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争霸 外传 第三章 艳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1.html


袁平下意识的转过身去,面前一人满脸堆满了笑容,一双小眼滴溜乱转低声问道:“少将军有何不悦?竟然一个人在这唉声叹气的!”

“哈哈哈....”袁平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发笑,“我刚刚认父归宗,而且父亲还是堂堂的袁大将军,我有什么不悦的呢?”

那人依旧挂着笑容,眼神直盯着袁平:“我看倒未必吧?”

袁平仿佛被这人看透了心思,心里有种莫名的慌乱,直觉告诉袁平此人不简单。自己万万没想到袁军之中真是卧虎藏龙啊!袁平想到这上前一拜:“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陈彤!”

“陈彤?”袁平在脑海里飞速的寻找着关于这个人的一丝一点,很遗憾袁平并没有找到关于这个叫陈彤的年轻人的一点记忆。

“我是刚刚一个月前才来投靠主公的!没听过在下不足为怪。”

“哦,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没有听说过老兄的大名。”袁平只想看看此人到底有多少斤量,才故意把话说得这么难听。

“也难怪,我乃是一介无名之士。不过我看少公子做了袁家大公子,是极不情愿啊!”陈彤说话的时候,神情没有一丝的变化,依旧笑嘻嘻的。

袁平暗道此人还真不是等闲之人,脸上依然面不改色,含笑说道:“能做袁家的公子,是多少人梦寐难求的事,我不情愿,岂能千里前来投亲。”

“少将军可否借一步说话。”说完并没有等袁平回答,陈彤直接径直走了出去,袁平满心好奇的跟在了后面,顺着一条蜿蜒的小路,袁平一路上猜测着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突然陈彤在一间房子前停了下来,由于很暗袁平只是模糊的看到是一间很矮的房子,此时陈彤点着了油灯,屋内变得亮了起来。

房子很简陋,只有几张破桌子、破凳子还有一卷卷的书籍。陈彤搬了一把还算好的椅子示意袁平坐下,袁平并没有坐下,随手拿起一卷书,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因为他知道称彤一定会开口的,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来拉拢自己的,只是分不清是袁尚,还是袁谭。

陈彤仿佛看透了袁平一般,:“我既不是大公子的人,也不是三公子的人。我只是有一点不明白,少将军你既然早已经来到了冀州城,为何到现在显露出了身份呢?”陈彤说话的时候满脸的笑容,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陈彤端着刚刚给袁平倒得清茶,接着问道:“难道是害怕卷入两位公子的朋党之争中呢,还是另有别事呢?”

袁平刚刚接过来陈彤递过来的茶杯,正想轻抿一下清茶,听陈彤这么一说,茶杯摔倒了地上,很快的碎开发出难听的声音。袁平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在冒冷汗,面前这人到底是什么人呢?仿佛是自己身体内的蛔虫一般。

“你到底是什么人?”袁平颤声问道。

“哈哈哈哈....”陈彤大笑起来,什么话都没有说。

“你到底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袁平再次颤声问道,面前这个人太恐怖了。

陈彤依然满脸的笑容,可现在袁平看来是那么的恐怖,虽然袁平表面上还很平静的样子,其实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可你相信我不是来害你的,而是来帮你的,帮你成就大业的。”说这话的时候陈彤依旧是满脸的笑容。

“我为什么需要你帮忙呢?再说我以后有什么大业所成就呢?我只想现在好好的辅助父亲,如果父亲不在了,我会好好的扶住我的哥哥们。”袁平弄不清楚面前这人的底细,一时不敢大意。

“哈哈....少将军这话大概可以骗得了别人,却万万骗不了陈某。我可是真心实意的想投靠少将军。”

“哈哈....既然这样你大可不必投靠与我,你尽心尽力辅佐我父亲就是了。”袁平感觉还是一切小心为好,毕竟刚刚认了袁绍,袁绍并不一定非常的相信自己。

“我可以看得出来,你并非有抱负无心机之人,你乃是真君明主。”陈彤开始对着袁平放起糖衣炮弹来。

“你不必说了,今天权当你醉了,如在言我定斩不赦。”袁平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拉开们时门外正站着一人,袁平认得此人,正是袁绍手下谋士审配。

此时正准备掏出身下之物,准备小解袁平出来之时,审配慌张的准备收起身下之物。可慌乱中尿液撒了审配一手,审配以为自己伪装的不错,却没有瞒过聪明绝顶的袁平,宴会大厅离此地很远,并且路还不好走,一个喝醉之人怎么会跑这么远来小解。

袁平不得暗暗庆幸,自己刚才并没有多说什么话。要不然岂不是要酿成大祸,袁平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走到审配面前,搪塞起审配来:“审先生,真是什么都可以豁得出来啊!为了让表演真实一点,竟然做出如此下贱之事。真是忠心,忠心呐!”袁平说完径直走开了。

剩下呆在一旁的审配,一脸无措的站在那里。

只是在另外一面的窗前,还有一个人很清晰的听到了袁平与陈彤的所有谈话。


袁平返回大厅的时候,大厅内已经喝倒了一大批的人,满地的污垢之物。但是大厅内还是站了两拨还算清醒的人。一拨是袁绍以及袁绍阵营中的重要人物,逢纪、郭图、辛评等人一次在列,还有袁谭、袁熙、袁尚、高干也在列。

另一拨人就是正在等待袁平的,郑化、柏杨常建三人。众人见袁平进来了,无不是激动万分,袁绍大步一跨来到袁平面前,搀起袁平的胳膊大声说道:“我儿刚去了哪里?”

“刚去如厕了,还请父亲不要见怪。”袁平脸上陪着笑。

此时陈彤尾随着袁平走了进来,被在场的人们看个正着。特别是郭图暗叹袁平真是神通,刚来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就已经把现在在袁军中最出风头的谋士陈彤收于了帐下,而且手下还有几个武功高强之人。势必会给袁谭大公子,带来一定的矛盾,郭图暗暗下了杀心。

原来陈彤是袁绍面前的大红人,而且袁尚、袁谭都想拉拢他。只是他既不表态投靠袁尚还是袁谭,但是对两人又同时表露暧昧之意。没想到今天却主动找到袁平,并且要投靠表面上最没实力的袁平 。

但是袁绍好像是真喝多了,一个劲的拉住自己好久没见的儿子,说东说西的好像什么也没有看见似的。此时袁平见审配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在袁尚耳朵上低声的说了些什么。袁平大抵知道审配会给袁尚说些什么,暗暗庆幸刚才没有说些什么对袁绍以及袁尚不敬的话语。

袁绍突然止住了话,对众人说道:“众位也累了。早点回家歇息吧!袁平我儿就住在府上吧!有空去拜见一下你四娘。”

原来袁平的母亲是袁绍的原配,诞下袁平没几日别去世了。现在袁绍的正房乃是袁尚的母亲刘氏,是袁绍的第四个老婆。因此袁平得管袁尚的母亲叫做四娘。

众人见袁绍发话,纷纷拜别袁绍。郑化三人担心袁平的安全,求助着看着袁平。袁绍见此三人久久不离开,气愤的说道:“你家将军,回到了自己的家。会很安全的,尔等速速回去。”

袁平悄悄的使了一个眼色,意思让他们离开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全。郑化等人恋恋不舍的回到了城门处的军营,忘了向大家交代了,袁军每个城门都有军营,供守城将校所住。

待众人走后,袁绍派给袁平一名仆人模样的中年人,让其带袁平前去客房。自己则是在一群护卫的保护下离开了。

袁平尾随那名仆人模样的中年人,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间房子前。是间西厢房,门口站两名军士,那仆人模样的中年人大声说道:“以后咱们家的四公子今晚屈尊在这里,你两个人好生警戒着。”

转过身来立马换了个表情,满脸的微笑对着袁平谄媚的说道:“少将军暂且在这住上一宿,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小的一定会尽力去做。”

袁平想想面前这人好像也有用,很客气的问了一声:“请问尊名”

面前这中年人,从来没听到主子对自己这样过,受宠若惊的答道:“老奴李仲,在袁府已经待了十几年了。”

袁平再次礼貌的说道:“李仲,记下了,你下去吧!有事我会换你的。”说完袁平推门走了进去。

面前的这房子还真是不错,虽然是油灯,但是还算亮堂。摆设考究,干净整洁,还算不错。袁平真的是累了,只是简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便直奔大床而去,自己好像有十几天没有上床休息了。甚至连衣服都没有换过,这次是来拜见袁绍了才算是换了一身考究的衣服。

还别说汉朝的大床还算是考究,软软的不亚于现在的席梦思,最和袁平心意的是这张床足够的大。躺在上面还真是舒服,就在袁平就要睡着的时候。一名丫鬟端着一盆热水进来了,跪拜在袁平的床前,即使她给袁平脱鞋的力道很小,但是还是把袁平惊醒了,一把抓住了丫鬟的手!

袁平醒来的时候,一张精致的小脸映入了自己的眼睛里。皮肤白皙、细滑,五官精细紧凑,是个上等的美女,此时正在脱自己的鞋子。袁平经不住淫荡的遐想起来,不经意的看见放在傍边的洗脚盆子。才又发现自己是会错意了,禁不住老脸红起来。

袁平这一抓,吓得那丫鬟跪在地上,慌乱的解释着:“奴婢是李管家派来给公子洗脚的,见公子你睡着了所以...”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漂亮中带着害羞,还真是漂亮。

袁平不免有些不好意思,慌乱的放开了她的手,故作镇静的样子说道:“我不需要洗脚,你下去吧!”

那丫鬟慌乱的端着那洗脚盆子,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袁平刚又想睡着的时候,听见门又响了一下,不耐烦的说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人回答,等了一会还是没人回答。袁平禁不住坐了起来,不坐还好,差一点没让袁平流鼻血。只见面前站着两名上乘的古代美女,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两位美女身上是一丝不挂,两人的完美身材尽显在袁平的面前。

坚挺的胸部,平坦的腹部,以及下面那个什么,皮肤细腻光滑,正一步步的向袁平走来,袁平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下面有个东西在充血、变硬、变大。

两个人再慢慢的靠近着,坚挺而又饱满的胸部极有节奏的抖动着。两张秀美绝伦的脸,正贴上袁平那张坚毅的脸上。

怦! 怦! 怦! 怦!

袁平即使不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依然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越来越快的跳动着,呼吸也变的急促了起来。那两张秀美绝伦的脸靠的也是越来越近了,袁平此时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两个赤裸的、婀娜的、完美的胴体此时已经依偎在了袁平的怀里,四只手在袁平的健壮的身体上,不安分的游弋着。此时的袁平真是享受的很,这个时候再给他讲什么柳下惠、讲什么坐怀不乱。

袁平只有两个字:“虚伪。”

正在兴头之时,袁平忽然大喊了一声:“李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