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长松的故事(转)

痴童 收藏 0 711
导读: 在华工们纷纷准备回国时,张长松与法国女郎路易斯相恋,留了下来。他们第一次在法国教堂结婚,第二次在中国驻法大使馆结婚,第三次在法国当地市政府结婚,两人与同一个人结了三次婚,堪称婚姻史上的一个美丽的传奇。 张长松(TCHANG),1897年5月8日生,江苏蒲江人,三岁丧父,母亲改嫁后,与继父一起生活,家庭生活贫困。 张长松20岁那年,得知英法盟军在中国招募华工,以补充后勤人员之不足,街坊邻居到处传说,街上又有招洋工的告示。由于工资比国内优厚很多,又可以到外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华工们纷纷准备回国时,张长松与法国女郎路易斯相恋,留了下来。他们第一次在法国教堂结婚,第二次在中国驻法大使馆结婚,第三次在法国当地市政府结婚,两人与同一个人结了三次婚,堪称婚姻史上的一个美丽的传奇。




张长松(TCHANG),1897年5月8日生,江苏蒲江人,三岁丧父,母亲改嫁后,与继父一起生活,家庭生活贫困。


张长松20岁那年,得知英法盟军在中国招募华工,以补充后勤人员之不足,街坊邻居到处传说,街上又有招洋工的告示。由于工资比国内优厚很多,又可以到外国开开眼界。张长松得此消息,前往应聘。通过体捡,立下文书,按下手印,订了三年的劳工合同。1917年6月19日,张长松和其它华工一起,从上海码头上船,离开家乡,前往遥远的欧洲。


在海上飘泊了52天,8月11日从法国马赛港上岸。稍作休整,被分配到离巴黎25公里伊夫林省当搬运工人。这里水陆交通方便,是战时的物资转运站和集散地。张长松在此地,一直干到一战结束。


1918年11月11日,德国宣布投降,为时四年的世界大战终于结束。搬运站管理人员宣布停止工作,休假三天庆祝胜利。一时间大街小巷挂满了法国国旗,法国人,英国人和当地居民走上街头载歌载舞,彼此互相拥抱,一下子成了欢乐的海洋,张长松亲眼见证了这个难忘的日子。


在离家的漫长两年多时间里,华工们饱受炮火的创伤,思乡厌战之情,日夜加深,现在终于等到了这个日子,大家精神振奋,精神愉快,很多人准备回国,和久违的家人团聚。但是战争虽然已经结束,工作的合同尚末到期,张长松又被分配去清理战场,填平坑壕,拆卸枪炮的弹筒,排除未爆炸的炮弹,将弹筒内的火药倒出来,集中一起,运到山间扔掉;还有挖掘战争期间未来得及寻回的尸体等工作。一在做到1920年,这些工作全部完毕。张长松再次被分配到法国中部涅夫勒(Nièvre)省,福尔香堡市(Fourchambault)的兵工厂工作。


张长松到达法国之后,即开始学法文与法国人交流,工作认真,为人热情,富有正义感。他与工作的同事们也友好相处,大家都愿意和他交往。休息日大家出去一起玩,喝一杯咖咖啡,其乐融融。


眼看合同就要到期,华工们纷纷准备行李回国,不远处的“机器城”(La Machine)煤矿工作的华工,也在准备行囊,大多数人选择回去,张长松也经过了艰难的选择。从张长松1918年保留至今的家书中得知:“家乡遭受洪灾,母亲只能做小工度日。她很想念儿子,也希望尽快见到儿子。”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张长松留在法国呢?首先是回去以后的工作出路问题,假如能在国外赚钱,寄钱回家接济母亲,也许更加现实。还有就是爱情的力量!


此时,张长松在兵工厂工作,与做清洁工的法国女郎路易斯(Louise)相遇而相恋。当年的帅哥张长松23岁,天真美丽的路易斯16岁,两个年轻人,两颗年轻的心。从他们充满温情的大眼睛中可以看得出,他们对未来美好的生活充满着憧憬。路易斯出生于正统天主教家庭,为了爱情,张长松决定洗礼皈依天主教,到教堂举办婚礼。


根据法国1801年的法律,法国人如果嫁给外国人,将自动丧失本国国籍,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影响路易斯嫁给张长松的初衷,他们在中国驻法大使馆办理结婚证书。四年之后,张长松有了长子保罗(Paul)、女儿依乌娜(Yvonnette)和苏珊娜(Suzanne)三个孩子。此时,法国的婚姻法修改,路易丝和张长松重新登记结婚,路易丝改回法国国籍。


张长松与路易斯第一次在法国教堂结婚,第二次在中国驻法国大使馆结婚,第三次在法国当地市政府结婚,两人与同一个人结了三次婚,堪称婚姻史上的一个美丽的传奇。


战后法国,百业待兴,各行各业工人短缺,就业有一定的选择余地。通过比较,张长松决定到机器城煤矿应聘,煤矿工作虽然比较辛苦,但是待遇比较好,又提供矿工的住房。通过考核,顺利地留了下来。张长松在煤矿当爆破工,一直干到退休。


张长松和路易丝住在机器城矿区,他们共生育了13个孩子,两个夭折,留下6男5女,健康养育成人。家庭人口众多,只有张长松一人工作,生活无疑是清苦的。但是他们夫妻同心,虽苦犹甜。张长松除了工作之外,也经常一起做家务照顾孩子。此外,张长松还把住房旁边的空地变成菜园,种上豆角、菠菜、西红柿、洋葱等蔬菜。一家人平静温馨地过日子,每到节日,张长松就会包很多饺子,大家吃得很开心。


机器城煤矿矿区,有不少华人工友,他们之间经常有来往。到了星期天,总是到咖啡馆聚会,聚会的内容大多数是打牌,玩骨牌,有时候海阔天空地聊天,以慰思乡之情。大多数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家境虽然不富裕,但是到公共场所,都非常注意仪表,总是穿着体面的西服,打领带或领结,一样不少,他们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


艰辛的日子,孩子们从少就懂事,张长松大儿子保罗,刚满14岁,就到一家农场去帮工,小小年纪,就负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懂得为父母分担辛劳。一家人和和睦睦,过着平静的生活。


不久,二战的烽烟又起,法国又成了战场,虽然法国的伪政府投降了德国,但是地下的抵抗德军运动,一直不断,风起云涌。1944年,张长松和二儿子罗热一起披上了军装,成了抗击德国法西斯的战士。张长松已年届47岁,罗热年仅16岁,成了这支队伍最大与最少的父子兵。青年时期的罗热,还是一位法国足球明星,作为法国国家队中的一员,参加过二届国际奥运会的比赛。事过境迁,罗热今年也已82高龄,但是他对部队依然有很深的感情,至今还担任居住省的退伍军人协会副会长,继续为这些退下来的兵哥服务。


老五捷哈(Gerard),也曾经是一名战士,被派到阿尔及利亚服过兵役。2008年9月17日至19日,由山东威海市档案馆,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美国卡拉玛祖学院,比利时鲁汶大学联合举办的《一战华工国际学术会议》在威海举行。捷哈和他的夫人玛丽应邀出席,第一次与国内的华工后裔相见,心情非常激动。


在那里他看到有二个大型的图片展板,介绍他家的故事,感到非常欣慰:父亲终于能够回家看看,这是他父亲最后的愿望。当他得知,山东的老华工后裔程玲一家找到了她爷爷在法国的墓地,就自告奋勇地写信给法国退伍军人部部长和法国前总理拉法兰。他以全家老兵的身份,希望尽快批准程玲全家的请求,数周后终于得到内政部和外交部的答复,在一战胜利九十周年前夕,程玲全家顺利到达法国,完成祭拜爷爷的心愿。


同时,法国华侨华人会,法国欧华历史学会,齐鲁协会共同举办《法国一战华工光辉历程座谈会》,法国的华工张长松后裔,国内的老华工后裔程玲全家,他们在一起,共同缅怀老华工的业绩,继续谱写中华民族的传奇故事。


张长松的子女们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9/1 23:38:28 被痴童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