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潇湘 第一章 第029节 古寺秘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94.html


送走前来为他们特别行动队饯行的柏辉章副军长后,谢鸿儒向徐焰请了一下假。他带着聂涛走出兵营,向不远的万楼走去。

万楼是湘潭东头临江而建的一个大寺庙,始建于明朝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又名文昌阁。时任京官李腾芳为其取名万楼,寓意“万,乃数之大者,邑从此而大”。

文人骚客都喜欢在这里吟风弄月,从楼上可以看到县城的全貌,也可以看到湘江那边巍然耸立的镇江宝塔。

黄昏时如血的残阳呈弧形分布在无垠的天幕上,显得有点萧杀残破。郊外古寺的清幽宁静在这时也不能给这两位即将走向战场的年轻人心里片刻的安宁。

谢鸿儒现在的脑子里还是副军长那威武刚烈的形象,他现在还是兼任102师的师长。对这支他视为自己心肝宝贝一样的部队,既有无微不至的关怀,更有严厉苛刻的要求。

从他饯行酒会上讲话的神情谢鸿儒就能体会到,102师是一支作风硬朗、威猛钢强的部队。他和他的下级军官也是了不起的指挥人员,跟着这样的部队去打仗,获得胜利的信心自然就强多了。

能在这样的部队参战是荣幸的,武器装备精良、官兵的素质都好,这哪象徐熖说的“杂牌” 部队呢?难道别的“杂牌” 部队也有这么多外国生产的武器吗?

更何况自己豪无寸功就当上了中尉军官,还可以去指挥那些战斗经验丰富,为人又和气热忱的士兵。这实在是一种莫高的荣幸,就是到了舅舅所在的部队也未必有此殊荣吧。

没说的!既然这里的人都这么好,那就在战场上尽力发挥自己的能力吧,能立下战功报答柏将军和徐兄长的知遇抬举之恩就最好了。

对这几个青龙坳过来的人他还是清楚的。枪法和武功聂涛比他们几个强,余炳光的优点是头脑机灵,讲话处事都机敏快捷。就不知父亲为什么要把谭二楞送来,这谭二楞没什么特别之处,为人也木纳迟钝。但这傢伙力气特别大,臂力却更是惊人,二、三百斤的房梁架木他一个人都舞得动。

韩双刃他们几个北方兄弟的暗器功夫就不用说了,那次在回音坳里他们电光火石般快捷闪动间,就把那些黄麂和豺狗射杀了。

可谢鸿儒有点犯狐疑了,他们这些本事在战场上真的有用处吗?为什么这个柏将军和徐熖这么看重自己呢?

说实在的,当他看到那些从基层连队抽上来的士兵时,心里还是佩服的。这些人虽然没什么功夫,可拨弄枪械的熟练成度是那样的随心所欲,腾挪跳闪的战斗动作简练而实用。更重要的是他们对待即将到来战斗没有什么紧张慌乱的现象,反而觉得平静自然,这与他们几个是有很大区别的。

还有一件搞笑的亊,就是他们这些人选择武器上弄出来的。徐焰要他们随意选自己称手的武器,谢鸿儒、余炳光和聂涛三人都不要,就用自己的匣子炮,只要提供子弹就行了。

韩双刃他们几个讨厌长枪,只有二个兄弟免强要了二支驳壳枪。那个谭二楞更是什么武器都不要,只打算跟着他们瞎跑了。还是徐焰给了他们几个每人四枚手雷,并告诉他们如何使用了事。

谢鸿儒和聂涛走到万楼临江的危楼边,看着江水在寺庙下的地基岩石下奔流,心思也回到了现实中。

谢鸿儒问道;“聂涛,我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山寨的情况怎么样?”

见少爷问及,聂涛连忙说;“老爷确实有事要我告诉你,本来是打算要我去长沙找你回山寨的。”

“唔,为什么?我爹娘知道我去长沙就是去打仗的,为什么要你来找我?”

“是这样的,你跟那个大长官去湘潭后,我们就把张小姐接回枫林驿,可第二天一大早张堂主就到青龙坳来了。他跟老爷谈了一阵后就走了,我是在炳光回来传你的信时才知道这些情况的,张老爷带着女儿去广西那边治伤去了,老爷现在还要分心打理“飞鹰堂” 的事,总舵确实抽人不出的。

老爷看了你的信后也一个人在密室里呆了很久,出来后就交待我把家里的事详细告诉你,不能让别人知道。”

“哦,你慢慢说。”谢鸿儒示意他不必着急。

“嗯,老爷告诉我说张老爷其实是躲祸去了,他惹了军队里的人,他那个同伙也被抓起来了。哎,就是我们参加的这个部队呢。”

“我知道,快说我爹说什么了!”

“后来老爷把余炳光叫去问了情况,知道了你们跟这里的长官交上了朋友,才放心让我们过来的。”

“哎,既然我爹知道张叔叔是与这里的军官有瓜葛,为何会放心我在这里呢?”

聂涛机警地扫了四周一眼,然后神秘地对他说;“老爷要我告诉你,这支部队会对你好的,要你不用担心。”

“嗯,这怎么说?”

“老爷说我们青龙坳会有仗打,这支部队会帮我们忙的。他告诉我说你帮张老爷送了一封秘信,是一幅我们那里的地形图。”

“嗯” 谢鸿儒点了点头。

“张老爷托咐了我们老爷,他已知道那幅头不可能送到他同伙那儿了,但这幅头对这支部队仍然有用。只是要我转告你,你记住信封里便笺上的诗句就得把它烧掉,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谢鸿儒惊道;“便笺?什么便笺诗句,我没有看到呀!”

“啊,老爷说地图里有一张便笺,里面写了一首诗,诗里藏了一个秘密,你回家后就会明白的。”

“不好!”谢鸿儒意识到那天和徐焰喝酒肯定坏事了,这个便笺一定被他弄去了。想到这他不禁后背都冒凉气了,这个徐熖太让他难以捉摸,一会儿跟你交情浓厚一会儿又跟你铁面无情,跟这样的人交往不是跟变戏法走钢丝一样吗!

“少爷你怎么啦?”

“哦” 谢鸿儒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觉得受到了徐焰的玩弄而尴尬羞愤。可他不愿在聂涛面前失了少爷该有的体面,只好悻悻地说:“知道了,我爹跟你说了诗笺的喻意吗?”

本来这样问他也只是掩饰一下自己的窘迫,这样的秘信内容不可能让聂涛这样的人知道的。可没想到聂涛对他说:“老爷要我告诉你,那是你舅爷弄来的一批枪支弹药,是张老爷转过来。再后面的事老爷就没跟我说了,不过老爷是要我把你找回去的,说我们青龙坳会有仗打,这些话张老爷也讲过,他要我们老爷早点做好准备呢,老爷现在也把帮会里的人都召回山寨了,只允许水帮白老大暂时不必回来。”

“啊” 听聂涛讲了这么多,谢鸿儒心里也有点底了。

他早己知道徐焰是对青龙坳的战略位置看重才跟他交朋友的,不说什么便笺秘诗是自已弄丢了,就是徐兄知道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我们如果要打仗的话,那还不要弄点枪支弹药来呀。再说去接聂涛他们来时,自己亲眼看到几个士兵往接他们的车上装了几箱子弹药和枪支嘛,只要是拿这些武器打日本人这就不算回事的。

他估计父亲也是看了这些兵送来那么多武器,又看到他写的信中把不去长沙找舅舅而在第四军当兵这些情况写明白后,才让他们来这里的吧。

现在考虑这些已没有意义了,明天早上就要奔赴前线参加战斗,还是面对现实要好一点吧。不过谢鸿儒对那个便笺秘诗的事还是耿耿于怀的,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找徐焰问个明白,不然这朋友就没法做下去了。

看到暮色已沉,谢鸿儒也不敢在这里久呆了。他知道徐焰在给他的特别关照,按理说这个时候是不会允许即将出征的人,能够这么放松地单独出来闲谈的。

与其说徐熖对他很信任,还不如说是对掌握他非常有信心。他放心让聂涛跟他的少爷讲悄悄话,他也认准谢鸿儒会守信在两个小时后回到军营来的。何况军营里还有那些北方好汉在等着他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