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励志小说《我曾扛过枪》节选

天下之大,何处能容我身?


我想起了远方的家。

“方儿,是你吗?千万不要放下电话,耐心的听爸爸说。在没有你的消息的这段日子里,我们都很担心你。你妈只要在大街上看见跟你年龄相仿的孩子,都会跑过去叫人家方儿,现在眼睛都快哭瞎了。孩子,回来吧,我们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和你妈根本就没法活下去。爸爸跪下来求你了!”

生来就欠下一笔债,而且注定永远也无法偿还。我知道,我已经别无选择了。或许我此生注定是要去过父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车站前的广场上躺着许多带着大包小包的男孩女孩,或许他们也和我一样,对这个陌生的城市充满了期待。然而命运却早已将我们遗忘,任凭这深夜里的凉风萧瑟。我是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在这繁华的大都市里营造一个温暖的家,也让辛苦了大半辈子的爸爸妈妈来看看外面的世界。

但这个世界始终没有容纳我。


我是真的累了。

整整三年了,没有久违的乡音,没有熟识的柿子树,也不见生我养我的亲爹亲娘。眼泪总是不争气,又一个劲的往下流。

妈妈正在那台老式的缝纫机前忙碌。漆黑的顶梁,泛黄的墙壁,纸糊的窗子,几张布满了灰尘的老年历,木板搭的床,泥巴捏的灶,一张木制的八仙桌,两张磨掉漆的靠背椅子,再加上昏暗的灯光和缝纫机里所发出的不绝于耳的“哒哒”声,构成了我对家的所有回忆。离家时所有的一切都没变。

我走到妈妈身边,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妈妈!”

妈妈抱住我只是一个劲的哭。没有人问我去了哪里,也没有人问我赚了多少钱。大家只是说,回来就好。


在外漂泊了三年,归来时仍是空空的行囊。我不知道别人打拼三年能够得到什么,对我而言,剩下的只是一具疲倦的身躯。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里跋涉了好久,却又回到起点。当初的豪迈也早已消逝,留给我的,只有无尽的忧伤。

“不要去走你自己的路,你所看到的捷径,说不定就是一个陷井;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回来,但那时的你已碰的头破血流;你不得不重新审视我指给你的路,你迟早会明白,那才是正确的。”

爸爸当初所说的话都已实现,只可惜我读懂的太晚;我以为我可以征服这个世界,却被这个世界征服了我。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老天能再让我回到从前,我发誓一定会好好读书;如果流星可以带走一个我的心愿,我只想快点儿长大。

爸爸又要去矿山砸石头了,我也跟着背起了行囊。我改变不了命运,只能试着去顺应它。其实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懂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长大。谁能告诉我,人的一生究竟要如何度过才算完美?什么样的人生才是最有意义的呢?

“我砸石头,是为了不让我儿砸石头。”爸爸的话依然在耳畔回荡,但他的愿望却被现实无情的粉碎:最终我还是跟着爸爸去了矿山。生活就是有这么多的无奈,谁也无法避免。

响水桥旁重新架起了一座大桥,柏油路铺也到了村里。苍松、陡崖、雄劲的山;红瓦、绿田、宁静的河。家乡还是一幅令人如痴如醉的画卷。

爸爸说,总有一天,我会长大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