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战前会议

雪山猎人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听到浏阳有一团匪军即将对新成立的根据地进行围剿的消息,午饭后,叶俊召集前卫指挥部战前会议,会议由陈树湘师长主持,病体刚刚复原的红军师长面色有点苍白,但眉宇间的刚毅神色让所有的人都激起对胜利的坚定意志。 会议有林松、老烟袋、刘大成、林梅等原红军干部和黄志辉、王铁成等国军投诚人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听到浏阳有一团匪军即将对新成立的根据地进行围剿的消息,午饭后,叶俊召集前卫指挥部战前会议,会议由陈树湘师长主持,病体刚刚复原的红军师长面色有点苍白,但眉宇间的刚毅神色让所有的人都激起对胜利的坚定意志。

会议有林松、老烟袋、刘大成、林梅等原红军干部和黄志辉、王铁成等国军投诚人员参加。叶俊首先在会议上分析敌我力量的对比,指出敌人即将派出的这支军队不是湘军,而是从围剿红军主力的中央军中抽调的嫡系中央教导团,武器装备精良,是宋子文花大血本成立的私人卫队,基本上是德系装备,战斗力高出蒋介石嫡系一个档次,而且配备了轰炸飞行大队。这次蒋介石肯将这支精锐部队用于对我新生的根据地进行围剿,难免有轻敌之心,既想乘我立足未稳一股歼之,也是为了锻炼它,为它镀金。

“那你们说说有何对策?大家不要拘束,畅所欲言啊。”陈树湘一边说一边散发缴获的香烟。此前发动对三庄战役之前,谁也没有想到这三家老地主会这么富裕,真的是牛羊满山、锦缎罗库、金银满箱,而且令人咂舌的是他们秘密储备的枪支弹药竟然可以装备红军一个团,火炮三门,迫击炮五门,轻重机枪四十挺,弹药无数,足可支配红军一年的战斗所需。看来这三家老地主别看地处深山,却早有对抗红军的本意,罪不容诛啊。没有这样的军事实力他们也不敢截杀贺龙的红二军团,只是这次便宜叶俊了。

林松抢着说:“师长,没啥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就在根据地外构筑防线,他们要敢进犯,我们就打断他们的狗腿,叫他们知道红军不是好惹的。”林松上次指挥失误遭到叶俊狠批一顿,又因杀俘,职务降到副大队长,暂代大队长一职,精神有些颓唐,总想摩拳擦掌再干上一场。

老烟袋摇摇头说:“我们红三十四师江南游击队刚刚成立,招收新兵很多,老兵太少,还没有形成战斗力。还需要至少二个月的时间训练,此时不宜主动出击。”

林松不服地说:“训练训练,真正的训练场是战场,打一次仗比训练多久都管用。”

陈树湘制止说:“小林,你说的不对,那种以战场为训练场是迫于无奈的作法。我们不能将刚放下锄头的农民就驱赶上战场,那样容易被敌人击溃,人多并不一定就是好处。我们现在和训练有素的敌人相比无异于乌合之众啊。‘兵者,诡道也,死生之事不可不善察’,战争不是儿戏,一定要慎重。”

叶俊看着黄志辉说:“黄副连长,你说说看吧。”

黄志辉不好意识地挠挠头,咳嗽一声“既然队长让我发言,那我却之不恭了。”他顿一顿说:“师长,队长,同志们,我们现在确实还没有具备和蒋介石嫡系部队抗衡的力量,人员素质和武器装备差一大截。我们现在要争取获得更多的训练和准备时间。兵法云‘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我们可以在加紧外部布防的同时,排出疑兵袭扰敌人,使敌疲于奔命,最后在运动战中消灭敌人。”

虽然叶俊早已向陈树湘师长介绍过湘军副连长黄志辉,但是陈树湘也不敢轻信国军之中竟有这么谙熟毛泽东游击战略的将才。如今看来,果真是藏龙卧虎,江山代有才人出啊。不由赞许地向他多看了几眼。

叶俊站起来点着头说:“不错,我赞同黄副连长的意见。目前我们最需要的是时间。我们要将全国的战役通盘看待起来,我们不仅要打退敌人的进攻,而且要有力地策应主力红军的北上。因此我们要尽最大可能地袭扰敌人,把他的后方搅个天翻地覆,阻扰敌人的军事部署,为我们的反击战争取时间,根据地加紧训练、布防以后坚壁清野,做到百密无一疏,然后诱敌深入打他个措手不及,乘乱出击必能大获全胜。”

所有人听了都目光炯炯,充满了必胜的信念。陈树湘暗自点头,心中大慰:暗喜我红军有这样具有战略眼光的指挥员。这是我军之福,红军之福啊。他欣慰地说道:“叶队长,你可以进行战斗部署了。”

“是!”叶俊立正以后,部署道:“现在我命令,所有新兵必须在一周内整编完毕,还是按照老兵带新兵的办法,将原有老兵拆散和新兵混编,老兵任班排长,由老烟袋负责;林松整训军队,按照新兵训练手册训练,一切以实战出发,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严格要求,要训练出一支敢打硬仗的部队。听说这几次战斗竟然有新兵战时吓得大哭,丢枪逃命,这是不允许的,但也不必立刻执行战斗纪律。我命令你派战士到村庄收集猫来,用布袋装上,吊在树上,让士兵轮流进行刺杀训练他们的胆气,唤起人性中嗜血的本性。然后我们的战士才能无惧生死,勇往直前。”

所有人听得都毛骨悚然,这个白面书生的支队长看来手够狠的啊,竟然想出这么血腥的训练模式。连陈树湘都皱起了眉头。

叶俊看出所有人的顾忌,笑笑接着很严厉地说:“你们还不知道日本人侵略我威海卫,和沙皇旧军队争夺我旅顺时是如何训练军队的吧,他们的手段更残忍,将中国老百姓和战俘捆在树上轮番用刺刀扎杀,他们的军队几乎是嗜血恶魔,凶残成性、悍不畏死,几乎百战百胜。如何在短时间内训练出一支高素质、高水平的队伍来,平时多流汗是不错的,但也要让我们的战士见惯鲜血,战斗时他们才会英勇顽强,决战决胜。”其实叶俊的训练方式是抄袭后世以色列建国之初对抗阿拉伯联军的训练模式,正是这种训练方式使得听到枪炮声就大哭大叫、抱头鼠窜的以色列新兵一战而成中东地区第一流的王牌军队。从此建立以色列在中东雄狮的地位,至今无人能撼动。

陈树湘沉默一阵,“叶队长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战争就是你死我活,没有严格的训练就不会有百战精锐之兵。虽然有点不人道但也没有办法,要怪就怪这严峻的形势和敌我悬殊的现实吧,战争有它的游戏规则,不以我们每个人的意志为转移。我们今天浴血奋战、见惯生死就是为了我们的下一代不再经历腥风血雨,可以活在明媚的阳光下。就这样安排吧。”

叶俊接下来说:“其次,也是非常重要的是黄志辉大队长在当地赤卫队的配合下,在根据地外围布设三道防线,防线不能完全阻挡敌人,只是迟滞敌人,消耗敌人,杀伤其锐气士气。由你根据地形自行决断,布防之后将部署上报指挥部,注意保密工作。阻断进入根据地的其他路口,埋设陷阱、诡雷,挖掘壕沟、构筑封锁墙,只留下通往浏阳的一条道暂时不要布设,但要严密监视,一旦敌人进入根据地,则在其退路上布置陷阱和诡雷,黏住他们使其不易脱逃。童晓凯的警卫排除保护首长之外,还要在当地农会、儿童团的配合下严查敌特,铲除奸细,杜绝隐患,你们能不能做到?”黄志辉和童晓凯一起起立敬礼“保证完成任务”尤其是黄志辉充满激动“队长对我真是太信任了,我一定不辜负他的希望。”

林梅在下面嚷起来来:“队长,你偏心,为啥所有人都布置了,我们却坐冷板凳,难道让我们看风景吗?”

叶俊笑笑:“当然不会,林梅的红军特攻队现在已经扩充到三十四人,装备得到进一步改善。训练要加强不能放松,你们一直是我们的拳头部队,怎么可能将你们忘了呢?但是此次你们的任务是绝密的,会后我会亲自交代你们,现在你们的任务是睡觉。”

林梅既为自己的急躁有点害羞,听到叶俊说有秘密任务要交代自己,想起两人可以在没人处窃窃私语,俨然恋人一般,嘴角又泛起甜甜的微笑,心头没来由地怦怦跳起来。

所有的任务都布置下去了,大家互相点点头走出了会议厅,说是会议厅其实也不过是严家祠堂,老地主被镇压了,所有田产房产都收归农会了,这里暂时辟为红三十四师指挥部。内部除了桌椅板凳,墙上挂着军用地图,桌上有部电话机外,并没有其他的布置,一切都是老红军的艰苦朴素的作风。

陈树湘没有走,“小叶,你给林梅布置的是什么任务?为什么不在军事会议上发布?”

叶俊在老首长面前还是有些拘谨的,看看老首长面前的香烟没说话。陈树湘笑笑,将香烟盒推给他“你小子烟瘾见长啊,当心娶媳妇过门她不让你进门哪,呵呵”

叶俊尴尬地掩饰“首长别开玩笑,哪能那,我哪来的媳妇?”“还瞒我?你看林妹妹看你的眼神就和别人不一样啊。说啊,有戏没有,什么时候可以吃你的喜酒啊?”

叶俊讷讷地说不出话来,门外等着叶俊的林梅无意中却听到这样的对话,满脸绯红,再也听不下去了,捂着羞红的脸撒欢子跑了。她没听到叶俊后面的话“哪能哪,那是我亲妹妹一样的好姑娘。”

陈树湘一愣“你小子生在福中不知福啊,好了,不说这个了,你说说你准备把什么任务交给他们吧。”

叶俊神秘地说:“根据地初创,我们的情报系统还很不完善,我打算让林梅和她的特攻队负责这件事,尽快和地下党取得联系。目前我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他们。”

“是什么哪?”看他神秘兮兮,陈树湘更加好奇了。

“我要和他们去营救我党我军第一位飞行员。”

“你说的是大别山区的红军第一位飞行员龙文光?”

叶俊恍然,像陈树湘这样的红军高级将领自然知道龙文光的事。“不错,正是他。”顿一顿,他又说:“他是国民党早期的高级教练员,飞行技术一流,有很多学生,我想找到他配合他,到敌人的老巢天翻地覆地大闹一场,配合主力红军北上。因此可能会招来报复,师长您这里需要严阵以待,另外请在这里,”他说着一指军用地图,“修筑一条飞机跑道,对外宣称是训练场所。”

陈树湘一愣“小子,咱们没有那种大家伙,修那玩意做啥用呢?”

叶俊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其实他也把不准,只是为防万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