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39章:丐帮挑衅

冫雨柔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URL] 经过几轮切磋,玄寂大师注意到了惠安,从他招式可以看出惠安虽然使的是罗汉拳,但是在细节上有了明显的变化,他出拳攻守互换,出拳速度加快,力道猛然,拳法不乏显现出十八罗汉喜、怒、哀、乐、静、默、思之态,可要达到这样的境界他必然具有很深的内力,以及较强的功底。 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经过几轮切磋,玄寂大师注意到了惠安,从他招式可以看出惠安虽然使的是罗汉拳,但是在细节上有了明显的变化,他出拳攻守互换,出拳速度加快,力道猛然,拳法不乏显现出十八罗汉喜、怒、哀、乐、静、默、思之态,可要达到这样的境界他必然具有很深的内力,以及较强的功底。


玄寂不语,默默地观察着惠安的招式,在他每一场切磋中,玄寂不难看出,在罗汉拳的身影下掩藏着少林七十二绝技,而几场切磋下来,惠安至少用了四项绝技,其中有自己的看门武功拈花指,也有逝去的前任住持玄慈所练就的袈裟伏魔功、大金刚拳、般若掌。这时,玄寂不由得眉头邹了邹,心里担忧起来,生怕惠安又是潜伏在少林寺多年的鸠摩智、萧远山、慕容博等类。


这时,玄寂突然起身吩咐道:“慧能,你去将惠行叫来。”


说罢,同玄生退身进入大雄宝殿。


而惠安及师兄弟不知道何事,只见师傅惠行被师叔叫到一旁,又急匆匆地跟着师叔去了大雄宝殿。


“惠行,你知罪吗?”玄寂站于佛祖身像前大声问道。


惠行一听,不用再说也知道了玄寂的问话,‘噗通’一声跪在了佛像面前。


惠行道:“我知罪,但请师兄念在惠安第三代弟子份上,不要废了他武功。这孩子自幼失去父母,为人老实、忠厚,还在襁褓中时是丐帮吴长老送至少林,也是师兄嘱咐于我照顾、教诲,我愿意替他受罚。”


玄生听惠行为徒弟惠安辩护,大怒道:“比武中你可看出惠安尽使出我少林七十二项绝技中的四项,难道是你私自传授他的吗?”


“师兄,比武中我已经看了出来,但这四项绝技并非我传授于他,且说直话,我平生武功还不及惠安。”


惠行立即解释道。


玄寂、玄生、慧能听惠行说罢,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惠安定为潜藏在少林寺中的卧底,他的武功定是在多年中偷偷潜入藏经阁擅自修炼的。而此人悟性甚高,仅仅十几年中尽学会了七十二项绝技中的四项,且内功基础了得,远比法戒。


三人不由得担忧起来,因为不知道惠安到底是明还是暗,为稳住惠安,三人合议后认为,决定让惠行带领慧系弟子退出比武。


玄寂吩咐道:“惠行,你作为师傅没有监督好弟子的行为,致使惠安偷学了藏经阁中的秘籍,但念你为我师弟暂且绕你罪责,你立即带领慧系弟子退出比武,禅房静坐修行。”


惠行领命退出了大雄宝殿,来到演武场带领众弟子退出了比武,其余四系师傅和弟子也是摸不着头脑。


比武仍在进行中,而惠行带领着众弟子回到禅房,他脸色凝重静静坐在禅位上默默思考,众弟子不解立即围拢过来询问。


惠行道:“勿要多问,静坐修行。”


众弟子听命只有回到各自的禅位上坐好,无奈的听着外面激励的比武喧嚣。


惠行心里也是揣摩着惠安,如是惠安现在主动认罪,那他在自己心目中还是一名老实的孩子,反之就如玄寂他们所猜想,惠安难说是潜藏在少林寺偷学武功的奸细。


话说惠安,他的法号是师傅惠行亲自起的,意为智慧与安康,望他长大后聪明健康,外层意思是希望国家安定。


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吴长风率领丐帮众弟子连夜兼程赶往桂州府,他们要去阻止丁春秋残余势力投奔苗人建立的五毒教,且不说当时的五毒教是正是邪,但如是让两派结合,难说会危害中原武林。


这夜行至大宋潭州,忽下暴雨,狂风夹杂着雨点和尘土袭面而来,使得一行人寸步难行,故寻到了一处石桥下躲避风雨,脚下的小溪在暴雨冲刷中显得端急异常。


忽然,一名丐帮弟子指着小溪上游惊呼:“有人落水了!”


吴长风立即命令丐帮弟子施以救援,数名弟子跳下端急的河水中,手拉着手拦在小河的中间,刚好拦住了落水的人,立即被他们救了上来。


吴长风凑近一看,是名妇人,在她的怀中还紧紧地抱着一名婴孩,吴长风急探妇人脉搏发现全无,又摸了摸婴孩的脸面冰凉如石,定是淹死多时了,故将妇人和她紧抱着的婴孩放于一边,等待暴雨过后将她们母子埋葬。


过了会,几人正在商议攻击丁春秋残余势力计划中,突然一声婴孩的喋哭传来,看守妇人尸体的丐帮弟子吓了一跳,只见妇人怀里的婴孩蠕动了起来,吴长风急忙过来查看,忙搬开妇人僵硬的手臂,将婴孩从她怀中取了出来。吴长风命令丐帮弟子取来被褥,亲自退下婴孩湿漉漉的襁褓和衣物,发现尽是名男婴,而在他的襁褓中又发现了一封书信,吴长风急忙将孩子用被褥包好。


这时风雨停了,月光露出了头,吴长风抱着怀中的婴孩,借着月光看着他笑了笑,而孩子也张开嘴‘嘟噜、嘟噜’的哼着,不时对着吴长风‘呵呵’一笑,吴长风抱在怀里喜在心里。


吴长风道:“起死回生,乃吉祥之兆。这孩子命不该绝老天护佑,托我丐帮相救,他在将来定能成就大器。”


说来也巧,这孩子真是天佑之福,吴长风一行追击丁春秋残余到了五毒教地境,这日丐帮一行人深入到了险谷之中,而这婴孩突然哭泣不止,怎么哄也不行。


就在此时,前方谷中乱箭齐射,五毒教教徒和丁春秋残余势力以为丐帮进了埋伏范围,故开始了袭击,哪知吴长风一行人却还在谷口,提前暴露了他们的踪影。


吴长风一声令下,丐帮弟子杀向歹人,这次追击一举获胜,剿杀丁春秋残余势力数众。


一名丐帮弟子说道:“吴长老,这次获胜还得了这婴孩的提醒,要不我们就遭埋伏了。”


吴长风听后也感慨道:“是啊!难道这孩子真是天降之子。”


回到丐帮后,吴长风思绪再三决定将这名婴孩送到少林寺,当面见玄寂时,吴长风道述了拾到这名婴孩的整个经过,玄寂听后也表示这名婴孩定有天佑,故将其收留并托付给了惠行禅师照顾、养育,吴长风走时取出一封牛皮纸密封好的书信,转告惠行这是他母亲留下的书信,以后待他长大后交给他。


在男孩五岁时,惠行亲自为他剃了度,起法号:惠安。就这样一直跟随着惠行念禅、习武至今,但惠行却迟迟未将书信交与惠安。


“师傅,弟子知错!你让方丈责罚我吧!”


惠安起身走到师傅惠行面前,‘噗通’跪地说到,众师兄弟一脸茫然。


惠行听后脸上露出了笑容,但他还是默默不语,闭眼继续打坐,只有师兄弟们围着惠安追问,说是不是惠安打伤了玄德师兄,得罪了方丈,也有的猜测说是惠安是不是那天下山化缘违了寺规,被人举报了,其实都不是。


惠行不语,惠安继续跪着,几个时辰后忽然外面的喧哗声乍然而止,片刻一名玄系弟子跑来告知他们:“告诉你们禅师未经玄寂方丈同意,你们系的弟子不得出禅房一步。”


说罢将他们锁在了禅房里,转身就要离去,一名和他处得好的师兄立即冲到门口大声问道:“玄明,你这是何意?为什么要锁住我们。”


玄明边跑边回头说道:“慧智师兄,这是方丈的意思,不要怪我!丐帮和鸠摩智已经来了,我得赶紧去演武场。”


‘咚、咚、咚’


少林寺的大钟响个不停,所有弟子听到钟声停止了比武,在各派禅师的带领下集合在了演武场。


主持玄寂大师手持禅杖走出大雄宝殿,站在殿前大声说道:“请丐帮陈长老和吐蕃国师鸠摩智上殿。”


不一会,只见陈孤雁领着众丐帮弟子行了进来,鸠摩智和他站在一起,但是不和他说话。


行至大雄宝殿前玄寂施以了佛礼,但并没有让请他们入殿。


这时,一名丐帮九袋弟子走了出来,大声叫道:“陈长老现为丐帮主事,难道来和少林商议大事,连大雄宝殿都入不得吗?”


说话之人正是姑苏丐帮分舵,舵主戴志昌。


“贵帮今天前来实属突然,我少林今在举行比武切磋,选举戒律院和达摩院两院方丈,准备不周稍有怠慢之处,请贵帮包涵。”


玄寂走下大殿,单手行着佛礼,边走边说道。


当走到陈孤雁和鸠摩智面前时,玄寂问道:“不知道贵帮要和我少林商议何等大事?也不知鸠摩智大师何时加入丐帮了?”


听玄寂问到,鸠摩智立即回道:“玄寂大师见怪了,我没有加入丐帮,而是想来和大师讨教佛礼,却在半道路遇丐帮被请了上来,现我法号:智善。”


鸠摩智说道丐帮二字时,不由得声音压重了点,行佛礼时会意地看了玄寂一眼。


玄寂立即反应过来,看来丐帮今天前来又是要找麻烦了,且陈孤雁多年不见,现在这人自称陈孤雁难说有诈,玄寂随即命令弟子就地看座。


“不用了,你少林寺看不起我们丐帮,我们就不坐请了,但是既然来了,我们就顺观少林武艺如何?”


陈孤雁挑衅地说道,随即丐帮弟子大声应付到:‘好、好、好’


来者不善,玄寂无奈只有命令少林弟子继续比武切磋,不多时站在周围的丐帮弟子对少林弟子的武功指指点点,说一些风凉话侮辱少林弟子及武功,法戒终于忍不住了,借故风起使出拈花指一弹,一片落叶如似箭矢一般向丐帮弟子飞去。


‘啊’一声惨叫而起。


一名口舌最毒的丐帮弟子被落叶不偏不倚打在嘴上,顿时这名丐帮弟子门牙松脱,两唇裂开鲜血直流,话不能出口了。


这时,戴志昌骂道:“少林同我丐帮都是名门正派,我们观武评论难道得罪少林了吗?尽出此阴招伤我弟子,还不如武林败类。”


法戒听后怒不可遏,‘哈’的一声大叫从师兄弟中跃了出来,直接落在戴志昌面前。


法戒道:“施主此言差矣,是贵帮弟子嘴不干净、出言不逊,我才教训了他。”


“拈花指,啧、啧、啧,我还以为是何等厉害的武功,原来是你打伤了我丐帮弟子,如是自赏了二十个响耳光,我便不已追究。”


陈孤雁一语道破拈花指打伤了他的弟子,让法戒也是想不到,很是吃惊。


“陈长老,我少林弟子如是犯了寺规,伤了他人,不论在外还是在内都由本寺处罚,哪怕是官府也知道这一点,贵派还是请回吧!如是有大事商议,请留下书函便是。”


玄寂大师站在大雄宝殿前,又大声对着陈孤雁说道。


“哈、哈、哈。”


陈孤雁长笑一声,迈开大步向着大雄宝殿走去,边走边说道:“降龙十八掌在我丐帮失传,数十年中,听其他门派说到少林独占鳌头,今天前来发现少林面子确实很大,如不想和本帮议事,那就切磋下武功如何?”


说罢,陈孤雁轻轻一点地面,径直向着玄寂袭去,法戒见状立即使出拈花指从后面击来,哪知陈孤雁凌空回身出剑挡之,同时回剑向着法戒刺来。


法戒站于地面上运功于指,‘哈’的一声片刻地面上的落叶纷纷而起,夹在他的指中,随即陈孤雁在半空中剑锋划开,一道剑气袭面而来,法戒同时将指中落叶以内气击出,形成一道一道锐利的气流,直击陈孤雁。


‘嘭’的一声炸响,法戒被震得退了数步,当他脚跟还没站稳,陈孤雁利箭而下,直刺他胸膛而来,法戒猛一抬头急忙使出大力金刚指招架。


‘噌’的一声,利剑摩擦着法戒的两指而进,而法戒靠着练就多年的金刚指指力夹着利剑,但从他脸上可以看出,汗水已经泊泊而下,法戒拼命的坚持着。


陈孤雁道:“小秃驴,快叫我几声爷爷我便绕你性命。”


没想到法戒闭嘴不开,但他的内力已经快耗尽,利剑一寸一寸地从他的指中杀进,离胸口越来越近,法戒无奈伸出左手一把捏住利剑,在锋利的剑口下,法戒的左手顿时血流如注,顺着剑身滴在了地面上。


眼看法戒坚持不住了,利剑已经刺到了他的心口,只要陈孤雁一用劲便可刺进他胸膛,危急关头一声大吼:“留我弟子性命。”


陈孤雁回头一看,原来是玄寂从大雄宝殿前飞身而下,见他袭来陈孤雁又抽剑而回,一脚将法戒踢翻在地,迅速将剑掷出,回袭玄寂。


这时,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包括玄寂在内也感到自己武功不及陈孤雁,只见他将宝剑掷出后,隔空数步持剑攻击于自己,而自己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只有时不时使出拈花指取叶攻击陈孤雁,但都被他避开。


突然,陈孤雁双手一分,立即隔空的利剑分为两把,左右同时攻击玄寂,不多时玄寂身上袈裟都被划烂,玄生看到心急如焚,逐取过玄寂的禅杖,用力扔了过去,玄寂回身一摆,稳当地接住了禅杖。


‘当、当、当’玄寂持着禅杖力战陈孤雁,但是还是只有招架的余地,根本还不得手,也近不了他的身。


陈孤雁边战边说道:“伏魔杖法也不过如此,今天你服不服?”


“老衲不服,我少林也是中原武林大派,且能受你丐帮侮辱,看招。”


玄寂不服陈孤雁,大声回道。


又举起禅杖向着陈孤雁刺去,禅杖受内力驱使,旋转着直袭而去,哪知陈孤雁却迅速收回利剑,一股内力而出又同时收回,利剑在他掌前也是旋转开来,即时双掌迅猛地将两只利剑推出。


‘轰隆’一声响过,灰尘弥漫四周,众人只见玄寂的禅杖悬空飞了两圈‘当’的一声插在地面上,在禅杖顶端有一把利剑稳稳插在上面。


众人再看玄寂,一柄利剑已经刺穿了他的左臂,一大块肉已经被消掉,白骨露了出来,鲜血顺着他的手臂直流而下,而利剑却稳稳地钉在了大雄宝殿的红木柱上,玄生立即命令众僧将他和法戒搀扶而下。


智善双手合十念道:“阿弥陀佛,慕容施主听老衲一言早些放下屠刀吧!”


化装成陈孤雁的慕容复听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径直带领着戴志昌等丐帮弟子冲向大雄宝殿。


‘咚咚、咚咚、咚咚’


“师傅,外面好像出事了,钟声急促这是警钟。”


惠安突然站起身和惠行说道。


就在这时,玄明又跑来了,他取出钥匙将禅房的门打开,焦急的说道:“丐帮陈长老对我少林动武,打伤了玄寂主持和法戒师兄,强占了大雄宝殿。”


听罢,惠行终于开口了,他吩咐道:“惠安,带领众师兄弟随我前往大雄宝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