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七章(1)

墨檀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冬日的海滨少了游客,多了冷清。

“那个合同谈的怎么样了?”刘经理戴着墨镜披着一件黑色的风衣。

相比刘经理的耐寒,陈露穿了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对方要求加价。”

“什么意思?不是你去谈好价钱了吗?”刘经理脸上表现出明显的不满意。

陈露并没有因为这个感到不自在:“现在查的紧,对方说我们玩的太过火太明显了,这个点儿跟我们做生意就是随时掉脑袋的事。”

刘经理不说话:“外面的也催我们赶紧加快速度,要不然错过了明年那个机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这边的王八蛋竟然还不知数。”

“他们是做小生意的,干不了大事。”陈露看着海边的潮升潮涌。

“加多少?”刘经理慢慢的溜达着,脸上不情愿的看着。

陈露伸出一只手:“这个数。”

“给他,”刘经理犹豫了五分钟之后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陈露不说话表示默认。

“浩洋,别不说话啊,你对光电很有研究吧?”要不是刘经理提醒,后面跟着的人打算一直不说话。

陆浩洋脸还是那么苍白:“以前有点研究。”

“东西拿来之后你来负责吧,我还是比较信任你的。”刘经理说。

陈露惊讶的看着刘经理又看看陆浩洋,她不信任的回头。

“我不喜欢别人背叛,”刘经理自顾自的往前走,“我也不喜欢趁火打劫的人。”

陈露和陆浩洋不明白他是指什么,等到走到前面一个拐角的地方他们明白了一些,一个被打的不成形的人蜷缩在沙滩上,周围几个穿着西装的强壮男人看着他,在这么冷的天里他身上只剩一件薄薄的衬衣也沾满血迹,可见之前受到了什么的样的“招待”,刘经理面无表情的走过去,踢了那个人一脚,那人有些意识的抬起头,那张脸已经被血污染得辨认不出来了,他看见是刘经理,上去就抓住刘经理的风衣下摆,用一种跪着的姿势恳求他,紧接着陈露看见他的手指少了三根,伤口已经脏兮兮的结成块,陈露有些反胃的往后退了几步,刘经理一脚踹开那个人。

“刘经理,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吧……”那人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只有眼中还闪着求生的光。

刘经理的声音都是没感情的:“老五,做生意就要讲究诚信,谈好了怎么能反悔呢?”

陈露是听刘经理说出这话的时候才知道地上的人是谁,正是跟自己交易的道上称呼为“老五”的人。她仔细的看着他的脸,只能从脸上的轮廓认出几分。

“刘经理,我多少也不要了,求你放了我,我保证回去不会说,好吗?”那人现在只想着生。

刘经理看着他脏兮兮的手指皱了下眉头,跟旁边的人打了个眼神,几个强壮的男人立刻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麻袋和绳子,还有一些砖头。

“钱我已经汇到你账户上了,那账户是你马子拿的吧?另外我告诉你,你马子其实老早就背叛你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她现在已经在去泰国的飞机上。”刘经理象征下的看了一下清澈的天空。

老五不出声了,从他的表情中可以分析他现在已经不知道害怕了,而是空白,什么也没有的空白,刘经理用不屑加厌恶的眼神看了他最后一眼,示意身后的人开始动手,老五惊恐的看着周围围上来的人,嗓子里发出一声怪叫,之后被一个强壮的大汉堵上了嘴,刘坤甚至可以听到骨头响的声音。

几分钟之后,麻袋被捆紧,刘经理示意刚刚堵嘴的大汉:“扔到海里去,远一点。”

“放心吧,大哥。”大汉一点头,手下的几个人抬着麻袋走上一艘早已准备好的船。

陈露看着船开远,她脸已经变色了,她扭头看看后面的陆浩洋,陆浩洋的脸色还是那么苍白。

“不懂规矩,”刘经理把身上的高级外套脱下来,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西服,他把外套扔在地上,“懂规矩的话还能让你死的轻松点。走吧,海里的鱼又有的吃了。”

陈露有些不解的看着刘经理。

“别不明白了,小露,”刘经理搂过陈露的肩膀,他脸上有了些亲昵的表情,“我们做的事你是知道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陈露不想说话,随着刘经理手上的力度往上走,陆浩洋回头看了看被刘经理扔在沙滩上的大衣,跟上去。


晚上,高级宾馆里,陈露独自坐在下面的休闲咖啡厅,刘经理有些累自己先上去了,她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就在下面呆着,冬天这里的气氛比较淡薄,她看着窗外偶尔驶过的汽车,侍者上来递给他一份菜单,她本来想拒绝的,看到上面有份柠檬绿茶之后要了一杯,她一般不喝绿茶的,不知道今天为什么点了。等到侍者端上来的时候,她看着里面漂着的茶叶,她想起当时在特战集训的时候,自己有些上火,于晴曾经泡过绿茶给她,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她有些可笑的拿过来喝了一小口,还是不习惯这种味道,可是强迫自己喝下第二口,慢慢的半杯子已经下肚了。

“你不是不喜欢绿茶的吗?”一个冰冷的像外面露天的铁栏杆的声音传过来。

陈露抬头看了一眼陆浩洋,他站着:“我能坐下来吗?”

“没拦着你。”陈露放下手中的杯子,看着里面的一根茶叶落到杯底。

陆浩洋坐下来,刚才的侍者上来,陆浩洋要了一杯啤酒。

“你来干什么?”陈露没好气的看着他。

陆浩洋悍然的靠在沙发里:“正好看见你就过来了。”

陈露鼻子里哼了一声没搭理他。

侍者送过来啤酒,陆浩洋没动,打量着陈露:“一个特战队员穿着时髦的衣裳现在跟我坐在一起聊天喝茶,我以前想都没想。”

陈露看了一下周围,确定没人留意这里她露出气愤的表情:“第一我不是特战的,第二,我现在跟军队一点关系也没有,倒是你。”她斜睨着陆浩洋。

“你不信任我我知道,”陆浩洋挑出了陈露的话,“的确我不值得你们信任,你可以把我想的很现实,我只想要我的东西,或者我拿走了我的东西以后我也走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他拿起桌子上的酒喝了一口,然后看着里面的泡沫慢慢浮动。

“我倒想。”陈露的话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只要我能亲手杀了那人,我就消失。”陆浩洋看着陈露。


“你消失不消失我不关心。”陈露并不领情。

陆浩洋看着陈露把眼睛转向一边,凑过去说:“想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吗?”

陈露差点碰倒了面前的杯子,一个侍者看了一眼这里,随后接着跟自己的同伴聊起来,她眼看向陆浩洋的时候烧着火。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陈露警惕的看着他。

“我告诉你这些对我没好处。”陆浩洋高傲的说。

陈露听完陆浩洋的叙述后瘫坐在椅子里,等她回过神的时候陆浩洋已经付帐离开,她有些跌跌撞撞的回到宾馆,抓上门把手的时候,她的手停在那里,看着精美简洁的木门发呆,等到门把手上已经感觉不出金属的冰凉之后,她的手拧开了把手。


刘经理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电视,看见陈露进来后放下手中的遥控器,脸上挂着微笑:“这么晚才回来,外面很冷吧?”

陈露有些木讷的答应,脱下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感到身后一个力度抱上了她,陈露没反应,她轻轻的推开刘经理:“今天有点头疼。”

“下午吹风了吧?”刘经理不情愿的放开。

陈露不说话,她明知道不是这原因。刘经理倒了一杯热水过来:“好好休息。”

“那人的情妇你打算怎么弄?”陈露看到刘经理的手想到白天的时候沙滩上令人惊悚的一幕。

刘经理过来抓住她有些冰凉的手:“因为这个吓着了?”他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以后你会习惯的,至于那个女人嘛!下飞机她呆不了几天。”刘经理吻上了她的脸颊,陈露身上震了一下。

“不舒服就算了。”刘经理会错了意,用少有的爱怜的声音说,伸手触了触她的额头。

陈露拿过桌子上的热水喝了一小口,水流进身体的时候让她感到一阵滚烫。

躺倒舒适的床上,陈露闭着眼睛久久不能入眠,她捏紧了自己的双手,昏昏迷迷中她睁开眼看见自己的双手上沾满了鲜血,更多的血滴到地上,她惊慌的坐起来,看看自己的手,上面干净的什么也没有,身边的刘经理翻了个身继续睡去,陈露看刘经理的背影,看看周围黑暗的房间,只有几丝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出来,她眼角不经意的湿润,轻轻的倒头继续睡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