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军民共建(1)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6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四十六章: 军民共建(1)


随着以石建烈士为代表的“崂山抗洪抢险英雄群体“的事迹在媒体中、社会间的宣讲和传颂,海军航空机务学校也越来越多地为众多的青岛市民和单位、团体所知晓。

一时间,学校的院区里挤满了前来学习、参观和缅怀烈士成长道路的人们。

在这段时间里,事物最繁忙的当然还是要数石建生前所在的学员七队了,各种形式学习、参观、宣誓以及现场会不断在七队九班(也就是石建生前所在班)的寝室里举行;各种对外的英雄事迹报告会、宣讲会,成了学校政治部、学兵大队和七队每天疲于接待和忙碌的一项主要工作。

很多地方上的学校、机关、厂矿和单位,通过各种渠道积极地和学员七队取得联系,急切期待和这个培养和涌现出英雄的集体结成了“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对口单位。

在七队实在无力招架的情况下,这些地方单位就被学校及时分流到了其他七个员、师班学员队。于是,在很短的时间里,仅我所在的学员五队,就和六个单位结成了军民共建单位。

当时,这种务虚的形式主义,应该说:是部队思想政治工作的一种必要手段。

频繁的军地之间各种形式的交流活动,在提升了海航机务学校知名度的同时,也确实影响了我们毕业前夕专业课学习和各项操课任务的完成。对此,在队干部为之深感头疼的同时,身为员班学员的我们却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喜悦之情!

本来嘛,经过三个多月令人烦闷的专业学习,我和兄弟们时刻都在伺机寻找能够外出公差等各种逃离课堂的机会,而现在这种受到热烈欢迎且可以走出校门的交流会、报告会、演讲会和其它主题活动,不是比出力流汗的公差有着更利于我们放松的空间吗?

特别是,随着学习烈士事迹和各种“共建活动”的深入开展,各类拥军活动也开始频繁了起来。时不时的,便有一些地方单位赠送的慰问品和纪念品分发到我们的手中。

一些单位更是利用周日和节假日甚至是工作时间,组织人员来到航校各学员队,为学员们开展理发、看病、洗衣等拥军活动。使我们强烈地感受到了:民拥军、军爱民,军民鱼水似海深的意境。

要说在以上开展的所有拥军活动中,最受员班学员们欢迎的还是拆洗被子这件我们力所不能及的“大”事了。当兵已经整整半年时间,我和身边很多战友的被子至今还都没有拆洗过一次,不要说整日摸爬滚打、汗流浃背又不能及时洗澡给被子带来的灰尘和蓄积的气味了,就是日常的身体摩擦,被头和被里内侧也早已经被我们蹭得是油光铮亮。

给我拆洗被子的,是青岛自行车总厂的团委书记。她叫苏寒雁,是一个漂亮、大方、稳重的女孩。

在该厂团委组织的一次“共建拥军”活动中,原本计划是要来帮助学员们清理和打扫室内卫生的,但当广大团员青年走进入三区队特别是九班的寝室、看到我们整齐的内务和洁净的卫生之后,他们在感慨和赞叹之余,不得不放弃这原本精心计划好的行动。

自行车总厂的团员青年之所以最终选择了帮三区队学员们拆洗被子这件“雪中送炭”的活动,我当时还真为团员青年们的细心体恤而深深感动了好一段时间。

最后,和苏寒雁本人熟识之后,我才了解到,这次拆洗被子活动之所以能想我们之所想的及时实施,完全是源于多事的赵立君在无意间一句闲话、、、

随着与外界团员青年社交、组织活动的日益频繁,此时的我,在担任三区队副区队长的同时又兼任了学员五队的团总支宣传委员)。而我们九班的团小组长,则是由拥有多年团龄又特别热衷此类与地方青年打交道活动的五队文艺骨干——赵立君担任。

在和自行车厂团委、这个青岛市优秀团组织开展相互“共建”的过程中,我们三区队这个航空机务学校的优秀集体当仁不让地就成为了与之对口的“共建对子”。

队领导之所以这样决定,主要是因为三区队各项工作均表现出色,完成任务认真,取得成绩突出。同时,有我这个优秀副区队长领衔此事,也是他们可以对此事完全放手、放心的主要原因。

但是,随着双方“共建活动”日趋频繁,我却愈发地不能放下心来。因为,在我们区队这件“优秀”的外衣之内,还潜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危险”因素。其中,最具“杀伤力”和“破坏力”的就是我身边这几只披着蓝皮的“色狼”!

这是我不能向队领导明言的一件事,也是之后在“共建”过程中我必须时刻保持高度警惕性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谁知道,除了我们九班的赵立君、夏东海和曾宏伟等三只“色狼”之外,三区队里还有多少只潜伏得更深的“色鬼”呢!

在和苏寒雁领导的自行车厂团委举行了一次有关“青春和奉献”为主题的座谈会和联合组织了一次在中山公园内捡拾白色垃圾的以“驻在青岛,热爱青岛,美化青岛,建设青岛”为主题的社会活动之后,苏寒雁就提出要为我们这些“岛城人民最可爱的人”做一些更具体拥军活动的想法。

对于如何开展拥军活动这件事,的确让苏寒燕他们自“共建”以来就感到极为无奈!

想让单位里那几位“技艺高超”的业余理发师给学员们理发吧,可惜我们的头发早已被其它“共建”单位给排队承包了。况且,我们脑袋上头发茬的生长速度也实在满足不了几家“共建”单位同时虎视眈眈的需求。

想给学员们维修小电器吧,鉴于学员队对员班学员“持之以恒”的严格管理,目前,我们手中唯一可以称之为电器又能够半合法化使用的东西,就是那没有任何科技含量和维修价值的用于半夜上厕所时应急照明和熄灯后偷偷摸黑看书、写信之用的手电筒。

在帮助学员打扫卫生、理发、维修电器等拥军举措都无法实施的情况下,他们团员中一位接受了苏寒雁特别指示的可爱女孩就有目的的在闲聊时从热情、殷勤、多才多艺如大哥哥般的团小组长——赵立君同志口中获取了一条特别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学员们急需拆洗被子。

事实上,在天气渐渐转暖之后,就不断地有一些来自地方的大嫂、大妈们勤劳地游走于学兵大队的营区周边,承揽给员班学员拆洗被子的业务,赚取每床五、六元的劳务费用。因此,一部分爱清洁且手头宽裕的战友都已委托她们完成了该项工作。

最近,由于院区内频繁出事,学校军务科和警通连就根据校部指示加强了院区管理,于是,这些靠拆洗被子赚钱的大妈和大嫂身影便从营区的周边消失了。

现在,苏寒雁她们主动提出要为我们学员拆洗被子,这当然是大伙当前最求之不得的一件大好事呀!更何况还不需要花钱。

得知了这个好消息之后,众人的喜悦自然是不胜言说。

一个周日的早上,在全队人员格外加强了个人着装要求之时(因为周日里学员们要清洗军装,故此,大家的着装在此时一般都比较随意和怪异),二十多位满载着对人民子弟兵深情厚意的地方团员青年(其中,大半数都是女青年,这尤为令我们兴奋),就在明媚的阳光伴随之下踏进了学员五队的大门。

一床床满带着污渍、汗渍和脑油的被子在女青年的纤纤细手中被拆开、分解,浸泡在洗衣液中,学员们挽起裤脚跳进满是洗衣粉泡沫的水槽中,在赵立君那把吉它欢快曲调的伴奏下,和女青年们一起踩踏去污。

水房中飘荡出的欢声笑语,时时吸引着从门外走过的其他区队战友们羡慕和饥渴的目光。

说到拆洗被子,其最复杂的工序既不是拆、也不是洗,而是最后的重新缝合。这项工作,其技术要求相对较高,特别对于军被来说,不仅需要在重新缝套时要按照原尺寸不变地进行还原,还需要注意缝合时针码的走向,因为,也只有这样,才不会影响到被子的重新叠整,使叠出的被子分毫不差地恢复到先前的“豆腐块”状态。

可能在今早决定拆洗被子时,大家都将此事设想得过于乐观或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将被子缝合时的难度,于是乎,在男女搭配的高涨情绪推动下,上午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就拆散了二十多床被子。

等到下午将被面晾干后收起,摆放在俱乐部的地面上准备缝合的时候,我们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且贪大冒进的蠢事。

晚饭前,三区队全体学员在操场上列队依依不舍地欢送走辛苦了一天的自行车总厂女团员青年们。但是,此时,在二楼俱乐部的地面上居然还堆放着七、八床未能完成缝套的军被。

结果,晚饭后,九班和十二班人员手忙脚乱地全员动手,甚至是影响到了全队晚点名在俱乐部的正常进行。直累得众兄弟均是腰酸背痛、手酸脚软,而且是一直忙活到熄灯前,居然还有三床被子未能完成缝套。

事后,在扩大到副区队长一级骨干参加的全队管理人员的周例会上,周队长鉴于此事明确要求:“考虑到各种原因,今后,不允许各区队再请‘共建’单位的人员前来队里帮助学员们拆洗被子。”

听见队长在事后才提出的这项要求,我端坐在人群中攥着仍感到酸痛的双手,心里不禁暗自埋怨起来:“首长同志啊,早提出这要求呀!那样的话,我也不至于累成这副惨状了。”

对我个人而言,要说在拆洗、缝套被子这件事情的经历中,除了辛苦和欠考虑之外,也有一个“巨大斩获”,那就是,我自此之后便学会了缝套被子这项“高超”技能!

周队长虽然在会上提出不准再让“共建”单位的人员为我们学员做好事,但却没有提出不准我们为“共建”单位的同志做好事。因此,身处寂寞和无聊中的我们还是有大把的机会可以外出前往校外,参加军地之间组织的军民“共建”活动。

不久后的一天下午,这个机会就又被我们给盼来了。

组织全队人员前往“学雷锋、做好事”的地方单位是青岛肉类联合加工厂。该企业也是五队众多的的“共建”单位之一。

中午饭后,队长在饭堂的台阶前进行了简短的动员,全队便整队出发。走出校门,我们一路高歌、兴冲冲地来到了位于学校南墙外不远处的青岛肉类联合加工厂厂区。

提起青岛肉联厂这家青岛市的国有大型企业,作为熟悉该厂并喜爱他们所生产肉类食品的我一直对这家企业的最终没落感到非常遗憾!

因为,早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中期,该厂就领行业之先从丹麦、日本等地引进了十六台套当时在国际上都属先进的肉制品加工设备,可以生产出营养肠、蛋白肠、咖喱肠、海味肠、萨克斯肠和旅游肠等近二十几个品种的红肠系列产品。

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所生产的红肠系列产品采用耐高温的无毒塑料肠衣进行灌装,肉馅经过乳化处理,使肉肠的肉质变得更加细嫩,同时,肠体不再采用传统的烟熏处理,有效避免了烟熏过程中的污染危险。所以,他们的产品因味真肉实而深受山东、河北、东北等地区顾客的喜爱。

在那个“双汇”和“春都”这二种垃圾火腿肠横行的年代,我却惟独钟情于青岛肉联厂所出产的系列红肠产品。每年学员毕业后,我在离开青岛返回B市探家之时,都会捎上一些该厂的红肠产品,作为岛城特产孝敬父母和馈赠亲朋。

但是,不知道由于何种原因,该厂生产的系列红肠产品最终还是没有能走出山东、行销全国。更让人遗憾的是,进入二十一世纪初,这家曾在行业中全国领先的企业,最终还是破产倒闭了。至此,那肉实味美的各类红肠就只能永远地留在我的记忆中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