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用56冲横扫吃菜牛群 吓坏了养牛的老农

山林雪 收藏 62 63802
导读: 84年的81 我们回团里参加分列式检阅回来 我们营离团部有将近十里呢 各连都走路往回走 我截住一台往我营方向行驶的军车把我往回捎[我在汽车连呆了一年 我们哪也没别的部队所以司机我都认识的 再一个我是我们营部的通讯员 自己搭车走没人会管我 营里的干部留在团里开会了]到了营房附近我下了车还得走一段呢 走到我们营的菜地时看到地里有三十多头牛都在我们的菜地里吃菜呢[各连也就留一个站岗的 菜地归各连的炊事班管 可是炊事班也参加分列式了就没人看着了] 我一看这还了得 这必是要把我们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84年的81 我们回团里参加分列式检阅回来 我们营离团部有将近十里呢 各连都走路往回走 我截住一台往我营方向行驶的军车把我往回捎[我在汽车连呆了一年 我们哪也没别的部队所以司机我都认识的 再一个我是我们营部的通讯员 自己搭车走没人会管我 营里的干部留在团里开会了]到了营房附近我下了车还得走一段呢 走到我们营的菜地时看到地里有三十多头牛都在我们的菜地里吃菜呢[各连也就留一个站岗的 菜地归各连的炊事班管 可是炊事班也参加分列式了就没人看着了] 我一看这还了得 这必是要把我们的菜地罢园了吗 我当时是背着56-2式冲锋枪 正好回团时我汽车连的战友给了我一包空包弹我就赶快压到弹匣里然后上上枪口帽 然后就冲到了牛群跟前冲着牛群就扣动了扳机 叭叭叭 叭叭叭 叭叭叭的一顿点射吓的牛群四散奔逃 打了几个点射后就听到身后有人在大声的喊叫着 等我回过身来看到一个人捂着耳朵跳着脚在大叫 我停止了射击把枪拨到了保险回身问他为什么让牛到我们菜地去吃菜 问了好几遍那个老农就是坐在地上哭 我还在纳闷呢这人哭啥呀 后来在他的连裤带说的含糊的哭声里我听出来了 他以为我用枪把他的牛打死了呢 因为他看到我是冲着牛群开的枪 呵 那让我那个一个劲的解释可劲哄啊他才倒出工夫看他的牛都没死 我看他个大老爷们哭成那样 再一个牛可能也是刚进到菜地里我就到了 菜也没损失多少就让他赶着牛走了 过了几天他着咸鸡蛋还有几个罐头酒啥的来谢我来了 他说好几天都没睡好 让我给吓的 说我是好人没让他赔菜钱 我说啥也不要 可他放下东西就跑了 哈哈没办法我们几个老乡打了一次牙祭 后来我打听到他的家在哪了 就从炊事班长要了一袋白面给他家送去了[八十年代初的辽宁西部农村就是过年也不一定能买一整袋的白面来吃的]回来时他家里的人非得把他家的狗里的大狗让我们牵回去吃狗肉 我们不要就拉着我们不让我们走 最后到底我们把那个狗命给要了 哈哈

本文内容于 2011/9/1 17:22:23 被小编O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gaof0501 在第9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山林雪 在第84楼的发言:
84年的81 我们回团里参加分列式检阅回来 我们营离团部有将近十里呢 各连都走路往回走 我截住一台往我营方向行驶的军车把我往回捎【我在汽车连呆了一年 我们哪也没别的部队所以司机我都认识的 再一个我是我们营部的通讯员 自己搭车走没人会管我 营里的干部留在团里开会了】到了营房附近我下了车还得走一段呢 走到我们营的菜地时看到地里有三十多头牛都在我们的菜地里吃菜呢【各连也就留一个站岗的 菜地归各连的炊事班管 可是炊事班也参加分列式了就没人看着了】 我一看这还了得 这必是要把我们的......

看的我也哈哈!

有个部队会操的笑话:新来的团长狠抓部队的队列训练,举行全团会操。会操仪式上,团长点名要团后勤单位一一上阵。轮到团运输连驭手班上场,驭手班长一时紧张,竟然忘记了“立定”口令,眼见队列走无可走了,便大喝一声“吁......!”全班倒也听口令,全部像军马一样站住了!

 以下是引用西北望月 在第2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赫德巴 在第21楼的发言:
这的老百姓素质真的很低,看着牛吃别人的菜也不管!


小农意识嘛,农民都比较自私

是啊,自私的农民却养活了你!!!!

 以下是引用桑泊渔翁蒋山樵夫 在第8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山林雪 在第84楼的发言:
84年的81 我们回团里参加分列式检阅回来 我们营离团部有将近十里呢 各连都走路往回走 我截住一台往我营方向行驶的军车把我往回捎【我在汽车连呆了一年 我们哪也没别的部队所以司机我都认识的 再一个我是我们营部的通讯员 自己搭车走没人会管我 营里的干部留在团里开会了】到了营房附近我下了车还得走一段呢 走到我们营的菜地时看到地里有三十多头牛都在我们的菜地里吃菜呢【各连也就留一个站岗的 菜地归各连的炊事班管 可是炊事班也参加分列式了就没人看着了】 我一看这还了得 这必是要把我们的......

但凡当过兵的,都有几件在部队时的趣事趣闻。

谢谢铁血战友的支持。

哈哈 谢谢 我当了四年坦克兵 你们是饭搜了我是馊事干了不少的 你说那时是十七八岁的小孩子开始在荒山野岭中呆了四年 自己不想法的淘那日子可得咋过呀 再说我们部队的前身是四野王牌 这部队的传统就是喜欢能打能作的有刚气的兵 他们认为这样的兵战时的战斗力强

还有一件事也挺可乐的 那时是84年的七八月份吧 我们营的兵都去辽宁新民附近去抗洪去了[辽河发大水]我营长不带我去[营长孙洪云是山东潍坊人79年自卫反击战回来二等功臣 ] 抗洪走的头一天说全营全部去 我是营部的通讯员我认为我当然得去了 晚上我把营长的随身物品都准备好了然后跟营长说要去整理自己的东西 营长跟我说你准备啥 小崽子你可不行去 抗洪就跟上战场是的有时会死人的 你给我在家看家留守 再说留守的人不顶硬我也不放心 就决定我在家看家了

过了几天下午时我没事正在睡觉呢 听到附近响了两枪就马上起来到外面看发生了什么 刚出去就看到我班的兵空着手在山脚下追着两人呢[我是坦克营部汽车班的 我们的驻地背靠着大山 哈 四周也是山]我一看两人都带着枪就赶快到枪柜里拿出一支56-2式冲锋枪[营部枪柜的钥匙在我和营长两人手里]压上子弹就也去追过去了 哈 都是大山荒野的那跑的了啊 我在追的同时冲天鸣了两枪 在响枪的同时就看到那两人不动了 到了跟前我班的兵把他们的双筒猎枪缴了下来跟我说了追他们的原因 原来他看见他俩进入到我们的地界把我们养的鸽子给用枪打死了两只 这两人都是二十八九岁得男人 有一人的叫还有点颇脚 我连走连想这几天营房也没几个人说话的 今天就拿这两个开玩笑逗着玩吧

我跟我班新兵说不让他说啥都听我的 新兵说行班长 到了营部小楼前我让那两人靠墙站好了 然后我跟他俩说 你俩今天可闯了大祸了 你知道我们这是干啥的吗 这是我们军区信鸽培训基地 你俩打死的那是军用的信鸽 你觉得事不大这回你俩可得判几年了 呵 这把这俩小子给吓得 加上在山上一顿跑累的直接就坐地上了 把我班新兵给乐的憋不住偷么跑到房头他俩看不到的地方去笑去了 [哈 那是没事干我们汽车班黑龙江伊春的82年的兵鲍龙海养的鸽子玩的 我们一个坦克营里就几个汽车兵 都知道汽车兵比较散漫的] 我又让新兵把他俩的双筒猎枪斜放到墙跟然后装作很激动的样子说我把它踹折了 新兵就配合着拉着就不让我踹 那俩人嘴里就仨字 求你了 求你了 完了我让新兵把枪放到屋里去了 后来我就跟他们说等会养鸽子的领导回来就会把他们交给公安局的 能判几年了 还得罚款多些了 呵 跟他唠了有俩点 我们连唠带抽烟的就把烟抽没了 其中的一个就跟我商量出去到跟前屯子里小卖部去买烟行不 我就让他去了 当时别说一个走呀 就是俩都跑了我也不怕呀 两只重庆产的立管双筒猎枪跑不了呀

过了有半个点我正在有一句没一句的逗这个后来知道叫韩江的玩呢 就听到有人喊我 我抬头一看就乐了 心说完了 玩笑开完了 跟着去屯里的人又带回一个人 这人是屯里小卖部大嫂的丈夫 是县里的老师姓王的大哥 王大哥看到我就哈哈大笑说 小李子你这改成信鸽基地我咋不知道呢 我也哈哈乐着说 大哥你来干嘛呀 你来就不好玩了 得了大哥来了就别走了我告诉炊事班整几个菜咱们一起喝酒吧[当兵那几年的缝缝补补洗被子啥的都是他家大嫂帮我干的 当时我最应该给面子的就是他家了]我这么一说把那俩人给乐得都不知道说啥了 我们就炒了几个菜 大哥也带来了几个罐头我们就一起喝了一顿酒 后来的几年我们和这两人相处的可好了 他们打猎时就在我们这里落脚吃饭[ 我们几个营部里的兵到县里都到他们家 海鲜火锅就是在他家吃腻的[里海边就几十里]另一个人叫刘忠义 俩口子开发廊的俩人都挺实在的 现在还真挺想他们得 愿好人一生平安吧

 以下是引用达达洛夫 在第50楼的发言:
我小时候有一段时间跟老爹在部队生活,有几个老兵经常带我一起玩,这几个家伙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老子都不是一般人。几个小子经常夜里去周围村子里打狗吃,用的还是干部用的59式手枪。后来影响很不好了,枪支管理得很严,咋办泥?几个家伙就把军犬带出去,我靠,比枪还好使,见到老百姓家的土狗扑上去一口就把头皮给撕下来。

还好,我还以为见到农民家的母狗冲上去就给XXOO了呢

当过兵的,都有几件在部队时的趣事趣闻。

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