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上的枪声 正文 八、刺痛的良心

文僧堂主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8.html[/size][/URL] 八、刺痛的良心 月光下,江水呈现出铅块般的灰冷色。 木筏随波逐流。筏上的人谁也不说话,只听见滔声阵阵,时不时有发涨的、僵硬的尸体从旁边漂过。突然,木筏猛然摇动了几下,差点倾覆。借着月光,大家看见一只惨白的手紧紧抠住了最边上的那根电杆,江水中冒出一颗时隐时现的头。 “长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8.html


八、刺痛的良心

月光下,江水呈现出铅块般的灰冷色。

木筏随波逐流。筏上的人谁也不说话,只听见滔声阵阵,时不时有发涨的、僵硬的尸体从旁边漂过。突然,木筏猛然摇动了几下,差点倾覆。借着月光,大家看见一只惨白的手紧紧抠住了最边上的那根电杆,江水中冒出一颗时隐时现的头。

“长官,救、救救我!”声音微弱,带着些许苍老。显然,这是一个想游过江逃生却因耗尽了体力濒临死亡的难民。

简易木筏上最多只能承载四个人的重量,多一个人都会沉没。

几个士兵都看着陆汉成。陆平穿一言不发。要么,拒绝难民登船;要么,大家同归于尽。终于,求生的欲望和对死亡的恐惧占了上风,一个士兵犹豫了片刻,用力去掰那只抠住木筏边缘的手,想把难民推回江中。但是,那五个骷髅般的手指头像钢钉铁爪,任你怎么掰也掰不开。士兵急了,抡起当作浆片的铁锹,狠狠地砍了下去……

“慢!”陆汉成伸手一挡,铁锹飞进了江中。

“陆连副,不把他赶开,我们都会完蛋的!”士兵们以为陆汉成不明白眼下的局势,忙着向他解释。

陆汉成叹了口气:

“军队保护不了老百姓,我们无能啊!”

话音未落,他已经滑入水中,然后把那个濒死的难民推上了木筏。

“陆连副,你这是——”士兵们不解地望着自己的长官。

陆汉成向几位士兵抱拳作别,转身向南岸游去。众人呆滞、惊诧的瞬间,夜色很快吞没了他的身影。


原田友美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她压根儿没有想到山口雄进会把陆汉成当作情敌。对自己的爱情和未来的婚姻,原田友美有过遐想,但是并没有具体的目标。一来年龄尚小,学业未成;二来总觉得在自己狭窄的生活圈子里还没有出现足以让她动心的人。所以,对这件事并不怎么上心。因为家族间的关系,山口雄进成了原田友美接触最多的男人。看起来粗旷暴躁的山口雄进,其实是个很会讨女孩子欢心的人。但凡节假日,他总会以各种借口,带原田友美去郊游,要不就去看电影,或者到东京最豪华的酒店就餐。有一次,两人逛街,原田友美顺便进到一家法国化妆品专卖店看了看,当晚,山口雄进就把那家店里最贵的一瓶原装进口香水送到她的手中。原田友美心里明镜似的,她从山口雄进热辣辣的目光里,早已体会到这个比自己大三岁的男人的一片痴情。尽管如此,和他在一起原田友美却怎么也找不到恋人的感觉,更多的时候,她只是把山口雄进当作自己的兄长。原田友美也承认,和那些倚仗权势、作威作福的纨绔子弟比起来,山口雄进确实算是一个优秀的男人,有理想有抱负,专心读书,脚踏实地地打拼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然而,他的勃勃雄心总是渗透出让人不安的霸气和冷漠,他近似固执的特立独行,更是充满了不可理喻的自负和傲慢。原田友美相信,她的缘份还高悬在遥远的天边……

陆汉成的出现,让原田友美眼前一亮,她发现了世界上的另一种好男人。单从家世和外貌上看,陆汉成没有任何优势,简直无法同山口雄进相比。但是,他身怀绝世武功却并不恃才傲物的含蓄,深厚的中国古典文学修养所培育出来的谦虚、宽容,还有每临大事表现出来的沉着、冷静,以及“士可杀不可辱”的骨气,都深深地吸引着原田友美。特别是拜陆汉成为师后,她有更多的机会近距离地了解和认识这个来自中国的小伙子。处得时间长了,原田友美越发觉得陆汉成才是自己期待的白马王子。当原田友终于发现自己已经于不知不觉间爱上了陆汉成时,不禁哑然失笑:难怪山口雄进吃醋,男人的爱情神经也挺灵的嘛。

山口雄进一语成谶。看来,原田友美注定要成为一个支那婆了。

山口雄进的诅咒和无礼非但没能阻止原田友美的心进一步朝陆汉成靠拢,相反更坚定了她的看法:正是陆汉成身上那种独特的气质,才让狂傲自大的山口雄进如此心虚害怕。至于这种独特的气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连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也许恰恰就是这种朦胧虚幻的感觉,才具有魔咒般的法力,才最真实地反映了爱情的宿命。于是,原田友美开始有意无意地向陆汉成暗示自己的感情,奇怪的是,陆汉成像个木头人,根本就不接招。每逢周末,陆汉成来给原田友美上课,谈起武术、书法、古诗词、三国演义、西游记……他总是头头是道,口若悬河。可是,一说到儿女私情,他立刻就变得木讷、迟钝起来。有一次,原田友美拿着一册日译本的《中国唐诗三百首》,让他讲白居易的《长恨歌》,还故意以唐明皇和杨玉环为由头,提了几个有关爱情的问题,陆汉成涨红着脸,东一句,西一搭,说得驴唇不对马嘴。看着陆汉成的窘迫样儿,原田友美又好气又好笑,她知道陆汉成是在有意掩饰自己的感情。于是,突然提出一个问题:

“汉成君,中国有个成语,叫‘欲盖弥彰’,你能告诉我是什么意思吗?”

慌乱中的陆汉成不知是计,如释重负。说:

“意思是说一个人原本想掩盖事实的真像,由于方法不当,反而把真像张扬出去、暴露出去了。”

“这种人是不是很蠢呀?”原田友美头一歪,调皮地追问道。

“那还用说,简直就是世界上头号的大傻瓜。”陆汉成还在为解词而解词。

原田友美两颊笑盈盈的酒窝消失了,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我看你就是世界上头号的大傻瓜,欲盖弥彰!你明明喜欢我,也知道我喜欢你,为什么不敢承认?为什么要遮遮掩掩的?你说,你说呀!”

别看陆汉成平日里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面对原田友美的诘问,他张口结舌,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要说自己不喜欢原田友美,那是假话。要说不知道原田友美喜欢自己,那也是假话。可是,在陆汉成看来,这段恋情注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游戏。既然知道没有结果,偏偏又要一头扎进去,那和玩火有什么区别?做没有把握的事,追求没有希望的明天,这可不符合陆汉成为人处事的原则。正因为如此,他才对原田友美的感情装作视而不见,处处回避,惟恐不小心掉进这个桃色的“陷井”。没想到,自己如今还是被逼到了“陷井”的边缘。

“我,我感觉这是不可能的事。再说,山口君那么喜欢你,同学们都觉得无论从哪方面说,你们俩都非常般配。”

“同学们,也包括你自己吗?”原田友美眼里噙着泪,两腮绯红,更显得娇柔妩媚。

“这……”陆汉成嗫嚅着,吭哧了半天,也没吐出句囫囵话。

原田友美慢慢朝前走了几步,突然扑进陆汉成的怀里,两张滚烫的唇立即紧紧地贴在了一起。陆汉成只觉得血往上涌,浑身像着了火,头有些发晕。他搂着原田友美柔软娇小的身体,顺势倒在了地毯上。理智的闸门猛然开启,这对青年男女被淹没在情欲的洪水中……

隔在两人中间的那层薄薄的窗户纸,就这么被捅破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