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争霸 正文 第一章 大战在即

yangjiyangaini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1.html[/size][/URL] 袁平用力把一名爬上城楼的曹兵刺死后。曹军已开始鸣金收兵,此时已经是曹军的第八次攻城,一次比一次猛烈。 袁平吐出一口唾沫,太多的鲜血溅入了袁平的嘴里,以至于袁平吐出的唾沫已变成了鲜红色。吐出唾沫的一瞬间,袁平对身后的郑化说道, “告诉弟兄们,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1.html


袁平用力把一名爬上城楼的曹兵刺死后。曹军已开始鸣金收兵,此时已经是曹军的第八次攻城,一次比一次猛烈。

袁平吐出一口唾沫,太多的鲜血溅入了袁平的嘴里,以至于袁平吐出的唾沫已变成了鲜红色。吐出唾沫的一瞬间,袁平对身后的郑化说道,

“告诉弟兄们,赶紧休息。曹军马上就会进攻的。”

说完这句话,袁平吃力的坐了下去,无力的依靠在了溅满鲜血的城墙上。袁平放眼看去面前甚是血腥,到处都是残腿断臂,血液都已经干固了,在墙上那样的刺目。袁平脑袋在快速的转动着。

袁平其实是21世纪的高成,在一次车祸中高成失去了生命,阴差阳错的穿越到了东汉末年。灵魂依附在了袁绍第四个儿子袁平的身上。袁平自幼多病,袁绍便把袁平交给了自己的好朋友,易阳真人照料。现在的袁平已有18岁。

袁平在易阳真人悉心照料下,熟读兵法,并且勤练武功,有万夫不当之勇。时值袁绍兵败官渡之时,易阳真人便派袁平下山救父,并且让袁平自幼跟随的郑化一起随袁平下山。

两人赶到官渡之时,袁军已经兵败如山倒。曹军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受降、杀戮的袁军。此时的袁绍已经带着八百残兵败将退回了冀州。

两人无意中搭救了袁绍手下的谋士审配,并且护送回到了冀州。袁平并没有透漏自己的身世,审配感激袁平救命之恩,保了袁平一个城门校尉,郑化为副将。

在袁平被任命为城门校尉以后的第二个时辰,曹军便大兵压境,如铁桶般围住了冀州城。并且大举进攻袁平所在的西北门。

此时的袁绍已经成为了惊弓之鸟,已不敢打开城门与曹军决一死战,只下令死守城池。

“敌军,又开始进攻了。”不知谁喊了一声,话音刚落箭如雨般砸了过来,瞬间冀州城墙上下起了箭雨,来不及躲闪的士兵瞬间被射成了筛子。

袁平高声喊了一声郑化,低声说道:“告诉弟兄们,敌军又要攻城了,让他们做好准备。”

袁平话音刚落,曹军阵营上便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鼓声,伴随着敌军的冲杀声,箭雨同样没有停止,与以前的进攻有了这么一点区别。

袁平转身看了一眼郑化,此时郑化正在传达刚才自己下达的命令,离自己较远。身后只有一名小校,白色的甲袍,已经变成了红色,可以看的出来杀敌不少。

袁平低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此时那白袍小校正专注的看着冲杀而来的敌军,袁平突然问话,那白袍小校竟然有些惊慌失措。

那小校低声说道,:“小将柏杨,是名百夫长。”

袁平低声说道:“柏杨,现在本将命你把命令传递下去,告诉带曹军靠近城墙时在射杀,省的被敌军弓箭射伤。”

柏杨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身离开了。袁平把这仅仅当成了一个小插曲,万万,没想到的是柏杨成为了自己手下的一名猛将,这是后话。

转瞬之间曹军来到了城下,以逸待劳的袁军,好好招待着曹军。一块块的石头砸下,但是终究抵挡不住曹军的人数太多。很快的就有曹军爬上了城墙,一个,两个,三个,十个,百个。

袁平来不及多想,提枪杀入敌军中,枪挑脚踢的一个个操兵死在袁平抢下。袁平的武功高强,加上衣着与普通士兵有明显的差异。曹兵蜂拥着杀向袁平,袁平尽情的耍着自己娴熟的枪法,曹兵一个个倒在了他的身前。

渐渐地袁平有些体力不支,枪法慢慢的乱了起来,可是曹兵依然如潮水般杀来。袁平下意识的看了眼郑化,此时的郑化也好不到那里去。背上已经有了明显的外伤,身前的曹兵并不比自己身前的少。

袁平心里暗道:难道自己还得再死一次吗?为什么当初害怕卷入袁氏兄弟权力之争中,而没有承认自己同样也是袁绍的儿子呢?那样的话虽然会死在权力之争中,但应该不会这么早撒手人寰吧!

袁平正思索着,后背凉了一下。袁平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负伤了,传来的疼痛程度上看来,这个伤口挺深的。

这个伤口严重的限制住了袁平的发挥,枪法更加紊乱起来。可怕的是这个伤口只是开始,紧接着伤口成倍的增加起来。背上、胸前,手臂上、大腿上。伤口慢慢的多了起来,好在没有致命伤,不过血这样流下去也是会死人的。

袁平像一个嗜血的野兽,身上的伤口让他变得更加疯狂起来。抢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好看的弧形,一个个曹兵惨叫着倒在了袁平的面前。袁平再强毕竟也是一个凡人,袁平划出了一道道好看的弧线,同样也在耗着袁平的力气。

此时的袁平体力的透支已经到了极限,袁平只想坐下来好好的躺那么一下。在自己的大腿被一枪刺进又拔出时,袁平顺势躺了下来,袁平真的累了,很累很累,眼皮变得很重很重。

在袁平即将要闭上眼的时候,袁平看到了一名白袍小将杀了过来,护在了自己的身前。袁平可以清楚地意识到那不是梦,因为全身很多地方都传来了剧烈的疼痛。

袁平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美的梦。很美很美,因为那个梦里,别人都叫他高成。是得他梦见自己回到了21世纪。

袁平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不是自己熟悉的郑化。而是一个陌生的白袍小将,只是长得有些面熟,袁平实在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本想在多睡会呢,只是全身的伤口不得不让,袁平吃力的睁开了眼睛。

见袁平醒了,那白袍小将脸上瞬间挂满了笑容。高兴的说道:“将军,你醒了啊!敌军有撤退了啊!”

袁平疑惑的看着面前的这名小将,无辜的问道:“你是?”

听到这话,那白袍小将顿时老脸一红,心里说道真的贵人多忘事啊!低声答道:“末将柏杨。”

听到这话,袁平顿时恍然大悟,很不得自己狠狠地抽自己两个耳光。袁平吃力的抬了抬胳膊,一阵剧痛不不得不让他放弃了刚才的想法。

袁平自己给自己打圆场道:“柏老弟啊!你杀敌太多,以至于脸上太多的血迹,让我一时没有认出你来。不好意思啊!”

“岂敢怪罪将军!”

“贤弟你真是有万夫不当之力啊!竟能击败曹军,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说这话,袁平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员白袍小将。还真是了得啊,自己都差一点死在乱军之中。此人竟然不仅仅搭救自己与乱军之中,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击退了,来势汹涌的曹军。


此时柏杨沾满血迹的脸变得更红了,低声说道:“我哪有这般天大的本事,能够击退曹军。是大公子袁熙带兵来了,曹兵才撤退的。”

袁平像突然想到什么似地,问道:“郑化副将哪里去了?”袁平醒来见没有看见郑化,难免有一些担忧的问道,难道是郑化已遭遇不测,袁平不禁难免有些难受。虽说自己与郑化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但是郑化是袁平这个世界上最先认识的人,再者两人朝夕共处了那么久,不免产生了感情。

柏杨见袁平有所动容,为其宽心曰:“将军不必担忧,是刚刚城内中军大帐,传唤所有城门校尉,前去商议大事,郑将军,见将军未醒,因此代替将军前去。”

“哦,”袁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口的石头放了下来。这时袁平不得不感慨郑化在自己心里的分量已经很重了。

“对了将军,刚刚中军大帐给我们补给了五百士兵,并且带来了大量的物资。“柏杨说话的时候,笑容始终挂着脸上。

袁平顿时安静了下来,他要静下来理理以后会发生些什么。刚才也听到柏杨说,袁绍的大儿子袁煕已经到达了冀州。根据自己看的《三国演义》应该是,袁熙,袁谭,高干都已经带兵前来救驾了。

如果袁平没有猜错的话,中军大帐找下面这些大小将领,应该是商讨出城迎敌的事宜。袁平想到这了眼角顿时闪了一下亮光。虽然刚才袁平身上负了很多伤,其实全都是一些皮外之伤,并无什么大碍。袁平下意识的伸展了一下胳膊,虽然还是有一点疼痛,但是应该不会太大的影响自己的战斗力。

袁平猜测的并没有错,袁绍的大儿子袁熙,二儿子袁谭,外甥高干,都应经率领所部军士前来救驾。加上冀州城原来的守兵、以及官渡之战败下来的残兵。袁军现在有四十万之多,瞬间冀州城热闹了起来。

日渐增多的士兵,让冀州城内的百姓倍感安全感,让原本官渡败下来的士兵也是有涨士气。同样让他们的主公,四世三公之后,大司马、冀州牧袁绍袁本初滋生出战败曹操、匡扶汉室的信心。

因此袁绍召集手下大小将校,齐聚冀州城袁军议事大厅内。议事大厅内顿时人声鼎沸,郑化由于只是一名守城小校,只能站在大厅的一个角落里。如果自己的正将袁平没有受伤昏迷的话,自己在这个角落里的机会都没有。

郑化只是一名贫苦家庭的孩子,他是家中五个男孩里最小的一个男孩。自幼家中没有能力养活他,幸好被易阳真人收养,碰见了自己的公子袁平,并且有幸跟随公子每天习武,让自己有了一点防身的武艺。并且随公子加入了袁军,有幸当了将军,是郑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对于公子袁平郑化是有感激之情的,更多的还是信奉袁平,如果有可能的话郑化可以为袁平去死,这就是袁平身上的个人魅力,同样也说明郑化是一个忠厚老实之人。

此时的郑化内心是激动的,因为自己即将要见到河北地面上最大的官吏了。而且是这片地方的统治者,自己一个平头百姓能见这么大的官能不激动啊!

这个时候原本议论纷纷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郑化知道袁绍来了,下意识的伸了一下脖子。之间大厅正中金椅上端坐着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身穿紫色蟒袍、腰系紫色玉带、头戴金色玉冠、脚踢黑色长靴。皮肤稍微有点黑,一脸的气宇轩昂。

袁绍看着面前的大小将领,尤其是自己的三儿一甥,各个英雄气概。难免有些欣喜,不禁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流出了泪来,大声说道。

“耻辱啊!耻辱!我堂堂袁本初,四世三公之后,竟然被那阉人之后,曹操曹阿瞒打的一败涂地,真是耻辱啊!”说完袁绍自顾自得大哭起来。

看着台下的众将领无不心寒,袁绍的四公子袁尚想要上前去规劝自己的父亲,被身后的审配拉了一下,再抬头看自己的父亲时,只见自己的父亲此时正在擦拭泪花,高声说道。

“知道这次我们会败吗?”袁绍问完看了看下面的众将领,厉声说道:“许攸,他是个叛徒!我袁本初自认没有亏待过他,可他竟然背叛了我。让人心寒啊!”

袁绍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人各有志我不怪他,大概是我这个人不好吧!不是个好领导,如果大家都这样认为的话,大家可以把我们父子五人绑了送与曹操,我不记恨你们!”

“各位都是我袁本初的兄弟,我不想阻挠大家的前程,大家可以绑了我们父子,前去曹营领赏。”

“主公,主公......”下面的大小将领都哭了出来,纷纷跪到了一片。

“各位快快起来....”袁绍说着快步走向前,一个个搀起前面的将领,心里暗暗的发笑,总算达到了自己要的效果。

紧接着袁绍趁热打铁,高声说道:“虽然这次我们战败了,但是这次战败让我们的军队更加顽强的。叛徒已经一一的叛变了,让我们的队伍更加干净,更加团结了。”

袁绍顿了一下,见无异议接着说道:“我儿袁熙、袁谭又已经带来了二十万之众的军队,让我们去击败曹操,俘虏曹操吧!”

“击败曹操,生擒曹贼,匡扶汉室。”

“击败曹操,生擒曹贼,匡扶汉室。”

“袁大司马万岁,万岁、万岁、万岁、万岁。”

袁绍的几句话让台下的众将领们,热血沸腾了起来。一个个斗志昂然的大声喊着,想要把房顶掀翻了一般。

袁绍找了一下手,低声说道:“下面布置一下。”

城中大声的、整齐的喊声,让城墙上的袁平错以为是曹军即将发起了第十次进攻。不过还好不过只是虚惊一场,袁平让柏杨传令下去让所有的军官前来商议军事,袁平知道自己也该布置一下作战计划了。

不一会儿,柏杨召集齐了西北城门守军的大小军官还有三个营长、九名百夫长(注本书中一开始时的军队建制是,十个人为一卒,设一名卒长。十卒为一兵,设一名百夫长,五兵为一营设有一名营长)袁平看着自己手下的这几名军官,个个是杀敌无数啊!身上的盔甲都已经染红了。袁平认为这些个个都是精英,因为经过曹军的这九次进攻还能活下来的军官必定都是武功高强之人。

袁平这时来到一名百夫长面前,这名百夫长有一个显著的特点。足足有一米九几的个子,虎背熊腰的,脸色发黄重病般一样,站在人群中甚是扎眼。袁平轻声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因为刚才袁平看得到他是一名勇猛之人,可以重用。

“末将常建”这名小将老脸一红低声答道。

常建平原县人,善使一把大刀早年追随公孙瓒,官拜绕骑校尉,后因脾气鲁莽顶撞了公孙瓒,才又投靠了袁绍。因其脾气鲁莽、又无心机因此只做到了一个小小的百夫长。

袁平重重的拍了拍常建的肩膀,高声喊道:“好,好,好......”转过身来话语一转低声说道:“你们下去,整合一下队伍,准备出城迎敌。”

袁平的这句话好似平地打雷,一个个张大了嘴吧,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我军城都快守不住了怎还能出城迎敌。这时郑化恰到好处的回来了,恰到好处的证明了袁平的猜测是正确的。让下面的这些大小军官把袁平想象的神化了。

可袁平没想到的是,袁绍竟然会出动所有的士兵出城迎敌。是袁绍对自己的士兵有足够的自信呢?还是袁绍狂妄不羁、或者愚昧至极呢?袁平更相信后者。

既然要全军出动的话,那就纠集全军做个全军总动员吧!再者让士兵们换上刚刚补给给的新军装,俗话说的好军容乃士气,军容不整,岂能士气冲天。

很快的身穿整齐着装的士兵,列队站在了城墙上。加上补给的五百士兵,出现在袁平身前的士兵不足一千。袁平并没有说话而是小心翼翼的为每个士兵,整理着军容。


“各位弟兄们,我们的家园岂能容得别人践踏。我们的兄弟岂能容得别人杀戮!我们的姐妹岂能容得别人的侮辱。”袁平高声问道。

“不能!不能!不能!”非常整齐的声音,在冀州城西北门城墙上高声响起。

“那就让我们明天去手刃我们的敌人去吧!散了吧!明天还要去战斗,大家早点睡吧!”大家以为袁平还有很多话要说,谁知道袁平并没有说下去。

袁平虽然表面上神情很是平静,然而内心却如丢了石头的湖面久久不能平复。想想自己已经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三年时间了。经历了一次次的杀戮,虽然自己一次次的侥幸的熬了过来。但是对于一个21世纪的人来说,未免还是很残忍的。明天的大战又不知道会有多少生命,消失着这场战役中。

残酷的现实不能让袁平在这样懦弱下去,袁平很快的调整了情绪。明天可以从《三国演义》上考证的话,明天袁尚应该会出战,并且用诈败的方式把曹军一偏将斩于马下。但是由于一偏将的影响力太小,并没有影响到曹军的军心。只能混战一通,不分胜负。自己该怎么做呢?才能让袁军大胜呢?也好鼓舞军心,最后击败曹操。

袁平已经想好了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做了袁绍的儿子,就应该好好的想办法,帮助自己的父亲去击败任何的敌人。突然袁平眼睛闪了一下光。

袁平立马喊来,郑化、柏杨还叫上了刚刚知道名字的百夫长,高个子常建。袁平一一低声吩咐着,待吩咐完后,郑化三人出去后。

袁平难免有些担忧,明天真的能取得胜利吗?袁平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很晚很晚的时候才睡着了,袁平做了一个梦,一个经常做的梦----袁平回到了21世纪。袁平梦里笑的很甜很甜。

不过凌晨的起床吃饭的钟声响起来了,让那个梦只能是梦。冀州城内的校场上上站满了人山人海的袁军士兵。袁平也是其中的一员,袁平有幸被安排了一匹战马,此时的正在翘首期盼的等着袁绍。

一刻过去了,两刻又过去了、三刻过去了,一个时辰过去了,袁绍还是没有出现在大家的面前。眼看着太阳已高高的升起,袁平发髻间已经渗出了汗水。怎么了呢?难道是袁绍临阵退缩不敢上阵去战曹操了呢?还是出了什么事情耽误了呢?可话说回来了有什么事情现在比这重要呢?

袁平看了一眼身后的郑化,同样的一脸的迷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呢?竟然比定好出战的时间过了两个时辰了,竟然不见主帅袁绍的影子,甚至他儿子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军队尚未出动个,军中士气已经大跌,兵家之大忌啊!可为什么袁绍这就经沙场的老将,还会犯这样的错误呢?

原来是袁绍带兵出城杀敌之时想留一儿在冀州城内守城,不过三个儿子个个想出城杀敌争功,挣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袁熙袁谭仗着自己带来了救驾之兵,想着带着自己的勤王之师出城建功立业。袁尚也不甘呆在城内,且有亲生母亲刘氏的插足。

可以看得出来袁氏兄弟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白热化。最后还是袁绍做了让步令自己的外甥高干留在了冀州城内。

袁绍带着自己的三个儿子,带领着三十万的河北男儿陈兵冀州城外,一场大战、恶战一触即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