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40章:伏虎罗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以下章节皆为初稿,希望多提建议)


当来到大雄宝殿前时,他们只见许多师兄弟躺在地上呻吟,少林尽数弟子为阻止陈孤雁进入大雄宝殿,都被他一一打翻在地,而少林弟子却不知道此陈孤雁其实是慕容复假扮的,慕容复正在为实现他的宏图大计,走着第一步棋,那就是让现今群龙无首的丐帮举起中原武林大旗,再向武林各派发出英雄帖,带头前往西夏参加伪武林大会,乘机消灭掉中原武林各派精英。


“师叔,快来助我们一臂之力。”


正在和戴志昌激斗的玄德忍着手臂的剧痛,见师叔慧行带着拳系弟子前来,大声喊道。


“去你妈的臭秃驴。”


戴志昌大声骂到,一脚将玄德踢出了大雄宝殿,玄德‘噗通’一声摔在了惠行身前。


惠行站在殿门前,吩咐弟子将玄德搀扶了下去,抬起头怒目着戴志昌。


“呸,老秃驴。”


戴志昌不屑地瞟了惠行一眼,朝地上猛地吐了一口痰骂道。


惠行不语,右足岔开行一马步之势,又猛一跺地,惠安等弟子站于他身旁只感到地面一震,随即惠行大喊一声,右手举拳击出,一道无形的拳障将站在殿门内戴志昌打得后退数十步,只见戴志昌像没事一样站在那里不动,缓了缓神戴志昌刚要迈步,‘噗通’一声猛地跪在了地上,看其面容痛苦无比。


戴志昌艰难地抬起头,轻声问道:“这是什么拳?”


惠行一跃落在戴志昌身前,居高临下对着跪在地上的戴志昌大声说道:“少林大金刚拳。”


(注:少林大金刚拳又称金刚罗汉拳,使拳者崇尚‘拳禅一如’的武道与禅学相契、相融的思想,其拳具凶狠果决、招势简洁、短促迅疾、拳腿互用、攻防并施、避实击虚、刚柔相济的特点。)


“好、好、好,好一招少林大金刚拳,霸气十足、力道迅猛。”


这时,慕容复假扮的陈孤雁带着被关押于少林寺几十年的天摩尼从殿后走了出来。


当天摩尼见到站在一旁的鸠摩智,在看眼前的情景时,不由得惊呼,忙跑到鸠摩智身前跪拜感谢。


而鸠摩智眼见天摩尼白须过腮、满头银发,故双手合十后,说道:“师弟,数十载少林寺生涯,不知你有所悟性了吗?”


天摩尼缓缓起身,退身一步也双手合十,对着鸠摩智行了佛礼,转身走到陈孤雁身前。


天摩尼道:“陈长老,小生感谢你救我出来,让我再和师兄相见,不过你的好意我甚难领情,佛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阿弥陀佛,望陈施主理解。”


(注:以上佛曰择自《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意思是:除了真心本性之外,其余所现的都是妄想,凡是能够变现的,都是虚幻不可得的。)


天摩尼说完转身向着鸠摩智行去,突然众人只见陈孤雁起掌狠狠一掌打出,天摩尼‘啊’的一声摔在了鸠摩智的身前,顿时口吐鲜血,命悬一线。


陈孤雁接着又骂了一声:“假慈悲,亏老夫将你救了出来。”


“陈长老,你太放肆了!我少林和丐帮百年交情,你尽在我佛门圣地出手伤人,欺人太甚。”


玄生说完,走到奄奄一息的天摩尼身前,夸赞他数十年中没有白来少林寺一遭,看着已经说不出话的天摩尼,看着他那期盼的眼神,玄生对着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放他出少林寺了。


鸠摩智面着玄生等少林寺僧人再次行了佛礼,一把将天摩尼拉起背于脊上,举着蹒跚的脚步行出了大雄宝殿。


陈孤雁正在得意之时,只听鸠摩智的声音从殿外传来,鸠摩智道:“莫容施主好自为之,老衲与你的缘分已尽。”


玄生、惠行等众僧一听,顿时如梦初醒,怪不得老迈的陈孤雁竟会如此不知名的上成武功,当即命令惠行带领其他剩余未受伤的弟子冲进大雄宝殿,不顾一切地准备将慕容复等人撵出大雄宝殿。


而戴志昌见少林寺弟子不畏生死地冲进大雄宝殿,随即抽出随身利器‘连环钩’负隅顽抗,这武器出自十八般兵器中的一种,又被戴志昌所改,其武器主身是一条两杖长的铁链子,链子中间又分叉而开,系着无数只鹰爪般的铁钩子,这连环钩只要掷于人群中,用力一拉回,定要抓钩住人的头颅、肩背、脖颈,造成死伤。


此时,慕容复已经被揭去伪装面具,故不再掩饰什么了,猛地一把撕去陈孤雁的假面,其披头散发地站在佛祖身像下大声狂笑不止。


惠行见他放肆,怒道:“修得猖狂。”


话音落下,惠行也同时跃到慕容复身旁,二话不说一拳打出,慕容复故意不躲让,一把抓过一名丐帮年青弟子挡在身前,惠行一惊无奈将拳力收回一半,但还是将这名丐帮弟子打得五脏具碎,当即死亡。


慕容复打击道:“好个少林寺高僧,尽在佛祖面前杀生。”


见惠行一愣,突然两剑掷出,直袭惠行心口而来,惠行眼疾猛地腾空跃起,同时双脚用力将慕容复的两只宝剑夹住。可是惠行也不知道慕容复的这套剑术,只见慕容复站在六米开外使出抽剑动作,惠行只感脚下的双剑正在向外移动,用力踩下也不能压住,慕容复双手向上一提,双剑飞出。


惠行从来没有见到过这套剑法,其剑并不持在慕容复手中,却是由他隔空而使,只要惠行一迈步,不管左右,双剑自右或自左隔着一臂之距随时攻击于他。


惠行大声问道:“慕容复,你这是什么剑法?”


慕容复听问,‘嘿嘿’一声冷笑,答道:“告诉你们这群秃驴也无妨,这套剑法是我在二十几年里忍辱负重、装疯卖傻苦学父亲留下的武功典籍,专研各派内功心法自创而出的:云燕双飞剑。”


惠行听后有了些理悟,原来是慕容复二十载中苦心专研出来的一套独家剑法,而行剑靠慕容复修炼多年的雄厚内力控制,但两只宝剑长不过手臂、宽不及文钱,一面菱起一面平滑,随时可以组合成一只单剑。近可以攻守、远可以奇袭,可见慕容复不忘当年在少林寺吃了六脉神剑的亏,而今天冒充陈孤雁带领丐帮到少林寺闹事,难道是想报当年羞辱之仇吗?


惠行持着拳疑惑的看着慕容复,也在想着法子如何攻破他的剑阵。突然慕容复急攻而来,只见双剑左右分开,旋转着朝两边刺向惠行两肋,惠行见状以大金刚拳的迅猛、刚劲抵御,左右手同时出拳,狠狠地击在慕容复的剑身上。


‘当、当’两声响起,两只宝剑和大金刚拳的刚劲碰撞后,改变了方向,猛地插入了地面,直直的竖在惠行两脚边。


惠行见到机会来了,飞身而起直补慕容复,想和他近身相搏。


就在惠行正跟慕容复缠斗的时候,玄生带着惠安等弟子已经将戴志昌手下丐帮人等打得落花流水,唯有戴志昌还在对抗,他双手将连环钩甩成环形状,无人能够靠近他。


玄生一急命令数名弟子一起围上,哪知却被戴志昌的连环钩所伤,一名年青弟子躲闪不及,被连环钩抓伤后钩入锁骨,挂在连环钩上被戴志昌用力甩击,年青弟子痛苦地大叫着。


在看惠行那边,慕容复空手和他缠斗,却也不能招架住,就这一眼功夫时惠行接连被慕容复数掌打得口角流血,而慕容复双手一起,两只利剑同时抽出地面,回到了自己手中。


以此同时,一人跃过众僧头顶,速度之快,猛然间就定在大雄宝殿正中,玄生等人抬头看去,还没看清只见那人如似闪电一般朝着戴志昌袭去。


又只听戴志昌一声惨叫,那人自上而下头顶着头抓住他的胳膊十字展开,顺着肩头左右推开,直至推到手腕处,用力向下一折,戴志昌又痛苦地大叫一声,逐放开了手中武器连环钩,少林年青弟子才得以脱险。


戴志昌疼痛地跪在地上求饶道:“英雄绕我、英雄绕我。”


这时,玄生和众师弟才看清,原来压在戴志昌头顶上的是惠安,不由得一起为他欢呼起来,只有玄生心存戒心。


“惠安,快救师傅。”


师兄慧明见师傅已经招架不住慕容复的狂攻,逐大声提醒惠安相帮。


惠安听罢,用力一撑戴志昌的肩头,一个后空翻向着佛像处落去。


说时迟那时快,慕容复一剑从下刺中惠行大腿,一剑自中向着惠行胸口杀来,惠行看见却不能顾及,只能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利剑刺来。


危急关头,惠安直线而下,稳稳挡在师傅身前,双拳同时击出,‘嘭’的一声响过,慕容复心里也是一片愕然,只见这支利剑旋转着停在了惠安身前,慕容复怎么使劲也不能再进一步。


忽然,慕容复腾出右手,用内力一收,插在惠行腿上的另一只宝剑随即抽回,而惠行一阵剧痛穿心倒在了地上,玄生立即命令弟子将其抬下。


随即玄生又命令道:“关门打狗。”


‘轰隆’一声,大雄宝殿的两扇大门瞬间关闭,戴志昌转头看了看慕容复,慕容复不语还想做最后的较量,他现在知道了真正的对手出现了。


突然,慕容复收回两只利剑,而惠安举拳相向,两人围在大殿中间环步相视,都想在最短时间里看出对方的破绽,以便一击定输赢,但这时却有一双锐利的眼睛藏在佛像身后看着他们。


狡猾的慕容复这时已经注意到了,但他不知是敌是友,故不做声色。


忽然,慕容复停下了脚步,他观察了一下惠安,知道他是不会主动出击的,故想引开他的注意力,指着佛像身后大叫一声。


慕容复道:“谁在哪里?”


接着,双剑向着佛像击出,眼见利剑就要击到佛像,慕容复手一摆,利剑转了一个圈迅速向着惠安后背杀来,惠安一惊忙转身相迎,一拳击出打落一支利剑,而另一支利剑旋转着刺面而来,惠安无奈只有迅速向后避让,但慕容复咄咄逼人,用功一提,被打落的另外一支利剑重新飞起,横向旋转着朝惠安的脚底劈来。


哪知,从佛像身后一道剑气闪过,‘嘭’的一声劈向惠安脚底的利剑被击中,随即变向弹起旋转着飞向殿门,‘嗵’的一声钉在了殿门上面。


玄生以及众僧以为佛祖显灵,忙对着佛像行佛礼,‘阿弥陀佛’的念叨着,却不料一名身着青衣、手提长剑的年轻女子从佛像身后跃了出来,站在惠安身旁,玄生等人一片哗然!


女子道:“慕容前辈尽会用这般无耻的手段攻击一名小僧!”


女子说罢,向着惠安使了一丝眼色,抽出长剑就攻击慕容复,惠安长这么大还没有见到过女孩子给自己使眼色,虽然这女孩子长得并不是很漂亮,但她的那双单眼凤目格外迷人,惠安一时愣住了。


女孩子见惠安愣在了那里,回头喊道:“你还愣在哪里干嘛!快来帮我。”


惠安忽然清醒了过来,也好似有了什么力量一般,不再顾及玄生等人的猜疑,使出了他最厉害的武功:金刚伏魔拳,这拳是汇集少林七十二绝技所有优点的武功,出拳以内力控制,拳既有形也无形,看似柔和但刚猛无比,可伤人于无形之中,典型的攻击型拳法,随着内功的增进,可在无形之中伤人于数丈之外。


惠安出拳指着慕容复道:“今天你们破坏我少林武会,无故打伤我师伯、师叔、师兄、师弟,我要在此时让你们知道我们少林寺的厉害。”


说罢,惠安举拳而出,配合着青衣女子左右夹攻慕容复,玄生等人不难看出惠安的武功,是七十二绝技的融合,但疑惑的是青衣女子的剑法,似像大理天龙寺段氏的一阳指,又不为一阳指所用功方式,她的一阳指用法,是由剑气而生,以剑气伤敌于十来步内,只见青衣女子剑气清晰,股股剑气刚劲,击得慕容复只能收剑以守代攻。


这时,惠安的加入更打得慕容复步步退让,他只能将双剑分开,收在近身处阻挡惠安拳道和青衣女子的剑气攻击,而惠安这时主动使眼色给青衣女子,她一看很领会惠安的用意,故而将剑锋转向攻击慕容复的下盘,玄生看在眼里,觉得惠安和这女子眉来眼去很是不快。


猛然惠安跳起,越过青衣女子头顶,慕容复根本来不及顾及上面,惠安一拳向着慕容复胸口打出,三道拳形接连而来,慕容复本能向大殿门方向避开,可还是为时已晚,‘嘭、嘭、嘭’三声在慕容复身上响起,慕容复随即撞在关闭的大殿门上不能起身。


青衣女子眼疾手快,一道剑气而出,直向慕容复脖颈划去,惠安见状,迅速一拳打出将青衣女子剑气抵消,众僧人冲上来将慕容复捆了起来。


青衣女子转过头看了看惠安不语,重新将宝剑插入剑鞘,退身准备打开大殿门出去,哪知却被玄生叫住。


玄生道:“女施主留步。”


青衣女子转身疑惑的反问道:“方丈不知道还有何事?慕容复已经受伤不能动弹,可以任由你们少林寺处置。”


玄生道:“我寺百年清静,唯有二十年前虚竹违我寺规,被前任住持玄寂大师逐出师门,现为逍遥派掌门人。今女施主不请自来,虽然和本寺弟子同力击败了慕容复,但老僧怀疑你是不是虚竹派来的,派你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青衣女子听罢,莫名其妙,逐向玄生回道:“哦!少林寺的大师也是心事多磨,我义父好心相帮,接到西夏一品堂将对中原武林不利的消息,故派我跟踪一品堂,故而才到了这里,反而你们却说我不是了。”


惠安听后很是难为情,他看得出这名女子和自己年龄相仿,在她的眼神中能看出一丝忧伤,听她所说义父,可知女子如同自己一样没有亲生父母,不由对女子起了男儿自有的多情,虽然惠安还未忘记自己是个和尚。


就在玄生继续责问青衣女子时,惠安插话为女子辩解道:“师伯,她刚才攻击慕容复时明明使得是一阳指,这和逍遥派没什么关系,师伯就不要责问她了。”


玄生听后大怒道:“反了你惠安,本寺还未追究你偷学七十二绝技,你却帮外人说话,刚才我看你们两人眉来眼去,时曾相识之感,你给我老实说清楚。”


惠安忙做解释,可是玄生听不进去,并指出惠安偷学武功后乘机在武会时显露出来,让这名早就潜藏在少林的女子偷偷记下带回逍遥派,而且玄生说明了为什么咬定这名女子就是逍遥派的奸细。


玄生说道:“这名女子武功虽用一阳指,也说不定也是偷学了天龙寺的,我特别注意的是她的剑法中带有灵鹫宫的玉女剑法,其次你们不信问问慧能不就清楚了吗?”


正在照顾玄寂的慧能被玄生请了来对质,慧能一眼就看得惊讶异常,不由得问了一句。


慧能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青衣女子也不含糊,直言相告道:“我就一个名字,义父给我起的,我叫竹梦儿。”


玄生听罢‘哈哈’大笑,都忘记了寺规,不得在大雄宝殿里的高声喧哗。


慧能听女子所说后,很是激动,走到女子身前再次仔细的端详了一方。


不由得向玄生说道:“这是虚竹的大女儿啊!失踪二十余年尽会在我少林寺寻得,真是佛祖念在、真是佛祖念在!”


青衣女子听慧能一说,顿时头晕目眩,惠安一把将她扶住,玄生看到了怒火中烧,立即命令众僧要将她们捆绑。


慧能忙向玄生请求道:“师兄,念在我是虚竹的师傅,我相信虚竹并不会做出偷窃我少林武学之事,这事情还得调查。”


就在这时,大雄宝殿的大门随即打开,只见三名老僧站于大门之外,玄生、慧能不难认出其中两人,这两名老僧就是萧远山和慕容博,他们双手合十同另一名老僧站于殿门外并不进去,而在演武场上响起了扫地声,众僧听罢立即冲到大雄宝殿门口,只见一名银须老僧正在扫地。


老僧边扫边说道:“佛祖渡心于德,僧侣渡人而安;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空了何时空,佛也念众生;有缘自会来、无缘谁能聚。”


玄生、慧能听罢立即双手合十,面着老僧行了佛礼,而老僧却还是在扫着地,慧能突然明白了,凑在玄生耳边说了一番,玄生立即命令弟子将抓住的戴志昌等丐帮弟子放了出来,唯一留下了慕容复一个人。


可老僧却还是在扫地,玄生偏头看了看慕容博,只见他脸上满是严肃但又略显慈爱,一直和萧远山双手合十低着头不语。再一看另外一名老僧不知去向了,过了一会只见住持玄寂被这名不知名的老僧扶着缓缓走来,看样子玄寂并不大碍了。


玄寂稳稳站好,先向白须老僧行了佛礼,转身对着所有僧众说道:“立即释放所有人,灵兴大师以经和我说过,惠安的武功是圣僧所托这位大师和出世、无怨两位大师所受,并无私自偷学少林武学一说,而那女子则是虚竹的大女儿竹梦儿,她是跟踪西夏一品堂而来。”


(注:萧远山法号:出世;慕容博法号:无怨;灵兴大师即靖康之难后继承主持的大师,他花了三十九年练就了一指禅。)


听到这话慕容复忍不住了,他真像是发了疯似的乱将起来,他想不通自己今天尽会败在父亲的徒弟手中,而父亲却一心向佛,有如此高强的武功也不传授给自己儿子。


猛地甩开少林寺弟子的束缚,狂叫着、挣扎着冲了出来,突然间慕容博一指弹出,一颗豆大的东西打在慕容复的心口,顿时慕容复瘫软了下去,话不出口了。戴志昌立即命令手下人将他搀扶了下来,经过大雄宝殿门口时,慕容复偏头看向父亲。


慕容博欠道:“复大燕也是空,不复大燕也是空,世间一切皆是空,孩子希望你能悟道。”


而竹梦儿忽然得知自己的父亲是谁,却接受不了,因为她的脑部被丁春秋的剧毒所伤,影响了童年的记忆,一时间头痛而起、晕晕厥厥,无奈玄寂只有将她收留下来,又立即派人前往灵鹫宫通知虚竹。


当丐帮的人没有一个留下后,出世、无怨、灵兴三人转身走下大雄宝殿站在圣僧身后,一同向着玄寂他们行了佛礼,忽然圣僧大袖一摆,一通寺钟‘咚、咚、咚’地撞响,而玄寂、玄生、慧能包括惠安等众僧行完佛礼后,直起身子来一看四人也不见了踪影。


玄寂念道:“阿弥陀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