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眼皮底下 打人者成功逃跑 至今没有归案


特警队回应 打人者不是正式民警 是临时人员


8月8日,汝州市的几名特警人员因为吃不成霸王餐,把67岁的饭店老板打成了轻伤。出乎意料的是,打人者竟然在派出所民警眼皮底下,从刑侦大队顺利逃脱。都市频道记者对此进行了连续跟踪报道,目前,打人者仍未归案,下落不明。


□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申子仲 记者 邱延波 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首席记者孙涛


吃饭起争议 特警挥拳打店老板


67岁的李宝坤在汝州开有一家饭店,店名叫“飘香大盘鸡”。8月8日18时许,饭店里来了七八个身穿便装的年轻男子就餐。他们要了两份大盘鸡,吃完了以后说肉少。收银人员再三解释,但就餐的几名男子坚持不付账。


正在这时,店老板李宝坤走了过来,说小店是小本生意,如果客人不满意,可以给予价格上的优惠。但对方就是不依,坚决不付账。


说话之间,对方就要走人,李宝坤赶紧拦住为首一名光着膀子的男子,没想到该男子低头在李宝坤耳朵边低声说了几句话:“×你妈,×你女儿,我是特警。”


李宝坤说:“他骂得很难听,我就回了一句。”随即,这名光膀子男子对李宝坤拳打脚踢,其他三四个人也冲上去帮拳,另外几人围在旁边,推开试图阻拦的饭店工作人员。不到一分钟,李宝坤就被打倒在地。这几名男子很不在乎,并不急着离开,而是坐在店里休息。


几分钟后,接到报案的汝州市东楼派出所民警来到现场,光膀子男子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当着民警的面又对李宝坤肚子踹了几脚。


而这发生的一切,都被饭店里安装的摄像头录了下来。


派出所调查 打人一方是特警队的


随后,民警带走了几名男子,李宝坤被送往医院检查。


李宝坤头部肿胀,两根肋骨骨折。后经过法医鉴定,其伤情已构成轻伤。按照法律规定,致人轻伤应该承担刑事责任,并给受害人相应的民事赔偿。然而,当李宝坤的家属跟着民警来到东楼派出所,却发现几名打人者根本没有被予以必要的人身和通讯限制。在李宝坤的家属强烈要求下,派出所民警才没收了打人者的手机。


8月8日晚上,东楼派出所经过询问和调查,确认打人一方有6人是汝州市公安局特警队的,其中光膀子的男子名叫何相浩,是特警队的一名中队长,殴打李宝坤最重的就是他。


然而,第二天早上,当李宝坤的家属再次来到东楼派出所配合调查时,发现何相浩的手机又回到了他自己手中,而且“在不停打电话,找关系”。


8月9日下午3时许,东楼派出所民警带着何相浩来到汝州市刑侦大队,进行拘留前的信息录入。家属们怕出“意外”,也跟着一起去了。


民警眼皮底下 打人者成功逃跑


到了刑侦大队十几分钟后,家属们看见何相浩从里面跑出来,直接坐上等候多时的一辆车逃走了。


家属们和民警赶紧追赶,牢牢记下了车牌号,但对方拐过几个路口就不见了。


何相浩为什么会在民警的眼皮底下成功脱逃?前来接应的人又是谁?为了查明真相,受害人家属发动亲友,做了大量的调查工作,并整理出相关当事人的通话记录。


李宝坤的家属向记者出具了何相浩的话费清单,家属们从中分析出,从何被抓的第二天早上到他成功逃脱的7个多小时里,其手机接通了将近30个电话,其中包括自己的家人,还有特警队的大队长。


话单显示,何相浩给自己的父亲打了很多电话,然后他的父亲又给帮助何相浩逃脱的车辆车主和司机打了电话。“很明显,他提前做了逃跑的充分准备”。


受害人家属把这些疑点和证据都交给了处理案件的东楼派出所,然而半个多月过去了,除了当时参与打人的一名特警被刑事拘留,其他方面没有任何进展。


家属们说,“公安局没有任何人来看过我们,也没有解决一分钱医疗费”。


特警队大队长称 打人者不是正式民警


8月29日下午,都市频道记者来到汝州市公安局特警队,大队长吴中强承认,打人的何相浩等几人确实是特警队的,但不是正式民警,虽然在特警队干了很长时间,但是还属于“临时的治安巡防队员”。至于何相浩逃跑一事,吴中强表示不便说,同时又表示决不袒护,“叫他跑吧,撑住他,看他能跑多远,需要的话,我们也会去弄他”。


记者就此事也采访了东楼派出所,该所指导员张占海坦言,“我们的工作有失误,有漏洞”。


然而案件已经发生20多天了,这段时间内派出所又在做些什么呢?张占海说,他们已经用上了技侦手段,而之所以没有效果,是他们现在办案很谨慎,“现在每进一步都要向局里汇报,不能再犯错误了”。


作为汝州市公安局来说,自己属下的特警队和派出所几乎在同时出了问题,他们又是如何对待的呢?采访中,该局副局长淡自强这样对家属说:“我不管这事,你们去信访吧。”


记者追踪


打人者仍下落不明


目前,李宝坤的家人为了讨回公道,还在向汝州市各部门求助。8月30日晚,《都市报道》对此事予以披露,以期唤醒当地相关部门的重视。


昨天下午,都市频道记者电话联系了汝州市公安局纪检书记李怀亮,被告知何相浩逃跑之后仍下落不明。李书记说:“有可能一两天就抓住了,也可能很长时间。”


随后记者又联系了汝州市公安局政委祁明安,祁政委声明打人者不是正式公安人员,随后很快就以正在开会为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