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 肺 汤

兵锅锅 收藏 0 279
导读:猪 肺 汤 当爸爸把茶壶洗到第十三次的时候,接兵干部来家访了。他一进门就问我床头那口大缸里装的是什么东西,我告诉他是沂蒙山的特产腌咸菜,有腌萝卜、腌黄瓜;他又问我“老三篇”是什么东西,我说是毛泽东同志写的《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和《纪念白求恩》。“把上衣脱了,做十个俯卧撑,肩要放下去的。”他怕我听不懂,就用一只手扶在我们家的土墙上来回撑了几下,算是做了一个示范动作。“一只手的还是两只手的?”可我还是没太搞明白标准,只能又问了一句。 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上了火车。原以为只有解放军才分陆、海、空,没想到武

猪 肺 汤

当爸爸把茶壶洗到第十三次的时候,接兵干部来家访了。他一进门就问我床头那口大缸里装的是什么东西,我告诉他是沂蒙山的特产腌咸菜,有腌萝卜、腌黄瓜;他又问我“老三篇”是什么东西,我说是毛泽东同志写的《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和《纪念白求恩》。“把上衣脱了,做十个俯卧撑,肩要放下去的。”他怕我听不懂,就用一只手扶在我们家的土墙上来回撑了几下,算是做了一个示范动作。“一只手的还是两只手的?”可我还是没太搞明白标准,只能又问了一句。

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上了火车。原以为只有解放军才分陆、海、空,没想到武警也有,地上飞的装甲车、水里跑的冲锋舟、天上游三角翼;毫无疑问我们最可爱的人也已经学会了悟空先生的七十二般变化,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后来我下连了,中队推荐我参加了支队的集训,支队推荐我参加了总队的集训,总队又推荐我参加了总部的集训;两年后我转改成为一名专业士官。很多熟悉我的战友说我现在的状态就像是点着火的长征运载火箭,想停下来都难。

按理说我不应该再对部队有什么抱怨,但有一件事却一直让我耿耿于怀。

爸爸非常喜欢喝猪肺汤,我小时候经常能喝到妈妈特意给爸爸煮的猪肺汤。爸爸喜欢喝汤却不喜欢吃肉,妈妈试着吃了几次猪肺又都没有咽下,所以每次喝汤时爸妈不喜欢吃的猪肺就都进了我的肚子。十几年下来,我早就养成了喝猪肺汤的习惯,三五天不见就觉得十分想念。来当兵了虽然顿顿有汤,鸡心、鸡腿、鸡翅,猪心、猪肝、猪肚,可就是没有猪肺。新兵连时虽纳闷却不敢问,下连后胆肥了就决定为喝猪肺汤而奋斗。

我找炊事班长说最近老是胸闷得食补润润肺,炊事班长指着灶上那口大锅说它都十几年没亲过猪肺了;我琢磨着可能是猪肺太贵中队想节约点伙食费,想着就自己出钱到军人服务社弄点来。“在警通吃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吃猪肺汤。”没想到服务社的老兵说什么也不卖给我,还给我撂下这么一句话。别的中队吃得,我们中队却吃不得,我心里当然不服。我本来想把这事投诉到政委信箱,后来考虑到家丑不可外扬,就给忍了下来。

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还是有人就把这事给捅了出去。百日大练兵的时候首长来支队视察工作,临走时就特意问了这个问题。

支队长刚想解释,政委抢先说:“是这样的,以前我们这个中队的建设相对落后,总队党委就把这个中队当作一个整改的典型来抓。工作组在这里蹲了两个月,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说是中队的建设落后跟队长爱喝猪肺汤有关。队长为这事专门在军人大会上做了检讨,并承诺以后再也不喝猪肺汤了。结果这个中队当年就创了先进,后来又创标兵一直保持到现在。标兵中队的老传统,我们也不好再要求些什么。”

政委说的乐呵呵,首长却变了话音:“这是哪门子传统?抓部队建设就靠不喝猪肺汤?土方子治病乱下药,你们这百日大练兵就是这个思路?我看这事有必要给我个交代,而且还要深挖。这猪肺汤可是个好东西,清热润肺,我就蛮喜欢喝的。”

支队长涨的满脸通红,政委朝他笑了笑,这深挖标兵中队不喝猪肺汤缘由的重任就算是落在了支队长身上。

看来离喝猪肺汤的日子不远了。

我时不时的就会跟战友们探讨一下中队不喝猪肺汤的原因,偶尔还会到中队的荣誉室里转转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这日盼夜盼的,百日大练兵就过去了。

在专项训练了一百天以后,部队接到了解除封闭式管理的通知。支队领导说,从明天起,义务兵可以外出、士官可以休假、干部可以轮休,休假单明天早上交班的时候报上来,当场签完马上走人。队长听完这个消息后手舞足蹈的给嫂子打了一个电话,说指导员明天休假,叫嫂子带着他的宝贝儿子过来亲亲。

班里的几个捣蛋鬼正趴在栏杆上模仿伽利略,我好奇地问他们有何发现,他们说刚才看见月亮露了一个鬼脸,逗得小星星眉开眼笑。

“待会我去值夜班,你们几个要给我养足了精神,别明天出去约会了还戴副国宝牌眼镜坏了咱武警的形象。”我对外出向来不怎么感兴趣,用几个兵仔的话说就是早已经审美疲劳了:当兵第二年就拿了总队的训练标兵,给广州来了个一日游;去肇庆爬过山,去河源游过泳,去惠州看过省运会,去汕尾看过亚帆赛;省外的倒是去的少了,也就到北京参加了次国庆,到上海看了趟世博。

“班长真给力!”几个坏家伙脸上乐开了花。

值班到下半夜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些冷,我起身把窗子关了。窗外夜色阴沉,太阳还没有升起来,月亮却不见了踪影。

收件箱里显示有一封新邮件,我以最快的速度把它打印出来,夹在呈批件里。今天的值班首长是支队长,历史上曾三次踢过我的屁股;“如果有事,无论多晚都要把我叫醒。”考虑到我的人身安全,我准备再次启用他给我的这道免死金牌。没办法,我担心现在不呈批耽误了事明天有心急的干部先走了可就麻烦了。

“大半年了头一个好觉就被你搅和了,屁股拿过来给我踢一下?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哪能跟你们年轻人比,到现在骨头都是散的。”支队长批了件外套坐到办公桌前,左手捏了捏肩膀,右手捶了捶腰。

“首长,一个月要考好几回呢,这些力气活就留给我们年轻人来就好了。高墙那么高、深坑那么深,您说您要是万一掉深坑里不上来了,我们可就不知道是过去拉您上来好呢还是不过去拉您好了。”我故意把这事又提起来,要不是开训动员时支队长和政委当着我们几千号兄弟的面跑了次400米障碍,我们公务班的几条毛也就不用受这三个月的苦了。

“就你滑头,我跑不动了有政委拉我。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上战场了敌人可不给我们分半训、全训,所以不管是谁都得参加军事训练。”支队长边说边打开文件夹,只望了一眼标题便收拢了笑容。我看见支队长的嘴角开始抖动,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要挣脱这僵硬的表情窜出来;一下,两下,三下,那东西最终像拍岸的惊涛一样掠过脸颊,在眼眶里决堤了。“先放在这里吧,明天交班的时候我来说。”支队长摸了摸上衣的口袋,又接连拉开了几个抽屉,心不在焉地翻了几下之后就静静的坐在了椅子上;我赶紧跑到床头把他的五叶神拿来,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拍了拍脸准备回中队休息。队长来机关楼参加交班,手里拿了一摞休假单。“趁着现在能批抓紧给兄弟们批了,免得夜常梦多。”队长等其他人从我们身边过去之后又压低声嗓门对我说,“也有你的,到时候我再请示下领导给你延长几天。”

回到班里,几个兵都围了过来,看我的眼神一个比一个暧昧。班副最积极,追在我屁股后面不停的说:“班长,昨天熄灯的时候队长叫几个班长过去开会,你不在我就替你去了。你看这不是可以休假了么,队长让想休假的同志把假条交上来,我当时就找文书要了张假条替你填了,队长二话没说就在上面签了字。班长,你看,你的行李我们都给你准备好了,洗漱用品和钱包都塞在了侧面的小包里。待会队长回来我们就‘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代!’班长,你看这事我办的漂亮吧!”班副越说越忘我,到“送你送到小村外”的时候竟唱了起来,屁股还特意顺着节奏扭了几下。

“急什么,假还没批呢。”我苦笑。

“能不急吗?再不休就亚运了。班长是肯定要休假的了,都五年没回家了,估计那老家的妹儿都娃他娘了。回来要带吃的,我们要吃煎饼!”

“没有。”

“我们要吃大葱!”

“没有。”

“我们要班长给我们带回一个漂亮嫂子。”

“还是没有。”

“这个可以有。”这帮家伙又开始贫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是他们的第二大优点,但我得声明这绝对不是跟我学的。我怕再说下去会藏不住自己心里那几颗不太安分的小眼泪,就钻进被子把头蒙了起来。要说奉献班副这批兵比我还大:下连就是卫士演习直到国庆战备,老兵退伍了又赶上春运,春运忙完紧接着就开始了百日大练兵。过几天他们就要进驻亚运会的开幕式现场海心沙合练《海洋之舟》了,看样子是要等到在开幕式上表演完了才能回来。现在大家都拿他们这批兵开涮,说他们是“海心沙上摇大船,晃到退伍。”

“请假条都准备好了吧,三秒钟内拿过来我签了。我要先休息会,养足了精神好回家。”我露出脑袋说。

“班长,队长说我们班前段时间表现比较好今天追加一个外出名额;班长,队长还说了我是出去接嫂子的不占班里名额。”班副边说边神气十足地把三张假条放到我床头,“我可是咱们中队第一个见到队长家宝贝儿子的人。”

我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想着应该在什么时候给妈妈打个电话。妈妈肯定又会问我说好回来的怎么又变卦了,我得重新想好对付的词。也不知过了多久,班副进来叫我起床:“队长说中午加菜,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宣布。”

“去接嫂子了吗?”我突然想起班副要接嫂子的事。

“嫂子压根都没来,我去接个毛啊!”班副有些愤愤不平,就好像是他的老婆和他的孩没来一样。

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动筷子,等着队长给我们说点什么。同桌的几个老士官一边喝汤一边抹眼泪。早上我还看着他们都挺精神的,怎么到中午就给蔫了。“来来来,大家吃,瞧这黄瓜多黄啊。”我想挑起点气氛,可是没人理我,我只能把刚送到嘴边的黄瓜又放回盘子里。班副也给我盛了一碗,一脸茫然地递到我手里:一片红扑扑的猪肺在碗里打着旋儿,是猪肺汤。我双手微微一颤,差点把汤撒到桌子上。

“我知道很多战士喜欢喝猪肺汤,对中队从来不煮猪肺汤有些意见。其实我也很喜欢喝猪肺汤。入伍前我妈就天天给我煮,一转眼都过了十三年了。十三年前我跟大家一样下到警通中队,那时候的队长就是我们现在的支队长。支队长那段时间老是咳嗽,所以炊事班就经常煮猪肺汤。我刚下连队时特别想家,一看见猪肺汤就想起妈妈,一想起妈妈就躲到厕所里去哭。后来蹲点的领导无意间发现了此事,批评队长对中队的战士不够关心。也是从那时起,我们中队就再也没有喝过猪肺汤了。”队长捧起一碗猪肺汤,声音有些哽咽,“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今天早上支队交班,支队长宣布了部队再次进行封闭式管理的命令,官兵一律不给休假不给外出。作为警通中队的一员,作为警通中队兄弟们的老大哥,十三年前我愧对了支队长,十三年后我又愧对了大家。以汤代酒,干!”

队长仰起脖子一饮而尽,把碗底朝向大家。

“敬队长!”有人提议。

“敬嫂子!”又有人喊。

“敬我的爸爸妈妈!”不知是谁吼了一嗓子。

几滴眼泪被我喝进了肚子里,世间汤有百味,然唯有此汤能清而润心肺。或许等到亚运结束的时候,我就可以喝到妈妈亲手做的猪肺汤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