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四十五章: 龙潭壮歌(1)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四十五章: 龙潭壮歌(1) 直到傍晚时分,天空都是阴沉沉地如哭似泣! 不知道是由于前几日为迎接大阅兵所进行连续训练而导致的疲劳,还是今天几个小时登山攀爬的辛苦,或者是因为白天淋了雨水的缘故,再或者就是其它我也搞不太明了的什么原因所致,直到十点钟就寝上床前,我都感到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四十五章: 龙潭壮歌(1)


直到傍晚时分,天空都是阴沉沉地如哭似泣!

不知道是由于前几日为迎接大阅兵所进行连续训练而导致的疲劳,还是今天几个小时登山攀爬的辛苦,或者是因为白天淋了雨水的缘故,再或者就是其它我也搞不太明了的什么原因所致,直到十点钟就寝上床前,我都感到胸口异常压抑和沉闷!整个人如生了场大病似的昏昏沉沉,一点也打不起精神来。

熄灯之后,立即昏昏睡去的我和五队学员都没有注意到,在后排的学员七队大楼里,该队的队部、干部宿舍以及高玉林所在的九班寝室,整整亮了一夜的灯。一种悲戚、不祥的气氛笼罩着七队。

第二天早饭后,仍旧感到头疼气闷的我步出饭堂大门,正准备将区队的队伍整队集合带往教学大楼的教室上课。忽然,就看见刚才已经吃过早饭从近路自行返回队里的文书,又神色慌张地奔跑着返回。

在门前差点和我碰了个满怀的文书,顾不上理我,就三步并作二步地快速冲进了食堂,来到仍在就餐的周队长和王副队长等几位干部的圆桌前、、、

不多一会,急促如紧急集合般的哨音猛然间在食堂门口“嘟嘟——嘟嘟嘟——”地鸣响了起来。

正三三二二散聚在饭堂门口的我们闻听哨音之后全都呈立正姿势恭手肃立。与此同时,心中也是大感诧异:没搞错吧,这是大白天呀!而且,还是在专业课学习阶段,大伙都背着书包带着课本的,无缘无故地搞哪门子的紧急集合呢?

“全队人员注意,各区队迅速整队、跑步带回队里,放下书包后立刻集合,马上外出执行紧急任务!”站立在饭堂门口台阶上的王副队长不合常规地跳开了值班区队长,直接吹响哨子并下达口令。

这时候,仍处在诧异中的我特别注意到:王副队长面部的神情肃穆而阴沉,一张本就略长的黑脸显得愈加地瘦长和带着几分哭丧状!

见是王副队长亲自吹哨集合并下达口令,各区队的副区队长哪里还敢有半分的耽搁,于是,我们慌忙吆喝各自人员,整队集合后带领区队连吁带喘地向队里跑去。

回到寝室,刚刚在床头柜上按内务规定摆正、放齐书包,一贯爱发牢骚的赵立君等人还没来得及张口就此事议论上几句,就听到“嘟嘟——嘟嘟嘟——”的集合哨声再次十万火急般地在走道里鸣响了起来。

在这种火烧火燎的情况下,已经顾不上以规范的班纵队带出,我一声吆喝之后,大家拔脚就朝门外冲。

当抢步奔出大门后,发现:门外的集合地点已经从队门口的花坛前上移到了斜坡上的大操场。

在值班区队长站在斜坡前催命般的叫喊声中,大伙也不管什么队形和步调了,立即一窝蜂似地发足狂奔,顷刻间全涌上了大操场。

就在我们冲上操场的同时,快速疾驰而来的十几辆军用卡车,夹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和漫卷起的地面灰尘停靠在了我们众人的眼前。与此同时,其他兄弟队的人员也都在快速地冲上操场、、、

周队长站在已然整队完毕的五队队伍前,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凝重神情!还没待值班区队长完全整队完毕,他就语气沉重低缓地向着全队简短地下达了命令:“同志们,接校部命令。指示我队全体人员会同兄弟学员队,火速赶往崂山,执行紧急任务!”

崂山!怎么又是去崂山呢?

猛听到这个命令,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到糊涂了。但是,大家看到面前站立着的周队长、许教导员和王副队长等人的神情均是严肃得吓人,又看到此时的他们连军帽下的风带都拉到了下巴处,就知道眼前的所发生事态异常重大。

(干部们系上军帽的风带,除了因为户外风大的自然原因以外,这是在大阅兵时和接受李景司令员来五队视察时才有的举动。因此,这个看似细小的动作本身就是对将要执行重要任务一种明显的警示!)

乘车前往崂山的路上,随学员一同坐在卡车敞篷大厢里的区队长张超,依靠在车尾的矮厢板上一直沉默不语。这时,他刚从学校纠察队调到五队三区队接替郭区队长的工作后没有几天,作为副区队长的我以及其他人员和他之间还在刻意保持着必要的距离。

看见他此时脸上这不同于往常的特别神情,车厢里依立着的学员都不由得少了几分嬉闹和放肆、多了几分稳重和严肃。

原本抢先登车、站在前部车头处的葛秋生,此时不知为何,却分开拥挤的众人挤到了处在车厢右后侧的我身边。只见他嬉皮笑脸地对我开口道:“哎,老李、李冰,怎么又去崂山春游了,真没意思,也换个没去过的地方去玩呀!”

见正在思考着问题、一直头疼头晕的我没吭声应答,他又不知好歹地继续说道:“哎,李冰,究竟是什么JB紧急的事情呀?搞得这样紧张兮兮又神神秘秘的。李冰,你的面子大,过去问问咱们那位新区队长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TMD少在这跟我啰嗦,我烦着呢,给我滚到一边去!”也不知怎地,心情十分烦躁且一直都在头疼的我,听他讨厌人的嗓音在耳边不停地絮叨,心中的无名之火猛然间已经升起,无缘由地就想找事情发泄一番。

这一来,不识时务、自找上门的葛秋生立刻就成为了我的出气筒!

见我这突然之间无征兆地发出了这么一通邪火,一旁站立着正在和其他人说话的刘畅和赵立君等人都很不理解又有些吃惊地扭过脸来注视着我。

及时反应过来的刘畅一把将被我冲得二眼发直、有点想跟我发飙的葛秋生拉到一边,同样没有好腔调地对他训斥道:“小葛,你TMD就是多事,瞎JB啰唆个什么,马上到地方不就知道什么原因了吗!去,到一边去凉快去。离老李远一点。”

葛秋生嘴里很不服气地小声嘟囔着、腮帮鼓鼓、脖颈杠杠地转身又挤回到了车头处、、、

“李冰、九班长,张区队长叫你过去一下。”有人从身后小心翼翼地拍了一下我的肩头,轻声对我说道。

我刚才大声冲着葛秋生发出的那通无名邪火,坐在车尾处的张区队长虽然隔了几个人但还是已经清晰地听到并分辨出是我的声音。

见我一脸不高兴并有些爱搭不理地来到他身边蹲下,看似心事重重的张超并有计较我的这种态度。只听他缓缓地叹了一口气,压低嗓音说道:“李冰,学员七队那边出了一件大事!据大队部丁副大队打来的电话中说,在昨天组织的崂山春游时,他们队里有一个学员为抢救水中的遇险群众,不幸在龙潭瀑前落水牺牲了!

现在,我们就是前往崂山的八水河,寻找这位战友的遗体、、、”

什么?七队那里有一名学员在崂山因抢救群众而落水牺牲了!而且,出事的位置还是龙潭瀑前!

听张超讲到这里,我立刻僵住了,头脑里和耳边像是打了一个炸雷般在“轰隆隆”开始作响,一时间,看着对面张超的嘴唇仍在蠕动,我却已经听不见张超还在说出的话语。

我的脑海里开始纷乱地浮现出昨天在龙潭瀑前最后看到的那一幕幕情景——龙潭瀑、暴雨、激流、漫水桥、山洪、游客、淌水过河的人群、七队学员、水兵服、高玉林,还有那熟悉的山东兵石建、、、

最后,我脑海中的画面牢牢定格在了高玉林和石建这二个小兄弟的身上。他们的面孔一直在我眼前转悠,怎么赶也赶不走。于是,我越想就越觉得害怕,也越想越复杂,甚至于都想到了高玉林哥哥高玉山在B市临出发前那晚在路上对我的托付。

想到最后,我实在不敢再想下去了,头脑里整个地已经乱成了一片。

最后,心中恐慌、脸色苍白的我脚下一软,向后一屁股坐在了车厢的地面上、、、

崂山顶上乌云密布,八水河中浊浪翻滚!

随着卡车渐渐驶上环山公路,崂山群峰已经历历在目。可眼前这原本挺拔壮美、人杰地灵的崂山,在我眼中竟然突然变得无比狰狞起来。

卡车来到八水河下的临时停车场,缓缓地停靠在路边,我无精打采地随众人跳下车厢,思绪纷乱地向着位于不远处路边的集合地点走去。

猛然间,在前方学员七队已经下车的人群中,我恍然看见了高玉林那熟悉、瘦弱而单薄的身影。刹那间,万分惊喜涌上心头!当即,我顾不上到达自己的集结地点给三区队整队集合、领受任务,就三步并做二步地快速而慌乱地向他奔去。

“高玉林!玉林老弟、高玉林!”冲到他的身边时,我的手像钳子一样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好像担心他再次会从我的视线中消失掉一样。

低着头、步履艰难、缓慢向着集合地点机械地行走着的高玉林,不知为何,竟好似丢了魂一般,一点也没听见我近在咫尺的大声呼喊。直到他的手臂被我强有力地抓住、不停地摇晃,他才恍如受到刺激一般的猛然间惊醒过来!

在他抬头将黯淡无光的双眼无助地望向我的那一刻,我发现:高玉林那原本精神十足的眼睛已经由于过度痛哭而肿涨得如同熟透的桃子一般!

“高玉林!哎、哎。你怎么了?是我,我是李冰呀。你没、、好,好!你没事、、、没事就好!”我用力撼动双臂,摇晃着他那麻木的身体。由于过度激动,我变得语无伦次起来,一时间,连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想对高玉林表达些什么意思。

此时,看着一路上都在担心、现在安然出现在眼前的小兄弟,我的眼睛控制不住地开始发涩起来!

“石建,是石建呀!啊、、、呜呜呜、、、”终于看清了眼前出现的人是我,高玉林像似受了莫大的委屈、突然见到了最亲近、最值得信赖和可以依靠的人一样,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整个人似发了疯一般歇斯底里地大声嚎哭起来。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此时,高玉林这惊天动地的悲啼,真正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割舍不断的战友情深,什么是男人那毫无掩饰的伤痛欲绝!

随着高玉林不顾一切的嚎啕大哭,陪伴在他身旁的几位与他同班的七队学员也都禁不住簌簌泪下,全都陷入到了深深的悲伤之中!

这时候,五队的各个区队已经布置完各班的搜寻任务并宣布解散开始行动。所以,李建国、刘畅和杨少波等人也着急地向我们围拢了过来。

问清情况后,大伙都是站在一边默默无语、黯然神伤!因为高玉林和我之间平日里时常走动的缘故,李建国他们和高玉林以及同班的战友兼好友石建也都熟悉或相识。

高玉林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番痛哭,实在是让人感到悲痛欲绝。不管我们如何的开导和劝慰,一时间都无法让他的悲泣停止下来。我木然地站在乱石之间,任由哭倒在地、涕泪交加的高玉林死死抱住我的双腿发泄般地不住地摇晃。

此刻,可能我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也许就是陪着他把一串串的热泪洒向地面,洒向那片好兄弟石建昨天还曾踩踏过的草木和山石之间、、、

十多分钟后,高玉林才渐渐止住了悲泣,依坐在八水河岸边的岩石上面对着淘淘河水继续无言地哽咽。

接下来,在高玉林断断续续的哭诉和七队其他战友的讲述中,我和李建国、刘畅、杨少波等人才渐渐了解到了昨天在我们离开龙潭瀑之后,发生在漫水桥前那无比壮烈的一幕!

昨天正午时分,即:1985年5月4日中午12点30分左右,就在我和李建国、刘畅、杨少波以及周芳、梦兰等六人淌水通过龙潭瀑前的漫水桥、继续下山赶往山下临时停车场的同时,石建、葛茂进、高玉林等几位七队的学员便结伴来到了龙潭瀑前。

看见眼前这巨龙腾空、飞流直下的壮观景色,他们都感到兴奋异常,开始请摄影个体户选择最佳景点给自己拍照留念。

这时候,龙潭瀑前的漫水桥已完全淹没在山洪之中,而且,水深已逾大半尺,并且,较之我们过桥时更加凶猛湍急!而一些急于下山赶车的游人也开始步我们之后自行冒险涉水过河。

在水中艰难行进的过程中,有几位游客被脚下凶猛的山洪冲得是摇摇晃晃,情况十分危险!

突然,正在漫水桥中段激流中艰难前行的一位年纪约在50多岁男性游客一脚踩空,致使身体歪倒在了激流中,他用手牢牢抓住水中的石条,眼看着就要被山洪冲入到滚滚的波涛之中!

岸边,正等待在高玉林之后准备取龙潭飞瀑景色拍纪念照的石建恰好看见这一险情的突然发生,于是,他顾不上与葛茂进、高玉林等人打招呼,立即甩掉身上的雨衣,跳下山坡,不顾水深流急,快步淌水来到桥中,及时将这位游客救护上岸。

面对水中不住摇摆的游人,石建一刻不停地开始了救助。

当他连续把身处激流之中的另外四位游客护送上岸的时候,同行的葛茂进和高玉林等几位战友以及青岛钢厂、服装十六厂的几名工人也见状都涉水来到激流中,同石建并肩战斗,共同协助水中的游客过河。

他们侧身站立在已经淹没于水中的漫水桥外侧一字排开,你传我接地扶助着游客,开始了相互间的密切配合。他们不顾前面数小时连续爬山的身体疲劳,不怕越来越急洪水冲击对自己所产生的危险,仅在20多分钟的时间里,就安全护送了40多名游客通过激流、到达对岸。

此刻的龙潭瀑前,雨越下越大,水流也越来越急,漫水桥上的水位已经漫至腿肚。

这时,正在缓步通过漫水桥中段的青岛服装十六厂女工李华,由于过度紧张和害怕,在水中前行时一脚踩空,踏进了漫水桥石板间的狭窄缝隙。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巨大的洪流已经把她卷下了桥面,行将冲进桥下漩涡密布的山涧之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