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感逃犯 正文 第十二章 艳照风波起

碧海莲蓬 收藏 0 1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6.html


李国宝阴恻恻的笑了起来,说道,“够!够!够!当然够资格,说说看!”管一鹏也不在意他的语气不善,摸一把鼻子说,“其实这样对你的好处显而易见,我只不过是顺势解困。虽然看起来你现在面临没顶之灾,其实不然,正所谓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藏。”李国宝皱皱眉不耐烦的打断管一鹏的话,说,“你别绕弯子了,直接说重点!”管一鹏笑笑说,“你比我还沉不住气!你顶多就是身败名裂外加坐牢,我却可能马上就没命了。”看李国宝要暴怒的样子,管一鹏摆摆手说,“算了,直接点吧,你连夜去台北找自己在司法部的门路,告发赵监狱长以权谋私,奸辱女囚,性侵下属!”李国宝瞪大眼睛说,“你以为别人是白痴啊,你这么告发他谁信呢,老赵的人品声誉在司法界那是有名的!”管一鹏慢悠悠的说,“是吗?那他手里那些艳照怎么解释呢?”“那是我拍的。”李国宝气急败坏的说。“呵呵,”管一鹏笑了,“你打算就这么坦白告诉司法部的调查员啊?”李国宝愣住了,管一鹏接着说道,“这就叫恶人先告状,先把水搅浑了,到时你只要一口咬定那些艳照和你没关系,是老赵拿你当替罪羊,那老赵除了疲于应付司法部对他的调查,那还有时间难为你我啊。”“那张猫猫和艾米米如果据实说怎么办?”李国宝迟疑的问道。“她们两个和监狱长有那种关系,难免不向着老赵说话,保着老赵就是保住了她们的将来,所以她两个的证词不可信!你说我说的对吗?”管一鹏笑嘻嘻的问李国宝。李国宝呆了半晌,说了一句,算你狠!匆匆离开。

看着李国宝匆忙而去的的背影,管一鹏暗暗松了一口气。刚才真担心李国宝不是一个眼界开阔的人,拉不下架子来。现在看起来这个人虽不堪,但能混到惩戒科长的位子上应该是有他过人的地方。赵老伯啊,赵老伯,不是我跟你过不去,而是你非为难我,我不这么干就得被你搞死,这次就只好让你受冤屈了!不过想想,今天自己也是漏洞百出,只是人们都没有注意而已。自己现在始终无法单独控制某一个特定的动物,这是一个大缺陷,很容易被人发现问题,另外自己对灵觉的控制还不是很得心应手,除了这些,如果所处的环境,无法获得动物的帮助,或者在需要利用动物的攻击性时无法召集足够多的动物那同样于事无补,自己仍然很脆弱,这对自己越狱后的活动会造成很大的局限,这些都是自己需要解决的问题。现在就只能先看看李国宝的动作够不够快了。

没有让管一鹏失望,李国宝连夜去往台北,在天快亮的时候才赶了回来。管一鹏的灵觉只能延展到二十里以外,而听觉却可以总揽方圆百里内的响动,嗅觉比灵觉还要差些只能对方圆五里内的气味作出辨别,视觉倒是可以远望三十里地,可是却受环境的影响局限,毕竟管一鹏没有透视的本领。触觉就仅仅能掌握周围十五米内的温度场变化和气流变化,味觉最差到目前为止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用处。看来以后经常要延展的还是听觉和嗅觉,灵觉,触觉。至于视觉和味觉估计只能在特殊时候才需要激活它们的潜能,平时还是保持常态好欣赏美女,品味美食吧。管一鹏下定决心以后有时间要多加强常用感官的潜力增长,至于能不能再进一步强化,鬼才知道!感受到李国宝满面春风的回来,管一鹏知道事情办的八九不离十了。

赵监狱长早上起来,吃过早点就来到办公室,今天他要打电话向司法部汇报李国宝的恶行。没等他拨通电话,办公室的门就被人粗暴的推开了,进来三名身穿司法部制服,佩戴廉政调查科标志的青年人,领头的青年女子掏出证件递给赵老头,说,“司法部廉调科皇莆丽,请问你是不是台北第一监狱狱长赵希求?”赵监狱长有点生气,不高兴的说,“小丽,我看着你长大,怎么现在倒变得不认识我了似的?”名叫皇莆丽的女青年冷着脸说,“就是因为我一直敬重你,从小视你为我的偶像,所以才会考取法政大学,毕业后又到司法部从事廉调工作,可是你呢,表面上一派正义凌然,背地里都干了些什么龌龊不堪的事,你让我的信念都变得摇摇欲坠”,赵希求越听越糊涂,问道,“什么意思,我干什么了?我自信事无不可向人言,你说你说。”皇莆丽冷笑一声,说,“那好,请带我们去你家里,我们要搜取一些证物。”赵希求有些被她的态度伤害到,心一横说,“我带你们去,三位警官!”

赵希求的老伴正在收拾屋子,见赵希求又回来了就问,你不是刚去上班咋又回来了?说完看见他身后的丽丽,顿时喜出望外的迎上来说,“原来是丽丽来了,怎么事先也不打个电话啊?”皇莆丽略显尴尬的和赵夫人抱在一起,赵希求在一边没好气的说,老太婆,别挡着人家大警探办案!办案?赵夫人狐疑的看了皇莆丽一眼,皇莆丽有些难以开口。这时另一名调查员开口说到,“老夫人,有人告发赵长官利用职权性侵女下属,奸淫女囚犯,我们来调查!”皇莆丽拧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回头想和赵夫人解释,却见赵夫人难以置信的看着赵希求,只听她颤抖着声音说,是不是真的?原来你一直说工作辛苦,有心无力是假,外面有更新鲜更嫩的女人陪着你,你是嫌我老了啊!说完就嚎啕大哭起来。皇莆丽顿时目瞪口呆,只知道自己这位阿姨是一个典型的家庭妇女,可没见过她今天这个架势啊。连忙上前安慰,一边使眼色让两名下属去查看是否有证物,赵希求昨天拿回李国宝的相机就放在桌上,也没收起来,本想着今天和上面汇报完,等上边来人把相机拿去做证物,这下刚好被皇莆丽她们撞上。看到一个调查员拿起相机查看,赵希求突然反应上来,开口辩解,“那是昨天晚上我没收李国宝的相机,我从来不喜欢玩这玩意,那年司法部奖给我的一部相机我都...”赵希求说到半截说不下去了,可不就是这部相机吗,自己转手半价卖给了李国宝,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皇莆丽等着他的下文,见他脸色变的很难看,心里顿时凉了下来。赵希求艰难的说,这部相机就是当年我获奖得到的奖励,我把他转手卖给了李国宝,不过怕人说闲话就没告诉别人,不过李国宝可以证明我说的是事实。说完他又是苦笑,我老糊涂了,李国宝怎么可能证明自己干了这些事情呢!不过,问问赵猫猫她们应该能弄清楚,赵希求突然间像溺水的人看见了稻草一样急切的说道。皇莆丽点点头说,“我们会去问的,在问题搞清楚以前,你不能离开家,小张会陪着你。”说完冲一边高瘦的青年点点头,然后对另一个青年说,朱宇平,我们去赵张猫猫。

皇莆丽和朱宇平一路往医疗站走去,路上碰见监狱的人员就停下来了解情况,大家异口同声说,什么也不知道。局面对赵希求很不好,能不能摆脱麻烦就看赵猫猫和那个女囚的证词了,皇莆丽打心里不相信赵希求会是这样一个表里不一,荒淫无度,以权谋私的人,所以她急切的想要找到这些艳照的女主角以证实自己崇拜多年的求叔依然是那个小时候驮着自己满地跑的人,可是当她听到赵猫猫和艾米米毫不犹豫的指证赵希求时,她失望了!

本文内容于 2011/9/1 2:21:34 被碧海莲蓬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