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文言文这么一拼凑。不得了啊。

邱三 收藏 19 15457
导读: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将军向宠,欣然起行。适逢窈窕淑女无与为乐,自经丧乱少睡眠。解衣欲睡,袒胸露乳。将军老当益壮,执策而临之,腾跃而上。从口入,中通外直,不以疾也。轻拢慢捻抹复挑,则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女也不爽,将军遂锲而不舍,一鼓作气,其女遂洪波涌起,浩浩汤汤,鸣声上下,哀转久绝,号曰:“呜呼!嗟乎!噫吁嚱!唧唧复唧唧!此乐何极!此乐何极!”将军射者隔日,将军报之于先帝,先帝称之曰能。其女少闲月,五月人倍忙,门庭若市。名属教坊第一部,赢得青,楼薄幸名。客有吹洞萧者,飞漱其间,手指不可屈伸。先帝淫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将军向宠,欣然起行。适逢窈窕淑女无与为乐,自经丧乱少睡眠。解衣欲睡,袒胸露乳。将军老当益壮,执策而临之,腾跃而上。从口入,中通外直,不以疾也。轻拢慢捻抹复挑,则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女也不爽,将军遂锲而不舍,一鼓作气,其女遂洪波涌起,浩浩汤汤,鸣声上下,哀转久绝,号曰:“呜呼!嗟乎!噫吁嚱!唧唧复唧唧!此乐何极!此乐何极!”将军射者隔日,将军报之于先帝,先帝称之曰能。其女少闲月,五月人倍忙,门庭若市。名属教坊第一部,赢得青,楼薄幸名。客有吹洞萧者,飞漱其间,手指不可屈伸。先帝淫鞭东指,呵众人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由是先帝携其女登斯楼也。其女荡胸生曾云,犹唱后庭花。先帝叹曰:“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终妙手而得菊。然其女呜呜然,如怨如慕,先帝意踌躇,是进亦忧,退亦忧。其女力尽而不知热,劳其筋骨,空乏起身,忽而风雨凄凄,春光融融,幸甚至哉。其女泣曰:“来而不往非礼也!”故欲爆之于先帝,先帝落荒而逃,曰:“余之菊,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中,不复挺也,以手抚阴坐长叹。由是可观之,若夫淑女者,骚人也。所以动心忍性行弗乱其所为,各领风,骚数百年。此所谓一张一弛,百战不殆也。 T ) T0.c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苏轼《记承天寺夜游》),将军向宠(诸葛亮《出师表》),欣然起行(苏轼《记承天寺夜游》)。适逢窈窕淑女(《诗经·周南·关雎》)无与为乐(苏轼《记承天寺夜游》),自经丧乱少睡眠(文天祥《胡笳曲·十二拍》)。解衣欲睡(苏轼《记承天寺夜游》),袒胸露乳(魏学洢《核舟记》)。将军老当益壮(范晔《后汉书·马援传》),执策而临之(韩愈《马说》),腾跃而上(《庄子·逍遥游》)。从口入(傅玄《口铭》这个出处是“病从口入”),中通外直(周敦颐《爱莲说》),不以疾也(郦道元《三峡》)。轻拢慢捻抹复挑(白居易《琵琶行》),则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欧阳修《醉翁亭记》)。女也不爽(《诗经·卫风·氓》),将军遂锲而不舍(荀况《荀子·劝学》),一鼓作气(《左传·庄公十年》),其女遂洪波涌起(曹操《观沧海》),浩浩汤汤(范仲淹《岳阳楼记》),鸣声上(欧阳修《醉翁亭记》),哀转久绝(郦道元《水经注·江水二》),号曰:“呜呼!嗟乎!噫吁嚱(李白《蜀道难》)!唧唧复唧唧(郭茂倩《乐府诗集·木兰诗》)!此乐何极!此乐何极(范仲淹《岳阳楼记》)!”将军射者中(欧阳修《醉翁亭记》),不复挺也(荀况《荀子·劝学》原文是“不复挺者”),以手抚阴坐长叹(李白《蜀道难》李白写的是“以手抚膺”草的类,糟蹋李白)。隔日,将军报之于先帝,先帝称之曰能(诸葛亮《出师表》)。其女少闲月,五月人倍忙(白居易《观刈麦》“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门庭若市(刘向《战国策·齐策一》)。名属教坊第一部(白居易《琵琶行》),赢得青楼薄幸名杜牧《遣怀》。客有吹洞萧者(苏轼《前赤壁赋》),飞漱其间(郦道元《水经注 江水二》),手指不可屈伸(宋濂《送东阳马生序》)。先帝淫鞭东指(这句自己瞎编的吧<满天飞注>),呵众人(曹丕《列异传》)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李白《蜀道难》)!”由是先帝携其女登斯楼也(范仲淹《岳阳楼记》)。其女荡胸生曾云(杜甫的《望岳》是“层云”lz错别字该打<满天飞注>),犹唱后庭花(杜牧《泊秦淮》)。先帝叹曰(陈寿《三国志》):“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元稹《菊花》)!”终妙手而得(陆游《文章》)菊。然其女呜呜然,如怨如慕(苏轼《前赤壁赋》),先帝意踌躇(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是进亦忧,退亦忧(范仲淹《岳阳楼记》)。其女力尽而不知热(白居易《观刈麦》),劳其筋骨,空乏起身(》《孟子·告子下》《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空乏其身”又一错别字<满天飞注>),忽而风雨凄凄(《诗经·郑风·风雨》),春光融融(杜牧《阿房宫赋》杜牧在《阿房宫赋》也有“风雨凄凄”但是出处是前面那个杜牧也是引用的<满天飞注>),幸甚至哉(曹操《观沧海》其实“幸甚至哉歌以咏志”在乐府诗里是常见的结尾,阿瞒这个比较有名就写这个吧<满天飞注>)。其女泣曰:“来而不往非礼也(戴德,戴圣《礼记·曲礼上》)!”故欲爆之于先帝(这句又是自创的吧,请高人指教<满天飞注>),先帝落荒而逃(罗贯中《三国演义》),曰:“余之菊,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周敦颐《爱莲说》)。” 由是可观之(刘向《战国策·魏策》),若夫淑女(《诗经·周南·关雎》)者,骚人(是因为屈原写了《离骚》,后人就把屈原或《楚辞》作者叫骚人,李白 《古风》中有“正声何微茫,哀怨起骚人”)也。


凑合弄完了 请各路高人指教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