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军民共建(2)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四十六章: 军民共建(2) 全队来到肉联厂,在军地双方举行了简短务虚的仪式之后,我们就投入到了火热的劳动之中。按照队里的统一安排,1、2、4,三个区队在户外进行厂区环境卫生的清理,而我们这支深受队领导信任的“王牌部队”——三区队则被安排到了拥有引进线的红肠罐装车间,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四十六章: 军民共建(2)


全队来到肉联厂,在军地双方举行了简短务虚的仪式之后,我们就投入到了火热的劳动之中。按照队里的统一安排,1、2、4,三个区队在户外进行厂区环境卫生的清理,而我们这支深受队领导信任的“王牌部队”——三区队则被安排到了拥有引进线的红肠罐装车间,协助工人师傅进行成品的包装和运输。

此次临时安排的“共建”活动,除密切军地双方关系、为企业做好事之外,还有一个对外宣传上的需要,那就是该厂向行业主管部门的先进上报材料中需要一些有关“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素材图片。

服务和满足地方企业的合理要求、支持地方经济建设,这当然也是我们人民子弟兵贯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的一种具体体现。说到底,面对今天的劳动任务,我们不仅要干好,还要干得漂亮。

按照食品卫生行业的规范要求,三区队的37名学员经过消毒房消毒杀菌之后,戴上口罩和手套进到车间之中。(那时,国内的食品行业管理还处于起步阶段,因此,还没有无菌室和消毒服等严格的要求)车间主任给我们这帮人安排了不需要任何技术含量且不会对车间生产流程产生任何不利影响的成品肠包装封箱工作。

走进车间,我惊奇地看见:该车间的生产流程和设备排列都是进口生产线的科学布局,窗明地洁的无尘环境,不锈钢材质的进口加工设备和器皿,机械化的传送、运载工具,半自动化的包装流水线,全身统一穿着洁白工作服的工人,都显示出它领先于同行的现代化水平。

站在装箱操作台前,三区队各班按照分工开始了紧张的忙碌劳作。

当然,在双手你传我递不停地进行操作的同时,大家本就不安份的双眼也没有闲着。在此方面“爱好”尤为广泛的赵立君更是把他一双“色眼”死死瞄向了不远处正在灌装流水线上操作的几个身材苗条的年轻女工身上。

劳动开始后不多一会的时间,就见赵立君二眼闪烁着饥渴的绿光借故走到我身边。只听他贴近我耳边、语调暧昧地小声说道:“哎、哎,老李,你仔细看看左面机台上的那几个小嫇在干什么?是不是有点‘那个’意思!咹!嘻嘻、、、”

同样爱看稀奇的我,顺着他下巴微扬的动作暗示,向左面仔细看过去。

那是四个年轻的女工正在有说有笑地操作着半成品肠肉糜的挤出灌肠工序。我清晰地看见,经过搅拌消毒的馅料,通过全密封的送料嘴挤出,灌装在无毒的塑料肠衣里,通过女工双手灵巧而熟练的操作,形成了一只只圆滚等长的肠体。

“嘿,哥们,你看看她们手中那刚挤出来的红肠像什么?呵呵、、、”见我一时还没有领会出这其中的意味来,赵立君便眼睛狡诈地又瞥了我一眼,那眼神中充满着明显的淫荡意味。“做这个工作的小嫇,肯定是要‘开后门’才能干上的吧!你看她们那手感,整天接触这种形状的东西,时间久了,她们会不会对男人的“小弟弟”都不感兴趣了?嘿嘿、、、”

我靠!这个GRD赵立君,真的是“狗嘴里永远都吐不出象牙”来啊!原来,他一直都在关注着女工们手挤红肠的动作。难怪我发现他脸上从一开始就一副淫荡模样。这小子,真的太不是个东西了,真亏他想得出,怎么看到什么都会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联系到一起呢。

不过,经他这么一番提示之后,我还真也看出了一些异样的暧昧感觉来了。

“**!老赵,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哥们我,算是真的服了你GRD了。”我小声对赵立君“赞许”道。

其实,也怪不得赵立君会产生如此臆想,是眼前那一段段刚刚挤出的肠体,肠衣晶莹,肠体带着未曾固化的微颤动感,而且,形状大小也正好适合,还真就是象一根根的那“玩意”、、、

不知是听到了我和赵立君二人不怀好意的议论还是年轻人那天生具备的好奇心驱动,我俩身边左右正在操作台边忙碌的兄弟们也都开始将火辣辣的目光投射到了那四名正在灌肠的操作女工身上。更有甚者,手下的动作也开始迟缓、停顿下来。

可能是由于我们的眼神过于邪祟和带着明显的不良意味,那几位正在操作肉糜挤出的女工很快就发现了自己已经成为了众多战士关注的焦点。也可能她们手中所从事的这项“活计”一直以来也都是工友们戏笑调侃的话题,于是,她们几个人在相互交头接耳一番之后,猛然间,同时爆发出一阵会心和放荡的大笑。

闻听到她们爽朗的笑声和肆无忌惮反投过来挑战般的眼神,平素自认为脸皮超级厚的我们却反倒被窘到了极点。顷刻之后,大家都好似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再也不敢把目光投向那几位火辣女工的方向了!

、、、

因为出口任务临时安排加班的原因,通过车间主任和队里干部的协调,我们九班在全队完成劳动任务离开之后,继续留在包装线上协助车间包装一批等待发货的成品纸箱。这样一来,原本形式上的劳动任务已经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连续作战、支持生产了。

身为一名军人,我们都非常明白:把事情一旦上升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个层面上,即便周围没有漂亮女工相伴,眼下的任务也是无条件完成的一项工作了。

只是,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以手边需要完成的工作量来推断时间,我们这十个人的晚饭肯定要被耽搁了。虽然已经回到队里的张区队长会在晚饭时安排专人帮我们将饭菜打回寝室,但是,等我们完成任务后再赶回去时,吃到嘴里的晚餐肯定都是凉饭凉菜了。

五点半钟,按规定是车间工人们吃晚饭的时间。听到铃声,十几个同我们一道加班的工人师傅放下手中的工作,对我们客气地邀请了一番,见我们婉言谢绝,就无奈地先行赶往了食堂就餐去了。

又过了一会功夫,正当我们感到有点饥肠辘辘的时候,车间主任从办公室方向走了过来。

他诧异地发现我们并没有随同工人前往食堂去吃饭,就用青岛话埋怨了还留在现场一脸为难神情的生产组长几句。接着,这位红脸的山东大汉热情地拉扯起我和赵立君,再次邀请我们到职工食堂去吃晚饭。

因为队干部临走前没有交代我们可以在工厂的食堂里吃工作餐,因此,作为小队负责人的我就极为难地对其邀请反复进行推辞。

我之所以这样做,倒不完全是在假装客气。因为,不久前,兄弟二区队的二个班在地方出公差时,就因为擅自接受了“共建”单位的吃请,被队里知晓,结果,二位班长从而受到队里极为严肃的批评,最终,二人还差点为此落了个处分。

正当我和车间主任你拉我搡地相互客套之际,身为团小组长一直在车间主任和女工面前忙前忙后的赵立君走上前来帮腔道:“主任同志,不是我们李副区队长不给你面子,实在是因为我们部队有纪律要求。而且,队干部临走时也没有交代我们这一班人可以在你们这里吃饭,所以,我们就绝不能吃厂里的一口饭。另外,队里一定已经安排专人给我们留饭了,等干完这些活之后,我们赶回去再吃也不迟。”

“哎呀,那怎么可以呢!等干完了这单出口加班的活,最起码也得八、九点钟了,如果等到三、四个小时以后你们回航校时才能吃上晚饭,那把同志们的身体都给搞坏了。”

看来,这位人粗心细的车间主任是发自真心的在关心我们这些战士的身体健康。

这时候,只听见车间主任又说道:“李副区队长,要不然这样,你看你好不好?你们实在不愿意留在我们食堂吃饭,我理解你们是必须遵守纪律,那你们现在就带回部队去吃饭,剩下的工作也不需要你们做了。为了支持我们厂这出口任务,连累你们饿坏了身体,那怎么合适呢!”

“不行,绝对不行,队里领导布置下来的任务和工作,怎么能半途而废呢?再说,队里交代的任务如果没有完成就跑回去,那领导知道后还不给我们每人一个纪律处分!不就饿一下肚子吗,这有什么大不了?想想我们的好战友——石建烈士,为了人民群众的安危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置之于度外,我们现在的这点困难算什么!”

赵立君施展出自己的语言艺术细胞,大言不惭地唱起了高调。

接着,他转脸又对我开口说道:“李副区队长,要不然这样办,你看行不行?我现在到厂门外的小卖部去给全班人员每人买二根“春都”火腿肠什么的,让大伙先垫吧一下。”

没等我反应过来并及时回答,只见站在我身旁的车间主任一拍大腿、已高兴地接口说了话:“哎呀,你看我这个脑子,这眼前不就是现成的红肠吗?各位学员同志,你们不要误会啊,不是我舍不得给你们吃,而是我担心你们不喜欢吃这东西。不是我吹牛,我们厂生产出红肠的质量和口味,全国没有那一家能比得上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厂里的小青年就是不大爱吃。你们说这怪不怪、、、”

说完,性情爽直的车间主任也不再跟我理论什么,就兴冲冲地走开了。

他前脚走开出门,站在工作台边的夏东海就停下了手中正在做的工作,悄悄地对着赵立君和我翘起了大拇指:“好!有你们俩的,还是这红肠好吃。”

我环顾过去,只见,近前的葛秋生、曾宏伟和甑广灏等人眼中也都是闪烁着对各种红肠极度的垂涎和渴望。看来,大家真的是都饿了、也开始馋了!

这时,刘畅却在狡诈的一笑后对我说道:“嘿嘿,老李,他们的工人肯定不喜欢吃自己厂的红肠。这并不是因为不好吃,而是他们早已经偷偷地吃够了和吃腻了。就像我们整天吃那些烂罐头一样,现在,吃几口感觉还行,估计再吃上个半年的时间,保证是见到罐头就想吐。这就TMD叫:干一行吃一行,吃一行又烦一行!”

“我当兵前在烟台待业的那个单位生产‘至宝三鞭酒’。那‘玩意’特别大补养身。厂里的年轻人不管头青蛋肿的,上班时间随便将那未罐装的散酒拿过来就喝,车间领导管都管不住。结果怎样,三、四年后大家发现,厂里的职工特别是那些平时爱喝‘三鞭酒’的家伙,结婚后生下的小孩大都是女孩。嘿嘿,你们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是因为这‘三鞭酒’太补了,才导致了这种结果!”

刘畅最后的几句话立刻就勾起了大伙的好奇心。当我们纷纷开口,正要仔细向刘畅“讨教”为什么“三鞭酒”太补就会导致生女孩的道理时,只见,刚才离开的那位车间主任已经返回到了我们所在的包装线旁。

与此同时,我们都注意到:跟在车间主任身后的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女检验员还拎来了一塑料袋、二十几截各种色泽、形状、口味和不同粗细、长短的红肠残品。

一看之下我就明白了,为了控制每批产品的出厂质量,车间检验员都会逐批次地对当班生产的红肠产品进行抽检。所以,车间主任此时还真不是为了迁就我们就去乱拿公家的红肠慷个人之概,而是在车间的检验室里随时都有现成的“下脚料”产品。

这样一来,我顿时感觉心安理得了许多。

看见车间主任此时的举动的确是发自内心地实实在在,又架不住肠胃中不争气的不断蠕动和“咕噜”作响,同时,我也想:吃点这用于检验的“下脚料“应该算不上是什么违纪的做法,队领导就是知道了估计也不会追究,所以,我们就不用再虚假地客气而让自己的肚子受亏了。

于是,在我点头同意之后,早已急不可耐的大家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驻足观望,就等着尽情品尝这风味各异的红肠了。

众人眼前的不锈钢操作台前,那位身材瘦小的女检验员拿着一把超级袖珍的小水果刀正在笨拙地给大段的红肠切段。

站在一旁帮忙的我心想:还费这功夫干什么,拿着那一段段的直接啃不就得了,反正我们这一帮人也都不是什么斯文人。

想到这里,我开口向班里的弟兄们吆喝道:“各位战友,不要看了,也不要再客气了,谢谢工人老大哥的一番好意,我们自取所需抓紧时间完成晚餐。待会,还有一大堆的工作在等着我们呢!”

见我发话,正在假装扭捏的大家立即露出原本的“饿狼”嘴脸,当即一拥而上,抄起台板上那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红肠。取食的过程中,大部分人都是在捡小块拿。因为,这样做是最正确和明智的,首先,显得自己斯文有素养;其次,可以多品尝几种不同风味的红肠;此外,可以在吃的过程中根据情况可以适可而止。

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我的那位老乡葛秋生却偏偏就非得表现得与班里其他人不同。只见他,伸手就拿起了一截如午餐肉罐头盒般粗细、三寸多厚、断口处还显露出一大截诱人肉块的萨克斯肠。他闪到靠近屋角的一边,狼吞虎咽地大嚼大咬了起来。

此时,正在忙于就餐的我们都没有注意到他的表现。倒是那位站立在一旁的车间主任,看见葛秋生拿起这么大一块红肠张嘴就咬,关注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些不易察觉的惊异、、、

在众兄弟一番“风卷残云“之后,出乎我起初对这堆东西能不能让大家吃饱的担心,当台案上还遗留有近半数的各式红肠时,面前这十个兄弟的肚皮基本上吃得都是圆圆滚滚了,而站在我对面的夏东海因为吃得过急、还伸着个脖子、一个劲地打起饱嗝。

真没有想到,红肠这东西看似不太起眼,居然会这么有质量、这么涨肚子。

此时,帮助收拾台面的刘畅注意到,原本在一旁角落处大咬大嚼的葛秋生,现在站在那里,却明显地有点开始犯傻了。因为,他已然完全吃饱,而手中还剩有三分之一多一截已经被他啃食得一塌糊涂的萨克斯肠。

注意到刘畅给我递了一个不太明显的眼色,我立刻扭脸看见并意识到了葛秋生那里正在发生的情况。当即,我心头火起,碍于主任和检验员在场,又不好发火骂人。

于是,我厌恶地皱了皱眉,低声向站在身边的赵立君说道:“老赵,小葛那里TMD是怎么回事!你赶紧去处理一下,别丢人现眼地叫人家工人老大哥笑话咱们没出息。”

我情急之下这么说的本意,是希望头脑灵活、善于处理此类事情的赵立君赶紧过去帮葛秋生将目前手中还剩余的那截红肠给悄悄处理掉。

借着我和车间主任客气、寒暄、相互吹捧的机会,赵立君不动声色地绕到葛秋生的面前。他脸色阴沉地不知向葛秋生嘀咕了一番什么。只看见,葛秋生立即满脸显露出畏难表情,痛苦的看看他,又畏惧地看看我和刘畅,犹豫了好一会才背过身去,又开始艰难地咬嚼起手中的红肠来、、、

晚上九点不到,通过二十几位海军学员和工人同志的相互配合、全力奋战,这批数百箱的出口红肠终于按时装上了货车,发往港口装船。

圆满完成任务的我们,在车间主任的再三表扬和工人同志的连声赞赏中,身体虽然极度疲惫但心情却异常愉悦地离开了肉联厂。大伙头上披着月光,脚下踩着坑洼不平的路面,唱着流行歌曲,一路闲散地返回队里。(当然,在进入航校大门时,还是要规矩地以齐步行进。)

熄灯后,由于下午几个小时的辛苦劳累,大家很快就都睡着了,有二个兄弟甚至还发出了快意的鼾声。

但是,九班寝室中却有一个人长时间坐在床边而迟迟无法入睡,他就是葛秋生。那截实在难以在短时间里消化掉的“萨克斯”红肠严严实实地堵在他的肠胃里,足足折腾了他大半夜!

据说,自那之后,贪吃的葛秋生就不再吃各类的红肠食品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