捕获了一位年轻女清洁工的芳心。她,就是路易丝。


张长松与路易丝的邂逅耐人寻味,两人的婚事则更加一波三折。


他们不得已当了3次新郎新娘,婚礼马拉松长达5年,之后,他们的夫妻关系才得到法律条款和宗教教义的承认。


事情的起因是,按照法国1801年修订的法律规定:本国女子如果嫁与外国人,将会自动丧失法国国籍。


所以,他们只能以中国人的名义在 1921年成婚,结婚证书由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颁发。4年后,两人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那刻薄呆板的法国法律,也终于修改了本国女子与外籍男子的婚姻条款,于是张长松与路易丝恢复法国国籍,在市政厅举行了第二次结婚仪式。


但是,执着的露易丝一定要实现她的教堂婚礼梦想,虽然张长松信仰的是本土宗教,但是为了满足妻子的愿望,1926年,他加入了天主教会,一切难题都得到顺理成章地解决,他们在教堂举行了第三次婚礼。


其间,张长松在 1922 年底,终于结束了他与法国军方签订的5年合同,可以自由选择新的雇主了,他决定到拉马士的煤矿应聘矿工。


在日常生活中非常注重细节的张长松,出门办事总是收拾得十分体面。去煤矿应聘那天,他刻意打扮了一番:穿着一身白色西服套装,手拄文明棍,头戴礼帽,直奔煤矿经理室而去。


张长松的到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纷纷猜测此人如果不是某国的富商,便是哪国的公干人员,谁也想象不到:这是一位前来应聘矿工的中国人。


张长松十分顺利地被聘用,担任坑道支架工——矿工们的性命完全取决于他工作的准确性。难能可贵的是,他从事坑道支架32年,没有出过一次事故。


张长松与路易丝一共生育了13个子女,目前 10个在世的儿女中,有两个还住在法国的拉马士,其他人则分别居住在巴黎、北美、加拿大,他们同其他华工后裔一样,都几乎不会讲汉语,只能简单地说几个汉字。


□二战期间,张长松和他的二儿子罗热一起,在 1944年参加了阿尔萨斯抗德游击队。像张长松一样,许多定居法国的一战华工,参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反法西斯一方。


1936年10月1 日,二战前哨战——西班牙内战爆发。


由来自中国、美国甚至包括德国在内的54个国家的左翼人士,大约 4.5万名志愿者组成了国际纵队,支援西班牙联合政府。其中包括中国共产党旅德支部负责人谢惟进率领的100多位欧美华人、以及一战华工组成的中国支队。他们在中线、东线作战,几乎参加了全部重大战役。


1939年5月,正义和邪恶再次交锋,纳粹德国入侵法国兰斯区。当年9月,一战华工朱桂生加入法国骑兵部队。


朱桂生,1896年12月生,江苏丹阳人,华工军团编号27746。一战结束后,他成为码头吊车司机。1921年,与当地法国姑娘巴蒂斯特结婚,育有一子二女。


生前,每逢朱桂生生日,所在城市的市长都会亲自到他家祝贺,当地报纸作专题报道。


2002年3月5日,朱桂生与世长辞,享年106岁,他是最后一位辞世的一战华工。


这些定居法国的华工军团成员,为“公理战胜强权”,参加了两次世界大战,并长眠在曾经战斗过的法兰西土地上。


他们的后裔已经彻底融入了法国社会。无论他们的相貌,还是语言,行为生活和思考方式,都与祖辈们有了极大的差别,只是先人的历史,仍然记忆在他们的脑海里,只不过有的清晰,有的模糊,但,都没有忘却


本文内容于 2011/9/1 23:46:56 被痴童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