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二章(2)

辛十三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URL] 我说知道,我的他在击毙海龟纯夫后,就告诉了我。 萧寒说,这就是海龟纯夫的墓,当时是他下令安葬的。如果没有这场战争,海龟纯夫应该是个很优秀的人。 萧寒不再说话,过了许久,他才轻声念着:人在这个世界上,六根难以清静,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我与萧寒告别后,回到了重庆。那时,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我说知道,我的他在击毙海龟纯夫后,就告诉了我。

萧寒说,这就是海龟纯夫的墓,当时是他下令安葬的。如果没有这场战争,海龟纯夫应该是个很优秀的人。

萧寒不再说话,过了许久,他才轻声念着:人在这个世界上,六根难以清静,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我与萧寒告别后,回到了重庆。那时,新政权在荡涤从前的污泥浊水,我的两个哥哥因妹夫是被枪决的保密局上校而受到影响,降级使用。他们大义灭亲,将我赶出了他们的家。我的护照被没收了,回不去香港,更难以回到父母身边。我带着孩子在从前的贫民区找了一破房子安下身来,本想凭自己的本事,谋个小学教师的职位。去几个学校试教了几堂课,校长们都很欢迎我,一旦看了我如实填写的履历表,都明确表示不能接收我。

我去应聘原来根本没看在眼里的工作,用人单位了解了我的情况,都明确拒绝了我。为了生存,为了年幼的孩子我什么都做过,诸如摆烟摊、卖小菜、替人缝缝补补……甚至在烈日下在江边锤鹅卵石。为了孩子,这些我都能忍受,我忍不下去的是孩子所受到的歧视!他四五岁了,一出门,邻居的小孩子都不和他玩,不仅骂他是狗崽子,还经常把他打得鼻青脸肿。孩子也不哭,回来常问我他是不是狗生的孩子……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尽管家里徒有四壁,我不能让他失去教育,就去卖血换回他的学费。第一个月还相安无事,不久孩子每天放学回来,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我问他他也不说。其实,我心里知道是什么原因。既然孩子能忍,就忍下去……直到有一天,他的手断了,我不让他再去学校,每天晚上,我在油灯下教他语文、算术……一九五五年,有一天民警找到我,拿出香港一个地址,要我写信回家里,我当时懵了。因为自我回到重庆,就不准我与家里通信,几年来与家里断绝了音讯。原来,我父亲不知通过什么关系找到了我,后来他告诉我他从前一个学生,现在是重庆不大不小的官,那个人还记父亲的情,经过他的努力,同意我回香港探亲。但条件是我不能带走孩子!

我想父母,更想脱离没有尊严的生活,然而,要我丢下孩子,我情愿不走!这件事情就拖了下来。由于有了家里的接济,我的日子好过多了,再也不用过那种屈辱的生活……几个月后,父亲来信说他那个学生要调任北方,很快就要离开重庆,如果我不在他离任前办好去香港的手续,今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怎么办?

百无聊赖中,我想起了萧寒,找出他给我的纸片,心想去听听他的意见。便将孩子托付给邻居,到了成都。

萧寒看到我时并不惊奇,但仍然有些意外,他说我来找他在他的意料之中,只不过拖了很长时间。他把我带到成都最好的一家酒楼,要了许多好菜,还点了一瓶酒。

不知为什么,我与萧寒频频举杯时,眼前总会出现我的他……我忍不住,一下哭出了声,周围的食客都诧异地盯着我。萧寒却说,哭,大声地哭,把你心里的委屈都哭出来!

听他这么一说,我反而不哭了。我一直盯着他,在想那次在渔阳,他为什么会死里逃生?

萧寒从我眼里看出疑问,苦笑着说:对不起,在渔阳我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其实,那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枪下留人……那天早上,我与你丈夫一同被绑赴刑场。行刑前,给我和他松了绑,并给了我俩一人一支烟。我和他吸着人生最后一支烟,他还开玩笑说如果有来生,我俩重新来过!

当年在渔阳见到他,我就怀疑他是自己人,因为他的所作所为,不像一个军统特务,而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才做得出来的事情。我曾经问过他,可能是出于保密原则,他否认了。人生最后一支烟真香,我猛吸了一口,被呛得直是咳嗽,他捶着我的背。我问他,要是在渔阳时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起码我现在可以给他作证。他苦笑着说,地下工作者的保密条例很严,他的真实身份,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能透露……

我对萧寒说和他生活了这么些年,他仍然没有告诉我有关他的一个字。我的他,是背着保密局上校站长的皮,被判处死刑,我问萧寒,你呢?

萧寒没有直接回答我这个问题,他将杯里酒一饮而尽,向我叙述着:我完成任务从渔阳返回部队,就被调入师敌工部,专职做在隐蔽战线上的对敌工作。我是一个军事干部,很不习惯秘密工作,加上在渔阳时,曾经严厉地训斥过临时归我领导的一个人,与他结下积怨。我到了师敌工部,他成了我的领导,可想而知,我的工作与生活环境,是很难的。一九四二年底,日军疯狂地扫荡八路军根据地,主力部队跳出日军的包围圈,到外线作战。我被留下来领导一支人数不多的武工队,坚持抗战。从四二年到日军投降那三年,是我平生最困难的时候:我领着五六十个老弱病残,没有任何补给,坚持了三年,虽然后来只剩下七八个人,但终于活到了抗战胜利……

我想象不到萧寒说的困难,困难到什么程度。

你不了解日本人,萧寒痛苦地说道:日本人在根据地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进入太行山根据地后,更是灭绝人性的血洗,将根据地来不及撤走的百姓杀光,把一切房屋建筑烧光,能抢走的东西全部抢光,周围数百里山区,被日军制造成无人区……我带着武工队坚持在原来的地方与日军打游击,要人没人,要枪没枪,吃的更是没有,两三天吃不到任何食物,是经常的事情,为此,我得了极为严重的胃病,痛的时候会满地打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