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兵

兵锅锅 收藏 1 1022
导读:女兵 兵锅锅 早上碰见连部的文书,他又给我做起了思想工作:“兵锅锅啊,你可有些时候没写广播稿了。”我掰着指头数了一下,应该是有些时候了。 可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呢?一个星期前?还是两个星期前?我想了一会,自从女兵来了之后,我就没再写过广播稿了。不过大家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写不写广播稿跟女兵真的没啥关系,而是恰巧这段时间工作比较忙,给耽搁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得先研究下最近战友们都写了哪些题材的广播稿。中午开饭时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女兵

兵锅锅

早上碰见连部的文书,他又给我做起了思想工作:“兵锅锅啊,你可有些时候没写广播稿了。”我掰着指头数了一下,应该是有些时候了。

可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呢?一个星期前?还是两个星期前?我想了一会,自从女兵来了之后,我就没再写过广播稿了。不过大家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写不写广播稿跟女兵真的没啥关系,而是恰巧这段时间工作比较忙,给耽搁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得先研究下最近战友们都写了哪些题材的广播稿。中午开饭时广播又开始了:第一篇稿件是一个男兵写的,说女兵们大热天的顶着太阳在菜地劳动,发扬了吃苦耐劳的优良传统;第二篇稿件也是一个男兵写的,说女兵们训练很刻苦,跑起来比男兵还快;第三篇稿件稍稍发生了点变化,来自女兵连,说女兵们要向男兵学习,把身体练的跟男兵一样壮。

我知道自己要写什么题材的稿件了,女兵。

自从半个月前女兵连组建以来,我每天都会站在我们连宿舍的楼道里朝主席台张望,瞧瞧女兵们飒爽的英姿。顺便透露个小秘密,我视力很好,从宿舍到主席台的这点距离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第一天,嗒嗒嗨,女兵的声音;第二天,嗒嗒嗨,还是女兵的声音;第三天,嗒嗒嗨,却变成了男兵的声音。我赶紧用我的千里眼朝主席台望去,顿时有些愤怒:女兵们旁边不知何时多了一群男兵,正好挡住了我的视线。

从此,主席台前就再也没有安分过。

班里一个战友喜欢跑步,时不时的就会动员我到操场上跑几圈。我自然是宁死不从。有一天下午,我又非常不幸的碰到他,他边活动身体边跟我老生常谈:“走啊,跑步去。”

我立场坚定:“不去,坚决不去,打死我也不去。”

他给了我一个理由:“有女兵可以看啊!”这个理由还算勉勉强强。

我说:“这个嘛,既然你打不死我,我就只好去了。”

我跟着他在操场上跑了五圈,五次接受女兵们的检阅。每次路过女兵的队列时我都想停下来看个仔细,可又怕女兵们笑我太色,影响我的光辉形象,就只好忍痛加快步伐飘然而过。我猜测,当我从她们面前跑过去的时候,样子一定很酷。

女兵们的小教员都是男兵,可以光明正大的对着女兵指指点点,美其名曰辅导动作。我怀疑那几个小色狼一定趁着工作之便多看了女兵们很多眼。我朝他们怒视了一秒钟,代表全团的男兵威慑他们要专心工作,不准起歹心。

我试图回忆起女兵们的俊俏模样,可停留在脑海中的印象竟然都很模糊。我仰天长天,看来我还真是一个好同志,这么多次面对女兵,竟然都心无旁骛。

去年到通信站学习,我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通信站的女兵竟然负责营区的环境卫生,每天都要扛着大扫把扫院子,扫完了还得抱着垃圾桶去倒垃圾。

站里的男兵也忒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吧,我表示不满,强烈要求把这些活都给男兵干。男兵们却一语中的:“女兵也是兵啊”。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里,当我们再看到有两个女兵提着水桶在菜地浇水时,就不会惊讶地张大嘴巴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