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总统经济顾问雅克•阿塔利在其新书《国家的破产》中指出: “月收入不足1000欧元的中国人,却将省吃俭用的血汗钱供养着收入10倍于己的美国人”。

“中国人负责劳动,美国人负责享受。作为美国最大债权国,中国抱怨借给美国的血汗钱(美元债务)在随着美元贬值而不断地缩水蒸发。”

美国对中国的财富掠夺,已经由以往通过贸易和投资为主的外部掠夺,上升到鼓吹把中国经济直接纳入“中美国”计划经济调控体系,统一调节“中美国”的经济发展和财富分配。

这意味着,美国已经不再满足于获取中国的部分财富,而是要统一调控中国的全部财富,完全实现“中美国”经济的一体化发展。“中美国”将成为不同于欧盟那种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的新型经济一体化形式,这种新型经济一体化形式是虚拟经济时代殖民化发展的崭新特征,它既不像欧盟内部那样所有成员国之间都是平等伙伴关系,也不像旧殖民体系内部那样双方是主仆关系——中国绝非是美国的殖民地或仆从,而是类似于寄生蜂和棉铃虫那样的寄生关系——美国寄生于中国经济体内,耗费和吞噬中国的资源和财富,直到把中国彻底榨干榨死为止。

或许中国绝大多数老百姓并不知道两房债券的损失,更不知道为什么许多爱国学者会对两房债券的损失痛彻心扉。两房公司是指美国的房利美和房地美两家房贷公司,是美国政府为解决美国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而建立的住房贷款公司,向美国老百姓特别是低收入老百姓提供住房贷款,让美国老百姓能够拥有住房。凭借美国政府的这些政策,美国成为全世界住房相对价格最低的国家之一,只需2到3年的家庭收入,就能购买一套带有车库的宽敞住房。后来,由于两房公司滥发贷款,还通过金融创新巧立名目用住房贷款进行金融投机,最终陷入了破产边缘。就在美国国会讨论是否让两房公司破产之时,两房公司的老板和美国政府官员飞来中国,以债券的方式,从中国获得了3760多亿美元(相当于2.5万亿人民币),填补了一部分巨额亏空,避免了被美国国会决定破产的噩运。

可是,亏空巨大的两房公司并没有因为中国投资而好转,而是继续恶化,其中,房利美的股价由99美元下跌到55美分,房地美的股价由48美元下跌到不足80美分,两房公司股价缩水高达99%,按照纽约交易所关于股价不到一美元必须摘牌退市的规定,美国政府宣布两房公司摘牌退市,中国3760多亿美元,相当于2.5万亿人民币,就此变成了纯粹的纸上财富,而2.5万亿人民币代表的实际财富,已经化为乌有。

消息传来,中国爱国学者悲愤呼号、痛彻心扉,而中国买办集团新组建的财经御林军却蜂拥而出、高调亮相,欺骗国人说“两房公司债券有美国政府担保,如同美国国债一样安全”,“债券不是股票,公司摘牌退市后一样能够收回投资”。由于这些谎言通过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各大媒体覆盖了整个中国,所以有必要在此告诉大家:

首先,两房公司债券根本没有美国政府担保。美国政府有史以来就没有干过这种傻事。其次,虽然从逻辑上讲,公司摘牌退市后债券依然存在,但是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一是就美国市场而言,公司退市后再起死回生的概率微乎其微,比人死后再打开棺材盖自己跑出来的概率大不了多少,而两房公司资不抵债的财务窟窿超过数万亿美元,即使破产清算排序在前面,也根本收不回任何东西。二是两房公司退市破产符合美国政府和老百姓的利益,美国根本没有必要拯救两房公司,作为贷款公司的两房公司实际上是一个资产中转站,它把从中国获得的现金资产分给了美国老百姓,结果就是美国老百姓欠两房公司的钱,两房公司欠中国的钱。如果救活两房公司,美国老百姓就要偿还两房公司的钱,两房公司再转手还给中国政府;相反,如果两房公司破产,所有债权债务一拍两散、统统作废,美国政府和老百姓皆大欢喜,唯一吃亏的只有中国。除非是美国政府脑子进水,甘愿为中国利益损害美国民众和国家的利益,否则,所谓能够收回2.5万亿两房投资,无异于痴人说梦。

可见,包括两房公司债券在内的中国投资,本身就是“中美国”内部转嫁危机和实现财富转移支付的一种手段,由此把2.5万亿人民币的中国住房资金转移到了美国。目前,中国位居世界最高的住房价格(相对价格)和美国位居世界最低的住房价格(相对价格),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形成的。如果这2.5万亿资金不是用在美国住房贷款上,而是建立中国住房贷款银行,按照目前中国银行业5%资本充足率的标准,能够建成一个拥有50万亿资产的住房银行,完全能够解决中国老百姓的住房问题。可是,这些本来应该用在中国老百姓住房上的钱,却用在了美国老百姓的住房上,看着美国人用中国资金购买的带有车库和花园的漂亮住房,再看看一家三代成为房奴的中国老百姓,怎不让人欲哭无泪、痛彻心扉。

目前,中国拥有超过2.4万亿美元的外汇资产,相当于16万亿人民币,约占全国总产值的一半。这些美元资产所代表的财富,绝大部分都在美国,用于美国的经济建设和人民生活。如果把这16万亿财富用于改善国内人民生活,用来建立福利住房基金,建立公费医疗基金,建立免费教育基金,由全国13亿人民共享这些发展成果,那么,中国老百姓就会彻底摆脱住房、医疗、教育三座大山的压迫。可是,那些“美国鹦鹉”一提到这个问题,就故弄玄虚地说什么“美元不能投资于国内,只能投资于美国”,其实,只要不是丧尽天良,任何一个熟悉金融投资的人都知道解决这个技术问题并非难事,那些金融领域的“美国鹦鹉”之所以故作不知,缺少的并不是知识,而是天良。

现在,人们最难以理解也是最想知道的就是,中国老百姓千辛万苦创造的巨额财富财富,用1亿多精神病患者和自然资源濒临崩溃换取的巨额财富,是怎样落到美国人手中的?是怎样变成了美国的廉价商品和福利生活的?答案很简单,就是通过“中美国”的财富转移支付制度实现的。这种财富转移支付制度的关键,就是形成了财富的所有权与使用权之间的成功分离,中国拥有所创造财富的所有权,美国拥有中国财富的使用权,财富归中国所有,归美国使用。

说白了,就是中国做饭,美国用餐;中国娶媳妇,为美国生孩子。说到两权分离这个概念,大概许多中国人都十分熟悉,当初那些官员富豪就是通过两权分离把公有企业据为己有的,现在美国又采用同样手法,把中国财富在不改变所有权的情况下,尽数归于美国使用。中国历时多年两权分离的产权改革,到此方算是真正达到了改革目标。

中国在把超过十多万亿人民币的财富借给美国的同时,却又向国内老百姓借入了更大规模的内债,仅公开的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债务就超过14万亿人民币(其中国债7万多亿,地方债务7万多亿),加之地方政府的隐形债务,负债规模不会低于20万亿人民币。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中国到底是一个穷国还是一个富国?如果是穷国,就不应该成为全世界借钱给美国最多的国家;如果是富国,就不应该向国内老百姓借那么多钱。而现在却是左手向国内老百姓借钱,右手又转借给美国,中国实际上变成了财政转移支付中心——把中国老百姓的钱转移到美国,与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乾坤大挪移”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这里转移的不是内力,而是财富。这就是“中美国”财政外汇投资体制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