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六部分(28)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URL] 孙班长的故事讲完了,我帮着孙班长将一大盆削了皮的土豆送进厨房,红案炊事兵切好了白菜、葱花,白案炊事兵已将馒头蒸上。 “班长,你的故事真精彩,我以后要真出书了,一定把你写在里面。” “嗯,好好写,不过我那些鸟事你千万别写,你要把你孙班长写成光辉高大的正面人物。” “没问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孙班长的故事讲完了,我帮着孙班长将一大盆削了皮的土豆送进厨房,红案炊事兵切好了白菜、葱花,白案炊事兵已将馒头蒸上。

“班长,你的故事真精彩,我以后要真出书了,一定把你写在里面。”

“嗯,好好写,不过我那些鸟事你千万别写,你要把你孙班长写成光辉高大的正面人物。”

“没问题。”

孙班长递给我一袋西红柿,说:“班里的人都知道你来炊事班帮忙,带点儿好处回去堵他们的嘴,你以后想吃啥随时来,西红柿、黄瓜、鸡蛋啥的随便吃别客气,就跟家里一样。”

“谢谢班长,那我先走了,需要帮忙就去叫我。”

“嗯,八一快到了,到时候来我们这儿吃酱肘子,有肉也是咱炊事班优先。”

我拎着西红柿回我的班里。

很快八一节到来了,这是中国全体军人的节日,军营里充满了节日气氛。地方上组织人员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慰问品;文工团派人来到部队驻地为我们演出节目。

那天正课结束后,我被孙班长叫去帮忙,还没等进炊事班的操作间呢就被本连的郝司务长叫住了。

“先别帮老孙切肉了,没有肉让你切,跟我上街买去。”

“司务长,昨天不是刚买回的肉吗?慰问品里也有不少猪牛羊鸡鸭鱼。再说,孙班长让我来帮厨……”

“我跟老孙打过招呼啦,时间紧迫,赶紧跟我走。”司务长不由分说,拉起我就往出走。

“司务长啊,昨天我明明看到弟兄们往厨房和库房搬了不少好东西啊,咋到了今天全没了呢?不会是让你私吞了吧?说,是不是拿回去孝顺你丈母娘了?”我在炊事班帮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连带着跟司务长也混熟了。司务长堂堂少尉,去年才从军校毕业,虽是干部,但只比我大一岁,我们算同时代的人,加上比较对脾气,所以成了朋友。我一个小列兵跟他说话有时候就没深没浅的。

“屁,把你的胆借给我,我也不敢喝兵血,那算人干的事儿?是文工团的一帮小女兵要来咱这里搭火,那点儿肉还不够咱这帮兵吃呢,哪还有小女兵们吃的?人家好不容易来一趟基层,咱不得好好伺候姑奶奶们?”

“啊?这么大一泡狗屎也能让咱们兄弟踩上?团长太给力啦!炮灰连还有这美差?”

“给力?早不通知晚不通知,偏偏等咱马上打火做饭的时候通知,听说那群姑奶奶的嘴特别刁,一般的饭还不吃呢,这不难为我么?买点儿啥好呢?”

“司务长,当兵两三年,母猪赛貂蝉。别的连队还不知多眼红呢,咱得领情,团长这也是信任咱们,他咋不把那帮姑奶奶送到二连或者三连蹭饭呢?说到小姑奶奶们爱吃啥,买酒买肉,莫不如买些零食,像上好佳、喜之郎、德芙之类的,小姑娘最爱吃这些。”

“要不说你们这帮混小子啊……算啦,不说了,把你们这帮精壮童男圈在营里确实难为你们。一会儿到了街上全听你的,你说买啥就买啥。”

我俩整理了一番军容,从营部借来一辆猛士一路开出团大院,拐上通往县城的大道。

平时这条路相对较为平静,如果部队没有大动作,过往车辆很少。本团驻于戈壁边缘,距离最近的集市也有五十公里。野战军往往距离喧嚣闹市很远,离交通要道和国防线却很近。我在野战军服役的时候,唯一的感觉是荒凉、单调和孤独。这次,能进一次小县城,在我眼里也成了极大的享受,一群文工团的小女兵也能让我兴奋很久。我终于明白为啥老有人说当兵的好色了。唉,要是能让那帮没当过兵还一个劲儿说当兵的好色的人在营盘里待半年就好了,不为别的,就说放眼一看全是一身神龟绿的老爷们儿,再看到姑娘时他们眼睛要不冒绿光那哥绝对佩服他们!

“想不想试试新配发的猛士?”开车的司务长忽然问我。

“啊?”我这才意识到,我的脸一直对着司务长。我第一次坐在猛士车里,最吸引我的当然是驾驶员前面那个圆盘和旁边那个挡杆了。

“想不想试试,这好车可不是咱步兵能随便摆弄的呀。”司务长说。

“我能开?”

“就是让你玩玩,要不然连里那么多闲人闲的蛋疼,我咋不说找他们跟我上街?你不早就说你想试试猛士么?今天这机会多好。”

“原来是这样啊司务长,哎呀你太帅了司务长!谢谢司务长!3Q歪蕊妈吃,那就让我试试?”

“试试吧,瞧你乐的那样儿,傻了吧唧的。”司务长是江苏苏州人,此时说着一口假东北话,把车停在路边。

我没心没肺地笑着,换到驾驶员的位置上。在家开切诺基的时候,对于如何驾驶越野车辆,我有了一套自己的心得。一般来说,驾驶越野车一定要慢给油,否则容易蹿出去;其次,吨位大,开起来超稳定;第三,遇到磕磕绊绊的路面不要怕更不要减速,你越减速颠的越厉害,一脚油门开过去就完了;最后,越野车有一辆算一辆,不是一般的费油,家里要不趁个千八百万的别想买,买也养不起,莫不如找个把机会开开单位的配车,但一定要小心,轻拿轻放,开的时候务必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旦刮了碰了就全是你的责任。

我试了试猛士,开着真不是一般的爽,当然我对车没啥研究,这只是个人感觉。

在那条也不知是村道还是乡道还是县道的道路上,在司务长接连不断的“快加速”、“抓紧时间”等催促声中,我驾驶猛士跑到了120迈。不能再快了,因为田地、岔路和限速牌逐渐多了起来。

“小刘啊,开车得讲求效率,咱时间紧迫,那帮姑奶奶说话的工夫没准就到了,到时候拿不出礼物招待,连长非扒我的皮不可。”

“怕啥,这都是一环套一环、一物降一物的事儿,连长扒你皮,因为上头的营长不高兴了,营长不高兴,那是因为团长不高兴。”

“哦,我明白了,我就得趁着连长扒我皮之前先扒了你的皮,对吧?”

“这里头有我啥事啊?”

“没你事?你跟我出来这就有你事了。”

“司务长,淡定,一定要淡定,咱大老远的跑城里给姑奶奶们买零食吃,没功劳也有苦劳,姑奶奶还不至于胡搅蛮缠,连长大人又是个讲道理的人,能难为咱们?说正经的,司务长啥时候跟嫂子结婚啊?”

“早着呢,这么个倒霉地方,人家堂堂师范学院毕业的大学生能在这里待下去?让人家随军,人家的工作怎么办?”

“咱部队有子弟学校啊,托托人让嫂子来这儿当老师不就结了。”

“哪有那么容易啊?我就是个小少尉。再说,我早晚也得脱军装,那时候怎么办?难办。”

“司务长别愁,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你跟嫂子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好日子跑不了,早晚是你的。”

“但愿吧……唉,前面就进城了,慢开。”

“得,这又让慢开了,刚才还让快开呢,在部队,带长的是牛叉哈。”

“这才当兵几天啊就油嘴滑舌了?敢这么跟干部说话?”

我和司务长一路扯着闲淡,猛士轰轰轰的开进县城。以往买菜都是开着军卡去农贸市场装上整车的大米白面和瓜果蔬菜,今天我们直奔了县城里的超市,我们认准了女兵是爱吃零食的生物。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