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8.html


又有一批刚果白热病的感染者被飞船送到楼兰,卫生部乌多文科副专员亲自在入口处的临时监控室里押阵,唯恐再出乱子。吸取刚才骚乱的教训,这回感染者的间隔被拉得更开,押送的兵力也得到加强。


和前几批一样,这些人也大都骂骂咧咧叽叽歪歪,被士兵推推搡搡地前进,情形和过去时代押解犯人无异。


感染者从临时监控室前一个接一个地走过,然后被领入各自的房间。乌多文科用麻木的眼神检视这群可怜的人,不经意中,竟然发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一头棕黄的卷发,深陷的眼窝、高高的鼻梁……


“金威廉……银河冲苞联合会的发起人金威廉教授……”猛然间,乌多文科想起来当日在快活林与他的一面之缘。想来那天他接近了斯特凡妮娅·德拉古莎从而受到感染,当日在快活林比赛现场的人可能都难逃此劫。


那一天因为忙于公务,乌多文科和金威廉并没有太深的接触,但作为卫生部的副专员,他过去对此人还是多少有所耳闻。在狂热地迷恋上“冲苞”这种“运动”之前,金威廉教授在人类的生殖医学领域有过颇多建树,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成就是开创性地提出了用意念疗法治疗器质性阳痿的一整套理论和方法,为数以万计有难言这瘾的男人提供了重振雄风的机会。从此以后,阳痿这种困扰人类几百万年的疾病被彻底地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据说有患者还送了一顶“阳痿征服者”的头衔,只是他嫌这个称呼很容易让别人误解而婉拒。


(有关冲苞的概念,请参看第41节。)


只不过后来由于金威廉在冲苞运动界的表现太过耀眼了,有很多人忘记了他的这些贡献。有一年,银河生殖医学研究所曾经为他向公社申请授予银河勋章,但议会中有人认为他的成就还不是那种推动社会巨大进步的卓越功勋之级别,所以最后只授予低一个等级的“杰出公民勋章”。


无论如何,金威廉教授都是银河公社的有功人士,乌多文科想在自己职权范围内给他点优待,就叫身旁的秘书去把金威廉叫进临时监控室。


“金教授,你还记得我吗?”


“你是……哦,是副专员阁下,乌……”


“赫纳迪·乌多文科,教授先生,在这种情景下见到你,我感到很遗憾。”


金威廉垂头丧气地答道:“没什么,只能怪自己倒霉!我想来想去,极有可能是那个姑娘惹出来的祸,你看看,在这支队伍里我看到了好多那天同在快活林的冲苞界同志,除了沾了她的霉气外,不太可能有其它原因了。哼,什么狗屁流感,都是公社的障眼法。也怪我当时太大意了,去查看时,什么防护措施都没有。”


乌多文科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他真相,“对,你的推测是正确的,那个可怜的姑娘正是一切麻烦的源头。”


“啊!果真如此呀……”金威廉更加泄气,“我真是命苦……”


“教授,想开点来,既来之则安之,积极配合治疗,不久以后你就可以回亚特兰蒂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