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桥战斗总结

黄桥战斗总结

(一九四二年)


一、战前的情势是这样的:苏北的磨擦战,三个月来已打了七次(一次打郭村,二次打姜堰,三次打营溪。而北边八路军也打了四次王光夏〔1〕),但都没有结局。虽然击溃了韩德勤的主力,但没有消灭他。苏北抗日民主根据地未开拓,新四军的脚跟未踏稳,与八路军未联系。

二、因为国际关系的影响(滇缅路封锁三个月,德苏关系有改善可能,又因为鹿钟麟〔2〕在华北磨擦失败了),全国第一次反共高潮已结束,全国宪政运动〔3〕高涨,但苏北韩德勤却未放弃其反共主张,形成苏北与全国范围形势之矛盾。党中央当时指示我们要尽量与韩德勤妥协,赶快结束苏北战争。局部的策略是不应该违背全国策略的任务的,所以我们也提出加强团结的口号。但中央的指示是全国范围的,全国性之任务,必须要在局部地区按具体情况来实施。有人以为全国反共高潮已去,苏北韩德勤也不会反共了,这是不对的。当时韩尚有七万军队,有两万是主力,存心要消灭我们,所以我们仍要有战斗准备,要准备军事行动。韩德勤如果要进攻我们,我们要积极的自卫。这还不够,我们一定还要将韩德勤的阴谋本质暴露出来,给全苏北人士知道,这才有胜利的把握,但又一定要不给全国范围以不良影响,不危害当时党在全国性之妥协任务才行。

三、所以当时决定我之任务及作战方针,皆须以退为进。这样可以暴露韩德勤的本质,暴露蒋介石之本质(口是心非),也可暴露我们顾全大局的本质,这样可以争取广大的群众站在我们一方面,使我们斗争能取得胜利。这就具体的表现在姜堰争让这一问题上:首先是韩德勤集中兵力攻我营溪,但结果攻不下,又自己秘密的撤退了。我当时却还以为敌人还要进攻,把兵力集结好而不动,结果等我发现情况,敌人已经跑走了。如当时情况早点知道,我能出击必能歼灭敌人,苏北韩德勤必处守势,当然也没有什么黄桥战斗了。敌人既跑掉,乃在海安、东台一带重新部署,而我虽保住了营溪,但地区太小,无法立足。因此,我就决心打姜堰。一方面估计对韩德勤威胁并不大,另一方面也因为姜堰地区富,税收多,可以解决我们许多困难。战斗结果夺取了姜堰,消灭了敌人两个旅,而且我在经济、粮食等问题上也大大解决了。但是,韩德勤却不肯与我妥协,而且准备向我大举反攻。

这以前,我们尚未曾与韩德勤直系军作过战,打的都是与韩也有矛盾的封建顽军何克谦,所以苏北问题还可以说是一个局部问题。这以后就不同了,苏北磨擦战成为整个苏北和全国国共两党的问题了。因此,像李明扬、韩国钧〔4〕等都出来讲话了,一共有八县的代表,三四十个长胡子穿长衫的人。其中的确有些人是本着团结抗战的好意的;而像李明扬等中间势力是希望韩我力量均等,他可以在中间立足;有人则和韩德勤有不可分离的利益,眼望韩德勤再打就会失败的,所以也出来劝韩德勤不要打了,韩紫石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有许多钱都投资在韩德勤的手中,所以也出来劝韩不要打了。另外,有些开明人士则主张我们消灭韩德勤。但不管当时许多人的动机如何,对我都是有利的。他们都跑到韩德勤那边去,韩对他们说新四军如果让出姜堰,什么问题都可谈了,他并且说新四军是最不讲信义的,决不会退出姜堰,劝各代表不要多费心血。代表回来后都不敢将叫我退出姜堰的话当面说,怕碰一鼻子灰,而我却首先慷慨大方退出姜堰,请代表们去和韩主席接洽。代表遂喜颜大开,大为称赞,忙再去见韩德勤,不料韩主席竟如我料,下命令要新四军完全退出江北到江南去。这一来,代表们都摇头回来。我就特别同情代表们,暴露出韩德勤反共内战的本质,而且我们是退出姜堰。

估计当时韩德勤是要下决心打我们的,而只有李明扬和陈泰运是中间势力,如果他们帮助了韩,我就失败,而且韩也很可以下命令要李、陈出兵夹击,姜堰又是被韩、李、陈三人力量所包围,河网又多,对我很不利,我就将姜堰让给李明扬和陈泰运,一根骨头喂三只狗,结果李、陈态度对我更好,并暗示我,韩要打我。

后来因为陈泰运兵力小,姜堰被李所独占。陈泰运就派代表来问我要枪支,敲我竹杠。许多同志都不高兴,我却慷慨得很,叫代表自己到仓库中去挑选,结果拿去百余支,但却和我订了条约:如果韩德勤叫他打我们,他枪向天开,而我们可不必还枪。

四、军事上,韩德勤以为我退出姜堰是“匪胆已寒”,乃下令一鼓作气,冒险轻进,一共集中十三个团,约一万七千至两万人,其中以八十九军及独立第六旅为主力,他决心先歼灭南边之新四军后,再北上消灭南下之八路军。

我们则有九个团分三个纵队,其中只有三个主力团,共计七千余人,战士只五千人,敌人多我三倍至四倍,占了绝对的优势。在部署上:

(一)我刚刚撤出姜堰,敌人就已经展开了,比我展开早了五天的时间。当时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力阻止敌之前进,而使自己部队迅速集结。所以,敌人一过海安河,即遭我叶飞部之抗击。当时我们多争取了一分钟的时间都是有利的,结果我们兵力集结好了。三十日展开的敌人到四号才与我主力作战,连日来敌人都与我牵制部队作战,相当疲劳,而且敌人首冉跃×Σ贾霉フ加⒐畔以蛳刃谐吠耍腥司肆丝眨科呀纤尚噶耍幸晕冶匾殉烦龌魄牛砸哺崾游颐橇恕?

(二)游击战配合正规战是非常重要的事,而在整个战斗过程中,钳制队之积极动作,完成任务也是很重要的。当时我主力少,照理是应当拿主力来作突击队,我却派主力团(如二团)去钳制敌人,打游击战,任务完成了。

(三)黄桥西南面是有日寇的据点,北面又是大敌来攻,背腹受敌,当时的决心很值得考虑。有人主张集中全力死守黄桥,候李守维进攻失利后再出击。这个决心是有理由的,可以应付敌顽夹攻的严重局面。但是这样就不能决战,最多只能击溃敌人,使苏北战争长期下去,这却与我不利的。所以我的决心是要用全力来包围敌人而歼灭之,对日寇据点则大胆不管,只派少数侦察就好了。只以一个纵队守黄桥,以两个纵队包围敌人而决战。如果战胜了,苏北大局就定,我们也可东进了。如果失败,那就算了。

结果胜利了,当我俘虏到三十三师的麻子参谋长时,他竟伸指称赞说,出其意外,我们竟敢用包围。

如果照前一决心,敌人可以把我围困在黄桥饿死我们。李明扬虽然接受了韩的命令,一天只向我推进五里,但如我被围,迟早一点也会赶到的,他天天派人来问战况就是如此,他是企图找时机来下手的。鬼子当然也会出动。所以当时我只有迅速解决战斗,才能解决问题。

(四)守备黄桥的三个团,我仍是以两个营出击包围敌人、迷惑敌人,使我两翼迂回部队得以成功。当时有人反对这样,其实当时战斗重心已经不在黄桥了,黄桥之得失已不起决定作用。两个营出击是对的,结果取得很大的胜利,并且配合了迂回部队的成功。

五、李守维从展开以来的整个部署是对的,其失败之主要原因,是由于平均使用兵力的结果。把十三个团分成五路开进,在最前线的只有五个团,当然便于我之各个击破,如果他抓住了三十三师及独立六旅的七个主力团作为突击队,其他用来佯攻,我恐怕还会被迫退出黄桥,最多也只能击溃敌人,不能歼灭敌人。

六、黄桥战斗之胜利,当时八路军也能在战略上予以配合,在北边钳制了韩德勤的几个旅。战斗胜利后,我们就打东台,八路军则南下打东沟,一直打到盐城,结果兄弟军会合了,苏北形势就分明了。


注 释


本文是陈毅在一九四二年所作的《几个重要战斗总结》之一。黄桥战斗又称“黄桥战役”或“黄桥决战”。

〔1〕王光夏,当时是国民党江苏省保安第七旅旅长。

〔2〕鹿钟麟,当时是国民党冀察战区司令长官。

〔3〕宪政运动,即“立宪运动”,是争取制定宪法、实现民主政治的斗争。

〔4〕韩国钧,即韩紫石,又名止叟,江苏泰县海安镇(今海安县)人。早年曾住江苏省省长等要职,告老还乡后,是苏北一位声望甚高的爱国人士,经陈毅多方争取,能在国、共之间保持中立,并支持新四军抗战,后被日军毒害而死。


《陈毅军事文选》解放军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