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人质劫持事件警方解救行动致人质面部中枪

htwandcsh 收藏 23 4860
导读: [img]http://img3.itiexue.net/1362/13625115.jpg[/img] 命案嫌犯南京制大巴劫案 [img]http://img4.itiexue.net/1362/13625116.jpg[/img] 8月31日凌晨零点46分,伤者李全朝从手术室推出。 安徽客车南京被劫持事件发生后,两名伤者立刻被送往南京市浦口区中心医院。其中一名伤者因伤势过重,被转至江苏省人民医院救治。两名伤者中,一名已经确认正是劫匪阳兵,另一名被转往江苏省人民医院的伤者传闻是安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南京人质劫持事件警方解救行动致人质面部中枪

命案嫌犯南京制大巴劫案

南京人质劫持事件警方解救行动致人质面部中枪

8月31日凌晨零点46分,伤者李全朝从手术室推出。

安徽客车南京被劫持事件发生后,两名伤者立刻被送往南京市浦口区中心医院。其中一名伤者因伤势过重,被转至江苏省人民医院救治。两名伤者中,一名已经确认正是劫匪阳兵,另一名被转往江苏省人民医院的伤者传闻是安徽乘客,但一直未获警方证实。记者昨天设法以伤者家属的身份参加了与警方的交涉,得知警方向家属承认误伤了人质,并向家属道歉。


受伤人质呼吸靠机器昨日上午10点半,记者在江苏省人民医院见到了事发后从萧山打工地赶来的伤者的二姐夫妇。据介绍,伤者叫李荃朝,今年35岁,是蚌埠五河人,在萧山收废品。30日,李荃朝带着8岁的女儿准备回老家给孩子报名上小学,却在途中遭遇劫匪。李荃朝的二姐夫吴贤杰告诉记者,李荃朝的父母等8位亲人都已到了南京。


为了能够进一步了解真相,记者向吴贤杰提出,希望能以病人家属的身份进入病房,对方表示同意。上午11点左右,有医护人员表示有事要跟家属们商量,记者以伤者表妹的身份和家属们一道进入了重症监护室,在一间办公室里见到了4个人,据介绍,其中两位是李荃朝的主治医生“曹主任”和“卜主任”。一位自称南京市公安局工作人员的霍(音)姓男子称:“事情发生后,市局领导非常重视,一直在全力救治。”记者了解到,这是警方、医院第一次与伤者家属正式见面。


曹主任介绍,病人大概是8月30日下午三点多送到省人民医院的,手术从下午4点左右一直持续到夜里12点多。卜主任介绍,病人的气管已经被切掉,目前呼吸还是依靠机器。病人脸部部分软组织受损,“目前能眨眼,但不能说话。牙齿脱落了几颗,舌头也能伸出嘴巴外面,听力也很正常。至于什么时候能出院,还要继续观察。等病人完全康复后,不会毁容,不过嘴唇可能会有点歪。”


警方承认误伤并道歉“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怎么会打在我女婿脸上呢?说句不该说的话,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女婿是劫匪?”伤者岳父孙家银一连提出几个质疑。“这是误伤。”霍姓男子介绍,南京市公安局在行动前,关于劫匪的身份和特征都非常了解,“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很遗憾和痛心,向你们道歉,希望你们能谅解。”


在此前记者的采访过程中,无论是当地媒体记者还是乘客都曾说过,警方在解救人质过程中开了两枪,开第一枪后人质受伤离开,二三十分钟后才开了第二枪。可在与家属交涉时,警方工作人员另有说法。


霍姓男子向家属们描述当时场景,“李荃朝是靠窗的,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半蹲着,看起来非常害怕。劫匪在他旁边,刀架在小女孩脖子上。当时狙击手一枪打过来,子弹透窗而入,击中李荃朝的脸颊。子弹从李荃朝脸颊穿过后,再擦伤了劫匪颈脖。”


交谈中,对于家属提出的医疗费用等问题,霍姓男子表示:“费用我们先垫付。以后你们可以申请国家赔偿。” (新安晚报 钟虹 文兵)


延伸阅读:记者对话11岁被劫女孩


安徽客车在南京被劫持事件备受社会关注,被劫持的小女孩也惹人怜惜。记者昨天采访了解到,被劫的蚌埠市五河县女孩叫马露洁,今年11岁,开学就是一名四年级的小学生了。记者昨日联系到小露洁的爸爸马传伟,得知他们一家已于昨日下午3点半左右抵达五河,小露洁现在情绪还算平稳。


母亲曾跪求警察撤离


马传伟今年38岁,在杭州萧山收废品。临近开学,妻子陆梦华带着一对儿女从萧山坐大巴回老家,没想到途中却遭遇了客车被劫事件。马传伟30日下午接到妻子的电话才知道这件事,马上从萧山赶往南京,昨天上午8点,一家四口坐上从南京到五河的大巴回到头铺镇。“邻居都来看我们,露洁现在正在客厅和她爷爷,还有隔壁小孩一起玩。”马传伟说道。


回忆起当时客车被劫的情景,陆梦华仍然难以平静下来,“我和孩子都坐在车厢倒数第三排。孩子靠窗,我坐外面,和劫匪就隔着一条过道。”陆梦华告诉记者,刚开始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看到很多乘客下车,我感觉不对劲,就想把孩子一起带下去。但已经来不及了。”陆梦华说她哭着哀求劫匪放过女儿,劫匪不答应,说:“你快下车,叫那些警察也离开。”


“当时车门外有很多警察,我跪着求他们,‘快走吧,快走吧,我女儿还在他手里’。但是没有人应,后来有警察过来把我们拉到了警戒线外。”直到下午3点15分左右,陆梦华看到女儿被警察抱下车,悬着的心才放进肚子里,“孩子已经吓坏了,哭个不停,我赶紧抱住她。”


安徽客车在南京被劫持事件备受社会关注,被劫持的小女孩也惹人怜惜。记者昨天采访了解到,被劫的蚌埠市五河县女孩叫马露洁,今年11岁,开学就是一名四年级的小学生了。记者昨日联系到小露洁的爸爸马传伟,得知他们一家已于昨日下午3点半左右抵达五河,小露洁现在情绪还算平稳。


到底没找来心理医生


陆梦华说,女儿刚被救出时,她跟警察提出请个心理医生给孩子看看,警察答应说让她放心。


30日下午3点半左右,陆梦华和乘客们一起被送到派出所做笔录。他们母子三人被和其他乘客隔离开来,单独带到了一个办公室。“孩子一坐下来就靠在我怀里,眼泪不停地流,还不住地说‘我怕’,我看了真是难过。我多次提出让心理医生过来,都没人理。”


晚上8点左右,办公室终于来了个医生,陆梦华宽慰了许多。陆梦华告诉记者,小露洁在被劫持过程中,手臂被劫匪抽烟的烟灰烫伤,胳膊上还有一道水果刀的划痕。医生处理了小露洁的伤口并拍了照后就离开。“不是要给孩子做一些心理辅导吗?”陆梦华问道。“我不是心理医生,我是个法医。”该医生说道。


陆梦华气愤难耐,找到了一个派出所领导,再次提出给孩子找个心理医生,对方却以心理医生下班了等理由推脱。被追问急了,对方丢下一句:“你要不满可以去找媒体,可以去告我,欢迎去告!”


大约在当晚9点半,警方将陆梦华和其他乘客送到了南京一所警校,打算转送他们回家。陆梦华坚持给女儿先看心理医生,就没有同意马上回老家。晚上10点左右,马传伟从萧山赶到南京,在他们的一再坚持下,晚上11点左右,警方终于带他们到浦口区中心医院找了一个儿科医生。


露洁看书迎接新学期


在昨天的采访中,记者还与马露洁通了电话。电话那头,小露洁的声音清脆,听起来情绪还算平稳,她告诉记者要看书迎接新学期。


记者:“露洁回到家高兴吗,累不累?”


小露洁:“不累,很高兴,看到爷爷了。”


记者:“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几点起来的,早上有没有吃东西呢?”


小露洁:“6点多就起来了,早上吃的辣汤。”


记者:“露洁,现在还怕吗?”


小露洁:“不怕了。”


记者:“我们都知道你是一个特别勇敢的好孩子。明天就要开学了是吧?”


小露洁:“是的,下午还想看看书,准备新学期的课哩。”


小露洁还告诉记者,她喜欢语文,上学期期末考试还拿了个全班第三。


本报见习记者 钟虹 本报记者 文兵 刘玉才


追踪报道


8月30日,大巴车上劫持人质事件发生后,南京警方称“两名人质安全解救”。人质李全朝的家属称,李全朝的脸颊被子弹穿透,颧骨受损,牙齿脱落,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警方向家属承认开枪误伤了他。对此说法,南京警方未予回应。


事件


收费站“卡机”40分钟


50多岁的裴师傅是皖D21897客车的司机,8月30日上午,他开车从萧山出发,前往安徽淮南。车上约40名乘客中半数是孩子,与他们同行的父母是来自安徽蚌埠、淮南等地在浙江务工人员。孩子们即将开学。


12时30分,车行至南京长江三桥收费站北出口时,收费员告知裴师傅,刷卡机坏了,需要等待。40分钟过去,收费员仍称没修好。


当天12时许,南京警方接浙江宁波警方通报,8月27日宁波发生一起命案,阳兵等4名嫌犯乘坐的皖D21897客车可能途经南京,希望南京警方协查。收费员发现该大巴后,迅速通知警方。


特警荷枪上车检查


13时多,两名交警登上大巴,要求裴师傅将车靠边停,“例行检查”。随后,一辆警车赶到,4名特警持冲锋枪冲上大巴,要求乘客出示身份证检查。检查完所有乘客身份证后,特警让乘客全部下车。乘客快要下完时,一名穿粉红色上衣的妇女疯狂冲下车,跪在警察面前哭诉:“我的女儿还在车上,被一个男的拿刀逼着,不让下车,快救救她!”她是安徽五河县人,在浙江打工,当天带着一双年幼的儿女回老家探亲,女儿9岁。


嫌犯持刀劫持人质


车上,一名男子左手搂着小女孩,右手持水果刀对着女孩喉咙,吼道:“你们谁也不准过来。”该男子就是杀人嫌犯阳兵。当天,他与3名同伙乘坐这辆大巴。


乘客们疏散完后,车上只剩4名嫌犯和两名人质。阳兵与同伙在车内与警察对峙。在阳兵所在的倒数第3排靠窗座位上,一名未及下车的男子也成了人质。


据目击者介绍,事发后数十辆警车赶到现场,许多警察还都是穿着防弹背心,背着微型冲锋枪。


14时20分,经警方劝说,3名嫌犯主动下车投案。


现场传出两次枪响


车内,几名便衣警察与阳兵艰难地谈判;车外,狙击手埋伏在30米外的一堵墙后,将枪口对准大巴车的后窗。由于大巴车窗玻璃颜色偏暗,还拉着半幅窗帘,因此很难瞄准。透过车窗,能模糊看到倒数第3排的阳兵,他仍搂着小女孩,将刀对着女孩的喉咙。在他旁边,坐着另一名人质。14时50分左右,众人听到一声沉闷的枪声。随后,一名面部流血的男子被警察搀扶着下车。


15时15分,在紧张对峙了近两小时后,阳兵突然情绪激动,意图伤害人质,狙击手果断开枪,击中阳兵颈部。小女孩被解救,阳兵被4名警察押下车。


探访


劫匪颈部擦伤 人质面部中枪


当天下午,劫匪阳兵被送往浦口区中心医院救治。据急诊抢救室医生介绍,经CT检查,阳兵颈部表面擦伤,颈椎未受伤。阳兵被推出CT室后,警方立即给他戴上手铐。记者看到,躺在担架上的阳兵留平头,身高约1.7米,在从放射科到急诊室的路上,他不时看看身边的民警,表情平静。


当天23时许,江苏省人民医院一名值班护士说,受伤人质李全朝先是被送到了浦口区中心医院,因其伤势较重,17时左右被送到该院,“好像脸上中枪了,送来的时候满脸都是血,现在还在手术室”。


8月31日凌晨1时左右,记者看到,李全朝被推出手术室,身上插着许多管子,面部被纱布裹着。他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据家属介绍,李全朝脸颊被子弹穿透,颧骨受损,牙齿脱落。


家属


堂兄称枪响后堂弟满脸血


据家属介绍,李全朝今年35岁,是安徽蚌埠五河县人,在浙江杭州萧山做收废品的买卖。8月30日,李全朝的堂哥李朝晖(音)也带着孙女乘同一辆车返乡。


据李朝晖介绍,事发时车上有两人被劫持,其中一人就是李全朝。“堂弟坐的位置靠后,而且还靠着窗户。当时警察喊有身份证的人下车时,我堂弟没机会走,因为和那劫匪靠得太近了。”李朝晖说,将近15时,他听见“砰”的一声闷响。围观者称狙击手开枪了。随后,他看见堂弟李全朝从大巴车上走了下来,满脸是血。


大约20分钟,现场又传出来一声枪响,随后劫匪被制服。


岳父称警方承认开枪误伤


李全朝的岳父孙家银说,8月30日下午,他接到女儿电话后赶到南京,警察对他解释说,有几个亡命之徒从杭州过来,警方接到命令去拦截,特警开枪误伤了李全朝。


孙家银还说,警察曾要求他和其女儿,不要接受记者采访。


据李全朝的大姐夫马传科8月31日介绍,他到南京后,当地警方和他做了沟通,“警察说我小舅子是被误伤的”。“他脸上全是纱布,还有各种管子插着,眼睛周边都是血红的。”马传科说,“现在最要紧的是让医生把我小舅子治好,警察说其他的事情等人好了之后再谈。”


警方


拒绝回应误伤一事


8月30日下午,劫持人质事件发生后,南京市公安局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消息称,“两名人质安全解救”,未提及是否有乘客受伤。


就李全朝被南京警方误伤一事,8月31日下午,记者来到南京市公安局提出采访请求,但传达室工作人员称,宣传处负责人不在单位,无法接受采访。记者要求对方提供宣传处负责人电话,被婉拒。


随后,南京市公安局信访室就此回应称:“领导说了,该发布的信息在网上都发布过了,不再接受媒体采访。”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