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猫”怎成“饿虎” 菲越“玩火之举”背后

核心提示:一直以来,越南、菲律宾等国在南海低调进行军备竞赛和开发竞赛,这些造成了如今它们占据了最多的岛礁和大量的油气田。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副院长杨希雨看来,这是菲越近十几年处心积虑的行动之后必然的行动。它们正把十几年累积下的利益形成既成事实,维护既得利益的同时进一步扩大既得利益




8月2日,一则关于“中国企业竞标菲律宾在南海采油项目”的新闻引起坊间热议。据法新社援引菲律宾当局的消息称,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在6月末对外宣布了拍卖在南海勘探石油的许可证的招标计划,包括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在内的三家中国能源公司已表达出对此次开采计划的兴趣。但由于南海一直是菲律宾与中国存在主权争议的水域,菲政府最终能否顺利拍卖许可证还是个未知数。


一直以来,越南、菲律宾等国在南海低调进行军备竞赛和开发竞赛,这些造成了如今它们占据了最多的岛礁和大量的油气田。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副院长杨希雨看来,这是菲越近十几年处心积虑的行动之后必然的行动。它们正把十几年累积下的利益形成既成事实,维护既得利益的同时进一步扩大既得利益。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室副主任薛力也不无忧虑地表示,单说越菲拉拢外国油气公司参与开采油气的举措,就已经让南海问题国际化,也使解决争端日益棘手。


南沙海上石油成为越经济基础

菲律宾和越南近期在南海问题上的诸多“玩火之举”正是其巩固既得利益的佐证。


今年5月,菲律宾海军发言人接受采访时表示,该国海军已经移除了南海海域三处礁滩上的“外国”标牌。此前有报道称,菲律宾声称中国在安塘滩竖立柱子、设置浮标和留置建筑材料,菲方指责中国违反了2002年签署的《南中国海共同行为准则宣言》。


7月20日,伴随东盟外长会议的举行,一伙菲律宾议员登上中业岛,升国旗宣誓主权,还打出“西菲律宾海”的横幅。


8月7日,据法新社报道,越南首都河内又有约100人走上街头,抗议中国对南海的“主权要求”。示威者沿市内的还剑湖畔游行,高举越南国旗和标语,高呼“打倒中国侵略者”的口号。这已是越南10个星期以来第9次爆发反华游行。


同时,越南试图将第三国拉入南海争端抗衡中国的行动越来越直接。在近期访问印度时,越南海军总司令阮文献再次邀请印度在越南芽庄港永久驻留,印度积极回应。印度还将为越南建设大型船舰、出口导弹,并对越南军队信息化提供IT技术支持。


这也引起了菲国内一些人士的忧虑。菲律宾全国性渔民组织“帕马拉卡亚”曾于6月发布声明称,菲律宾政府寻求执行《第4轮菲律宾能源契约》的行为如同“公开宣战”,“不仅是针对中国,也是针对越南、文莱、印尼和马来西亚这些邻国。”


对于中国企业参与菲油气开发一事,中国民间多以“无语”、“卖国”等评价为主,主要原因纠结于招标的地理位置。菲《商业世界报》网站8月3日的一则报道表示:此次招标范围的地区“没有一个位于目前存在主权争议的南海地区”,并指出了这些区块的大致位置。报道后不久,《人民日报》经向“中国权威机构”人士核实指出:菲律宾官员的表态和外媒的相关报道存在大量偷换概念、混淆事实的地方。“15个区块中,第三、第四区块完全进入中国管辖海域内,还有4个区块处于跨界位置。”据悉,中方有关机构在与菲律宾外交部和有关主管部门沟通,以了解更详细的情况。


石油钻井行业有一个从美国传入的俚语,叫“野猫井”,意指孤立的油气普查钻井,与中国“小猫偷腥”的民间用语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坐着飞机绕南海深海区飞一圈,很容易看到大大小小的钻井平台耸立着,高高的井架上散布着忙碌的工人,喷射着呼呼的火苗,有的还悬挂着五颜六色的国旗。


只是,这些钻井平台,没有一座属于中国。《凤凰周刊》记者向国家有关部门询问具体数据,均因话题敏感遭拒。从公开资料中粗略统计,过去20年间,超过200家大型外国公司围猎南海油气资源,建立开发了近2000口油气井,其中将近600口位于中国9段线内侧。


越南早期的南海开发亦通过这样的“野猫井”实现。在中国还在海岸边找油时,陆地油气资源贫瘠的越南已经把与中国交错争议的广大海域划分为上百个豆腐块一样的合同区块,分区块向外国油气公司招标,在不具备大规模开采的情况下,先期通过孤立的“野猫井”攫取资源。


从1988年起,越南向西方开放其石油天然气勘探市场。1991年,越共“七大”提出了大力促进与外国石油公司合作勘探开采石油天然气的方针。1995年1月,越南的南Con Son 盆地有7口“野猫井”作业,日本AEDC公司、BP公司、Occidental公司、PEDCO公司、MJC公司、Total公司处于勘探或者初步开采状态,British Gas 公司、JVPC公司、Lasmo公司、Petronas公司则计划打井。这一年,越南在南海的“野猫井”在数量上倍增,油气勘探开发随之进入高潮。


十年之后,越南开始规模化开采南海油气。到2006年,越南已经在南沙海域钻井157口,其中在中国9段线内94口,占60%。发现油气田95个,均属浅水,其中9段线内17个。已经拿到手的地质储量,石油21亿吨,天然气9903亿立方,其中9段线内石油储量1.4亿吨,天然气储量2921亿立方。已建成海底管网22条、段,总长度达到1164公里。


当年,越南在中国9段线以内的年产量,石油19万吨,天然气34亿方。越南成为油气暴发户,跃居东南亚地区原油产出大国地位。一张5000越南盾的背面是海上油田勘探的图片,南沙海上石油开采也成为越南经济产业的基础。


中海油党组机关报《中国海洋石油报》原总编辑王佩云在《激荡中国海》一书中描述道:河内推翻阮文绍把持的南越政权后,顺手夺得了该政权侵占的几个南沙岛礁,接着采取“打野猫井”等方法蚕食。“那时还真把越南当成了一只野猫,不过只会蹲在岸边时不时越界偷点腥。”


不曾想,“野猫”已然成为“饿虎”,不但攫取中国国界线内的油气资源,还大量侵占中国岛礁和海域。


“中国应该争取外国公司,而非制裁”


与越南大量开发南海油气相比,中国方面悄无声息。唯一与外国公司签订的南沙开发合同“万安北-21”却因越南的阻挠至今未执行,合同的法律效力也将到期。“万安北-21”事件导致的一个显著效应是,外国公司纷纷绕开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签约开发。


南海有多少外国公司在开发油气?世界五大能源公司:美国埃克森美孚、英荷壳牌、英国BP、法国道达尔菲纳埃尔夫、美国雪佛龙德士古在南海油气开发中保有霸主地位。另外,因越南沿袭了与前苏联某些公司的合作关系,俄罗斯油气公司亦有一席之地。


据薛力介绍,能够掌握深海油气开采技术的国家屈指可数,南海周边国家唯一的办法就是与外国公司合作开发,而外国公司垂涎于南海丰富的油气资源。“双方互相需要,从而形成利益链条。”


“野猫”怎成“饿虎” 菲越“玩火之举”背后

图:月14日,越南水兵在藩荣岛上使用12.7毫米机枪进行训练



在越南,政府控制住了石油工业的上游(包括勘探和生产)和下游(运输和炼制)以及天然气工业。越南国有油气公司垄断本国石油工业上游业务,任何想在越南进行石油勘探和生产活动的外国投资者必须与它进行合作。跟进越南的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在南海展开抢占岛礁、瓜分油气资源的竞赛。菲、马、文三国为争取外国公司合作,在利益分成份额、市场准入方面较之放低门槛。


1999年中国国家海洋局召开的一次学术会议上,一位台湾退役海军中将带来一部美国拍摄的录像带。高清画面中,南海的蓝色波涛里油轮穿梭,灿烂灯火如繁星坠海。一位与会大学教授从旁口译道:“这是越南正在勘探开发的油田,这是马来西亚正在勘探开发的油田,这是文莱正在勘探开发的油田?南沙一片灯火通明,现在还没有一盏灯属于中国。”


在南海地图上,把已经在进行的油气开采项目用彩笔涂抹之后,一个口朝上的“U”型显于纸上。


从西北方开始,据本刊记者搜集的资料显示,越南到2009年已在南海区域内(包括争议区域)有超过990口钻探井。先后开发了五个大油气田:“白虎”、“龙”、“大熊”、“青龙”与“黎明”。“白虎”在中国9段线外侧,“龙”和“大熊”则是擦边,“青龙”与“黎明”进入9段线内。五大油气田均非越南本国企业独有,合作者包括BP、埃克森美孚、日本出光等。


由于外国公司围猎南海油气开采,目前南海利益纠葛的国家达到150个。


今年6月9日,非法进入我国海域的油气勘探船“维京2号”是挪威籍,由法国公司CGG Veritas建造,被越南石油技术服务公司租用,该越南石油技术服务公司与CGG Veritas还成立一个合资公司勘探海洋油气。“维京2号”应加拿大能源公司塔里斯曼的要求前往我国南沙海域开展非法勘探活动。


薛力也表示,假设南海周边国家现在具备独立深海油气开发能力,也依然会招标外国公司,因为外国公司参与开发会导致南海问题复杂化。“如果BP在南海出现合同难以执行,人员受伤等状况,都会酿成外交事故。这些会转化为抗衡中国的政治力量。”


跨国油气巨头在南海亦有竞争,彼此进行商业攻伐。对此,南海周边国家在招投标时,有意识实现平衡原则,政府会对西方大国比较平均地分配一些项目。截至2009年,越南与国际石油公司签订了超过76个石油合作合同,其中53个已经启动运行。包含的合作方式有产品分成式、业务合作式、联合经营式和合资企业等。


中国国内曾有舆论泛起,意图促使政府对进入中国九段线作业的外国公司进行制裁。薛力认为,这不算最明智的建议。“那么多跨国大公司,从哪一个开始惩罚,怎么惩罚?”他指出,“对中国来说,要紧的是争取它们,而不是把它们赶到对立面去。中国也需要与外国公司合作,才能够在南海一展拳脚。”


实际上,中国国内的不同行业,甚至是同行业的不同公司在解决南海争端的道路选择上大相径庭。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越南经济对中国的依赖度很高,不仅从中国进口的电量占越南总供电量的6%,而且有来自于中国的政策性银行的巨额优惠贷款。作为回报,东方电气、哈尔滨动力设备和上海电气等中国大型能源企业从越南获得了利润丰厚的电力设备供应合同,并在越南各地建设发电站。


有知情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透露,对于中越的海域争端,以中海油为代表,希望政府采取强硬态度。而同为石油行业的中石化在越南大量投资,包括已经投产45亿美元的炼油厂。中石化和中国电力行业的企业不希望看到中越任何外交纠纷,而这些不同的利益诉求势必会影响到政府的公共决策。


南海开发要迈出实际步子

中国对南海的开采长期停滞于勘探阶段,上世纪七十年代,南海周边国家已从殖民统治的桎梏中脱身而出,在建设民族国家的过程中,萌生对南海的强烈渴求。它们与外国公司联手大量开采南海油气的行为刺激了中国。


1982年,中国组建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四年后开始在南海北部海域搭建第一个油气平台。虽然从1996年到2006年,中海油深圳分公司(以南海海域东经113°10′为界)连续十年突破1000万立方的油气开采量,可是油气井全部集中于南海浅海的北部湾海域和珠江口海域。


深海油气开采须先进的技术和强大的资本支撑。2005年数据显示,中国海上自产设备实际投产的最深油气田是位于南海北侧珠江口盆地的“陆丰22-1”油气田,它的平均水深333米。而南海海域水深达数千米。


2004年7月,国土资源部向中石油股份公司发放了南海海域勘探许可证,允许勘探和开采18个位于南海南部海域的深海区块,包括南沙群岛地区的区块。中海油于2008年推出了一个雄心勃勃的“2000亿海洋开发计划”,计划将要在10年至20年内在南海投资2000亿元,这相当于一个“海上大庆”。


今年5月26日,中国第一个作业深度达3000米的深海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交付中海油投入使用。这座中国第六代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被媒体授予一个响亮的名字——“海洋石油航母”。“海洋石油981”长114米,宽79米,外观近似方正,看不出船头船尾。从船底到钻井架,相当于一座45层大厦的高度。平台总造价近60亿元。


它的目标作业地址一直为谜。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平台会选择在东海试点作业,而调适完毕后的最终方向亦是南沙海域,时间为今年秋冬季节。不过,就在“海洋石油981”交付使用的第二天,发生了中国在西沙附近与越南探油船冲突事件,随之,南海局势陡然紧张。“海洋石油981”去向不明,一说是正在装配动力系统,一说是已驶入海洋。


在菲越等国不断挑衅的情况下,中国当务之急是让南沙油气开发尽快迈出实质性的步子。“在南沙岛礁中,已经处于中国控制(治)下的要即刻开始发展岛礁经济。对于有争议的地方有所作为,至少可以去搞科考。”多年研究南海问题的王佩云如此表示。在他看来,南沙油气开发应与其他资源开发利用有机结合起来,比如看哪些地方适合做远程基地,要立即准备起来,实现综合开发。


另一方面,南海周边诸国彼此间亦有合作和冲突。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教授李金明就提出,中国古代的战略思维可以很好地利用在南海,周边国家利益相悖之处正是中国可利用的局面。


近年来,海峡两岸因历史沿袭在南海问题上利益趋同,海峡两岸合作油气开发亦有实质进展。大陆中海油与台湾中油公司在台湾海峡、珠江口盆地已多有斩获。有消息称,海峡两岸已相互提及过共同勘探开发南沙油气资源,只待时机进一步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