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钢铁咆哮 正文 六十六。 下关生死搏(二)

闪光的铁锤 收藏 0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size][/URL] “防空!防空!”我已经登上了北戴河号,在指挥塔里指挥着防空,嗓子都喊哑了。我也是人,我也会怕死,而且指挥塔里又功率强大的通讯设备,而且也该给笔记本充充电了,这几天的奔波,笔记本的电池早就光了,那还是在携带了大号外接电瓶的情况下! 北戴河号集中了全部的火力对空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



“防空!防空!”我已经登上了北戴河号,在指挥塔里指挥着防空,嗓子都喊哑了。我也是人,我也会怕死,而且指挥塔里又功率强大的通讯设备,而且也该给笔记本充充电了,这几天的奔波,笔记本的电池早就光了,那还是在携带了大号外接电瓶的情况下!

北戴河号集中了全部的火力对空狂射,40挺12.7齐声怒吼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已经离开船埠的秦皇岛号也有20多挺高射机枪在轰鸣着,日机见状便专拣软柿子捏,转而向拥挤的人群机枪扫射、投掷炸弹,一时间血肉横飞哀声遍野,下关码头顿时乱作一锅粥。

“这些畜生,竟敢公然杀害平民!”北戴河号船头甲板,孙雪不顾之前的约定,冒着炮火奋不顾身的举起照相机猛拍。但她的敬业也为她带来了危险,在她抓拍了几个镜头之后,立刻被金牛一拖进了船舱,他们身后留下一串子弹——日机注意到了镁光灯的闪烁。看着心有余悸但工作热情不减的孙雪,我忽然意识到带一个记者在身边是多么的正确,至少可以记录下事件的原貌,使整篇报道有图有真相,更具说服力。

“算了,让她拍吧,但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对金牛一说。

“是!”金牛一答应着,放开了孙雪,顺手抄起MINIMI。

“谢谢长官。”孙雪揉了揉被金牛一有力的大手捏疼的手腕说,转身冲出舱门。

“等一下,孙雪,你说你妈妈就住南京城?”我忽然想起了她来这里的原因。

“是啊!我家就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附近。”其实此刻孙雪最揪心的就是母亲的安全了,她肯定比我还焦急;但她是个懂事的女孩,看到这里人手那么紧张,人人都在紧张的对空作战,她是无论无何也开不了这个口的。

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我心头一震,这是南京安全区的中心啊!后世的人都知道,南京安全区其实就是个摆设,那帮禽兽不如的东西可以肆无忌惮的闯入找借口杀人、奸淫、掳掠!虽然有身为纳粹党党员的约翰拉贝坐镇,但拉贝先生分身乏术,那么大的安全区岂是他一个人能保护过来的?至于其他国际和平人士,尽管热情毫不逊色,但狂热的日本畜生根本就不鸟他们,就连魏特琳小姐都被当众扇过耳光;再加上后期缺乏资金,食物难以为继,就连拉贝先生自己的积蓄都用完了,安区更加形同虚设,最后只得解散。

“孙雪,你放心,等腾出空来我就派人去帮你,”我看着孙雪的眼睛坚定的说,“去拍照吧,注意安全。”


“快,上船!”刚才靠过来的那艘英国客轮上,一排穿德军军服的士兵顺着放下的阶梯快步跑下,是先锋军!大船上架了两挺高射机枪,不停地对空扫射,虽然没有战果,但却让日机也不敢太放肆,都有点顾忌的尽量躲着它。

“大伙快上船,注意秩序!”跑下的先锋军战士大声招呼着,百姓一下子涌了过去,那艘船的运力虽然不比坦克登陆舰差,但是舷梯狭窄,仅能容一人通行,一时间争执不断,挤不上去的又回过头来想再到北戴河号那里碰碰运气,一时间哭喊声响成一片,场面更加混乱了。

“长官,求求你载上我们吧!回家我们给您立长生牌位!”

“长官,载我们过去吧,我们一辈子都忘不了你的大恩大德啊!”

百姓们还在苦苦哀求着,又一个全身绫罗绸缎的胖子指挥两个仆人费力的把箱子抬了过来,打开,里面是满满一箱子大洋,“长官,您就载上我们吧,这些钱是我一辈子的积蓄,我都不要了,买我一条命!”

“乡亲们,老少爷们们!这条船不去对岸,是去另一条大船那里的,我们要把这些伤兵送去养伤,好继续打鬼子呀!”孙立人登上前甲板,拿着喇叭一遍又一遍的解释着。

“秦皇岛号,秦皇岛号,报告你们的情况!”我焦急的呼叫着

“正在卸载,正在卸载,完毕。”阿布罗狄报告着,一边对手下大喊,“开火,开火!集中火力,射击!”从没停歇的高射机枪更加响亮的吼成一片。

“卸载完毕马上返回!”我明白他们的处境,只得无奈的命令道。

“是!”阿布罗狄答应了一声,就继续指挥高射机枪疯狂扫射了。

“呼叫装甲一号,呼叫装甲一号,报告你们的方位!”

“报告指挥官,我们遇到大量人流的阻挡,正在清理道路。”狮子一焦急的说,“还需要大约一个小时。”

“尽快,别着急,我等你们!”我没再说什么,放下步话机走了出来,“打开闸门,让他们上来吧,反正第二批伤员要一个小时才到,我们先送一批人过江。”

“是!”雅柏菲卡答应着,命令部下打开了闸门,百姓欢声雷动,呼啦一下就往里面涌去,魏东来、郝东来、水瓶一、瞿可可他们在闸门两旁维持着秩序,防止出现踩踏事件。

“长官,您是我爹,您是我亲爹!”胖财主抓起一把大洋就往魏东来手里送。

“别介,我们救你可不是为了钱,收起来收起来。”魏东来心说你这不是骂我吗?老子救你就是为了钱啊?胖财主满脸堆笑,千恩万谢的带着一家老小外加两个抬箱子的仆人屁颠屁颠的上了船。陆陆续续又装了两千多百姓,实在装不下了,阿布罗狄下令起航。北戴河号一面对空猛烈扫射,一边缓缓的离开了船埠,向对岸驶去。

北戴河号这一出发,码头可遭了殃。原来北戴河号在码头上靠着,四十挺高射机枪对空一顿猛扫,日机有所顾忌,不敢肆无忌惮的俯冲扫射,现在北戴河号往对岸驶去了,码头顿时失去了掩护,虽然先锋军的那条船上也有高射机枪,但只有两挺火力明显不足,根本护不住那么大的码头。日机避开高射机枪的活力,俯冲下来朝人群扫射,码头上密集的人群顿时遭了秧,一颗子弹有时都能穿透好几个人,一时间,哭喊声响彻了整个下关。

“秦皇岛号,秦皇岛号,马上返航,满人后先别出发,等北戴河号回来再出发!”

“明白!”阿布罗狄答应着,拉动了汽笛,秦皇岛号已经卸载完毕,开始返航了,我赶紧再联系母舰,“悠妮悠妮,母舰情况如何?”

“报告指挥官,我们遭到日军舰载机和陆基轰炸机的袭击,航空队正与他们缠斗!”

可恶!航空队也分身乏术了!我心里一阵失望。正在这时,一阵清脆的炮声传来,几发炮弹在空中炸开,爆出团团黑烟,两架老式的舰轰猝不及防,冒着黑烟坠入了滚滚长江。岸边顿时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经久不歇。两支高高的桅杆出现在地平线上,驱逐舰!在这个要命的时候,他们终于来了!

“黄大刚,好样的!继续给我打!”我对着步话机大吼道,语调中明显的带上了兴奋。

“请好吧长官!”黄大刚大声回答着,一把扯过炮长的衣领,对着他的耳朵大吼道,“给我装炮弹!揍这些狗日的!”

“咚!咚!咚!”两艘弗莱彻级万炮齐放,它们装备的127炮都是平高两用的,也可以对空射击,而且它主要就是对空作战的。127毫米的口径在当时的高射炮中是无与伦比的巨无霸,爆炸范围和射程都是其他高炮难以望其项背的,更何况它们还是65倍径的。

“看呐,是我们的军舰!”一个穿西装的市民指着江中高声喊道,众人都注意到了桅杆上高高飘扬的青天白日满地红。

“好啊!揍那些王八蛋啊!”逃难的市民顿时都兴奋了起来,弗莱彻级威武的外形给人们带来了极大地安全感。

“咚!咚!”天津号上的大小口径火炮也齐声怒吼,一架飞机不急躲闪,连同飞行员直接被127炮轰成了零件。两舰的四零炮也毫不停歇的对空开火,一道炮弹组成的铁幕形成了,日军飞机的气焰顿时被压了下去,俯冲了几次都毫无战果,反而被高炮击落了两架。日军的巡逻艇也不敢开过来了,奉命来拦截的小炮艇一看有两艘驱逐舰坐镇,直接没敢上来。尽管闪光铁锤号封锁了长江口,但从陆路运来的小艇还是下到了江里,凭借上面的三七炮,拦截民船还是不成问题。

“把那些蚊子船都干了!”黄大刚大喊着,调转船头追了上去,日军小艇见势不妙,依仗船小灵活,纷纷落荒而逃。即使是武士道思想武装起来的队伍,也是不愿意白白送死的。


“指挥官指挥官,秦皇岛号已靠岸!”阿布罗狄报告着,“已经开始装载下一批难民!”

“很好,继续装载!”阿布罗狄这一趟跑的挺利索,我得夸夸她。

“发现敌机!发现敌机!”北戴河号瞭望塔上,射手二一大喊道,南方的天空,黑压压的一片飞机飞了过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