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逼内涵搞笑贴《李逵日志》太给力了

绿色世界88 收藏 137 19633
导读:注:作者仓土,作者很有才,帖子很内涵,笑死不怨我 (1) 扈三娘生了,是个大胖小子,我心里十分纳闷,二月份才结婚,这才刚刚进八月、、、这里面肯定有古怪、、、      聚义厅照例聚会,烦透了,本不想去,但强盗圈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去说不过去,去了就得随礼,哎!我区区一个堂级干部,一月俸禄才二十两银子,前几天秦明结婚随了十两,他是厅级干部,给少了不好看,何况我以后可能要归他大舅子花荣管。不过心里想想,秦明这厮忒不要脸,二婚还搞的这么隆重,咒你生儿子没屁眼。      扈三娘和

注:作者仓土,作者很有才,帖子很内涵,笑死不怨我


(1)

扈三娘生了,是个大胖小子,我心里十分纳闷,二月份才结婚,这才刚刚进八月、、、这里面肯定有古怪、、、


聚义厅照例聚会,烦透了,本不想去,但强盗圈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去说不过去,去了就得随礼,哎!我区区一个堂级干部,一月俸禄才二十两银子,前几天秦明结婚随了十两,他是厅级干部,给少了不好看,何况我以后可能要归他大舅子花荣管。不过心里想想,秦明这厮忒不要脸,二婚还搞的这么隆重,咒你生儿子没屁眼。


扈三娘和王矮虎都是堂级干部,跟我平级,王矮虎武艺有限,人品也不咋地,估计没多大前途,本来想给二两银子意思意思行了,不过扈三娘好像在宋大哥那边说得上话,最近中层干部要调整,这是关键时刻,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给五两吧。


听说张顺的爹快死了,剩下的五两得给预备着。


幸亏这个月下山干了票大的,山寨规定按百分之十提成,估计有十两银子分红,明天先预支一下,不然得喝西北风了。


王矮虎那厮脸笑的跟花似的,越看越恶心,扈三娘怎么嫁给他了那?要长相没长相,要内涵没内涵!哎!好菜都让猪拱了。


会上发生了点小小不快,晁天王和宋大哥又吵了起来,其实也不是啥原则性分歧,晁天王说孩子像爸爸,宋大哥说像妈妈,两人总爱为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较劲。


两人争执不下,脸红脖子粗,像发情的公鸡,每当此时最讨厌,两人非得让手下表态,林冲借口喝醉了狂奔出去呕吐,戴宗犯了间歇性耳聋,公孙胜、刘唐和阮家三兄弟支持晁天王,花荣、武松和鲁智深支持宋大哥,吴用这厮最狡猾,说鼻子像爸爸,眼睛像妈妈,读书人花花肠子就是多,轮到我了,我慢条斯理的说,都不像,像我!扈三娘大怒,拿起酒碗泼了我一身,众人哈哈大笑,才算过去了。


其实,那孩子,像宋大哥,黑不溜秋的,但是我没敢说


本文内容于 2011/9/1 0:39:40 被小秘书长编辑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


酒,真是好东西,它可以让人忘记烦恼。


晁天王喝多了,宋大哥也喝多了。两人刚刚还脸红脖子粗,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转眼间就像亲兄弟一样,手拉着手,痛说革命家史,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看来老大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当的


晁天王醉醺醺的说,抢劫生辰纲那次,多亏贤弟及时报信,不然我们兄弟几个就折进去了,你是梁山泊的大恩人,这头把交椅该你坐、、、


宋大哥连连摆手说,江州劫法场那次,若不是老哥你带着兄弟及时赶到,恐怕小弟早就沦为刀下之鬼了,这头把交椅还是大哥你坐、、、


这两件事都叨叨八百遍了,耳朵都起茧子了,朱武在一旁冷笑,我想,其中内幕绝非“义气”二字那么简单、、、


吴用拿着把四处漏风的破蒲扇,一边摇一边念念有词:安得广厦千万间,大辟天下寒士尽欢颜、、、那表情,那神态,很是悲伤,跟死了爹似地


我心想,文化人真他妈的虚伪,咱是什么?强盗啊!老百姓的房屋就是咱烧的,老婆孩子也是咱杀的,你还在这里充什么大陷包子?真不害臊!不过这话不能明说,毕竟人家是领导嘛,领导天生就是虚伪动物,宋大哥和晁天王天天都在背后问候对方的八辈祖宗,见了面不照样称兄道弟?


公孙胜是道家,按说出家人不该喝酒,这厮非得喝米酒,说什么米酒是素酒,不算破戒,杀人放火的事你都干了,还在乎这点小事?又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真没意思!看人家鲁智深,也是出家人,人家就敞亮多了,该喝酒喝酒,该吃肉吃肉,也没人笑话他!


16)


顾大嫂显然有备而来,脸上厚厚一层白粉,黑底白边,像是驴粪蛋上涂了一层霜,脖子上挂串指头粗的金链子,活脱脱一个地主婆。


王矮虎悄悄告诉我,那串金项链是假的,我问他怎么知道,他说顾大嫂洗澡时,金链子竟然漂在水面上。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又一时想不起来


顾大嫂虽然刚上山,但人缘极差,很多兄弟都恨她,而且不是一般的恨,是恨之入骨的恨。


事情还得从攻打祝家庄说起,那时,宋大哥刚上梁山,对周围敌情不熟,被晁天王忽悠去打祝家庄。


宋大哥眼高于顶,自诩熟读兵书,拿下小小祝家庄不在话下,带着一干小弟屁颠屁颠去了。


没想到祝家庄是块硬骨头,众兄弟被打的屁股尿流,宋大哥先锋印也扔了,兵器也不要了,骑马狂奔三十里,鞋子都跑丢了一只,差点做了俘虏,幸亏我及时赶到救了他。


不过宋大哥每次提起这茬时,总说那是诱敌深入,真他妈没意思,逃跑就是逃跑,还装什么大头蒜!不过宋大哥有这本事,打死不认,那怕被人堵在被窝里,也会大喊一声:老子还没进去!


山寨的士兵大多都是地痞流氓,什么阵法、战法根本不懂,只知道举红旗时一窝蜂的往前冲,举白旗时扔了武器就溜、、、打群架还可以,打仗基本没戏


我们屡战屡败,最后吴用出了个绝妙主意,在军中散布流言,说祝家庄的女人个个前凸后掘、貌美如花。最后宣布,攻破祝家庄后,谁抓到的女人算谁的。同时派顾大嫂潜入祝家庄做内应。


消息一公布,兄弟们立马跟打了鸡冠血似的兴奋,再次交战,个个奋力杀敌,死战不退,时迁够爷们,被打断了两条腿,还不停的往里爬、、、


当众兄弟浑身血污挺枪冲进去时,晚了一步,顾大嫂不知是嫉妒那些女人漂亮还是想独自伺候众兄弟,已经把祝家庄下自八岁上至八十岁的女人全砍了


那时众兄弟还不认识顾大嫂,满腔欲火无处发泄,一下子炸了营,蜂拥到中军大帐,扬言要轮了顾大嫂。


宋大哥和吴军师急得团团转,手下这帮流氓已经红了眼,估计弄几头大象来都不能幸免。两人正在考虑要不要抓个烟花女子来顶包平息众怒时,顾大嫂自顾自爬到中军大帐顶棚上,面对黑压压的挺枪流氓,一声狮吼:老娘就是顾大嫂,听说你们想轮我,来啊,你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来?


众兄弟抬头一看,只见一中年妇女威风凛凛,叉腰而立,黄牛眼、鹰钩鼻、招风耳、、、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众兄弟大倒胃口,欲火顿泄,垂头丧气的离去。


王矮虎当众大喊:你他妈脱光衣服追八公里,回头看一眼算我流氓、、、


一个在山寨呆了十几年的老兵,冲锋时最勇猛,被打的也最惨,头眼歪斜,浑身血窟窿,奄奄一息,说死前有最后一个请求,摸一下女人,也不枉白活一生。


顾大嫂同情心大起,放言摸哪都行,满脸悲壮的把身体凑过去,老兵只看了一眼,登时死绝,临终遗愿:**,白日见鬼了。


顾大嫂成了全山寨男人的公敌,众兄弟喝醉酒就问候她姐她妈她姥姥,惟独不敢问候她本人。


4)



我发现一个规律,男人的相貌会影响女人的酒量。比如,如果我坐旁边,那么女人个个都是女中豪杰,揎拳捋袖,千杯不醉,如果换成武松,那旁边的女人抿两口就脸色绯红,直喊头疼,甚至步履踉跄,真TM邪了门了。


孙二娘又喝多了,大红裙子系腰间,一只脚踏在板凳上,唾沫横飞的拽着武松拼酒,武松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脸涨得通红,看来长的帅也是种负担。


女人这东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是王矮虎教育张青的话,张青哭丧着脸说,他也经常打,不过,是被打。


张青也是倒霉,怎么娶了这么一个女人,休又不敢休,活脱脱受罪,要是我,早就大耳瓜子煽上了。

.

3)


酒场上男人的三大尴尬:自己喝醉了缠着兄弟的老婆,老婆喝醉了缠着自己兄弟,兄弟的老婆喝醉了缠着自己。


第一句话是鲁智深总结的,据说有一次他喝醉后曾拉着林冲的娘子叨叨个不停,不过那是上山之前的事了。


第二句话是张青总结的,他老婆喝醉了就爱缠着别的男人没完,每当此时,他坐在那里,脸青的跟萝卜似的。


第三句话是武松总结的,纠缠他的女人海了去了,其中,曾经有个女人是他的亲嫂嫂,而这个女人,也是被他亲手杀的,他自己从来不提这事,当然,也没人敢问。


我从没有类似经历,原因有三:一、我没老婆,二、我喝醉了只会抱着树哭,绝不会抱女人,当然,最主要的是女人也不会让我抱,三、从没有一个女人喝醉后缠着我,哪怕醉的不省人事,见了我,立马就醒了。

.

(39)


活着,需要勇气;死,更需要勇气。


我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跳,戴宗赶来了,说不用跳了,宋大哥有令,所有输的银子当做奖金如数返给各位兄弟


有时候,一刹那,生死两重天


上梁山后,我跟戴宗一向不合,经常互相骂娘,他要是藏着死心,晚喊几秒,我就算交代了,我一阵感动,忙不迭的道谢


戴宗说,别谢,要不是你还欠我二十两银子没还,我才懒得跑这么远救你。


哎!有时欠钱也是一种幸福!



原来押一千金赌宋大哥输的,是宋青


山寨上下感激涕零,盛赞宋大哥仗义疏财,及时雨的称号果然名不虚传


我想,若是再及时点,刘二就不用跳崖了



吴用专门召开会议,高度赞扬了这次赌博,说这次赌博吸引赌资黄金一万两,极大的拉动了山寨经济发展,增长指数翻了几十番,一天时间就完成了全年的任务,是古今未有的奇迹、、、山寨又给各位兄弟发了一万两的奖金,各位兄弟的收入水平也翻了几十倍,已经踏入大康生活、、、


反正说了一大堆,我也不懂,我感觉啥都没变,输了的银子又发了下来,不多不少,怎么会拉动经济发展?我的银子又还给我,收入怎么翻了上百倍?想不懂,可能是我太笨了。



宋大哥让我把徐宁拉到乱坟岗给咔嚓了


我憋了一肚子气,这厮害的我差点跳崖,正想狠狠的多砍几斧,朱武来了


朱武说他要跟徐宁聊聊


我想,聊就聊吧,宋大哥都忽悠不了的人,你还能忽悠出个景来?反正徐宁现在是案板上的鱼,等着他的,只是清蒸还是油泼的区别


朱武问徐宁为啥不愿意落草?


徐宁说他不愿意当强盗


朱武冷笑一声说,当今朝廷,人人都是强盗


徐宁不解,我也很惊奇


朱武说,朝堂上那些公卿大臣,个个肥头大耳,却不知忧国忧民,只会欺君误国,贪污受贿,剥削百姓,难道不是强盗?


那些举人秀才,呼朋引伴,把持衙门,吃了原告吃被告,歪曲法例,谄媚权势,颠倒黑白,弄得人家破人亡,难道不是强盗?


那些公子哥,依仗父兄权势,横行乡里,欺男霸女,巧取豪夺,百姓无处申冤,官府不敢盘问,难道不是强盗?


那些商人富贾,虽锦罗绸缎,但心如蛇蝎,囤压居奇,克薄伙计,以次充好,以旧充新,大斗进小斗出,难道不是强盗?


最后朱武说,既然处处是强盗,何不栖身水泊,留有用之身?


一席话,徐宁当场愣住了,最后情愿纳降

1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