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明月杯]表哥的往事我记忆犹新[参赛]

华东老军迷 收藏 29 190

[明月杯]表哥的往事我记忆犹新[参赛]


读者诸君,您喜欢吃月饼吗?如果您喜欢吃的话,那么是习惯于吃八个一斤白纸包装的酥皮儿月饼、还是喜欢四个一斤硬皮儿的呢?另外,在林林总总各种各样的月饼馅中,您最钟爱于哪一种?在您最喜欢的月饼当中,您一次能够吃多少?一个?两个?半斤?一斤?如果我问朋友们能不能够一次吃得下二斤月饼,您一定会嗤之以鼻、难以想象:谁能够有这样大的“肚子”,这个人该不会是三天没吃饭的“饿鬼”吧?! 应该说,世界上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是有可能存在的,“至于您信不信,我反正信了”!所以, 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的二表哥曾经就是这样一个“大肚汉”。这位老兄就曾经在极短的时间内把二斤月饼“狼吞虎咽”、“大快朵颐”、“风卷残云”、“一扫而光”!

二表哥是我二舅家的表哥,在他兄弟之间排行第二。后来为了称呼方便和感到亲切,我就把中间的字去掉了,直接简称为“二哥”或者是名字最后一个字的“×哥”。我家与二舅家居住在同一个城市里,相距也不太远。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前期,他家里属于城关公社的一个大队,是农业户口。在我的记忆里,二哥从小就饱尝了生活的艰辛和苦难。我这个舅舅家的家庭出身不好,在解放初期被划为了所谓的“地主”家庭。因此,在七十年代的1976年10月6日粉碎“四人帮”之前,这样的家庭出身的孩子与“苦大仇深”、“根正苗红”家庭出身的孩子相比,在各种待遇上有着天壤之别!

首先是表现在政治待遇方面。比如像入党、参军、贫下中农推荐上大学、招工去煤矿工作等等这种“好事儿”是绝对到不了地主家庭的子女的,我舅舅家也绝对没有这样的“痴心妄想”、“白日做梦”!其次是在参加农业生产劳动时也倍受歧视和“刁难”。对于当年人民公社时期,那些生产队“当官儿”的“**跋扈”、“颐指气使”的做法,在当时我们这里有几句家喻户晓的顺口溜,可以十分形象地说明:

得罪了支书没法过;

得罪了队长派重活;

得罪了保管压秤砣;

得罪了会计笔尖戳;

得罪了捞粪的,两勺算一勺(山东方言,“勺”读成“硕”)!

当年表哥在生产队里用扁担挑两个陶瓷罐,往田地里担运农家肥。因为他是“地主羔子”成分,所以,别的男劳动力劳动一天给划上八分,而表哥与妇女劳动力一样,只给划五分。您别看虽然只是三分的差距,可是日积月累就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呀!尤其是在当年物资十分匮乏、生活极其艰难的情况下,生产队里分配粮食等等生活必需品东西和副业收入是要按照工分来分配的。可想而知,舅舅这样的家庭是遭受了怎样不公正的对待!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没有人性的待遇,就是在学校里面这种家庭出身的孩子也是备受歧视的。有的时候学校的老师在上课时,故意问学生们的家庭出身,让学生们举手回答。比如老师问:“贫农的学生举手!”只见那些举手的学生一脸的“骄傲”、“自豪”;在问到“地主家的学生举手!”口气中明显含有“仇恨”与“蔑视”。再看那些可怜兮兮的“地主羔子”,一个个耷拉着脑袋,灰溜溜的举手,不敢看同学们“幸灾乐祸”的白眼。从而在学生们的幼小心灵里,播洒下了“亲不亲、阶级分”、“划清界限”的种子!如果是学生之间有矛盾打架,而受到严厉处分的,往往是家庭成分不好的孩子!(当年流行的口号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这是典型的“血统”论。)所以,因实在是反感于这种对待,在六十年代中后期,表哥上完小学就辍学回家帮着家里挣工分去了。

回到家之后,表哥逐渐与街道上的同龄人“打成了一片”。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缺乏辨别能力的表哥跟着几个大几岁的“小赤佬”一些玩耍。在我的记忆中,依稀记得表哥最大的“辉煌”是,在1968年下半年令人惊恐的经历。在那个时候,表哥跟着街道上那几个“小赤佬”偷偷地去了火车站,偷偷地爬上了一辆拉煤炭的火车,去了南京,说是看长江大桥!家里人听说后,焦急万分又无可奈何!等到好几天后这些坏小子们回来了,也不晓得这些人这些天怎么吃的?看他们一个个像非洲的人一样,浑身上下只能看见眼了。他们也晓得“闯祸”了,看见家长的怒目而视,一个个灰溜溜的。只听到家长问到:

“小二儿,南京好玩儿啵?长江大桥长啵?”

“可长啦,一眼望不到边儿!”

一听这话,家长的火气立刻就上来了,把表哥头朝下摁在凳子上,然后用皮带狠抽。一边抽,一边愤愤地叫骂着:“我叫你一眼望不到边儿!”别人也不敢劝,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表哥大哭小叫地受皮肉之苦。唉,现在想想,当时的家长正在忍受着社会生活的磨难、窝了一肚子火也无处排遣,所以看见小孩子如此“胆大妄为”,无名之火立刻升腾。当然也许是“爱之愈深、恨之欲切”吧?!

到了七十年代中期,我们这里建立交警队时,表哥的一位好朋友颜××从工厂去了新组建的交警队。当年我们吃水,一般是在穿城河里用扁担往家里担水吃。而那个颜老兄的家庭条件好一些,是从卖自来水的那里往家里担水吃。我现在仍然清楚的知道,当年卖的自来水价格是一分钱一挑子(一挑子就是两只大铁桶),卖自来水的地方离颜××家约二里路。表哥与颜××经常在一起玩耍,主要是无比羡慕人家的那一顶“大盖帽”,常常戴在头上对着镜子“自我欣赏”。

记得在那个时候某一年的中秋节时,颜××与表哥打赌说,如果表哥能够用双手把两大铁桶自来水、从卖水站一气儿拎回家,中间不休息、不停顿,就算赢了,奖品是二斤月饼。要晓得,这种“奖品”在当年是极其具有诱惑的,主要原因是人们根本吃不饱饭!一切吃、穿、用的物资全部需要用票购买。您即便是有钱,没有票证也是枉然的!所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这种“刺激”下,表哥迸发出了惊人的力量,硬是用双手把两只装满自来水的大桶拎回了颜家!

这下子,颜××傻眼了:他本来是想激一下表哥。因为他知道,凭表哥的体力,这么远的路是绝对拎不回去的,除非是在途中休息几次。而他自己跟着表哥在后面“监督”,眼看着表哥赢了,因此非常的无奈。在那个年代,虽然他家好一些,但是也是不宽裕呀!况且买一斤月饼需要用六两粮票,那么买二斤就需要一斤二两了。在家庭生活里,这在当年可是个巨额支出啊!

但是,没办法,人家赢了,总不能“食言”吧,于是,颜××十分不情愿的去国营副食品商店用粮票买了二斤月饼回来。表哥喜不自禁的接过来,打开外面的包装纸,然后拿起来一个月饼,拨开外面的白纸包装就忙不迭地塞进嘴里大嚼起来。在当年,月饼只是单一的一种酥皮儿的,馅儿是白糖的,一斤是八个。只见表哥一个、两个、三个、一斤……二斤,竟然在短短地时间内把二斤月饼全部吃下,直看得颜××目瞪口呆、摇头叹息!颜××不由得暗暗叫苦:你这个饿死的鬼托成的家伙,怎么一个月饼也不给我留哪!

哦,一晃三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抚今追昔、无限感慨!得益于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现在我们的生活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各种吃、穿、用的物资是丰富多彩、应有尽有,人们在尽情享受着物资丰富带来的生活满足时,是否想到了过去不堪回首的陈年往事?在又一个中秋节即将来临时,我努力地回忆着这些并不遥远的事情,争取在有机会见到年近六旬的表哥时,询问他那“辉煌”的时候:“二哥,南京长江大桥长啵?您还能一气儿吃下二斤月饼吗?”我估计,二哥一定会在眼中出现略显浑浊的泪滴,继而是长久的无语……




[明月杯]表哥的往事我记忆犹新[参赛]


[明月杯]表哥的往事我记忆犹新[参赛]


[明月杯]表哥的往事我记忆犹新[参赛]


[明月杯]表哥的往事我记忆犹新[参赛]


[明月杯]表哥的往事我记忆犹新[参赛]


[明月杯]表哥的往事我记忆犹新[参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