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人缺装备 德国东线战场一开始就注定失败

magicfireg 收藏 25 12525
导读:德国的部队少、缺少编制,缺少预备队这个是通病,在东线这个问题只会更严重?你去看一下《苏德战争1941-1945》就知道了。 给你引用一小段吧:摘自《第十二章 维亚兹马和秋季的泥淖》 德国投入东方的战争时,弗罗姆的后备军只有四十万后备兵员,油料储备只够两个月到三个月使用。被德国陆军总部留作预备队的二十八个师,除了三个师,全部都参加了夏季的作战。德军遭受的伤亡,虽只是苏军伤亡的一小部分,但远非轻微,到8月26日止,已达四十四万人,其中九万四千人死亡。到8月底,分配给各处的补充兵员只有二十

德国的部队少、缺少编制,缺少预备队这个是通病,在东线这个问题只会更严重?你去看一下《苏德战争1941-1945》就知道了。


给你引用一小段吧:摘自《第十二章 维亚兹马和秋季的泥淖》


德国投入东方的战争时,弗罗姆的后备军只有四十万后备兵员,油料储备只够两个月到三个月使用。被德国陆军总部留作预备队的二十八个师,除了三个师,全部都参加了夏季的作战。德军遭受的伤亡,虽只是苏军伤亡的一小部分,但远非轻微,到8月26日止,已达四十四万人,其中九万四千人死亡。到8月底,分配给各处的补充兵员只有二十一万七千人,可是他们到达各自的单位无疑还需要一段时间,因为很多人在到达铁路运输终点之后,还需徒步行军。除了波罗的海地区能利用海上运输以外,油料补充日益困难,其原因是缴获苏联铁路车辆太少,尤其是油罐车就更少。这就是说,若不把苏联的宽轨改为欧洲的标准轨,铁路的利用率是很低的。德军坦克部队的实力,由于人员的伤亡和车辆的损坏,已降到编制定额的一半。灰尘、沙地和长途行驶使发动机严重磨损,而提供新的发动机进行替换,又有困难。摩托车辆也负担过重,按编制,缺少三分之一。由于希特勒决定对新组建的师提供装备应优先于原有的部队,结果坦克和摩托车辆的整个供应状况更加严重。

部队得不到足够补充的状况,在勃劳希契和集团军群的司令官眼里显得相当严重,而在战场上(尤其是在徒步行军的步兵兵团里)实际情况更比这糟得多,因为人员、马匹的劳累和武器的磨损是无法以统计表的数字反映的。物资短缺和降低补给标准,使人们初步看到了德国今后的命运将发生变化。8月底,古德里安抱怨说,装甲部队已筋疲力尽,战斗力已很有限。他举明策尔的第6装甲团为例。他说,该团按原建制约有一百五十辆坦克,到9月14日能作战的坦克已减少到十辆。到目前为止,坦克兵的伤亡不重,但摩托化步兵连已减员到每连五十人。人们已注意到,新的补充人员缺乏作战经验,也不坚强。没有冬衣。皮靴、短袜和衬衫很缺乏。面包也不能按时供应,汽车的水箱没有防冻液。这还是得到宠爱的装备精良的装甲部队和摩托化部队的情况。步兵的情况更要糟得多。

第22步兵师(不仅仅这一个部队如此)注意到:在战斗中新补充的步兵越来越难指挥,各级人员已形不成一个整体,人们不再凭他们的自觉主动采取行动,一切意外发生的情况都得由上级下命令处置。第98弗朗哥苏台德步兵师也有同样的感受。这个师的师长,也是该师军史和日记的撰写人,在评论赖歇瑙这位狂热的陆军元帅所发布的命令——每个下级军官都要在自己的地图图板上写“不停地追”几个大字时,提到种种不祥之兆。机动车辆陷入泥淖无法开动,步兵劳累不堪,每天有几十匹战马在执行任务中死亡。执行一般勤务的装着滚珠轴承的胶轮马车不堪使用,它们难以适应糟糕透顶的道路。在当地征用的农用轻便马车显然不受恶劣环境的限制。德国、匈牙利和爱尔兰良种马由于劳累和饥饿而死去,但当地矮小的俄国马却能生存下来。它们什么都吃,甚至吃白桦树的嫩枝和农舍屋顶铺的茅草。通信兵和摩托通信员开始在森林中失踪。步兵的“休息”成了“执行新任务”的同义语,这新任务是搜索森林,寻找潜藏的敌人。这个步兵师常常沮丧地回忆起送给游击队成百吨弹药的“礼品”。由于没有运输工具,这批军火在新格利鲍夫交给一个俄国老人保管。各步兵连仅剩下三十到四十人。有一个步兵团,从7月31日到8月10日,损失了三十七名军官和一千二百名士兵。这个师在9月27日补充兵员到达时,已减员三千八百人。某个营从补充兵员中分到三十七人,它报告说,这种补充只不过是向大海注入一滴水而已。一个科堡的炮兵连分到十六人,他们冷漠地说:“很明显,在科堡已没有什么人了”。一个团长在9月13日的日记中写道,在这个无边无际的国家里,要征服的土地真够多的。然而,步兵与摩托化部队的看法迥然不同,因为他身后的每英里路都是靠他本人花费力气走过来的。只有步兵能懂得这一点。他们一连好多个星期和污泥、雨水打交道,有时热,有时冷,吃得差,且不能按时就餐。他们拖着疲劳的、长满虱子的身子,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进攻,保护他们的只是他们身上的一张皮。他们的动力除了自身的勇敢和意志外,别无他物可言。

9月14日,第98步兵师离开了普里皮亚特沼泽地和南方集团军群赖歇瑙的第6集团军,又走上了新的征途。它尾随着古德里安进行长途行军,向东北方的中央集团军群靠拢,准备攻打莫斯科。起初,人们由于离开了泥泞和沼泽而感到宽慰。他们看到机动车辆在奔驰,感到又回到了欧洲的文明生活。不过,在沙土层很厚的路面上行走,其劳苦非笔墨所能形容;多少马匹疲惫得一跛一拐地走着;车上所载的物品经常被扔掉;这些情景历历在目,使他们兴奋的心情又冷了下来。此时才是9月天气,而不久就阴雨绵绵,刮起寒冷的东北风。在疲倦不堪的步兵赶到之前,所有可以宿营的地方(尽管通常都是十分肮脏,爬满臭虫的房舍)已全被摩托化部队抢先占用了。如果夜晚能有遮身之处,不受寒冷侵袭,那么,白天的种种艰辛还是可以忍受的。当这一点享受也被剥夺时,士兵们感到自己落入了苦痛的深渊。渐渐地诸如刀片、肥皂、牙膏、鞋油、针线等这些普通的日用品也见不到了。9月23日,初次出现霜冻。由于雨淋、寒冷和缺少休息,病员增多了。正常情况下,有病可以住院。但因缺乏运输工具,所有的人都得步行,连病员也不例外。根本不可能把任何人留下,因为此地是以盗匪猖獗著称的。一天又一天地过去,没有什么两样。长长的队伍在倾盆大雨中顺从地默默无声地向前走着。除了马的鼻息声,吱吱嘎嘎的车轮声,以及强风从道路两旁冷杉中刮过时发出的吼声外,什么也听不见。

纳粹党的宠儿党卫军的遭遇也不妙。阿道夫·希特勒近卫师的侦察营在9月17日得到的补充兵员是军官六人,士兵九十五人。在整个秋季,侦察营的伤亡是军官二十六人,军士四十二人,士兵四百五十人,补充进来军官十一人,士兵一百八十五人,而其中军土仅仅一人。由于痢疾、黄疸病和白喉流行,病员比例上升,以致不久以后,这个营在没有得到上级批准或者上级不知道的情况下,开始私自征募库班的哥萨克人来补充空虚了的队伍。党卫军的指挥官在报告中尖刻地写道,即使在苏军最猛烈的炮火轰击下,党卫军的伤亡也是微不足道的,因为战场上的人数太少了。

由于战线广阔,机动预备部队不足,德军不得不把部队(尤其是步兵)用于扼守阵地,对付敌人不断增强的压力。8月末,苏军首次获得局部性胜利,有几个师闯入伊耳缅湖以南德军第16集团军的地域。再往南,9月5日,德军被迫放弃小小的耶耳尼亚突出阵地,向后撤退以便将战线拉直,减少伤亡。在9月余下的日子里,苏军对德军北方集团军群和中央集团军群采取了日益积极的行动。苏联空军出击也日益频繁。看来苏联不缺火炮和坦克,T34坦克使德军担忧害怕,因为37毫米反坦克炮对它不起作用。任何地方也看不到希特勒曾保证会出现的苏维埃政权崩溃的迹象。到9月26日,德军伤亡总数达到五十三万四千人,约占德军东线编制人数的百分之十五。象往常一样,步兵伤亡最重。不管怎么说,除第2装甲集群外,德军坦克的补充状况终于有了改善,坦克数量上升到编制致的百分之七十。推迟对莫斯科的进攻给后勤工作带来一些好处(尽管这种好处微乎其微),因为从哥美耳到罗斯拉夫尔、从明斯克到斯摩棱斯克和经过维切布斯克到托罗彼次等铁路线换轨的工作完成了,这使后勤供应情况有某些改善。在估量这些好处时,还应考虑到防守阵地中伤亡所引起的兵力上的巨大损耗和打防御战总是消耗大量火炮和迫击炮炮弹这两个因素。

战场上人力和装备不足,只不过是德国经济欠佳的征候。10月9日,德国陆军军需部长瓦格纳扼要地向哈尔德报告说,主要供应不足的是食品、人力和机动车燃料。各战场机动车辆的日常运行每月需油九万吨(不包括特殊用途和训练的需要量)而供油数量相差三千吨。预计储存的橡胶只够用到第二年3月。基辅之战的经验表明,每二万苏联俘虏需德军一个师来执行看守、分类、运送等任务。虽然敌人在战场上丢下大量良好的武器装备,但德军却找不到人来组织和领导收集工作。希特勒想象通过在基辅、维利基卢基、旧鲁萨和迭米扬斯克等地区的清剿行动使两翼的安全已得到保证,于是在9月6日,发出向莫斯科进军的第35号指令。这次作战的代号后来获悉叫“台风”行动。在俄国欧洲部分的中部,通常在9月下旬或10月初天气突然变坏,大雨使一切行动减缓速度或中断,直到10月和11月的霜冻使地面冻硬为止。通常在12月初,降雪已不再融化。在冬季任何时候都可能出现短暂的融雪期。这时,地面和道路又成了雪水和污泥的海洋。由于这一情况,发动和完成莫斯科战役成了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