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单仁平 环球时报评论员



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在讲课中谈及敏感的间谍案,视频被有人放到了YouTube上,引起世界媒体的大量关注。但仔细看金一南举的那些案例,没有一件是真正的秘密,只不过中国媒体过去没报道,或者报道的“口径”,跟金一南所说的不太一致。


哪个国家不出间谍案?哪个国家的官员从来没有中外国间谍“美人计”的?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公务人员队伍庞大,薪水普遍不高,这些年又是理想信念受市场经济冲击最厉害的时候。而中国恰恰又是境外情报机构最感兴趣的地方,中国的快速发展,把一大堆悬念放在各国情报分析的案台上。中国如果不出一些间谍案,那才是奇怪的。


真正的怪,中国很多人都认为间谍案是“敏感的”,官方尤其不愿意提“间谍”二字,哪个单位一旦出个间谍,比出个贪官“更加见不得人”,所以,个别涉间谍案的高官,是以“腐败罪”的名义关进监狱的。当然这指的是公开报道,并非他们在法庭上获得的实际罪名真的就是腐败罪。


中国应当让间谍罪去神秘化,案件的细节可以保密,但某个人、特别是某个官员犯了间谍罪,应公之于众。世界很多国家都是这么做的,这样的公布没有损害那些国家的安全利益。有人担心这种公布会损害中国与涉案国家的外交关系,因此如有必要可以隐去涉案国家的国名。但在很多时候,这种担心也是多余的,因为不断有西方国家高调公布抓了中国间谍,国际关系对间谍案的承受力,看来大大高于我们对它的想象。


我们同情金一南先生因视频被上传到网上所面临的尴尬,做这件事的人应当受到谴责。在互联网时代,对他人名誉负责任的公德,被网上社会普遍遵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国家利益受到普遍、自觉的维护同样很难。维基解密只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它代表的对信息处理“不负责任”的倾向,是互联网时代挡不住的趋势。


但国家必须有一些秘密要保守住,为此保密的措施要更严厉,保密的范围则应缩小。当前的问题是,我们习惯性地把很多不是秘密的事情也当成了秘密,真秘密假秘密混在了一起,真秘密在重视程度上受到一定的“稀释”。社会上的感觉是,到处都是秘密,但很多真正的秘密却不断有人在传,有些还传得挺准。


我们不认为金一南教授“泄密了”,他说的那些话,讲的那些例子,在中国的很多“内部小讲坛”上都能听到,在一些聚会中,这样的故事就更不新鲜了。想想看,能在讲坛上说的东西,能是真正的秘密吗?只不过这个视频放到互联网上,一些话通过一位现役将军说出来,挺新奇的。


中国应不断提升信息公开的尺度,朝着“透明的中国”前进。以往我们的很多尴尬都与信息公开不足有关,回过头去看,这些尴尬很可能就是中国在这个方向上艰难前行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