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小民警,是一个弱势群体,干的都是良心活。领导总是以各种借口让我加班,以至于现在我连买衣服的时间都没有。而且领导们整天阵阵有词,说是锻炼我。其实,我知道他们只是不把问题说透罢了。我累死了,他们只会说是我笨,根本连同情的眼泪都没有。

试问,我难道就是骡子和马吗。我也是父母的爱子,也是妻子的希望,难道就这样要把我累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