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55.千里单骑

周于仲谋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URL] 月牙儿挂在半空中,惨淡的浓雾慢慢升起,来往的车辆时见稀疏。省道上,奥拓不慌不忙,绕行在盘山公路间,喝着百事,啃着饼干,仲谋心情渐渐安定。 “师傅,估计啥时候能赶到西昌?” “格老子的,这雾太大,按这种速度,怕要到转钟3点以后!”一口川味的黑的哥说话间露出洁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月牙儿挂在半空中,惨淡的浓雾慢慢升起,来往的车辆时见稀疏。省道上,奥拓不慌不忙,绕行在盘山公路间,喝着百事,啃着饼干,仲谋心情渐渐安定。

“师傅,估计啥时候能赶到西昌?”

“格老子的,这雾太大,按这种速度,怕要到转钟3点以后!”一口川味的黑的哥说话间露出洁白的牙齿,“兄弟,这么急赶去西昌,有啥事?”

“唉,老婆跟人跑了,你看,就带着一背包衣服和吃食,从昆明一路追上来,没办法,慢的话就让这对狗男女溜掉!”随口瞎编故事,仲谋张嘴便来。

“哦,看不出,兄弟这么潇洒还会被女人甩?”川哥一脸同情。

“嗐,命苦呀!”装出欲哭无泪的模样,小伙暗暗偷笑。

“师傅,这西昌有直到宜宾的汽车吗?”

“没有,只有火车,而且也需要中转!”

心猛地往下一沉,糟糕,又要多费周折。坑坑洼洼的路面晃得人昏昏入睡,迷迷瞪瞪中,终于看到山下璀璨闪烁的灯光,“兄弟,马上就要到西昌!”的哥提醒小伙。

下山的烂坑坑夹带连续转弯,把人颠个七荤八素,晕乎乎的在路边下车,仲谋几乎忘记拿下后座上的背包。还是川哥实在,“兄弟,你的包包···”看着仲谋拎包下车,“追到后,记得替我捶那奸夫!”

“一定,一定!”

跟着拉客女,小伙来到紧贴高架桥下的一处旅馆,在哐当哐当的伴奏声中,人疲倦的睡去。

有“炸弹”伴随,早上八点人自然清醒,老规矩,以金钱开路,顺利打动在路边候客的普桑司机。

年轻的川哥走西昌-石棉-汉源-乌斯河-金口河-峨边-乐山-宜宾线路,坐在车上,仲谋闭口不语,言多必失,少说话为妙。

准时九点,普桑从西昌城区出发,过泸沽镇、冕宁、彝海,翻拖乌山经粟子平到石棉县,顺108国道直达汉源,过大桥后往右拐,走S306省道过乌斯河镇、金口河、峨边、峨眉、到乐山,路上风景壮美,甚为养眼,欣赏着沿途旖旎的湖光山色,人暂时忘却焦虑。

眼看就要到达自贡,不测在眨眼间发生。

S305省道上,车流如同过江之鲫,跟在一辆如蜗牛般缓慢爬行的载重大货车后面,普桑试图超车,悲剧就此上演。

就在车左拐的同时,后面也有汽车在超车道上猛然加速行驶,“嘭”,普桑被追尾,强大的冲击力推着车辆斜斜地撞上大货车。

惊魂未定,仲谋强行推开车门,三辆车的车主也先后下车。身后,奔流不息的车龙瞬间停滞,年轻的川哥暴跳如雷,指着后面车主大骂不休,货车司机怔怔地看看这一切,站在一旁发呆。

交警估计会马上赶到,回车上拎下背包,递上事先谈好的价钱,转身快速沿省道向自贡方向走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快些离开为好。

没有车辆经过,小伙只有徒步而行,一个人在路肩上慢慢行走,总有点惹人注目。

“站住!”拉响警笛从前方疾驰而来的公安车辆停在前方路肩上,扩音器大声警示着小伙。

上前坦然递过身份证和退伍证,仲谋解释,“乘坐的车辆刚发生车祸,我有急事要马上赶到自贡,所以···”用手指指背后还堵塞在一起的车龙。

仔细看过证件,警察挥挥手示意走人。不行,得马上离开省道,这样下去太危险,前方不远处就是一个小集镇,下省道,人快步拐入街市。

下午的集镇,行人稀少,看看地名,结合地图,仲谋迅速确定方位。“长土镇”离自贡市中心不到五公里的路程,就算徒步也用不了太长时间,先弄点东西填填肚皮。

吃饱喝足继续赶路,波折再次出现。

“兄弟,留下买路钱!”刚出街市不久,四个小混混模样的少年堵在公路前方,居中的卷毛壮汉用铁棒敲击着自己的手心,慢慢走上前。

“各位,有话好说!”不惹事最好,这帮人只不过要钱,咱给就是,赶紧送上一百元。

接过人民币,可能觉得钱得来太容易,卷毛斜视着小伙,“打发叫花子呢?”

不得已,又摸出五十块,“好汉们,我真的没有钱!”翻出还剩几张毛票的裤兜,向卷毛示意。

保命钱都收在内裤的隐蔽小口袋中,裤兜里留下不超过三百元,袜子内还藏着两百块,不到万不得已,这钱都不会拿出来。

“把包包打开!”狐疑地看看小伙,卷毛根本不相信没钱。

顺从放下包包,拉开拉链,“真没有,这里面都是饮料和饼干!”

拨弄着上层的杂物,卷毛把手往下伸,“这是什么?”

得,又得逼着要动手,人生地不熟,仲谋下手不留余地,双手瞬间搂住半矮着身体的卷毛头部,右膝斜斜地猛顶上去。

跨步,右高鞭腿狠狠踹向最左边少年的脑袋,落脚急速转身,左蹬腿直接蹬上还在发愣的人腹部,见势不对,靠后的少年掉头就跑。

一个人都不能放过,万一喊来帮手,事情会更复杂。三步并做二步,快速追上少年,一个前扑,抱住其膝盖,将人摔倒在地,跨上对方身体,“双峰贯耳”紧跟着起身用右脚大力低踹头部,彻底打晕少年。

返身在还没晕倒的少年耳背处补上一掌,收好背包,将小包扔弃,沿马路狂奔。背后,有车经过,拦住车辆,仲谋苦苦哀求,终于搭上便车。

惊魂不定的赶到自贡客运中心,拿出地图研究。刚才在路上问过好心的司机,自贡根本没有直达广州的汽车,只有火车,向北是内江,往南是宜宾,到底走那条线?

一路的波折,让仲谋感到六神无主。

不安地在房间内踱步,女人悔恨不已。两天一夜已经过去,始终打不通仲谋的电话,按以前的经验,人肯定早已出事,唉,到时候怎么跟谭君交代?

缭绕的烟雾中,总经理纤细的手指微微颤动,俏丽的脸庞上隐隐显出一丝乌云,但很快就消失不见。狠狠掐灭香烟,按下手机上的重拨键,“黄哥,交易需要暂停,这批货可能出了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