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良深:一个婚宴咋尽现人间百态?

昨天, 参加一个朋友孩子的婚宴, 朋友是领导干部, 家族在这个地方也是大户, 所以孩子的婚礼办得很隆重。由于参宴深有感触, 思来想去, 还是写了这个帖子。

朋友安排的这个宴址是这个地方最豪华的一个星级酒店。因为远在郊区, 所以我提前步行前往。 我走了近四十分钏才到地方, 看看时间, 离开宴也就还有半个小时的样子。

宴厅里, 已来了一些客人, 只见三五一群, 四六一伙地分别在各忙各的, 有的是打扑克, 有的是在一起说话, 有的则在翻看手机等。 然而, 只要留心, 就不难发现这各成一伙的就有不同的身分, 领导级别差不多的坐在一起, 一般干部和一般干部坐在一起, 老板和经商的坐在一起, 平民百姓则和普通群众坐起一起。就是干部中, 处级伙中也夹杂着个别科级干部, 观其人, 本人认得的, 且不说其名, 原来是那种一惯好巴结媚上的人。

我也是个中层领导干部, 见了这种情形, 却没有去赶这个时兴, 而是找了个退养和退休的老同志处坐下, 和他们聊天, 了解他们退养和退休后的情况。其中有一个中直企业的老总, 他刚退养一年, 聊时情绪很不满意, 说了好多的话, 大概就是诉说自己不当老总当调研员后, 没有人象以前那样再把他当回事, 让他很伤感。我说, 请不必在意, 过去有人搭理是因为你有权, 出门豪车, 出手有权, 出语算数, 人们是趋势逐利而为之。 现在人、财、物你全没了权力不说, 还得听别人的, 按当今的现实, 没必要有啥不平衡。他道理虽懂, 但还是心有不甘, 没办法, 只好让他说, 我知道这是性格与心理因素使然。

到点了, 依次落坐当然还是没开席时的分伙情况。当主持人上台, 我看见并不是专职司仪, 而是一名平时口才好并经常主持一些官家喜庆事宜的干部。 除了正常的婚庆贺语外, 我发现在对朋友的称呼上, 主持人一口一句哥的当着大家面叫着办婚主人, 这让人听了很不舒服。为何? 就是我的朋友年龄虽比主持人大, 但在整个与宴同志中却属中游, 主持人叫哥可以, 但对比朋友年龄大的可就不是哥! 主持人这么叫, 显然强奸了年长的人的客观心理。再说正式宴会场合称兄道弟不仅不妥, 也很庸俗, 示人完全是溜须形象。

席散, 人们熙熙攘攘地往回走, 这时当领导的, 如潮般的司机早开车过来在门口候着, 领导上车后就扬长而去。商贾们都有自己的好车, 有的有司机, 有的就干脆自己开着走了。没有车的大都是没有实权的所谓领导干部和一般干部, 这些人有的打的走, 有的还是讨好般地向有些领导请求, 显然坐着的是还欠有一分情般的“搭车”走了。而平头群众有的是骑自行车, 有的是步行走。当有人喊我坐他的车走时, 我忽然看见同我唠嗑因退养不满的老总也在身旁, 我要他一起跟我走, 他很犹豫。我看出他有点放不下架子, 反正我也是搭车, 于是辞谢了想捎我的那个领导, 和这位退养的国企老总一起开动自己的“11号”边说边走了。

说实话, 因为这个边城不大, 只要不出城, 我从来不坐公车的, 喜欢步行, 只当锻炼身体。不管人怎么看我, 我不会改变自己的做法。但看到一个婚宴, 人与人之间的差别这么明显, 让我思绪万千, 参加婚宴是小事, 实感觉尽现的是人间百态。由此我想, 如此这般, 不是杞人忧天, 我们何日方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公平公正? 此目标离我们到底还有多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