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一副县长钱权交易包养情妇日记被曝光

华晓静 收藏 2 1298

来凤县五台煤矿二号井自2010年12月25日透水事故后,停产技改。——本报记者 侯斌雄 摄


来凤县本是一座小城,青山秀水环抱,以凤凰飞临的传说得名,因地处鄂湘渝三省(市)要冲,素有湖北“西大门”之誉。


这座藏在深山中的宁静小城,最近却因一系列香艳的日记而为网民所熟知。


8月23日,网友“白龙空中飞舞”在一知名网络论坛,上传系列日记,称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来凤县一副县长,因送修电脑,导致其情色日记曝光,日记披露了邓国建和矿主M几年来的权钱交易,及两人共同包养情人“小媛”的香艳记录。


“日记门”事件被曝光当天,恩施州纪委即成立调查组抵达来凤,展开调查。


早在“副县长日记门”之前,来凤县城的多个“故事”已见诸网络,如煤老板雇凶杀县长、副县长邓国建和安监局长。时代周报记者留意到,这些“故事”是官员与煤老板当主角。


本报记者 侯斌雄 发自湖北来凤


煤老板:没有“小媛”这个人


曝光的网帖日记共有43篇,从2004年10月14日至今年6月27日,时间跨度近7年,主要内容为,在来凤县煤矿整改过程中,副县长邓国建和矿主莫凤平相勾结,实施暗箱操作,侵吞袁玉才等人经营的五台煤矿二号井;邓国建与莫凤平共享情妇“小媛”,邓国建在外地嫖娼等。


日记以一篇短文开篇:“今天妻子覃佳慧42岁生日,妻子刚好大我2个月早先过生日,结婚差不多20年了,女儿邓希也已17岁长大成人,我在官场上也是一路高升春风得意!人到中年,好事连绵!”


日记详实记录了其主人和M侵吞五台煤矿二号井的具体运作手段和过程。


“县里外号‘幺哥’的M找我,说他看上了县五台煤矿二号井,问我怎么办好。……借煤炭资源整合上报,让上级主管部门同意合并滑石板煤矿和花果林煤矿,然后我来个演变,要滑石板煤矿和五台煤矿二号井合并,从而关闭五台煤矿二号井。袁玉才不从的话,我就放一承诺县政府出资补偿的空头支票,诱骗他就范。如果M再在花果林煤矿搞个井口,一合加一换,不管有理没理,五台煤矿二号井自然就到M名下了”。而作为回报,“我的15%干股”。


日记中还提到,其主人于2006年7月26日主持召开全县煤矿资源整合的专题联席会议,并亲自给“袁玉才”做工作,停止五台二号井的生产经营工作。2006年11月23日,上级下发关于关停五台煤矿二号井的“鄂安办[2006]24号”文件。


关于上述网帖日记所反映的侵吞煤矿矿井一事,8月28日下午,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当事人之一煤矿主袁玉才,了解当年煤改的实际情况。


袁玉才称,“按照恩施州煤矿整改条件,我和其他股东经营的五台煤矿二号井,达不到年产6万吨的标准,于是在2006年7月26日在县煤矿整改会议上,主动上报申请关闭煤矿。2008年夏,经过双方同意,莫凤平接手了五台媒矿二号井的开采。”


袁玉才说,关闭煤矿后,来凤县补偿了400万元;其中,按县里规定,200万元由在滑石板煤矿新开矿井的向来生补偿,已到位;80万元直接由县里补偿;剩下的120万元,则由接手五台煤矿二号井的莫凤平补偿。按双方今年签订的最新协定,莫凤平将在今年底明年初补偿到位。因此,网帖日记里提到“莫凤平用煤代补120万元”与事实不符。


8月29日晚,莫凤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按照双方协定,这120万元将在2012年6月30日补偿给袁玉才。


关于接手五台煤矿二号井的缘由,莫回忆说:“我开采三房沟井8年多,因为一直没有采到煤而亏损。知道袁玉才上报关闭五台煤矿二号井,在与县里沟通并向省里上报获批后,我与袁协商同意,接手并补偿120万元给对方。”


让人瞠目结舌的并非官商勾结,而是其中的香艳成分。网帖原汁原味地展示了,日记主人与一个名叫“小媛”的女子,和一个化名为M的煤老板之间的三角恋情,内容不堪入目。


莫凤平说,早在2010年,就曾有人在网上发帖称,他出资90万元,雇凶杀县长、副县长邓国建和安监局长。此后,警方介入,证明网帖内容系伪造。


另外,时代周报记者发现,网友还有多条针对莫凤平的帖子。对此,莫凤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并不在意;况且,当初警方也没有告诉他,是否查明说他谋杀县领导的发帖人身份。


“虽然发生日记门事件,但对我的煤矿生产没有任何影响,照常工作。”莫凤平表示,“影射我和邓国建副县长共享情人‘小媛’,纯粹就是无中生有!我开采煤矿,邓国建副县长曾主管煤改工作,要说我不认识他很不正常,但我们之间没有交往。”莫凤平自陈不赌不嫖不滥饮,家庭幸福,“根本不存在小媛这个人”,不明白为何有人发帖抹黑自己。


此外,袁玉才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没听说过来凤县煤矿老板的交际圈里存在着一个名叫“小媛”的女子。


地方官员:侵吞矿井之说失实


2006年,按照国家和湖北省安全生产委员会文件要求,来凤县13家煤矿只能保留10家。相关工作由县政府牵头,商务局、安监局和国土局具体负责,县政府分管副县长正是邓国建。


8月29日上午,时任来凤县商务局局长、现来凤县经信局局长的周涛向时代周报记者详尽回顾了2006年来凤县的煤改工作。


周涛说,那年,13家煤矿关停整合成11家。2006年7月26日,邓国建在县安监局主持召开3个局负责人、相关乡镇和13位煤矿主参加的会议,讨论最后关停不达标小煤矿事宜。会议要求煤矿主自愿报名,政府将补偿400万元给关闭的煤矿主。之后,五台煤矿二号井矿主袁玉才报名关停,并办理手续。这个煤改的重要事实,有“2006年7月26日来凤县安监局会议纪要”予以确证。


周涛介绍,2008年,来凤县煤改工作转由县宣传部长向应才接手,经上报湖北省和恩施州相关部门后,2008年夏,来凤县同意莫凤平经营的三房沟井和袁玉才经营的五台媒矿二号井整合。关于这两家煤矿的整合过程,有《(2008)11号关于五台二号井与三房沟井整合备忘录》作记录。


对于网帖日记中,关于滑石板煤矿合并花果林煤矿系为邓国建联合莫凤平运作侵吞五台煤矿二号井提供方便的说法,周涛、莫凤平和袁玉才均表示:前两家煤矿合并,与莫凤平接收袁玉才的五台煤矿二号井,没有任何关系。


谈及网帖“日记”,莫凤平愤愤不平。8月29日晚,他向时代周报记者坦陈自身立场:“我是实干人,相信清者自清,‘日记门’是无中生有。”


莫的妻子邹爱香补充说:“我们夫妻很少上网,朋友告诉我‘日记门’、我丈夫成了新闻人物时,我一点都不相信网帖日记是真的。我相信我的丈夫!”邹爱香说,她和丈夫莫凤平家庭幸福,每天都互通电话,外出时也常手牵手。


对于网帖日记提到的2010年12月25日凌晨2时五台煤矿二号井发生透水事故死亡3人之事,莫凤平确认系事实,他说,自己还被以“安全责任事故罪”定罪,目前仍出于取保候审阶段。


关于这一事故,8月29日上午,来凤县安监局局长胡大林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答复,“事故发生后,湖北煤矿安监局下发结案处理通知,即鄂煤监察[2011]43号文件,建议对莫凤平和矿长张兴龙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同时建议给予李光清、吴贤军等8名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行政降级处分或行政记大过等不同的行政处分。”


胡强调说,他上任县安监局长后,莫凤平的煤矿只出了这一单事故。8月29日下午,时代周报记者在五台煤矿二号井现场看到,该矿井仍在停产进行技术改造。


邓国建其人


网帖日记重点指向“来凤县副县长邓国建权色勾结煤矿主莫凤平”。官方资料显示,邓国建目前主要负责来凤县城市建设和管理工作。莫凤平则向时代周报记者澄清,自己和邓国建并无来往。


那么,出于舆论漩涡中的关键当事人副县长邓国建,是否真如网帖所说?


时代周报记者在来凤县采访期间,多方联系邓国建,邓国建坚持不接受采访;而他的妻子覃佳慧,也拒绝接受采访。


8月25日,邓国建接受新华社等媒体记者采访,回应“日记门”事件。邓国建判定,“网上日记是编造的”,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对于此事,他作了三点说明:第一,将积极配合组织调查,尽早让真相水落石出;第二,欢迎社会各界和媒体的监督;第三,将继续做好本职工作。


邓国建说,此前媒体上曾有过一些关于他本人的公开报道,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运用到了“日记”中。邓国建早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曾表示,网络上之所以会出现这类帖子,不排除今年正值换届年有人故意陷害的可能。


在来凤县调查期间,时代周报记者采访多名熟悉邓国建的当地政府部门官员。这些官员称,邓不是特别会用电脑,打字更是不行,他不可能写网络日记。


8月30日上午,来凤县县委书记肖作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关于邓国建“日记门”一事,“以新华社报道为准。目前,他还在正常工作。恩施州纪委初步调查,认为网帖日记是假的。来凤县将积极配合州纪委的调查工作,州县各部门在调查中坚守实事求是原则。”


网帖日记最后一条称,“邓国建副县长的妻子覃佳慧,在老虎洞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下文简称“老虎洞公司”)入股并担当董事职务”。


对此,8月29日下午,来凤县水利局局长和北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老虎洞公司成立于2007年11月,由县水利局下属的水利公司和县电力公司两家国有法人组建,覃佳慧在该公司担任监事,而非董事。后来,该公司转为县水利局独资运营,覃担任会计职务。时代周报记者在来凤县工商局查询该公司注册资料,确定覃佳慧的职务为监事。


邓国建“日记门”真相究竟如何,有待当地纪委调查。恩施州有关领导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明确表示,如果“日记门”调查情况属实,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时代周报记者发稿时,恩施州纪委调查组仍未离开来凤县。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