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问题不应单算经济账,更应算政治账

wongq 收藏 0 110

核心提示:中国在解决与声索国的争端中,具有四个优势。法理优势;经济实力优势;外交优势;军事优势。在未来几十年,南海问题很可能是无解的问题,但无解并不代表没法行动。中国若认识到这一点,就必须加大投入以单边开发来推进共同开发,只有这样才能扭转经济开发竞赛中的劣势



历史上的南中国海,就如它的名字一般,一直属于中国。70年代初出现的新形势使得周边国家对中国在南海的利益提出了挑战:一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新概念的提出。如“大陆架”、“毗邻区”、“专属经济区”等,成为这些国家对南海提出领土要求的法理依据。二是70年代世界连续爆发了两次石油危机。而同时勘探技术的进步使人们发现南海区域有大量的油气资源,引发周边国家觊觎。


很多人将南海问题看做是中国与美国之间的矛盾。我想强调的是,南海问题不是中国和美国的矛盾,南海问题中的美国因素与南海问题中中美之间的矛盾是两回事。南海问题存在三个层次的矛盾,第一层次的矛盾是南海领土和资源的主权归属问题上的矛盾,它涉及主权争端各方。第二个层次是中国与美国在这一区域的矛盾。中国维护国家领土、领海安全与美国在这一区域的霸权的矛盾,美国在这一区域对中国虽然也有威胁但不涉及主权归属的问题。第三层次才是中国同日本、澳大利亚、印尼等“利益关切国”之间的矛盾。


目前我们首先要解决的是第一层次的矛盾,也是主要矛盾。中国在解决与声索国的争端中,具有四个优势。第一,法理优势。在南海问题上,各国都有一定的法理依据。但中国在这一区域的历史,存在大量材料证明中国对这一区域拥有主权的法理依据。我们应大力挖掘寻找这一法理优势。第二,经济实力优势。周总理曾在东海问题上说过,先资源合作,复杂的问题交由后代解决。主权争议可以先搁置一边,先解决资源层次的问题。第三,外交优势。中国有着良好的外交关系、优秀的外交队伍和重大外交影响力,这是其他相关国家无法比拟的。第四,军事优势。在南海问题上坚持采用和平方式解决问题,第四个优势就不能用,但并不意味着不能以军事力量为保障。


过去十年,中国有一个惨痛的教训:在南海问题上“不进则退”,不作为就会蒙受损失。


中国开发竞赛落后的原因不在于经济实力不行,而在于中国人行事太君子。以君子之道应对一批“流氓”国家,这样做只会吃亏。所以中国在同周边国家打交道时应该以君子之道还以君子之道,以流氓之术还以小人之道。


越南近期大肆炒作南海问题,是越南近十几年处心积虑的行动之后必然的行动,而且这仍不是它的最后一步。一直以来,越南在南海低调地在进行军备竞赛和开发竞赛,这些造成了如今它占据了最多的岛礁和大量的油气田。越南试图把十年内累积下的利益形成既成事实,在中国真正崛起之前把这个话题炒起来,以巩固它现在的利益。


南海周边国家在进行南海油气资源开发时通常借助外国油气公司的能力,但这些国际大石油公司在中国都有其特殊利益。中国政府应通盘考虑,让那些参与或者企图参与盗采南海资源的国际大石油公司仔细考虑其机会成本,在南海石油开采和其在大陆的利益之间作出选择。比如应给所有参与南海油气盗采的国际大公司列出黑名单。


在经济开发竞赛中落后的另一个原因是经济成本因素考虑。南海资源在地理上与中国大陆的距离要远于其与周边国家的距离,这样开采的油气运回来成本也较大。但在南海问题上我们不应该单算经济账,更应该算政治账,在这个地方的开发彰显中国的主权和存在。


确立中国在全球的海洋利益是一个大战略,不是简单的派多少军舰穿过日本列岛的问题。我们日益依赖海上运输线,日益依赖外部资源,必须要保障这些。我一直不太同意中国建海外海军基地,毕竟这要面临机会成本问题。百年内中国应该把自己的主要资源、主要注意力集中在解决国内问题上。中国在海外的一切行动,在维护海洋地位的全球所有行动都是为了中国国内的发展,而不是为了显示有朝一日中国的霸权。


中国的海洋战略应该解决以下几个问题:第一维权,第二维稳,第三是在全球的海洋地位。维权问题涉及维护中国主权完整,维稳问题涉及中国周边环境的战略稳定, 中国的全球海洋地位问题则涉及中国的长远发展。全球海洋地位问题既要防止极端爱国情绪、追求海洋霸权,也要克服束缚我们走出去的短视的思想。


在未来几十年,南海问题很可能是无解的问题,但无解并不代表没法行动。中国若认识到这一点,就必须加大投入以单边开发来推进共同开发,只有这样才能扭转经济开发竞赛中的劣势。同时也应综合利用四个优势,以前三个为主,综合进行法理斗争、经济斗争和外交斗争,这是我们应做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