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四卷 垂直入侵 第三十五章 过河卒(5)

赤色风铃 收藏 1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抛掉头盔?丢掉背包?离忧,你没搞错吧?”李南柯一边忍受着“信使”又一个侧翻所产生的离心力以及其造成的恶心和严重不适,一边大声问道,“我们的背包里可是备用能源和生命维持系统,没了背包,这鬼东西在两个钟头内就会变成废铁,该死!” “没错,快他妈的给我丢掉!”情急之下,苏离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抛掉头盔?丢掉背包?离忧,你没搞错吧?”李南柯一边忍受着“信使”又一个侧翻所产生的离心力以及其造成的恶心和严重不适,一边大声问道,“我们的背包里可是备用能源和生命维持系统,没了背包,这鬼东西在两个钟头内就会变成废铁,该死!”


“没错,快他妈的给我丢掉!”情急之下,苏离忧脾气中的火爆一面也开始露头了,“你聋了吗?现在就启动紧急抛弃程序!我是指挥官,我说了算!”


“让部下自杀可不在指挥官的职权范围内。”李南柯以自己都几乎听不到的声音低声嘟囔道。见鬼,苏离忧肯定是疯了,要不就是在刚才冲下山坡时被那些可恶的拒止信号发射器搞坏了脑子,才会冒出来这种天杀的白痴点子!是的,他可以在不移动双手的情况下抛掉头盔,FD-75的密闭式头盔内部有一个充满惰性气体的小气囊,只消动动脑袋就能咬得到。在用犬齿刺破这个柔韧的气囊后,内置式计算机会探测到气囊内气压的降低,并启动备用电池内的能源点燃安置在头盔下方和背包内侧的几个类似喷气式战斗机用于紧急抛弃座舱盖的微型引爆装置,将它们安全地炸飞出去。与此同时,位于盔甲腰部两侧的两个备用化学电池会自行启动,在短时间内提供额定能耗40%的能源——一般而言,这是可以让这套装甲勉强开动的最低限额。根据那些科技考古专家的推测,这个装置存在的意义主要是为了让动力装甲的使用者在装甲突然瘫痪时能够让自己免于被憋死或是被起火的背包内的压缩氧气烧死,但据李南柯看来,他们目前并没有面临这两种危险。


更糟糕的是,李南柯很清楚,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失去了装甲头盔的保护,他的情况会变得极为不容乐观——对于上次在密歇根北半岛的那次不怎么舒适的空中旅行,他仍然记忆犹新,何况那次,驾驶那架“信使”的“天国”传教士还压根没发现他在免费搭飞机。在目前的情况下,他可不敢想象丢掉自己唯一的安全保障会是个什么结果。


“快啊!见鬼!”


“你肯定疯了,离忧!”


苏离忧的声音变得恼火之至:“李南柯,你这个该死的笨蛋,从冰棺材里爬出来的蠢猪!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相信我!”


“我真的不想死!”这可是句真心话。李南柯这一生的最大追求就是让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呆得久一点,再尽量久一点。他将自己的死亡时间延迟了一百多个春秋,可不是为了在这片鸟不拉屎的白色盐漠上变成一块铁皮罐头包咸肉。


“靠!”苏离忧这次没有再说什么。片刻之后,她在头盔内用力扭过头去,头盔和背包在一声闷响后被微型爆破装置从它们的固定位置上炸飞了出去。头盔在“信使”的尾流中打了几个旋,然后就被气流带走了。而重达一百磅的背包的结局则壮观得多——这个外貌酷似登月宇航服背包的笨重玩意沿着抛物线重重地摔在了大盐湖汉白玉般的空旷表面,空气循环系统中储存的备用高压氧气和能源电池在重击下发生了剧烈爆炸,在低空中腾起了一大团白色的盐雾。


“噢,将军在上,”李南柯无奈地嘟囔道,“有的时候,人还是得当当绵羊——明知道前面是大海也得跟着领头的往下跳。”


他歪过头去,用力咬穿了那个惰性气体囊。几秒种后,清脆的爆炸声在他颈部四周和背上响起,坚实可靠的头盔连同面甲上仍然不断跳动着文字和数据的平面显示仪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巨大的风压像一柄冰冷的大锤般扑面而来。


一开始,李南柯只能感到无穷无尽充满压迫性的恐惧感——他抛弃了自己仅有的安全保障,这意味着他将面对一次远比在密歇根要难捱的空中旅行,而如果他现在被甩下去,扭断脖子或是摔碎颅骨几乎是必然的下场。但很快,他就惊讶地发现迎面的风明显地减弱了下去——这架无人机正在减速。


“谢天谢地,你的这个点子还真不错。”李南柯急促地喘了几口气,“怎么想到的?”


“我只不过是赌了一把,赌‘天国’程序设计员们到底有多看重人的生命,”苏离忧的语气已经恢复了平静,不过李南柯还是能从中听出几分庆幸与自负——苏离忧一贯如此自负,“当然,我又一次押对了,任何‘天国’的无人机都不敢在可能直接杀死一个人的情况下自作主张地把他丢下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玩意要么很快就会把我们带到起降场去,到时候我或许有办法‘说服’我们的外星朋友借我们一艘可以用的穿梭机。‘信使’无人机的续航能力非常低,而且这次还严重超载,除了起降场,它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见鬼,赌一把?你的意思是你这么做时自己也没把握?”李南柯有些恼火地反问道,“哦,当然,你很喜欢对一切都赌上一把,但你有没有想过,万一……”


“那我就不会在这里了,瞧,一切就是这么简单。”苏离忧笑了笑,“做好准备,我们马上就要到站了。”



“天国”远征军设在大盐湖的穿梭机起降场是在不到两个月前刚建成的一批地面设施之一。在东亚地区残余的社会革命军和共和国卫队全部投降后,远征军就展开了对北美的攻击行动,并在几乎未遭遇有组织抵抗的情况下迅速夺占了北美的大多数重要居民点、城市废墟以及大平原以西的大部分土地,为了方便就地补给,他们在落基山脉附近修筑了相当数量的维修与补给基地及其附属建筑,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这处起降场兼航空基地,几乎每天都有穿梭机从近地轨道上的跃迁节点进入大气层,然后在这里卸下人员或那些不能在地球表面就地生产的特殊物资。


尽管目前苏离忧和李南柯目前距地面只有几十米的高度,但这已经足够让他们看清楚这座外星人基地的全貌了——乍一看去,这处穿梭机起降场和北美地区常见的简易野外机场没什么不同,或者说,它看上去更像是一处临时从森林中开辟出来的直升机起降场。这处穿梭机起降场的主体看上去似乎只是一片平整过的盐壳,但李南柯很快发现,那块矩形地面其实根本不是什么盐壳,而是与“天国”制造的各种飞行器和航天器外壳类似的银白色物质,在朝阳的照耀下,这块奇特的银色地面映射出了朦胧而又诡异的淡白色微光,仿佛笼罩着一层氤氲的水汽。


起降场的附属建筑数量并不太多,不过规模倒是不小。五六座有着雪白色穹顶、外型酷似放大了上百倍的因纽特人冰屋的大型建筑物非常有规律地分布在银光闪闪的起降场周围,李南柯估计,那些应该是“信使”无人机的机库。另一些稍小的建筑的外型则不那么规则,几座看上去像是水塔、储油罐或是大型集装箱的小型建筑之间以银色的管道相互连接,活像是某些植物的气根。但最令李南柯兴奋的是,这座起降场上既没有防御工事,也没有一个武装守卫的影子——至少他现在一个都没看到,却停放着两架机翼处于折叠状态的小型穿梭机。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类在起降场上慢条斯理地晃悠着,看起来不像是在干活,倒像是早餐后的例行散步。


噢,该死的,但愿我明早还能有早餐吃吧。一想到早餐,李南柯突然感觉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不过这也难怪,在经过这段不怎么愉快的空中旅程后,他还没将三个小时前吃下去的那些零碎统统吐出来,这本身就是个不小的奇迹了。


“见鬼,离忧,现在我们该怎么才能让这鬼东西降落?”李南柯耐着性子等待了片刻,但“信使”无人机却只是平稳地以最低速度在低空中缓慢盘旋,活像是只刚刚饱餐了一顿、正闲得发慌的鱼鹰。显然,这玩意的AI虽然因为无权伤害任何智慧生命而不敢继续撒野,但它也不打算把机翼上这两个明显不怀好意的乘客送到地面上。李南柯相信,它应该已经用中微子通讯仪或是常规无线电联系了附近的远征军部队,而那些被派到龙门岭阻截“过河卒”突击队的战斗机器人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来。假如他们在几分钟(这还是最乐观的估计)之类不能让鞋底踩到坚实的地面上,那么刚才的一切努力就会功亏一篑。


而他想不出怎么才能让这玩意降落。


“我想,也许这么做能管用,”苏离忧微笑着从动力装甲腰间的携行袋里掏出了一枚40毫米枪榴弹,李南柯注意到,这枚枪榴弹的弹头涂成了绿色,这意味着它是一枚威力可怖的高爆弹,专门用于摧毁轻型装甲目标和野战工事,“如果这玩意不降落的话,那么炸掉它的发动机也许能让它迫降。”她将枪榴弹举到了“信使”的进气口前端,“这个法子应该是值得一试的。”


“将军在上!你要干什么!”李南柯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脑子里,险些直接从“信使”的机翼上直接跳了下去,“你不能这么做!这会让我们都……”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阵降落产生的轻微失重感突然从身下传来——“信使”终于停止了缓慢的盘旋,开始以垂直降落方式迅速降低高度。见此情形,苏离忧脸上露出了狡诈而促狭的笑容。


“噢,该死的!”李南柯立即明白了苏离忧刚才看似疯狂的举动的目的——这架无人机的人工智能自然清楚进气口掉进一枚枪榴弹会引发什么后果,尽管它很可能也猜出了这只是苏离忧拿他们两人的生命安全进行的某种要挟,但它的程序明令禁止它在两个智慧生命陷于明显的生命危险时继续无动于衷,因此它只能不情愿地在程序的逼迫下上了套。


“我觉得我们现在的所作所为简直就像是绑匪,”李南柯低声道,“但却是通过绑架自己来要挟别人。”


“看来你想绑架其他人?不错的提议,我现在正打算这么做。”当“信使”离地面的高度降落到不足十米时,苏离忧突然从机翼上站了起来,在短促的助跑后从翼尖位置一跃而下。对一般人而言,在这样的高度跳下去即使不一定致命,也至少会落得个伤筋动骨的下场。但FD-75的高强度机械外骨骼和液压减震内衬为苏离忧吸收了绝大部分落地时的冲力,她只花了几秒钟就恢复了平衡,从地上爬了起来。


第一个注意到这位不速之客的是一台外型酷似瓢虫的小型履带式机器人。当苏离忧出现在这台地勤机器人的电子复眼视野内时,它试探性地朝着这个它从未见过的目标发出了识别信号,但得到的答复却是两发点44口径手枪弹。两声脆响过后,地勤机器人的电子复眼中的景象变成了一片雪花,它立即向整个起降场内的所有单位发出了一条“遭到攻击”的警告信息。


当李南柯在几秒钟后跳到地面上时,这座起降场原先悠闲的氛围已经被不知所措的混乱取代了。由于对四周部署的安全措施极有信心,起降场内就连哪怕一个象征性的卫兵的影子都见不到。尽管所有人都已经收到了警告信息,但这除了进一步加重恐慌和迷惘外毫无作用。数以百计的地勤机器人与服务机器人到处乱窜,穿着银色制服的人类工作人员像被食蚁兽捣了老巢的蚂蚁般从建筑物里拥出来,漫无目的地喊叫着、奔走着,试图弄清眼前的情况。李南柯紧紧跟在苏离忧的身后,快步冲过不知所措的人群。但他很快发现,苏离忧目标似乎并不是起降场上停放的穿梭机,相反,她正朝着一座高塔状的起降场附属建筑跑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