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龙文光

雪山猎人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龙文光是叶俊敬佩的另一个英雄,是我党我军的第一位飞行员,也是我军第一架飞机“列宁”号的驾驶员。龙文光由于一次偶然的机会弃暗投明,参加了红军。他因此有了辉煌的革命生涯,也因此引来了杀身之祸。 龙文光,是四川省崇庆县人,1899年6月21日出生。他自幼聪颖过人,4岁就随父识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龙文光是叶俊敬佩的另一个英雄,是我党我军的第一位飞行员,也是我军第一架飞机“列宁”号的驾驶员。龙文光由于一次偶然的机会弃暗投明,参加了红军。他因此有了辉煌的革命生涯,也因此引来了杀身之祸。

龙文光,是四川省崇庆县人,1899年6月21日出生。他自幼聪颖过人,4岁就随父识字,曾先后就读于成都联合中学、浙江工业学院、北京朝阳大学。1924年,龙文光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第三期步兵科。1926年1月,龙文光从黄埔军校毕业,时值国共两党联合创办的广东航校招生,龙文光被选送进入航校学习。1927年1月,龙文光等11人又被广东国民革命军航空处选派到苏联第二航空学校继续深造。学成归国后,龙文光担任了国民革命军空军第四队(驻汉口)上尉分队长、并在南京中央军校航空班任飞行教官。

1930年3月6日,时任国民党空军中校队长的龙文光,奉命驾机由汉口飞往河南开封,执行紧急空投通信任务。返航途中,因雾大迷航,油料耗尽,龙文光只得迫降飞机。停在河南省罗山县陈家河附近的河滩上,那里是红军鄂豫皖根据地和国民党统治区的交界处。龙文光跳下飞机即被红军战士抓获。在一间小屋里,龙文光接受一位红军同志的审问。尽管红军同志再三宣传优待俘虏的政策,并保证其生命安全,但龙文光始终不肯说出实话。消息很快传到鄂豫皖军委负责人徐向前那里,经过徐向前的耐心说服,龙文光终于决定弃暗投明、参加红军。1931年5月,根据中央指示,鄂豫皖特区工农民主政府军事委员会航空局成立,龙文光被任命为航空局局长。苏区政府给予航空局极大支持,修建了100余亩地的机场。鄂豫皖特区工农民主政府还举行了隆重的飞机命名仪式,这架被命名为“列宁”号的战斗机成了中国工农红军的第一架飞机。

1931年11月7日,红四方面军南下攻打黄安县城,城内的国民党防守严密。红军围攻黄安县城达一月有余,仍久攻不下。战况异常险恶,徐向前总指挥突然想起“列宁”号,于是立即请来龙文光,询问是否能用飞机协同攻打黄安城一事。“可以啊!”龙文光回答说:“这是美国人设计的‘可赛’02U-4型水上侦察机,是兼侦察、通信,以及轰炸为一体的多功能飞机,可携带100多公斤炸弹呢!”12月22日上午9点,龙文光驾驶“列宁”号飞临黄安县城上空。他发现一个院子的房脊上有几根天线,屋外还有一些穿黄呢军服的国民党军官,龙文光断定那院子定是敌人的作战指挥部,他乘势对准目标,连续扔下两枚炸弹。两股浓烟随之腾空而起。城内守敌顿时大乱,敌师长赵冠英惊慌中弃城而逃。红军乘机攻下黄安城。龙文光和他的“列宁”号战机为攻克黄安城立下了战功。

黄安一战,龙文光和他的“列宁”号名声大震,气得蒋介石咬牙切齿。国民党空军先后调集几十架战斗机,欲在空中打掉“列宁”号,但一直未能得逞。蒋介石又悬赏10万大洋,千方百计想抓捕“带机投匪”的龙文光。1932年6月,面对国民党数十万军队的疯狂围剿,红军的处境日益险恶,形势十分不利。最后,红军只得把“列宁”号拆卸开来,就地埋藏。在红军主力被迫撤出根据地之际,龙文光为了销毁航空局的保密资料,埋藏主要机件,耽误了不少时间。临到自己突围,已与部队失去联系。幸亏乡亲们掩护,才只身化装成渔民,几经周转,回到了汉口家中。龙文光平时不出家门,由于思念红军心切,让妻子黄秋英到小店修调收音机频率时,不幸被便衣特务发现疑点,当夜即被抓捕。

龙文光在监狱中,坚贞不屈,大义凛然,经受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依然对典狱长笑道:“好马不吃回头草。我龙某既然投入了共产党怀抱,决不会再弃明投暗,当上违背意志的叛徒!”他挥毫写下一首“绝命诗”:“千秋风雨世间飘,死生一事付鸿毛。吾为自由空中飞,不算英雄亦自豪。”临刑时,龙文光在刽子手强逼下仍不下跪。嘴里还唱着《满江红》以壮正气。同年年底,龙文光被共产党追认为革命烈士。

叶俊现在回到几十年前的旧中国,正赶上龙文光回到汉口之际,按照历史的发展,龙文光现在还没有被捕,对于这样的英雄人物,又是特殊的人才,叶俊当然非常希望能将他救出来,而且还计划着能和他一起完成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龙文光是十分重要的一环。

陈树湘觉得奇怪,“你以前怎么认识龙文光呢,而且怎么还知道他现在回到家里去呢?”

叶俊笑笑:“师长,我以前是红军总部的通讯员,龙文光被徐向前总指挥接见时,我在红四方面军见过。当时就对他非常佩服,后来听来自四方面军的老战友说过龙文光没有跟上大部队,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估计他是不会再投向国民党反动派的,老蒋悬赏十万大洋买他的脑袋,将他比作‘害群之马’,这样的人是不会叛变的。我想去找到他,并把他安全带回。听我的老战友说龙文光是在汉口成家的,我带特攻队去,一定要抢在敌人前面救出他来。”

陈树湘更好奇了,“你那位老战友呢?”

叶俊无奈地说:“他现在可能在长征途中,也可能已经英勇战死了,唉,谁知道呢。”心说我说的老战友根本就不存在,师长您要有兴趣也没处去问,我跟你来个死无对证。心底暗笑。

陈树湘自然也没办法去调查,只好焦急地说:“那事不宜迟,你尽快行动吧。一定要抢在敌人的前面找到他,同时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如果敌人先找到他,那就麻烦了。”

叶俊见过龙文光烈士的照片,于是凭着记忆画了几幅分发给特攻队员们,大家暗藏武器,都化了妆乘船进入武汉三镇。武汉由武昌、汉口、汉阳三镇组成,历史上就是水陆交通要道,也是兵家必争之地,有“九省通衢”之称。南来北往的客商很多,汪精卫就曾将此作为反共的大本营,因此特务便衣多如牛毛。

叶俊在船中就暗自思量从何处去寻找龙文光呢?他现在是隐蔽在家里的,可是他的家在哪里?他这样的飞行员收入不菲,而且又是军官,住宅肯定不会差,可以去富人区打探。另外他的妻子会去电器行,正是在那里她被发现马脚的,当然这两处都是特务重点监视的地方。目前即使冒风险也只能去这两处寻找。

武汉市是繁华,市面很大,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找人真是大海摸针。但是叶俊知道龙文光的家在汉口,所以集中在汉口的飞行员宿舍区查询,两天过去没有收获,形势真的是让人心急火燎还不能表现出来,加上天气炎热,对队员们的意志是巨大的考验。

队员们是化装成形形色色的身份,有走亲戚的,有打把势卖艺的;有做小买卖的;林梅却是要求和叶俊假扮夫妻,主意是她提的,结果叶俊很自然,没有任何让人引起怀疑之处。林梅自己却像怀春的少女,总是粉脸微红的羞涩。好在他们都很年轻,别人还以为他们是新婚夫妇呢。尽管叶俊表面上谈笑风生,心里却怪林梅怎么想出这种主意。不过此次行动还真的需要有富家夫妇的打扮。叶俊和林梅就像两个沉醉在爱河中的少爷和太太。

傍晚漫步在长江边上,俯瞰滔滔不息的长江水时,叶俊紧锁眉头思考如何能找到龙文光时,突然想起既然龙文光想让妻子出来修收音机,肯定是迫于无奈,急于了解红军的动态,自己为何不能主动上门呢。就近观察。看到附近有暗探在徘徊,有人靠近上来窥视,赶紧抱住林梅狂吻一阵,继而耳鬓厮磨,在她耳旁将自己的计划悄悄告诉了林梅。

林梅似乎还在沉醉在万分羞涩之中,又喜又羞,那是自己的初吻啊,终于给了心爱之人。唉,叶俊的接吻功夫咋这么娴熟哪,几乎要将自己的心都吸出来。没准他以前有过相好的。叶俊来自后世,和女友接吻那不是家常便饭吗?可惜了林梅的初吻。林梅想到这里又不由地增添了许多烦恼。这会儿在他的怀里多温暖,真想一辈子就这么抱在一起多好。

林梅被叶俊轻摇醒了,掠掠额前飘散的头发,微微点头认同了叶俊的计划。

第二天在军官的宿舍区就有一个热情上门服务的电器修理工,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戴着厚厚的眼镜给人们修理电灯、烫斗、收音机之类的电器,而且手到擒来,没有解决不了的活儿。按理说,这样的修理工在武汉还真不少,走家窜户的也是常事。人们没有太多的关注。能够修理的当场解决,不能修理的就带回店里,修好了再送回来。

把门的看过修理工的证件就让他就去了,一上午过去了,他还真的解决了不少坏了的家用电器。转了一上午,他来到一户僻静的人家,敲开门,一位二十七八的女人探出头来“小兄弟,你会修收音机吗?”

“当然会修,你家有吗?保管修的和买来一样好使。不过我可以进去先喝杯水吗?”修收音机的也有几家了,每次修理时小伙子都要进门修理,顺便讨口水或是上个厕所什么的。

几家都没有什么疑虑。唯独这家的女人有些犹豫,“你想喝水?那你等着,我去给你端来。”转身走进里屋。

小伙子一看,“唉,大嫂,你这里有没有插座啊,我需要用电熔铁焊锡。”说着就径自推开门走了进来。

女人从里间倒水出来一看到修电器的小伙子已经站在堂屋中间,大吃一惊,竟然将手中的茶碗摔得粉碎,“唉,你这人怎么随便往别人家闯哪,还不快出去!”说着扬起桌上的鸡毛掸就要来赶“出去、出去、我不修了。”

小伙子一边躲避一边用目光在屋内扫视,突然他的眼睛定住了。因为在堂屋旁边开着门的卧房里面的墙上正挂着一幅夫妻的合影,那英俊潇洒的新郎不正是龙文光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